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七十四章 冥火天雷

  闻卓解出来的卦结果和我的如出一辙,我更加确定武则天现在应该在当年她出家的感业寺,本是唐代禁苑内的皇家寺庙,唐高宗时,武则天曾在此为尼数载,因之驰名。

  贞观二十三年,唐太宗李世民去世遗诏,命武才人出家于感业寺,没有人会明白太宗为什么会下这道遗诏,不过或许正是因为武则天在感业寺才躲过了纷争不断的争斗,这段蛰伏为她换来后世传颂的千古女帝。

  我们在三天后才赶到感业寺,在上龙虎山之前我唯一心里没底的就是一直没被我看透的秋诺,我一定要知道关于她的点点滴滴,一个能让魏雍这样滴水不漏步步为营的人都浑然不知的女人,而且再加上她在钟山让我们见识到匪夷所思的道法,她的存在似乎比魏雍对我们的危险更大。

  感业寺原来是皇家寺庙,按照记载占地三百余亩,仅山门在距殿南就有一千五百多米,故有骑马关山门之说,可等我们到达感业寺的时候,这里和我们想象中大相径庭,因年久失修,现只留破旧大殿一座和一些散落的石栏和汲水井一口。

  如果不是我们看见大殿外面耸立的石碑,上书唐武后焚香院六小字,下书大唐感业禅院六大字,很难想象这里曾经香火鼎盛的辉煌,走进大殿清冷孤寂,和这残破的寺庙倒是相得益彰,谁会想到后来的一代女皇曾经就在这里度过五载晨钟暮鼓、青灯古佛、远离尘世、面壁修佛的比丘尼生活。

  并不大的大殿里面一眼就能看的透彻,莫要说武则天和上官婉儿,香案上集着厚厚一层灰,大殿内尘封土积,蛛网纵横,塑像已残缺不全,壁画因受风雪的侵袭,也色彩斑驳模糊不清,这里已经很久人来过了,我们从大殿出来的时候外面刚好下去雨,细雨霏霏把这里烘托的更加萧瑟。

  这里虽然一副破败之像,不过大殿周围的荒草中盛开各色野花,在雨中艳丽妖娆,给这里灰暗的色调中注入一丝明亮,稍微让这颓败的大殿有了少许生气。

  “看样子是白来了,她们并不在这里。”萧连山坐在门槛上失望的说。

  依照卦象上看,武则天应该就在这里才对,就算我能解错卦,还有闻卓解出来的也和我一样,我不相信以我们两人的能力会算错,可看看四周的确如同萧连山说的那样,或许我们真算错了。

  本打算等雨停了再走,可这濛濛细雨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我和闻卓都默不作声的坐在一边,我猜他应该和我一样,也在重新推演卦象,看到底是什么地方被忽略了。

  萧连山闲暇无事,靠在大殿外面的柱子上向不远处的汲水井扔石子玩,感业寺年久失修虽破败,可那口古井里面却还没荒废,里面的井水清澈见底,萧连山开始还是完全无聊之极的用来打发等雨停的一种方法,可我慢慢发现萧连山越扔越来劲,到最后整个人走到大殿外面,就站在那口古井边,雨淋在他身上也浑然不知。

  我看见他机械性的重复着同样一个动作,从地上拾起石头扔到古井中,然后嘴微微张大一点,接连好几次后,萧连山目瞪口呆的矗立在井边大声喊。

  “你们过来看看,还有这稀奇事。”

  我和闻卓走过去,萧连山拾起一块更大的石头当着我们的面丢进水井中,然后指着水面诧异的说。

  “是不是很稀奇。”

  我和闻卓都没有说话,事实上我们看到的景象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古井中的水清澈见底,被萧连山这样一试后,我也从地上拾起一块石头扔了下去。

  石头没入井水中下沉,我们能听见噗通的声音,也能见到溅起的水花,可是……

  我们居然没看见石子击破水面后产生的涟漪,闻卓似乎想起什么,张开左手,用用手在上面快速舞画,我看他所绘的是召五雷咒,闻卓在手心画好符,单掌一握再举起时已经变成指决,口中默念几句,猛然亮出手中五雷手印。

  “五雷破虚空。”

  闻卓咒行雷至,五道雷光破空而降,在我们四周结结实实劈落在地上,闻卓有些意外的皱着眉头。

  “井水中没有涟漪,我们看到的就应该是假象,我原以为这里被这里的封印结界,可破天雷能劈下来说明这里没有结界和道法屏障,那就奇怪了,为什么我们看到的会是假象呢?”

  “还有更奇怪的……”萧连山拉着我和闻卓的衣角。“你们看那边。”

  我和闻卓像萧连山指的地方望过去,刚才被闻卓招下来的破天雷劈在地上,那些生长在上面的枯草野花瞬间一片焦土,可很快之前我留意到的那些野花竟然缓缓在漆黑的焦土中重新绽放,如果不是周围还在燃烧的枯草我很难相信,这些野花刚被雷劈过。

  我连忙走过去,从焦土中摘下一朵野花拿在手中一看,花三重四瓣犹如花球簇拥在一起,不过竟然有两种颜色,一半红色一半黄色,我拿在手中没多久就慢慢枯萎衰变,最后变成一撮细灰在我手中飘散的干干净净,再低头发现我刚才采摘的地方,又长出新的花朵。

  “阴阳子?!”我大吃一惊抬头对闻卓和萧连山说。“我在秦一手的古书中见过这种花,叫阴阳子,花生阴阳,左边的红色代表幽冥血海,右边的黄色代表九天金霄,此花在前秦的时候被方士用于制作迷雾,据说有瞒天过海迷惑人心之用,不过秦以后便绝迹,这里不是什么道法结界,这里是迷障!”

  “既然有人在这里设下迷障,那就说明想掩饰什么……我们没算错,这迷障后面一定别有洞天。”闻卓笑了笑说。

  “想要把武则天和上官婉儿藏起来的人无非就是秋诺,可她既然不想让别人找到她们,以她的道法修为完全可以在此设下结界。”我有些迟疑的想了想大为不解的自言自语。“她道法高深能不能破她的结界还不得而知,但是为什么她只设下迷障,要破迷障就远比破她的道法结界要简单的多了。”

  “哥,这迷障能破?”

  我点点头,虽然有些没想明白,不过至少说明我们找对了地方。

  “闻卓,阴阳子花开阴阳,生生不息,要破必须同时破阴阳,我召冥火破阴,你唤天雷破阳,秋诺设下迷障估计是没料到你能专制九霄三十六天雷霆,你我二人合力就能破掉这迷障。”

  闻卓听完沉稳的点头,和我靠背而立,我和他同时启法,我掐冥火决手持符箓,闭目念咒。

  天地玄黄,日月之光,五行运劫,烈火四方。火赤天地,欻火神公,大圣令行,何鬼敢冲,瘟黄疫鬼,急走元踪。

  咒完符燃,我单手一挥扬符于天,符烬之时烈烈真炎从地而起,一片火海瞬间吞噬我们周围一切,那些在雨中摇曳的阴阳子在冥火中红色的一半焦黑燃烬。

  与此同时闻卓再张左手,重画道符于掌心,单掌举起向天大喊一声。

  天雷隐亿,地雷轰轰,阴雷速发,阳雷速鸣。雷威惊动,龙虎交横。日月罗列,照耀分明,十二功曹,六甲六丁,执符而行。急急如律令。

  一道天雷随咒而至,劈在闻卓掌心之中,雷霆万钧之势全被闻卓收于掌中,和我的冥火咒同时发出,单掌猛然盖于地下,以闻卓为中心,一道耀眼白光快速波及开来,和熊熊燃烧的冥火交织在一起,阴阳子另一半黄色的花瓣刹那间化为灰烬。

  冥火天雷所至,大殿周围的阴阳子纷纷破灭,随着这些消散的迷障,一座布局规整,梧桐林立四处落英缤纷的古刹出现在我们眼前。

  随着山门的台阶拾阶而上,抬头我看见威严肃穆的匾额上三个苍劲深远的大字。

  感业寺。

  走到里面,庭院鲜花争艳春意盎然,佛香迎面寂静庄严,这里太安静像是空无一人,直到走到大殿前的花园旁。

  我看见一身青衣淡寡矗立赏花的女人,肌肤如雪,面似芙蓉,眉如柳,面容艳丽无比,一双凤眼媚意天成,却又凛然生威,一头黑发挽成高高盘起繁丽雍容,透着威严和高贵,女人没有回头,红唇淡淡上翘。

  “雁回,你总算是来了。”

  “李……李姨,你真在这里……”比起武则天我更习惯称呼李姨,可很快反应过来。“你……你在等我?”

  武则天转过头凝视我几秒后,轻言淡笑,还未等她开口,我听见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

  “唐昭容上官婉儿恭迎秦王驾临感业寺。”

  我回头才看见清扬万福曲膝给我行礼,我连忙让她起来,旁边是武则天从容的声音。

  “随她去吧,婉儿被誉为称重天下,她心里敬重的人除了我,剩下一个就是文韬武略横扫六合的千古一帝秦王嬴政,她能再见到你不拜说不过去的。”

  “清姑姑,我是雁回,不是嬴政,你这样的礼数雁回怕是受不起。”

  “你现在不是,不代表你将来不是……”武则天在我身后极其平静的说。

  我一愣,忽然意识到什么,扶起清扬慢慢转过头去,表情有些疑惑。

  “最后一次见你们是在去明十四陵之前,那个时候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是谁,你们更不会知道,自此以后我再没见过你们,为什么……为什么你们知道嬴政的事?”

5条评论 to“第四卷 第七十四章 冥火天雷”

  1. 回复 2014/02/25

    喵呜

    难道她们是一伙的?难道黄爷的最终目的就是想让真正的秦始皇再现于世?

  2. 回复 2014/02/25

    不要虐闻卓

    又没有了 等更真辛苦

  3. 回复 2014/03/06

    我是黄爷

    哈哈哈你猜啊你咬我啊

  4. 回复 2014/03/11

    武则天

    我就是爷

  5. 回复 2014/03/20

    雷霆

    谁是黄爷?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