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八十一章 灵官符

  处理完申城的事,我们在顾连成离开后第三天动身赶往龙虎山,去的路上我把顾连城交给我的地图给其他人看,闻卓说有了这东西上山就事半功倍了。

  越千玲从齐鸿涛的仓库回来后,就寸步不离的跟着我,或许是那日我让齐鸿涛处决掉霍谦做的决绝,让越千玲多少有些担心我再起魔障,每次只有她牵着我手的时候,我才发现她看我时是放心的。

  萧连山从顾连城到来后就变得不知所措,生怕自己做错事让顾连城对他没什么好印象,顾安琪一直劝慰他放轻松点,事实上我发现顾连城不是对萧连山有没有好印象的问题,而是从头到尾似乎对萧连山就没有过印象,我偷偷告诉过越千玲,这恐怕是件棘手的事,到最后萧连山喝顾安琪两人的事恐怕要卡在顾连城手上,越千玲说我杞人忧天,当然我宁愿自己想太多。

  到龙虎山是两天以后的事了,我毕竟也算是学道之人,等到了这里才领悟到为什么龙虎山被誉为道家第一仙境,龙虎山为道教祖庭,原名云锦山,乃独秀江南的秀水灵山,此地群峰绵延数十里,传喻九十九条龙在此集结,山状若龙盘,似虎踞,龙虎争雄,势不相让。

  这里不管是风水还是仙道之气都堪称上佳,上清溪自东远途飘入,依山缓行,绕山转峰,过滩呈白,遇潭现绿,尽取水之至柔,绕山转峰之溪水,遍纳九十九龙之阳刚,山丹水绿,灵性十足。

  我们在山下休息了一晚后,第二天清早开始按照顾连城给我们的地图上山,等到了山门仰视这洞天福地的龙虎山,抖落尘埃紫气升腾,大有仙境之意。

  山门处有两条路,一条是从正山拾阶而上,二十年一届的玄门比试是道家盛典,前来观摩的信徒络绎不绝,山门两边道长居士纳迎四方宾客,鱼贯而行山上的人宛如朝圣仙境般虔诚。

  如果能和这些人一样,轻轻松松的沿着山阶而上,估计到山顶也不过就一天的路程,沿途还能醉心河山领略这道家仙境的风光,可要参加比试拿玉圭就显得没那么轻松了,需要从后山的小径上去。

  我们绕到后山的时候,这里就游人就可是变得稀少,等到达后山山门处,有两位头戴纯阳巾身穿道袍的迎客道士稽手而立,在问清楚我们是参加玄门比试的人后才让我们进去。

  不知道是我们来的时间太晚,还是参加比试的人本身并不多,我们从后山上去后竟然一个人也没遇到,沿山而上忽然从上面看见很多人在往下走,个个垂头丧气面色黯然,这表情我们也不好搭讪。

  好不容易遇到一个看上去面善的,萧连山一脸憨笑的过去问怎么这么多人往回走,得到的回答让我们有些茫然,那人告诉我们用不了多久我们也会打道回府,龙虎山的天师掌教根本就没存心让人参加玄门比试,是存心刁难根本不可能有人能上去。

  那人言尽于此一副颓然的样子往山下走,看他的背影有些落寞,好像受到莫大的打击和刺激。

  等我回头才看见走在最前面的闻卓突然僵立在原地,我走过去顺着他目光看了一眼后,和旁边的萧连山几乎同时笑出来。

  叶轻语就在我们前面不远的地方,不过还好她不是往回走,蹲在前面的溪流洗手,或许是因为她在这里看见闻卓多少有些吃惊,不过很快这表情又被愤恨和蔑视所代替,估计她是想起那天在药堂发生的事,瞟了闻卓一眼眼神异常冷艳。

  闻卓快速的吐掉嘴角的草根,手足无措脸有些微微发红,越千玲和顾安琪从来没见过他现在这样的表情,不免有些好奇,什么样的事才能让放荡不羁的闻卓紧张在意的。

  等看到前面叶轻语的时候,或许是女生的敏感,还没等我和萧连山说出来,从她们脸上意味深长的笑容中就知道已经猜到一二。

  闻卓从走在第一个慢慢落到最后,时不时瞟着前面的叶轻语,然后一本正经的看着我。

  “能不能保她周全我也不知道,不过你放心,三曲九洞我们能走多远,就一定让你的叶轻语走多远。”我一脸苦笑在他耳边说。

  山路一直沿着这条溪流向上,我们放慢脚步跟在前面的叶轻语后面,再往前走了很久后,这条溪流逐渐变的宽敞,而山路在溪水边截断,另一端在溪水的对岸,几个冒出水面的岩石贯穿了溪流,在溪水的中间是一个偌大的岩台,一位道长盘膝坐在上面。

  我们小心翼翼的穿过溪水来到中间的岩台上,道长的前面摆放着一个香案,上面是一盏腾起寥寥青烟的香炉,道长一袭白袍鹤发童颜颇有仙风道骨的味道,在他前面的香案上摆放着两道黄色三角道符。

  道长出一手,屈食指为礼,意思有一气化三清之意,叶轻语比我们先到,道长对她口称无量观笑容可掬。

  “女居士,贫道虚灵子和其他两位同门虚静子、虚空子奉龙虎山掌教天师之命,于清尘溪恭迎八方来客,过了此溪女居士就算是入山。”

  我心里暗想原来这道长道号是虚灵子,听他话中意思,除了他还有其他两位道长,应该是龙虎山虚子辈的道士,他口中虽然说的客气,不过我知道恐怕要过这清尘溪没那么容易。

  “道长有礼,那我就不打扰道长清修,我先山上了。”叶轻语比我们先到,刚才虚灵子的话是说给她听的,叶轻语回礼后想往前走。

  “怎么这么没眼色,人家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还不懂什么意思。”闻卓在后面苦笑的叹气嘀咕。

  叶轻语心里到底有多恨闻卓,其实我和萧连山多半也能想到,那天闻卓如此豪放而惊艳的举动,恐怕任何一个正常女子都会恨不得将他挫骨扬灰,只是没想到叶轻语对闻卓的恨完全是深入骨髓,连他的声音都是无比怨愤,等叶轻远转过头时,闻卓已经下意识缩到我身后。

  她的目光太冷冰,何况再加上她手中那把剑,不知道是她法器呢,还是叶轻语用来证明身份的,不过这剑有多锋利我和萧连山都见识过,可最要命的事,叶轻语恨的不止闻卓一个人,近墨者黑,在她眼中我和萧连山应该被判断为和闻卓狼狈为奸的范畴,所以她看我们的眼神和对闻卓如出一辙。

  “道长,要怎么样才能过去呢?”叶轻语的目光从我们身上收了回去,或许是听见闻卓刚才那句话,也意识到虚灵子话中有话。

  “女居士,进不进山先拜灵官,贫道面前有两道灵官道符,能禳灾降魔、避难呈祥,此路上山要过三曲九洞,前路难测有灵符在身定能保佑女居士一路平安。”虚灵子手指面前道符说。

  “那先谢谢道长了。”叶轻语听完伸手想要去拿。

  “道法无为,灵山有空,女居士既然打算从此路上山想必也是深通道法之人,道法讲无为和空忘,这两道道法一道有符,一道无符,女居士要从中选一道,若是有符的说明女居士为得道之人方可过去,若是无符的,此路怕是和你无缘,要山上女居士清从正山门上。”虚灵子在寥寥香烟中抚须而笑,伸手指着面前两道符。“请。”

  两道符选一,一道为实,一道为虚,这应该是进山的第一道考验了,不过我有些疑惑,按照顾连城给我提及的三曲九洞,最后能上去的只有五人,可见这三曲九洞的难度有多大,如今第一道考验竟然是二选一,这未免也太过儿戏,即便是不懂道法之人,随便选一个也有一半的机会懵对。

  有这样想法的不止我一个,就连完全不懂道法的越千玲和萧连山都和我一样的表情,虽然如此,但是既然来到这里恐怕也没几个是泛泛之辈,二选一看似简单,不过实际上是比的道家五术中的占卜,要从占卜结果中推断出哪一道符里是画着灵官符的。

  当然,也不是所有人都是泛泛之辈,至少我们面前的叶轻语应该不算其中,那日在药堂见她给我看相的本事也能知道,她甚至连道法入门都算不上,能来参加这次玄门比试,我除了佩服她的执着和勇气外实在不知道还有其他什么好说的。

  叶轻语完全是一种单纯的目的,倒是也好心无旁骛,虽然道术上不敢恭维,但人却冰雪聪明,虚灵子说完,我看见叶轻语从身上拿出六枚铜钱,凝神静气后放在手中摇晃,一连三次扔在香案上,看架势是有的,至少对占卜的流程还算熟悉,我们站在她身后也看不见香案上的卦象,如果叶轻语能依卦而解选出正确的灵官符固然是好,免得我旁边的闻卓一直在下面紧张的搓着手指。

  “我占出来的是天山遁卦,浓云蔽日。”叶轻语坐在香案前面看着桌上的卦象胸有成竹的说。“遁者避之,退避不出,故有浓云蔽日之象,所谓浓云蔽日者,是正当大午时节,太阳照耀,忽然来了一块浓云,遮住其光,占此卦者,谋事不遂之兆。”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