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十八章 明十四陵

  “他娘的,老子劳心劳力挖了三个月,就挖到这东西。”

  越雷霆抱怨的声音从身后响起,在几个人的搀扶下,越雷霆和霍谦浑身是水的手过来,霍谦见多识广对眼前气势磅礴的祭坛也叹为观止,越雷霆眼睛到处看也没有半件让他心仪的物件。

  通道两边的石俑栩栩如生,勾起越雷霆一丝兴趣,用手指头敲了敲。

  “霍谦,你来看看,这些石头人值不值钱?”

  霍谦仔细看了半天点头说:“神采各异,栩栩如生,这几件石俑少说有几百年时间,依旧能保存如此完好,艺术价值堪称精品。“

  “谁他娘的要艺术价值,你就直接给我说,值几个钱?”

  霍谦摇头苦笑惋惜的说:“毕竟是石头,衡量价值也只能从艺术层面,非要说值多少钱,能欣赏的会说价值连城,送给霆哥你,呵呵,你还嫌占地方。”

  “娘的,说了半天就是不值钱。”越雷霆叹了口气。

  “霆哥,你来看看这两样东西。”我头也不回的说。

  直到走到我身边,看见圆盘上的黄金龙龟,越雷霆眼睛闪的光比黄金还要亮。

  “皇天不负有心人,这物件漂亮,哈哈哈,这么大一坨金子卖出去咋算也不亏了。”

  霍谦看见旁边油纸里的书,也长松了一口气。

  “霆哥,黄爷要找的想必就是这本书,现在终于有个交代了。”

  越雷霆看都没看一眼,一直兴高采烈的的看着眼前的黄金龙龟。

  “钱多人傻,费这么大力就为了要一本破书,赶紧让刘豪给苏冷月送过去,从今以后我是再也不想和这个黄爷打交代了。”

  我犹豫了半天还是说了出来,告诉越雷霆,这本书恐怕你不能给黄爷!

  越雷霆茫然的抬起头诧异的说:“不给?!一本破书留着有什么用,何况黄爷咱也得罪不起,还不如顺水推舟借花献佛。”

  “雁回,霆哥收了黄爷的钱,俗话说收人钱财替人消灾,不给恐怕……恐怕不好给黄爷交代。”霍谦在旁边解释。

  “对啊,哥,你那天不是也说了嘛,人参都送来了,人参是续命的,姓黄的都起杀心了。”萧连山说。

  “黄爷只要求挖开这里,至于里面有什么没有人知道,这祭坛进来的人都是霆哥的,只要霆哥说里面什么都没有,黄爷也怎么会知道。”我认真的说。

  越雷霆估计知道我不是贪图之辈,没想到我口里居然说出这样的话,知道事情不简单。

  “这……这古书难道有什么玄妙?”

  我走到袁崇焕雕像下看了一会,才默不作声的点点头,然后看看站在越雷霆身后的手下,越雷霆心领神会,让这些人离开退出祭坛,原路游回去。

  “我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这个事情,如果真的有,那这本书可以说价值连城。”我看祭坛没有其他人小声说。

  越雷霆听到价值连城连忙仔细看了看泛黄的古书,也没什么奇特的地方,回头问霍谦。

  “你见多识广,这本书有没有听说过?”

  “洛玄神策?”霍谦想了想摇摇头,肯定的说。“我对古书没多少研究,这书没听有人提及过。”

  “我家老头子有一个不为人知点藏书房,里面的书包罗万象,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无所不有,其中有一本记载了一件很有意思的故事。”我心平气和的说。

  “哥,啥故事,讲讲听听。”

  “明朝迁都京师后,在西北郊昌平区境内的燕山山麓的天寿山,自永乐七年五月始作长陵,到明朝最后一帝崇祯葬入思陵止,其间230多年,先后修建了十三座皇帝陵墓、七座妃子墓、一座太监墓。”我说。

  “这个我知道,你说的是明十三陵,十三陵和这本书有什么关系?”霍谦诧异的问。

  “其实还有一座史书上没有记载的陵墓!”

  “还有一座?!”越雷霆和霍谦茫然的对视。

  “明十四陵!”我说

  “明十四陵?!”霍谦一愣不解的说。“不是明十三陵吗……从来没听说过明十四陵?”

  “雁回,你是不是记错了,明十三陵在京师,我前不久还去过,怎么又跑出一个明十四陵?”越雷霆很肯定的说。

  “朱元璋破元立明,开创了明朝两百年基业,其中开国元勋刘伯温功不可没,刘伯温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精易经擅占卜,据说朱元璋一日正吃烧饼,刚咬一口,内侍传报军师刘伯温见驾,于是,朱元璋便拿一金器皿,把吃了一口的烧饼盖住,然后问刘伯温知不知道盘中是何物,刘伯温掐指一算对答:半似日兮半如月,定是金龙咬一缺。朱元璋见刘伯温算得很准,于是开始要他演算五百年的历史变迁状况。”我慢慢解释。

  “这就是后世流传的《烧饼歌》。”霍谦笑了笑说。

  “其实不是,刘伯温真要能推演后世五百里的历史变迁,明朝又岂会灭亡。”我摇着头说。

  “哥,你快说啊,到底是什么?”萧连山急了。

  “朱元璋担心自己一手建立的明朝,终究有一天会和前朝一样土崩瓦解,要刘伯温推算明朝亡于什么原因。”我淡淡一笑接着说。“刘伯温指着朱元璋面前不假思索的对答:烧饼有缺,月有圆缺,是指明朝,朱元璋用金器遮盖,令日月无光,推算明亡于金!”

  “明亡于金!建州女真部首领努尔哈赤建立后金,后来改国号为大清。”霍谦惊叹不已。“大清入关推翻明朝取而代之,刘伯温果然一语中的。”

  “朱元璋又问刘伯温亡于什么原因。”我搓着手指继续说。“刘伯温对答如流,上金下缺,亡于缺钱!”

  “又说对了,明末国库空虚,导致通货紧缩,经济萧条,而且崇祯初年,连年大旱,又有清军,银子不够,朝廷内部勾心斗角,气数已尽。”霍谦心悦诚服的说。

  我点点头沉稳的说:“朱元璋洞悉先机,为了防止明朝衰败灭亡,下旨让刘伯温需找一处机密的地方,将大量金银珠宝运入埋藏,并要求历代接替皇位的帝王必须每年将国库两成秘密运入宝藏囤积,以备将来不时之需,而埋藏的地点只有在位帝王知道,直到寿终正寝的时候传给下一位帝王。”

  “每年……每年国库的两成运入宝藏……。”听到这个数字,连一向沉稳的霍谦都目瞪口呆。“明代二百七十六年……天啦!”

  “乖乖……霍谦,你脑子好使,算算这宝藏里面埋藏的金银珠宝值多少钱?”越雷霆现在脑子一片空白。

  “富可敌国!”霍谦想都没想回答。

  “这座宝藏就是明十四陵!”我平静的说。

  “雁回,那你说的这个明十四陵和这本书有什么关系?”越雷霆现在终于意识到面前这本不起眼的古书价值连城。

  “哥,不对啊,谦哥说明朝最后不是就亡在没钱上面的嘛,有这么大一个宝藏,派人去挖开不就有钱了,怎么还是被清朝给灭了。”

  我浅浅一笑深吸一口气说。

  “国运命数都是天定,即便刘伯温能洞悉先机,可冥冥之中一切自有定数,朱元璋想凭一己之力改变国运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雁回,那后来这个宝藏怎么样了?”越雷霆焦急的问。

  “刘伯温给朱元璋找到埋藏宝藏的地方后,知道朱元璋生性多疑,自己知道关系明朝存亡的秘密,朱元璋又岂能放过自己,离开辞官归隐,可朱元璋又岂能放心一个外人知道这个秘密,刘伯温生病,朱元璋让刘伯温死对头胡惟庸去探病,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刘伯温为表忠心,喝了胡惟庸送来的药,到晚病重身亡。”

  “原来朱元璋杀刘伯温是为了封口。”霍谦恍然大悟的点点头。

  “明朝历朝历代都有诛杀忠臣的典故,虽然每个人都有各种各样的罪名,其实真正的原因只有一个。”

  “哥,这个我知道,每年都要往宝藏运国库的金银珠宝,不可能每年都换一个人,皇帝老儿一定是选一个自己信的过的,负责运输的兵卒就地杀掉,等自己快不行的时候,再把这个负责运输的人给杀了。”

  “呵呵,你小子终于开窍了,这么快就想到了。”我乐呵乐呵的笑起来。

  霍谦刚才还兴奋异常,可慢慢又恢复了平静。

  “雁回,如果按照你所说的,这个秘密是帝王寿终正寝的时候传给下一代帝王,但传到崇祯的时候,明朝已经亡了,他自己吊死在煤山,这么说来,这个宝藏的秘密就没有人再知道了。”

  “他娘的,说了半天还是没有用,又没人知道这个宝藏在什么地方。”越雷霆一脸丧气的样子。

  “那也未必,还有人知道这个秘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