第四卷 第七十章 三曲九洞

  “爸,真的,魏雍连武则天的免罪金简都找到了,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就等祭天了。”

  “那他也要先拿到玉圭才行,比试都还没开始,你们怎么就那么肯定,这个魏雍就一定会赢?”顾连城反问。

  我们顿时无言以对,如果顾连城知道魏雍的道法修为,再加上一个匪夷所思的秋诺,或许他就不会这样说了,但我们也不知道如何把这些告诉给顾连城。

  “那玉圭到底有什么用,为什么非要拿到玉圭才能祭天?”闻卓一直很安静的坐在旁边,忽然好奇的问。

  “这不是普通的玉圭,是道家玄门信物,但凡道家弟子都以此为令,但这玉圭并不只是代表身份,能有这么大用途,是因为据传这玉圭是太昊青帝之物。”顾连城摇摇头很冷静的回答。“如果按照你们推测,魏雍是为了开启幽冥之路,他就必须要拿到这玉圭,否则他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开启幽冥之路。”

  顾连城的说法证实了我之前的猜想,如果玉圭真是什么道家普通之物,魏雍一定不会趋之若鹜想要得到,可我从来没听说过这样一件道家的东西,特别是听顾连城说是太昊青帝之物时更加诧异。

  “这玉圭……这玉圭有什么用,魏雍拿去能干什么?”越千玲大为不解的问。

  “你们有没有想过,魏雍为什么会选择在泰山开幽冥之路?”顾连城答非所问的看着我们反问。

  这个问题我心知肚明,只是没办法给顾连城说而已,昔年嬴政挥昊穹剑斗天封退九天神众,魏雍千方百计找到武则天的免罪金简,就是想借帝王之位,再举昊穹剑以令九天发动五帝嗜魂阵,这样一来天谴之时就是他开启幽冥之日。

  不过顾连城这样一问,我忽然意识到一件事,魏雍似乎并不需要去泰山,他在任何地方同样可以做到他想做的事,何况泰山有嬴政封天石刻,上面加盖传国玺,魏雍就算有昊穹剑和金简,可他想要令九天神众听令也没这本事和能力。

  “为什么会选在泰山?”我很诧异的问。

  “因为泰山是离幽冥之地最近的地方,他要开幽冥之路,就必须先拿到玉圭。”顾连城极其从容的回答。

  闻卓猛然抬起头,眼睛一亮看着我若有所思的说。

  “我怎么把这个给忘了,泰山的确是离幽冥最近的地方。”

  “不对啊,不是说鬼城在丰都嘛,按理说魏雍应该去丰都才对啊。”萧连山大为不解的问。

  “泰山有天主地主之祠,其义即缘封禅而起,三皇五帝封禅泰山后,泰山为太昊青帝,死者魂归泰山,即归于地主,从此泰山青帝有了双重的神职。”闻卓说。

  顾连城不置可否的点点头,深吸一口气接着闻卓的话继续说。

  “五岳古本真形图中有记载,东岳泰山君,领群神五千九百人,主治死生,百鬼之主帅,血食庙祀宗伯,俗世所奉鬼祠邪精之神而死者,皆归泰山受罪考。”

  我一直认为魏雍去泰山是因为嬴政之前在泰山之巅斗天的原因,现在想起来也是我先入为主,我并没意识到魏雍真正的目的,事实上嬴政斗天之事秘而不宣鲜为人知,后世帝君多登泰山封禅。

  泰山原本为山神,因后世帝王加封升为帝,而且在秦一手的古书中也有相关记载,泰山君服青袍,戴苍碧七称之冠,佩通阳太明之印,乘青龙,从群官来迎子。

  闻卓忽然淡淡一笑,搓揉着脸颊漫不经心的对我说。

  “说到神位……我倒是清楚,东岳大生天齐仁元圣帝,气应青阳,位尊震位,独居中界,统摄万灵,掌人间善恶之权,司阴府是非之目,案判七十二曹,刑分三十六岳,惩奸罚恶,灵死注生,化形四岳四天圣帝,抚育六合万物群生……魏雍要开幽冥之路,就必须先赦令这个掌管阴魂注生录死的阴王。”

  我心里暗暗大吃一惊,魏雍知道自己没能力号令九天神众,不过只要拿到玉圭,再加上他手中嬴政的昊天剑,赦令泰山阴王开启幽冥就简单的多了。

  难怪魏雍千方百计要参加这次玄门比试,一旦让他拿到玉圭,再加上他旁边秋诺的推波助澜,后果不堪设想。

  “我打算参加这次比试,不管怎么样我都要试一试,无论如何也不能让魏雍拿到玉圭。”我深吸一口气声音低沉的说。

  “你们既然能设下白虎玲珑塔,可见道法也不浅,不过参加比试是一会事,能不能拿到玉圭又是另外一件事。”顾连山看看我,先是赞许的点点头,很平静的说。“道家玄门比试每二十年一次,胜者得玉圭不但能代表苍山祭天,也能以玉圭为令,道家弟子以此为屏听其号令,是道家二十年一界的盛事,我这次来也正是为此事。”

  “爸,您也打算参加这次比试吗?”顾安琪好奇的问。

  “功名利禄过眼云烟而已,何必执着,况且我向来不喜和人争斗,不是教过你与世无争。”顾连城沉稳的摇摇头说。“我这次来,是因为我徒有些虚名竟得太风真人错爱,受邀观摩玄门比试盛典。”

  “啊!您这次是比试的评判啊!”顾安琪开心的坐到顾连城身边,挽着他的手。

  我不由再次默默打量顾连城几眼,他口中说的谦虚,不过能被受邀当比试评判又岂会是徒有虚名之辈,越是这样我对他越是好奇。

  “哥,既然你该做的事已经做到了,咱们也不怕魏雍,就这么定了,我们去参加比试。”萧连山说。

  “对啊,反正这比试谁都能参加,魏雍能去,我们一样能去。”越千玲点点头。

  “我之前说了,去参加盛典是一回事,去参加比试又是另外一回事。”顾连城意味深长和我对视,声音平淡的说。“如果是去观摩道家二十年一届的盛会,龙虎山一定山门大开,广迎八方之客,若是想去参加比试……虽说是人人都能参加,不过能不能上山就不得而知了!”

  “龙虎山?”闻卓一愣想了想疑惑的问。“可是位居道教名山之首,被誉为道教第一仙境,天师张道陵结丹之地的龙虎山?”

  “是的,就是道家祖庭发源之地,天师张道陵于此炼九天神丹,丹成而龙虎见,因以山名。”顾连城心平气和的点头。

  “顾叔,您这话我不太明白,为什么观摩的人可以上山,参加比试的人不一定能上去呢?”萧连山大为不解的问。

  “因为龙虎山是道教发源祖庭所在之地,道法源远流长,修道之人多淡泊名利隐于山林,若是观摩盛会当然迎天下信徒,但是若想比试……”顾连城一本正经的对萧连山说。“上龙虎山三曲九洞,每一处都有道家高人把守,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既然去参加道家玄门比试,没有真才实学上去了也只会贻笑大方,所以要想参加比试,先要过得了这三曲九洞,真正能到山顶的人才有资格参加比试,这传统从有这场比试开始到现在一直保留。”

  “不对啊,不是说谁赢了比试谁就拥有玉圭,为什么玉圭一直留在龙虎山呢?”越千玲好奇的问。

  “因为玉圭最早就是由张道陵所持,是龙虎山镇教之宝。”

  “……”萧连山一愣,挠着头大为不解的样子。“张天师我听说过,这都是千年前的事了,每二十年一次比试,这也比了很多次了啊,为什么玉圭到现在还留在龙虎山?”

  “因为没有人能拿的走玉圭!”顾连城冷静的回答。

  “啊!爸,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参加比试先要过三曲九洞,能上去的人每二十年都寥寥无几,不过即便是上去了,最后独占鳌头之人还要和持有玉圭的龙虎山掌教比试,要赢了掌教才能带走玉圭。”

  “这么……这么说从来没谁赢过龙虎山道教掌教?这……这该有多厉害啊?”顾安琪瞠目结舌。

  我看看身边的人,重重叹了口气笑了笑,似乎我总是在经历过一次险象环生后,后面等待着我的永远都是另一个险象环生,或许是已经习惯了,我甚至都没想过顾连城说的那些话,我现在心里只有一个念头。

  我要拿到玉圭。

  三曲九洞也好,掌教也罢,明知山有虎我也只能硬着头皮往上闯,闻卓似乎懂了我笑容中的意思,身体靠在沙发上不以为然的说。

  “我跟你一起去,其实我就是想看看咱们能过几曲几洞。”

  魏雍把摘星楼给我,不去住反而让他起疑,顾安琪好久没见到顾连城,留下来陪他话家常,我和其他人回摘星楼,入夜后我怎么都睡不着,一个人上顶楼,这里叫摘星楼其实还真恰如其分,登高远眺满天星宿一览无余。

  不过这顶楼上并非只有我一个人,我上去的时候闻卓已经在上面,他抬头遥看星空,我走过去他也没回头,似乎知道是我来了。

  “顾连城这个人我不喜欢。”闻卓头也没回声音很认真。

  我没有说话,默不作声的站了半天,面无表情的回答。

  “我也是!”

3条评论 to“第四卷 第七十章 三曲九洞”

  1. 回复 2014/02/28

    顾连城

    为毛你们不喜欢我!

  2. 回复 2014/06/14

    问卓

    因为你长得丑

  3. 回复 2017/10/06

    小汪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