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八十二章 相互抵触的卦象

  听叶轻语解卦说的头头是道,我对闻卓淡淡一笑,在她耳边小声说。

  “她也并非全是滥竽充数,至少卦辞她是倒背如流,可见她还真是醉心道法,我看她资质也不错,你既然喜欢她还不如教她道法,指不定日后会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她都不记得我是谁,不要说我教她道法,她现在见到我就恨不得碎尸万段。”闻卓无力的苦笑不过样子依旧紧张的看着前面的叶轻语。“卦出来了,先看她怎么解这卦。”

  叶轻语并没有听到我们说什么,还在前面专心致志看着桌上的卦象,想了良久很自信的对虚灵子说。

  “遁卦问事谋事不遂,我刻意去选都不会如意,而遁卦象曰,浓云遮日不光明,劝君切莫远出行,有不要舍近求远之意,而桌上这两道符,右边离我最近,从卦象上看,是让我选这一道。”

  虚灵子抚须点头,笑容从容也不多语,伸手不慌不忙的说。

  “女居士既然已解卦,请选一道符便知是否有缘过清尘溪。”

  叶轻语的脸上没有任何担心和紧张,很自信的伸出手,把她右边的道符拿在手中,闻卓多少有些担心,伸手快速掐算后对我低声说。

  “遁卦的卦象,上卦为乾,乾为天,下卦为艮,艮为山,天下有山,天高山远,占此卦者,宜退不宜进,退守可以保身,若轻举妄动则会招灾,宜谨言慎行,待机行事……”

  事实上叶轻语报出卦象后我也在解,结果和闻卓说的一样,怎么看都是以静制动方为上策,叶轻语如此轻率的选出道符似乎有些不妥。

  想到这里我连忙对身边的顾安琪说。

  “安琪,占卜之数你尽的岚姨真传,占卜上你造诣不浅,你以桌上两道符起一卦,看看是什么结果。”

  顾安琪听完连忙拿出龟甲和铜钱,快速的在掌中起卦,最后出来的火山旅卦,我和闻卓一看都大吃一惊,此卦是宿鸟焚巢,说的是飞鸟树上筑高巢,小人使计用火烧,如占此卦大不利,一切谋望枉徒劳。

  “旅卦上卦为离,离为火,下卦为艮,艮为山,山上有火,洞照幽隐,得此卦者,事多变动,宜谨守常规。”顾安琪看着手中的卦象说。“雁回哥,这卦好奇怪,从上面看似乎预示变数很大。”

  我眉头微微一皱,如果说叶轻语是一知半解选错了道符还情有可原,但我突然想到之前上山的时候遇到那么多无功而返的人,这些人中即便是有滥竽充数之辈,可不会人人如此,二十年一届的玄门比试,有本事和能力来的多少都有些道行,像叶轻语这样的应该是凤毛麟角的少数。

  可这些人都回去想必就是被这两道道符所累,二选一的机会……

  我有些意识到我之前的想法恐怕是错的,看起来虚灵子面前香案上这两道灵山符并不儿戏,从叶轻语和顾安琪两人起卦的结果看,叶轻语的是谋事不遂,而顾安琪的是一切谋望枉徒劳。

  用这两卦相互推演得出来的结果都不谋而合,似乎都在预示叶轻语选的是错的,闻卓看顾安琪手中的旅卦后,面色更焦作,应该是和我心中所想一样。

  叶轻语正打算打开手中的道符,闻卓和我对视一眼,样子很烦躁,我淡淡一笑不以为然的说。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其实不管她最后是什么结果都未尝不是件好事,你又何必执念去担心。”

  “从卦象上看她选的是错的啊,你还说是好事?”闻卓急切的回答。

  “如果她选的是错的,那她就没办法再上山,这才是刚刚开始,后面还有什么事等着她,我们都不得而知,如果她现在知难而返,至少算是全身而退,你不是想保她周全,这个结果不刚好如你所愿。”我拍着闻卓的肩膀意犹未尽的笑了笑。“要是她真选对了,后面还会遇到很多这样的事,你事事都要替她担心,而她又浑然不知,到时候我恐怕你没到山顶就会心力交瘁而死啊,哈哈哈。”

  闻卓听我这么一说,想了片刻若有所思的点着头,不过表情还是有些遗憾。

  “你说的也没错,或许她现在就回去是最好的结果,可是她从小醉心道法,正因为她心无旁骛与世无争才会来参加比试,如果就这样回去我怕对她打击会很大,我真不想看她失望的样子。”

  闻卓说到这里,有些释然的笑了笑,对着前面的叶轻语大声说。

  “选好了就打开吧,你是高人,选的不会错的。”

  我知道闻卓本是想让叶轻语早点知道结果好回去,比起看见叶轻语失望,闻卓更希望她平平安安,可等到他话说出口,我才意识到什么叫适得其反,因为闻卓忽略了叶轻语对他的愤恨。

  叶轻语回头白了闻卓一眼后冷冷的说。

  “听你这话就是不怀好意,你让我选这个,我偏不选。”

  叶轻语居然放下手中的道符拿起另外一个,闻卓和我一愣,没想到阴差阳错还让叶轻语选了另一个,两个中有一个是真正的灵山符,既然从卦象上看,叶轻语之前选的是错的,那另一个就应该是对的。

  闻卓见自己无心插柳柳成荫,一句话居然还成全了叶轻语哭笑不得,抬手去搓脸不小心打翻了顾安琪手中的铜钱,越千玲知道这些铜钱是岚清送给顾安琪的,对于她来说这些刻有岚字的铜钱有非凡的意义,连忙蹲在地上去拾取生怕掉入溪水中。

  越千玲把捡起来的铜钱放在手中清点,萧连山也在帮忙,当最后一枚铜钱被萧连山放在越千玲手中时,我和闻卓刚才还轻松自若的表情顿时凝固在脸上。

  顾安琪看我们反应这么大,目光也落在越千玲的手中,看了一眼就惊讶的说。

  “怎么还是旅卦?”

  闻卓打翻铜钱是无心之失,而无心起卦最为灵验,可结果竟然还是之前的旅卦,得此卦者,事多变动,宜谨守常规,同一件事连续出两卦结果都一样是极其少见的事,更让我和闻卓诧异的是,叶轻语明明已经选择了另外一个道法,可占出来的结果为什么还是一样呢?

  闻卓把越千玲手中的铜钱拿过来,递给我三枚。

  “这两道灵山符邪门的很,不管叶轻语能不能选对,到最后我们也要选的,既然她选两道符从卦象上看都谋事不遂,恐怕事情没那么简单,我和你一人占三枚铜钱,合力起一卦,看看是什么结果。”

  我点点头,从闻卓手中接过铜钱,我们在各自手心中连抛三次,越千玲在旁边小心翼翼的把我们手中的铜钱摆放在一起。

  我和闻卓起的卦居然是是地山谦卦。

  和之前两卦相比,此卦大好,有二人分金之相,是说天赐贫人一封金,不用争来二人分,彼此分得金到手,一切谋望皆遂心。

  “哥,你们怎么这表情,是不是这卦不好?”萧连山对占卜一窍不通,半天说不上话,憋了很久不解的问。

  “不是不好,从卦上看,此卦为吉。”我若有所思的摇着头回答。“地山谦卦,谦者谦让也,有相不居,故有二人分金之象也,是说两人同患难不分你我,勿拾到钱一挂,随即二人分之,毫不相争,占此卦者,百事通泰之兆。”

  “昔日越武长大成人,邀合韩魏同心破获晋,占得此卦,果然灭了晋国,韩,赵,魏三家分其国,就应了二人分金之卦。”顾安琪也点头称是。

  “那这卦有没有说到底选哪一道符呢?”越千玲大为不解的问。

  “此卦一切谋望皆遂心……”闻卓和我表情如出一辙的茫然。

  “是什么意思?”

  “既然是一切谋望皆遂心。”我揉了揉额头很犹豫的回答。“就是说……随便选哪一道都是对的。”

  “都是对的?”顾安琪诧异的看看我和闻卓后迟疑的问。“那就奇怪了,之前叶轻语选两道符占出来的卦都说是错的,为什么现在又变成都是对的,这……这不是很矛盾吗?”

  顾安琪的疑虑也是我和闻卓的茫然,以我和闻卓的道法修为,占卜问事,特别是当前事应该无往而不利才对,所以占出来的卦理应不该有错,就算之前叶轻语占的是错的,闻卓无心之失打翻顾安琪手中的铜钱,最后得到的是旅卦,而和我同时占出来又是谦卦。

  这两个卦的结果大相径庭,完全相反,一时间我和闻卓都有些不知所措,从来没遇到过这样的事,既然我们占卜没有错,但卦象却一直在变,那就只说明一件事。

  虚灵子面前的香案上,那两道符一直在变化,当然不是什么道法幻化,否则我和闻卓早就能看出来,叶轻语已经在开始拆手中的道符,现在闻卓的表情已经不再是担心叶轻语的对错,而是迫切的想要搞明白为什么同一件是占出的三个结果完全矛盾,相互抵触。

1条评论 to“第四卷 第八十二章 相互抵触的卦象”

  1. 回复 2014/02/28

    糖果

    扣人心弦,赞一个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