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七十八章 龙虎山地图

  离开感业寺回申城的一路上我都在反复想武则天和上官婉儿为什么会袒护秋诺,听她们的语气和态度,对秋诺的所作所为非但没责怪,反而是一味的维护,特别是武则天甚至不惜一命抵一命。

  我更多的是往亲情方面去设想,不管秋诺再罪孽深重,或许在武则天和上官婉儿的眼中毕竟都是她们养育长大的人,何况她二人独活这么长时间,对于生死看的出早就淡漠,可能正因为如此,武则天才会向我提出那样的请求,这也是我唯一能想通她们这样做的理由。

  上官婉儿最后交给我那小瓷瓶,我给闻卓和萧连山看,打开后里面是血红的粘稠液体,如果没猜错应该是血,但有什么用或者说该怎么样,我们都不知道。

  回到申城我才意识到另一件棘手的事情,闻卓一再叮嘱他去找叶轻语的事情不能让我们说出去,可我们出来已经快一个多星期,到底去了什么地方,去干什么回去越千玲肯定会问,一时半会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

  等我忧心忡忡回去后才发现我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越千玲和顾安琪在一起压根就没搭理过我们,只是随随便便问了几句,我语塞但闻卓却驾轻就熟的搪塞过去,解释的借口并不高明,事实上还是漏洞百出,不过她们居然一点都没怀疑。

  晚上我还在想着这几天发生的事,实在没有睡意一个人上天台,上去后发现和我一样睡不着的人还有闻卓,他还是一个人坐在天台边上,手里多了一支烟,认识他时间也不短了,居然不知道他还会抽烟,他说心烦难静的时候会抽一支。

  我问他是不是在想叶轻语的事,闻卓深吸一口烟半天才摇摇头,我走到他身边眺望远处,触目可及是一片无边无际的黑暗,听见他低沉而平稳的声音。

  “上次你说你也不喜欢顾连城,为什么?”

  “我是感觉,可他毕竟是安琪的父亲,论身份也是前辈泰斗,按理说我没道理对他有成见,可是此人我总是有些说不出来的东西在里面。”我坐到闻卓身边一本正经的回答。“你呢?你向来与世无争的,对于你来说应该不存在喜欢或者是不喜欢,怎么会对顾连城有这样的看法?”

  “马上就要去龙虎山了,魏雍有多大本事我没见识过,秋诺在钟山我算是领教了,可到现在我们即便是找到最了解她的人,对于她的底细依旧一点都不清楚。”闻卓把烟叼在嘴角面无表情的说。“可顾连城偏偏在这个时候出现,听他的意思好像对玉圭知道的挺多,不难看出他是有心想让我们上龙虎山,我一直在好奇,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我不喜欢这个人是因为我看不透他。”我揉了揉额头停顿了片刻后若有所思的说。“而且我还发现一件事。”

  “什么事?”

  “我当时告诉顾连城魏雍拿玉圭是为了开启幽冥之路,你有没有发现当时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不对劲的地方?”闻卓取下嘴角的烟,回头看我一眼想了想回答。“我只是好奇他对玉圭的事了解很详尽,如果不是顾连城告诉我们玉圭的用途,我们也不会明白魏雍执意要拿这东西的用意……至于不对劲的地方,我真没看出来,到底你发现了什么?”

  “顾连城告诉我们魏雍那玉圭是开启幽冥之路的关键,可是他并没有问开启幽冥之路是什么意思!”我和闻卓对视声音冷静的说出来。

  闻卓眉头微微一皱,把烟拿起来停在嘴角的位置恍然大悟。

  “开启幽冥之路的事也是我认识你之后你才告诉我的,魏雍想借此救回芈子栖,可顾连城并不知道,他……他居然没有问?!”

  我淡淡点点头,这就是我一直认为不对劲的地方,开启幽冥之路的第一个人是嬴政,为借冥界之力征服三界,魏雍知道开幽冥之路的后果以及办法,他这样做还能理解,可除了当时在祭宫中的人,并没有谁知道开启幽冥之路的事。

  顾连城听我提及,非但没问而且反应平静,他既然知道五帝嗜魂阵,而魏雍布下这先天杀阵最终的目的是为了开幽冥之路,顾连城之前发现华夏风水异动,都让顾安琪前来一探究竟,如今发生这么大的事,他不可能一点反应都没有。

  顾连城不问要么是他不以为然,要么就是他从头到尾都很清楚开启幽冥之路的意思。

  如果是后者那这事就如果闻卓说的那样,这个人恐怕不单单是前辈泰斗那么简单。

  “我看过顾连城的面相,大贵并非奸邪之辈。”闻卓说。

  “我也看过,结果也差不多,正因为如此所以我也有些不敢肯定,或许是我想太多了。”我重重叹了口气回答。

  第二天一大早,顾安琪派人带话过来让我过去一趟,说是有重要的事,闻卓从回来就一直拉着萧连山在琢磨那瓷瓶里的东西,越千玲自从有了烛九阴后注意力就不在我身上。

  我一个人去见顾安琪,推开门进去的时候,发现房中并没有看见她,站在房中的人却是顾连城,见我进去他才从窗边转过头。

  顾连城示意我坐下,看他反应我已经猜到,今天要我过来的人并非顾安琪而是他才对,昨晚我和闻卓谈起这个人,整整一晚也没得出任何结果,我坐到他对面一时间不明白顾连城单独见我有什么目的。

  “明天我就要先赶去龙虎山,安琪说和你们一起走。”顾连城开门见山没有多余的客套。“我请你过来就是想确定一下,你们真打算参加比试?”

  我不置可否的点点头,态度很坚定,回想起闻卓昨晚所说,再看现在顾连城的样子,这个人果真有些很想让我们上龙虎山参加玄门比试的意思。

  “既然你们已经决定,我在临走之前想告诉你一些关于三曲九洞的事。”顾连城不苟言笑看着我沉稳的说。“龙虎山是道教祖庭所在之地,道法正统高深,这三曲九洞实则是山上的九道关隘,也算是对参加玄门比试的人一种考验,越往上走越困难,所有的考验里面包涵覆盖了道家五术所有的范畴。”

  顾连城说完见我没多大反应,稍微停顿了一下,其实并不是我不重视,只不过既然真打算要去,即便前面是刀山火海也只有硬着头皮往上走,可我这样的表情落在顾连城眼中反而变成怠慢。

  “我听安琪说起过,你之前为了拿黄金龙龟曾参加过比试独占鳌头。”顾连城把身子往前靠了靠,样子更加认真。“比试的过程安琪都一五一十给我讲过,不得不承认以你这样的年纪有这样高的道术实属难得,不过如果因为这样你就掉以轻心那就大错特错,三曲九洞未必向你想的那样简单,说不定你连第一层关隘都过不去。”

  “我不是这个意思,既然决定要去,不管前面是什么其实都无所谓,因为我必须拿到玉圭,任何人以及任何事都阻止不了我。”

  “你有这想法固然是好,可上龙虎山的每一个参加比试的人何尝不和你一样有这样的想法,有多少人止步在山脚,能到山顶的屈指可数。”顾连城注视我半天若有所思的说。“我有幸被邀请担当评判见证这次的盛典,当然希望能在山顶再见到你。”

  顾连城说完把一张纸推到我面前,我展开后看见是一副手绘的地图,上面标注了龙虎山三曲九洞的位置,和每一处关隘要比试的内容,这地图上巨细无遗一目了然,果然如同顾连城提及的那样,上山沿途的九处关隘考验包罗道家五术,我看完之后不得不承认,这和之前古啸天安排的那场比试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但现在我更关心另一件事,目光从地图上移到顾连城的身上。

  “你之前说能上龙虎山的人屈指可数,不知道历界玄门比试一共有几人最后上山?”

  “一共只有五人。”

  “那这地图上绘制出九道关隘,也就是说能绘制这地图的人应该是最后登顶之人,也是你说的这五个人之一。”我看了顾连城一眼心平气和的问。“你既然有这地图……难道你就是这五个人其中之一?”

  “连城何德何能敢妄想过三曲九洞,怕是和大部分同道中人一样,仅会止步山脚而已。”顾连城摇头否定。

  “既然你没登顶龙虎山,为什么会有这地图?”我问。

  “这是师尊所留。”顾连城的态度变得恭敬,从容不迫的对我说。“师尊当年驾鹤西游,特叮嘱连城两件事,都和你有关。”

  “和我有关?!”我一愣迟疑了片刻有些诧异的看着顾连城。“哪……哪两件事?”

  “第一件事献盒于龙。”

  顾连城话一出口我离开想起来,当时在岚清家中顾安琪给她拜寿时曾送来开启锦盒的钥匙,当时我刚巧在场,正因为这把钥匙打开了岚清的献盒于龙,从而让我找到明十四陵的线索,当时一直很好奇岚清和顾连城的师傅是谁,居然能掐算后世之事,可后来因为其他纷乱的琐事慢慢居然忘了这位前辈高人。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