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八十三章 大道独行

  我抬手快速一算,大拇指停在中指上,皱着眉头喃喃自语的小声说。

  “谦卦外卦为坤为地,内卦为艮为山,地中有山,内高外卑,是说功高不自居,名高不自誉,位高不自傲,观此卦,以谦让为怀,谦虚忍让者前途大好,骄横者必招败……这是谦让之意。”

  “这个我知道,和九龙公道杯一样啊,说的也是谦受益,满招损。”越千玲接过我的话说。

  “谦受益,满招损……”闻卓忽然想起什么,眼睛一亮欣喜的对我说。“谦让谦让,重在一个让字!”

  闻卓说完突然走了出去,一把抢过叶轻语手中的道符,扔给身后的越千玲头也没回的说。

  “千玲,不要看,烧了这道符。”

  越千玲或许并不明白闻卓想要干什么,不过我看见她的表情很兴奋,对于手中的道符来说,她更喜欢是烧掉道符的过程,就连顾安琪也过来凑热闹。

  越千玲伸出手指,烛九阴像戒指一样缠绕在她指节上,这神物不是一般通人性,和越千玲相处这么久,什么都懂,越千玲轻轻碰碰它尾巴,烛九阴游动到越千玲指尖立起身子趾高气昂的低吼一声,一口烈焰喷出来,越千玲手中的道法瞬间化为灰烬。

  我在旁边看越千玲和顾安琪兴奋不已的样子有些哭笑不得,好端端的一条上古神物在她们手中彻底沦落成玩具了。

  从闻卓抢走叶轻语手中的道符,再到越千玲烧掉也就短短几秒的事,整个过程没有丝毫拖泥带水一气呵成,以至于叶轻语回头的时候,只看见从越千玲手中掉落的纸烬。

  叶轻语有多恨闻卓不言而喻,我见闻卓冲上去,其实我也想到卦象中真正的含义,只是没想到闻卓居然还有胆量敢站在叶轻语面前。

  叶轻语从地上站起来,怒不可歇的盯着闻卓,可能是发现自己和他靠的太近,应该是想起那天在药堂发生的事,和闻卓对视几秒竟然有些脸红的避开他目光,下意识向后退了一步。

  “你这个人怎么厚颜无耻,在药堂你轻薄非礼我,已经放过你一次,如今还阴魂不散跟着我到龙虎山。”叶轻语越说越气愤,扬起手向闻卓脸上挥过去。“我参加比试你也要捣乱,如果这里不是道家圣地,我早就了结了你。”

  闻卓眼疾手快,一把抓住叶轻语白皙的手腕,很严肃的大声说。

  “要想过清尘溪就老老实实听我的,否则你现在就可以回去了。”

  可能是在叶轻语记忆中闻卓一直都很随和,当然这样的评价应该停留在我们去的那天之前,可现在闻卓突然威严认真,应该和叶轻语认识和熟知的闻卓截然不同,一时间愣在原地很诧异的看着他。

  “轻薄?非礼?”越千玲和顾安琪的注意力瞬间被吸引过去,然后两人意味深长的对视一眼,诡笑的说。“到底有什么事是我们不知道的啊?”

  “闻卓那天把她给亲了。”萧连山已经忘了对闻卓的承诺,一边憨笑一边指着前面的闻卓和叶轻语兴奋不已的说。“然后闻卓还告诉她,就算死了也会等她……原话是咋说来着,听着挺像那回事。”

  越千玲和顾安琪一听吃惊的笑起来,我看见叶轻语双颊绯红,抿着嘴眼睛满是怨火盯着对面闻卓,本来还气势十足的闻卓听见萧连山竟然把这事告诉越千玲和顾安琪,顿时仰头无语的深吸一口气,慢慢转头盯着我们这边。

  “萧连山,你这兄弟当的真是没话说……”

  越千玲和顾安琪已经完全不搭理闻卓,拖着萧连山问当时的发生的一切,闻卓一脸无助的看着我,好像如今我变成他最后的救命稻草,不过我的头很快埋了下去,萧连山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他本来就是不会说谎的人,何况在越千玲和顾安琪两人的围攻下,很快他就一五一十全都说出来,我看见闻卓欲哭无泪的表情,一直忍着没有笑出声。

  叶轻语身体气的发抖,我相信如果她的手不是被闻卓抓着,现在恐怕早就拔剑乱砍了,闻卓见事已至此也无可奈何,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

  “你来这里无非是想上山参加比试,等过了这清尘溪,你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道符都让你烧了,我还怎么过去?”叶轻语声音焦急而冰冷的问。

  闻卓的目光转到香案前的虚灵子身上,不慌不忙的说。

  “刚才我烧的那道符是真正的灵官符。”

  “你都烧了,凭什么说那是真正的灵官符?”叶轻语没好气的问。

  虚灵子没有说话,意味深长的看着闻卓,手抚摸这胡须眼神有奇怪。

  闻卓没搭理叶轻语和虚灵子对视一本正经的说。

  “道长你之前说两道符中,一道为实,一道为虚,只有一道是画有符的灵官符,我刚才烧掉的是灵官符,如果道长不确信,可以打开你面前剩下的这道,如果她没选错的话,剩下的这道上面应该什么都没有。”

  虚灵子沉默了片刻,抚须而笑,看了看闻卓,慢慢打开剩下的道符,上面果真什么都没画。

  “多此一举,我明明选对了,你烧了干什么,没事找事。”叶轻语见虚灵子手中的是虚符,也意识到自己选对了,心情稍微好了一些。

  “我不烧的话,你选什么都是错的。”闻卓一直看着虚灵子很冷静的回答。

  “怎么可能,既然道长手中的不是灵官符,那我选的就应该是。”叶轻语不依不饶的说。

  “你难道就没想过,这两道符都是虚的吗,根本就没有灵官符!”闻卓回头很认真的看这叶轻语,郑重其事的说。“道长最开始就说的很清楚,大道自然无为,灵山不空,学道之人应该是无为空忘,道法在心,灵官亦在心,既然如此又何来虚实之分,虚则实,实则虚,所以不管你怎么选,都是错的。”

  虚灵子听完起身稽礼,站在闻卓前面笑容可掬的说。

  “无量寿福,居士空忘在心已如化境,贫道在此一共静候两届玄门盛典的各路道友,能从这清尘溪过去的寥寥无几,居士已悟大道之源,此乃道家根本,多少人穷极一生追寻道法,最终也不能领悟道法自然无为的真谛,请!”

  闻卓松开叶轻语的手,对虚灵子还礼,旁边的叶轻语很吃惊的看着闻卓,我看她表情好像感觉从来不认识面前这个人,至少现在的闻卓和她记忆中的太不一样。

  我们走了过去,却发现虚灵子虽然请我们过去,但他却挡着到对岸的唯一石路上,没有让开的意思,叶轻语很疑惑的问。

  “道长,你这是……?”

  虚灵子的目光一直落在闻卓的身上,不慌不忙的说。

  “居士既已悟道,道法定当了得,贫道让开此路不难,想请居士算一算贫道到底是先出左脚还是先出右脚?”

  顿时所有人都面面相觑,在其他人看来虚灵子分明是有心刁难,但闻卓一脸镇定,回头看看我,有些拿不定主意,如果说之前道符闻卓烧毁其中之一是神来之笔的话,那现在虚灵子完全没给我们留任何侥幸的机会。

  原因很简单,到底是出左脚还是右脚,全凭他一念之间,我们随便怎么选一样也是错的,他都会出相反的一只脚,这根本算不出来,但如果不算结果就更简单,从这里下山回去,难怪这小小的清尘溪挡住了那么多前来参加比试的人。

  我走向前站在闻卓身边,对虚灵子稽礼后心平气和的说。

  “道长仙风道骨,道法修为非常人能比,看来要过这清尘溪绝非易事,雁回有一事相请,还望道长成全。”

  “你有何事说来听听。”虚灵子抚须而问。

  “大老远来龙虎山,本想由此登顶论道,可有道长守在此,看来我们和龙虎山终究是缘悭一面,临走之前,想请道长也为在下占一卦。”

  “知难而返也算是审时度势,你要占何事,贫道尽力而为。”虚灵子点头同意。

  我转身看叶轻语,什么也没说,一把抽出她手中长剑,剑身寒气逼人,溪水映在剑刃上寒光刺眼,叶轻语刚想说什么,就被旁边的闻卓拉住,距离太近,她好像生怕闻卓又乱来,不由自主向后退了一步。

  我面无表情持剑而立,我转身那刻看见虚灵子看我的眼神都不对了,并不是因为我手中的剑,而是我忽然收起的笑容,整个人比这把剑还冷。

  “道长就帮我占一卦,算算我手里的这把剑是会砍你左腿,还是砍你右脚!如果道长算错了,就放我们过清尘溪。”

  越千玲忽然一把握着我的手,或许其他人还以为我在开玩笑,不过越千玲应该知道我是认真的,因为那晚让齐鸿涛处决掉霍谦的时候,我亦是这样的表情,所以越千玲才会如此紧张和担心。

  虚灵子默不作声和我对视良久,不管他占出来是什么结果,对于我来说都是一样的,他占错了,我们过去,他如果占对了,我砍掉他脚,他会让开路,我们同样也能过去。

  虚灵子的脚步移动,缓缓让开身后的路,双手抱一稽礼,心悦诚服的说。

  “这位居士大道独行,已成就三千功行,恒念从心无所可挡,贫道自知不敌,在此送各位过清尘溪,由此而去便入龙虎山,居士道法圆通憾有能及,登顶之路崎岖不平,望居士一路小心,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比试之日贫道在山顶静候居士风采。”

  “雁回得罪,道长谬赞实不敢当,多谢道长提醒。”我还剑于叶轻语稽礼答谢,率先走过清尘溪水。

  叶轻语有些诧异的打量我们,不过好像是怕和闻卓扯上关系,一个人过溪后自己先走了,萧连山忽然想起什么,转头问。

  “道长,听说上山要过三曲九洞,你这儿算不算第一层啊?”

  “居士说笑了,贫道和其他两位师兄不过是山门迎客道士,贫道天资愚钝浅薄,只能在此地劝阻上山比试的道友,要过了我其他两位师兄后,才算真正入龙虎山,至于三曲九洞……”虚灵子已经坐回到香案边,心平气和的笑着说。“还是等各位过了我那两位师兄再说吧。”

5条评论 to“第四卷 第八十三章 大道独行”

  1. 回复 2014/02/28

    更新快点

    更新快点啦,

  2. 回复 2014/02/28

    冰糖橙

    继续打滚求更

  3. 回复 2014/02/28

    阳光

    更新太慢:不知是书没写完还是有意吊人胃口,?希望理由是阳光的’。读了作者写的书’很赞、。

  4. 回复 2014/03/09

    Anonymous

    感觉是真的

  5. 回复 2014/03/09

    叶轻语

    我是故意的,你可懂?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