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七十三章 知女莫过母

  闻卓不置可否,一再强调他是先成大义,再全小我,两者不冲突亦能兼顾,看他样子似乎是真认得叶轻语,我回想起他对叶轻语说过的那些话,我当然相信闻卓不会拿这些事开玩笑,很好奇他和叶轻语是什么关系。

  可等我想问清楚的时候,闻卓已经恢复了吊儿郎当的样子,我知道他是不想说,可看得出他对叶轻语的交集绝非一朝一夕之事,想了想点头答应了闻卓。

  叶轻语要上龙虎山,闻卓告诉我们,以他对叶轻语的了解,不撞南墙不回头,绝对不会只是说着玩玩而已,三曲九洞的事估计她并不知道,到时候以她的性子多半会硬闯。

  闻卓笑而不语的盯着我和萧连山,看他样子我也能猜出他在想什么,摇头哭笑不得的对他说。

  “你不是没听顾连城说,每二十年能过三曲九洞到山顶的人寥寥无几,我们自己都不清楚能不能上去,你想保叶轻语周全,即便是我们保护她,可人家刚才持剑追杀你的样子,估计这辈子都不会正眼瞧你,你做这么多她未必会知道。”

  “她领不领情我不在乎,可不能让轻语有什么闪失,何况反正我们也要闯三曲九洞,就当是随便带着她。”

  萧连山忽然在旁边拍了拍闻卓肩膀憨直的问。

  “你既然这么在意叶轻语,如果真是你说的那样,她现在不记得你是谁,我看你道法也挺厉害的,为什么你早不去冥界拿她前世的记忆呢?”

  “都告诉过你们,下冥界没那么容易,先要拿到七星莲花灯和引路贴,没这两样东西阳人根本去不了。”闻卓不以为然的回答。

  “这两样东西是不是很不容易拿到啊?”萧连山追问。

  “……也不能算不容易拿到,只不过这两样东西分别在两个不同的地方。”闻卓坐在秦淮河岸边,随手摘了一截草根叼在嘴角。“而且是分别由两个世家守护。”

  “守护这两样东西的人道法很厉害?”我很认真的问。

  “这个我不清楚,我原本是打算去拿的,谁知道守护这两样东西的都是女子,结果不清不楚的就对我眉来眼去,再然后……”闻卓越说越纠结摸了摸下巴很无奈的样子。

  “再然后怎么了?”萧连山问。

  “再然后我就不敢去了。”

  “两个地方你都不敢去了?”我问。

  闻卓点点头,一副玩世不恭的笑容挂在嘴角不以为然的回答。

  “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也不是不敢去,是怕沾染上麻烦,何况估计她们要比叶轻语厉害的多,我现在去她们也不会放过我。”

  “就你这样子还敢厚颜无耻给人家叶轻语说永世不忘,你去拿她前世记忆都不忘勾搭其他人,闻卓你这不叫情深意重啊,你就活脱了滥情啊。”萧连山终于心满意足的笑起来。

  闻卓一愣,抬头看我也在意味深长的笑,萧连山刚才一开口问那话,我就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只不过萧连山憨直连闻卓也没意识到。

  “萧连山,你挺老实的一个人啊,怎么还玩这一套,挖这坑让我跳。”闻卓有些急了,可又一时语无伦次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想了半天才说。“这事一码归一码,我是宅心仁厚,我是一直把轻语放在心上,可是我遇到的女子都对我不怀好意,我要是不解风情那就是大煞风景了,我是成人之美,不过到最后我总是能幡然醒悟,我什么都能放下全身而退,可她们做不到啊,这也不能怪我不是。”

  “就你这样子也敢说自己一往情深。”看着闻卓信誓旦旦的样子我摇头苦笑。

  “这话其他人说可以,帝王,你就不该这样说了,我的面相你也看过,桃花主多风流,我招桃花也不是我愿意的,没办法啊命中注定的事,我想躲都躲不开。”闻卓摊着手不以为然的痞笑。

  去龙虎山的日子已经没剩下多少了,其实我也明白闻卓为什么会选在现在带我们来这个地方,用他自己的话说,认识我之后就没安生过,遇到的事一件比一件凶险离奇,之前他是没想过要告诉叶轻语,不过至从上次在钟山虚空幻境后,他总感觉心里不踏实,怕是再不说以后会没机会,我不明白他在担心什么,不过看他样子挺认真和重视。

  萧连山和我也不开他玩笑,在我答应闻卓以后,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站起身对萧连山和闻卓说。

  “既然出来了,你的事情办完了,现在该我去办一件事了,我也带你们去一个地方。”

  “去什么地方?”闻卓抬头问我。

  “去龙虎山是为了拿玉圭,魏雍的道法修为如果我没估计错现在和我应该不相上下才对,就算比我高也高不到什么地方去,我现在身边有你们帮忙,单单一个魏雍我已经不是太担心了。”我深吸一口气平静的回答。

  “你是在担心那个叫秋诺的人。”闻卓想了想点头说。

  “秋诺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之前没这么厉害啊,她到底是谁,居然杀不死?”萧连山听到秋诺的名字面容立刻阴沉下来。

  “就算我们能过三曲九洞,到了山顶难免和魏雍还有秋诺一战,魏雍我是了解的,可秋诺我越来越看不透这个人,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不把她搞清楚我们即便上了龙虎山也会吃亏。”我心平气和的说。

  “你想去见秋诺?”萧连山大吃一惊的问。

  “不是,帝王是想去见了解秋诺的人。”闻卓笑了笑不慌不忙的说。

  我点点头,知女莫过母,如果说还有谁最了解秋诺,恐怕只有是武则天和上官婉儿了,我见她们两人的时候,萧连山当时因为陪着越雷霆,所以对这两人多少有些陌生,不过闻卓却习以为常的样子,抬头对我说。

  “你能想到,秋诺也一定会想到,如果这两人真知道关于她的事,无非现在会有两个结果,要么秋诺把她们两人藏在一个你找不到的地方,要么再干脆点,直接灭口一了百了,不管是哪一个,你好像都难以如愿。”

  “我也是这样想的,不过回来后我起卦寻人,从卦象上看,秋诺似乎还留着她们两人。”我若有所思的回答。

  “哥,你就是算出来她们还活着,可秋诺真不想你见她们,可以藏在任何地方,我们时间已经不多了,一时半会上什么地方去找?”

  我淡淡一笑,把一张字条拿出来,递给闻卓平静的说。

  “你我道法不相上下,占卜问卦上次在钟山见你也造诣非凡,这是我占的卦,你给看看。”

  我交给闻卓的字条上是写的周易八卦中第四十五卦,兑上坤下,泽地萃卦,闻卓看了看不假思索的说。

  “这个卦是异卦相叠,下坤上兑,坤为地为顺,兑为泽为水,泽泛滥淹没大地,人众多相互斗争,危机必四伏,务必顺天任贤,未雨绸缪,柔顺而又和悦,彼此相得益彰,安居乐业。”

  闻卓说完掐指一算,嘴角又扬起自信的弧度。

  “此卦中萃表示精华聚集之意,主吉中带小凶之状况卦,有因缘际会下重聚之兆,此卦寻人虽有阻碍可问事可成。”

  “就占了这一卦,也没说武则天和上官婉儿在什么地方啊?”萧连山很茫然的问。

  “这就要看如何去解这个卦了,如果能领悟卦中……”闻卓说到一半见我漫不经心的看着秦淮河两岸风景,忽然意味深长的问。“看你这样子,这卦你已经解出来了吧。”

  “我是解出来了,不过需要和你佐证,我能解卦,你同样也能,你解出来看看是什么。”我笑了笑回答。

  闻卓也不推辞很自信的重新看手中卦象,抬手再掐算一番后,口中喃喃自语。

  “从卦象上看,泽泛滥淹没大地,人众多相互斗争,危机必四伏,务必顺天任贤,未雨绸缪,这大有蛰伏以待时机之意,而萃卦的卦辞是,亨,王假有庙,利见大人……”

  “你们知道我不懂,说简单点,这话是什么意思?”萧连山半天接不上话急切的问。

  “是说君王当宗庙祭祀,得到大德之人出来治世,亨通顺利。”我在旁边给萧连山解释。

  闻卓默不作声的想了半天,慢慢抬起头胸有成竹的笑着说。

  “萃卦有蛰伏待机之相,人众多相互斗争,危机必四伏,你要寻的是武则天,而当时太子李承干被废,晋王李治被立,纷争不断,而武则天也刚好就在那个时候归隐,而萃卦的卦辞是说君王当宗庙祭祀,得到大德之人出来治世……永徽元年唐高宗入庙进香之时,又蛰伏归隐的与武则天相遇,至此武则天显贵,我知道武则天在什么地方了。”

  “在什么地方?”萧连山很惊讶的问。

  “感业寺!”我和闻卓相互对视一眼异口同声的回答。

2条评论 to“第四卷 第七十三章 知女莫过母”

  1. 回复 2014/03/19

    田淼田淼

    谁是黄爷

    • 回复 2017/03/24

      匿名

      武则天

    • 回复 2017/09/12

      匿名

      黄爷是秦始皇的一魂一魄

  2. 回复 2014/04/02

    燕飞飞

    真好看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