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七十七章 一事相求

  虽然只有一个字,但足以让我们三人瞠目结舌,没想到这砚台竟然如此神奇,然后注视着那垂钓的孩童,机械性重复着同样的动作,在宣纸上写出第二个字。

  朱!

  我皱着眉头,有些明白这方砚台为什么叫童子钓文砚了,也想到朱元璋在黄绢上留下这方砚台的意思,童子钓文砚,应该是说这方砚台上的机关能让孩童写出字,至于怎么写,写什么我倒现在还不得而知,可不难看出朱元璋的用意,其中一座明十四陵就在这方砚台中,而线索就在于砚台上童子写出来的字。

  等我想到这里,那砚台上的孩童已经写完的五个字。

  纷!

  和前面几个连在一起就是,朱成碧思纷……

  我读到第五个字时眼睛一亮,很是吃惊和兴奋的说。

  “朱成碧思纷纷,憔悴支离为忆君。不信比来常下泪,开箱验取石榴裙……在这首如意娘是李姨当时在感业寺中写就的,李姨好文采!”

  武则天和上官婉儿笑而不语,直等到那孩童在宣纸上写完最后一个裙字,转到砚台正面再也不动时,宣纸上所写的果然是武则天的如意娘。

  “其实你更想问我这方砚台为什么会写字才对吧。”武则天沉静的笑着说。

  我点点头,低头仔细看了看那孩童钓文砚,和闻卓还有萧连山都很期待的看着武则天。

  上官婉儿告诉我们,这砚台的确是澄泥砚,也是大唐时候的贡品,可制作这砚台的人巧夺天工在里面设置了机关,砚台由两部分组成,一部分是底座,就是砚台本身,而另一部分是垂钓的孩童,把要书写的文字雕刻在特定大小的刻片上,放入孩童之中后会封闭,如果强行打开里面的刻片也会粉碎,要想让孩童把字写出来就必须要下面的底座。

  当孩童插入底座后机关就会启动,应该和现在配钥匙的仿形原理差不多,机关带到钓具在刻片上滑动,钓具就变成一只笔,把刻片上的内容写出来。

  “这砚台有几方?”我忽然想到朱元璋留下的九龙公道杯线索,或许秘密并不在孩童写的字上,而是在砚台本身。

  “这童子钓文砚工艺高超令人叹为观止,当时深得太宗欢喜,进贡一共有两方,见我喜书法赐一方于我,本命工匠继续赶做,谁知道熟悉这手艺的御匠疾患突发不治而亡,这巧夺天工的手印也随之失传,而进贡的这两方童子钓文砚就成绝世孤品,一直由大内珍藏。”武则天不慌不忙的解释。

  听她这么一说我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两方童子钓文砚,一方现存于我们面前,而另一方出现在朱元璋留下的黄绢上,不言而喻最后朱元璋得到了另一方童子钓文砚。

  而另一座明十四陵的线索极有可能就藏在童子身体中的刻片上,只要找到这方砚台,就能知道朱元璋留下来的文字。

  本想来找武则天和上官婉儿问关于秋诺的事,虽然武则天的答复让我对秋诺这个人感觉更加扑朔迷离,不过好在无心插柳柳成荫,竟然让我们发现黄绢上砚台的秘密。

  只是可惜就算知道这砚台的用途,可黄绢上一个字也未留,根本不知道该去什么地方找寻,何况眼前最要紧的事是上龙虎山拿玉圭,看来这方童子钓文砚要留到后面从长计议了。

  茶尽人散!

  武则天这一次似乎没有留我的意思,我们面前那壶茶已经见底,上官婉儿也没有去续茶的打算,我正想起身告辞,就听见武则天一边拨动着手中的佛珠一边平静的说。

  “这次我就不留你了,你后面的路还长,遇到的事也会更多,来日方长,总有一天你还会到我这里来,我和婉儿一直都在此,下次你来的时候我们再好好秉烛夜谈。”

  我礼貌的点头和她们告辞,刚走到门口就被武则天叫住,她看着身边的上官婉儿说。

  “你先送他们出去,我有些话想单独和雁回说。”

  我留下来,看武则天的表情有些凝重,一时间不明白她单独想和我说什么,武则天站起身走到窗前,我望过去外面落英缤纷,好一处佛国净土,她在窗前矗立良久才低声说。

  “雁回,我还是想和你说关于对错的事。”

  “对错?”

  “对和错没那么容易简单的区分,你以为是对的,在别人看来确是错的,我听秋诺说起过关于你之前的事,我还记得上次你带来的越千玲,看得出你和她之间情深意重。”武则天没有回头喃喃自语。“如果她遭遇不测,你是否会不顾一切相救?”

  “是的!”我想都没想斩钉切铁的回答。

  “那如果要救她一人,需要罔顾无辜性命,你可以犹豫?”

  “不会!”我依旧没有丝毫迟疑。

  “你的回答就是关于对错最好的诠释。”武则天慢慢回过头意味深长的说。“你救她在你看来是对的,可在那些无辜性命的人眼中你就是错的,雁回,角度不一样结果就不一样,一叶障目,我希望你最后真能分清什么是对和错。”

  我一怔,被她这样一问,我突然发现对错这么简单的事情竟然变得的复杂起来,事实上我的确一直在以我的视角去衡量对错,可我还是不懂,武则天让我换的角度在什么地方。

  我本想问清楚,见武则天缓缓走过来,正想开口,她突然双膝一曲跪于地上,我大吃一惊连忙去搀扶。

  “李姨,使不得,不管怎么说你都是长辈,雁回受不起。”

  “我有一事相求。”

  “有什么事你说,雁回答应你便是。”

  “他日若如诺儿败于你手,我求你网开一面手下留情,对错是非,你评断不了。”

  我愣在原地,搀扶武则天的手低垂下去,我没想到她居然会求我这件事,事实上现在似乎不是我想放过秋诺,是秋诺会不会放过我们的问题,不过听武则天这口气,她似乎已经在预示我和秋诺早晚有不可避免的一战。

  我想起秋诺之前所作所为,简直令人发指,特别是想起刘豪死在我怀中的情景,至今心如刀绞,声音冰冷的问。

  “你是求我秦雁回还是你所说我将来会成为的那个人?”

  “有……有区别吗?”武则天抬头不解的问。

  “你若是求嬴政,我答应不了你任何事,因为我绝对不会变成他,至于他会不会放过秋诺我就更不得而知。”

  “那如若我求的是你秦雁回呢?”

  我重重叹了口气,看着跪在地上的武则天,沉默半天才无力的说。

  “秋诺双手血腥,罪不可赦,你有何必替她求情,我曾经答应过死在我怀中的朋友,要亲手手刃秋诺替其报仇,秋诺罪孽深重恐怕我是留不得她……”

  “这么说……不管怎么样你都不会放过诺儿?”武则天的声音变得有些哀弱。

  “李姨,其实我和秋诺谁胜谁败,现在言之过早,秋诺早不是我认识的那个人,与其说是我放过她,还不如说是她有没有想放过我。”我再次一把扶起武则天的胳膊平静的说。“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替她求我,可像秋诺这样的人,留在世上只会遗祸世间,雁回恐怕答应不了你。”

  “雁回,我知道你宅心仁厚有大善之心,这些年我青灯礼佛就是为求一个心安,上天有好生之德不轻言杀戮。”武则天长跪不起心如止水的看着我。“林林总总都是诺儿种的因,最后遭受果报也不该怨天尤人,我愿意一命抵一命,只求你到时放过她。”

  “啊!李……李姨,你这又是何苦。”我大吃一惊一时不知所措的看着她,我见武则天说的决绝。“秋诺十恶不赦,与你何干,就算你替她一命,她未必会大彻大悟痛改前非。”

  “你知道我是活够的人,就当我再为诺儿做最后一件事。”

  “……”我知道说什么都没有用,深吸一口气默默点点头。“李姨,你起来,我答应你,如果秋诺败于我手,我饶她一次,如果再助纣为虐我定手刃其命。”

  武则天从地上站起来,我看她的样子有些落寞和憔悴,一个人又默默站到窗边,手里轻轻拨动着佛珠,不再和我说话,我转身离去,在外面看见等我的闻卓和萧连山。

  上官婉儿送我们出山门,见我出来也没问什么,等到闻卓和萧连山出去后,上官婉儿忽然拉住我,拿出一个拇指大小的瓷瓶交给我,郑重其事的说。

  “天后求你的事和给你说过的话,你回去好好想想,雁回,你是聪明人,应该能明白其中的意思,不要到时候行差踏错时才追悔莫及,你拿着这个,日后你自然知道该怎么用。”

4条评论 to“第四卷 第七十七章 一事相求”

  1. 回复 2014/02/26

    Anonymous

    更啊!!

  2. 回复 2014/02/26

    九天玄女

    没有结局的故事通常都很另人讨厌的 希望作者以后勿再拿不完整的小说忽悠读者

    • 回复 2014/02/27

      Anonymous

      这只是在更新的小说不是没有结局谢谢。不要污蔑作者。

  3. 回复 2014/02/26

    耽尷彐

    别停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