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八十五章 奇门之术

  我看见这两个字,心里暗暗吃惊,不过见闻卓的反应又是很平淡,似乎对这个结果并不吃惊,但让我震惊的或许并不是虚静子写出来这两个字。

  而是他占卜问事的本事,他从未见过叶轻语,八字未问竟然能在短短时间来给叶轻语批命,而且一字不差说的头头是道,单看叶轻语的反应,姑且不说将来他算的准不准,但之前和现在虚静子是算对的。

  我重新看看眼前这个桀骜不驯清高的道士,多少有些明白他再自负也是有底气的,能有这等本事的人难免会自命不凡。

  “奇门之术。”闻卓在我耳边低语。

  我点点头,古语有云,学会奇门遁,来人不用问,意思就是说只要学会奇门遁甲之术,什么样的当前事都能预测出来,而奇门遁甲又分奇门法术和奇门数术,其中奇门数术被称为易经最高层次的预测学,而奇门法术威力大,非大德之人不会,宁可绝传,也不妄传一句。

  看来我是小看了这个虚静子,果真是人不可貌相,他虽然其貌不扬,但对叶轻语寥寥数语就能见其真章,

  修炼奇门之术,务必遵循:奇门真机有,切莫胡乱走,修行非一日,道行岂轻就,这句话的意思是说,奇门作为高深法术,真传真法必然不在少数,所以才一再强调切莫胡乱走,要一步步循序渐进,从而达到天人合一的最高境界,掌握奇门之术的人大多隐世。

  因为知道太多到最后往往就无欲无求也深知天机难测的道理。

  虚静子把刚才写好的字又当着我们的面撕掉,不知道他是对自己的字不满意,还是对我们不满意,不过叶轻语见虚静子是有真才实学的前辈高人,也不敢怠慢,连忙稽礼问。

  “道长守在此地是否有事考验,请道长明示。”

  “女居士客气,贫道愚钝不堪大用,穷极一生也能悟大道一二,终日贪杯好书法之趣,掌教天师让我在此是面壁思过,精心修道又岂敢考验女居士。”

  虚静子说完取出腰际的酒壶,仰头大饮几口,酒渍从他嘴角滑落,随手一抹随心所欲超尘脱俗,这酒应该很烈,我站在老远就闻到他身上散发的浓烈酒气,持酒笑对孤山月,握笔奋书朝天阙,他在这仙境虽不是仙,可举手投足飘逸洒脱,甚有仙风道骨之余味。

  “那……那道长怎样才肯把过山令牌给我呢?”叶轻语听虚静子这么说很客气的问。

  “女居士想要过山令牌不难,贫道给你便是,与人方便自己方便。”虚静子负手持酒而立不慌不忙的说。“不过贫道想请女居士帮一个忙,如若能做到,过山令牌定当拱手相送。”

  “道长请讲。”

  “贫道一共就两个爱好,贪杯一口浊酒,和喜好篆刻一方石碑,酒我是有的,可这石碑……”虚静子指着不远处三块竖立好的石碑,上面篆刻这蝇头小字,但只刻了一半。“这三块石碑背光而立,我每日雕刻都难辨光线,怕是有缪差一直迟迟不敢动手篆刻,我年岁已高手无缚鸡之力,难成此事,若是女居士能帮我反转石碑向阳而立,贫道立刻送上过山令牌。”

  听到虚静子这话,我和闻卓的脸上几乎同时都变了,那三块石碑并不到,以叶轻语的坚持她一定能搬动,事实上她正打算这样去做,可虚静子既然能守在这里,绝对不会因为三块石碑就放叶轻语过去。

  虚静子精通奇门之术,之前他给叶轻语占卜预测用的是奇门数术,而这三块石碑我和闻卓一看就心知肚明,这是虚静子借用此地的地形和天时设下的奇门遁甲中玉女反闭诀局。

  此局阴阳二遁,有闭塞八方皆无门可出,画地布局,以石碑为界,画地局,出天门,入地户,叶轻语莫说要搬动,进得此局将魂困八门之中,即便人能再出来,也是失魂落魄之人。

  叶轻语不知道深浅,刚往前走了一步,闻卓连忙冲上去一把拉出她,今日叶轻语三番五次被闻卓当众拉扯,或许再加上之前那日在药堂被轻薄之事公之于众,让叶轻叶对闻卓简直恨之入骨,我们来了亭子这么久,叶轻语都没正眼看过他一眼。

  现在又被闻卓当着这么多人面拉住,叶轻语脸起红霞,羞愤不已,想要挣脱谁知道闻卓紧紧拽着并不松手。

  “你知不知道这三块石碑是奇门遁甲中的玉女反闭局,你进去容易,出来恐怕就不再是完整的你了。”

  “谁要你提醒,你以为就你知道,奇门之术我也会,不就搬动三块石碑吗,我人不进去不就没事了,我就用奇门遁甲中的地盾。”叶轻语一边说一边挣脱开闻卓的手,怒不可遏的大声说。“我的事不用你管,你最好离我远一点,再动手动脚即便这里是道家圣地,我也要你血溅当场。”

  叶轻语说完不再理会闻卓,单手起局,看她的动作竟然还真懂点奇门之术,不过估计也是一知半解道听途说学来的,叶轻语的地盾局还没起完,又被闻卓一把拉下来,还没等她发作,我走想前严肃冰冷的说。

  “你用奇门地盾之术破这玉女反闭局,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闻卓拉你是为了救你,你看看现在是什么时候?”

  叶轻语见我如此认真,茫然的看看四周,夕阳西下龙虎山风光无限,看她的样子应该不明白我在说什么。

  “现在是黄昏啊,怎么了?”

  “黄昏血色布奇门,十人九疯命断魂。”闻卓一本正经的看着叶轻语关切的说。“奇门之术又岂是你想象中那么简单,就因为太过霸道所以诸多禁忌,黄昏血色,你看看四周,山间雾气被夕阳照成红色,犹如幽冥血海,奇门之术怪力乱神非同小可,你这个时候用奇门法术要么疯掉要么就死掉,你想选哪一样?”

  “这位居士无量寿福,超凡于世一身神气,眉宇轩昂道缘不浅,今世浪荡不羁,难掩真芒,前世尘缘难断虽归六道但又非六道中人,世世反复执念一事,风流成性桃花点点,居士好一个游戏人间只羡鸳鸯不羡仙。”虚静子的目光落在拉扯叶轻语的闻卓身上,看了片刻脱口而出。

  “风流成性,呵呵。”叶轻语冷冷一笑极其鄙视的瞟着闻卓。“我一直以为你算是长情之人,原来到我那里来说的句句都是谎话,不知廉耻轻薄下流,你这样的人活着都是丢人现眼,你怎么也好意思说你一直在等一个人,道长天机独断,他能算出我的一切,说你的自然不会假。”

  “谁让你算我的,我自己怎么样还需要你算吗?”闻卓本来就给叶轻语解释不清,被虚静子这样一说,整个人彻底火了。

  “贫道是以奇门数术而言,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居士生性豁达与世无争,道法正统修为高深是悟得大道,又岂是我辈能比。”虚静子并不介意闻卓的态度,他以事论事完全没有丝毫顾忌。

  “道长,你是不是看错了,就他这个样子还能悟得大道?”叶轻语瞠目结舌很是不相信的问。“他这个人除了骗人其他的什么都不会,更不用说道法了。”

  “你既然这么能算,好,你就算算我是谁。”闻卓见虚静子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很无奈的问。

  “居士得道已久,神尊之位庙堂之中皆有居士名讳,贫道道行尚浅,断人界之事尚有把握,其他两界贫道望尘莫及,不过既然居士问起,贫道斗胆泄天机。”虚静子持笔再在宣纸上写出两字,拿起宣纸递到闻卓面前。“居士应该在此之列。”

  天将。

  虚静子写出的这两个字让我都有些目瞪口呆,以他的奇门之术,我相信他断不会有所差池,更不可能信口开河,何况他从来没见过闻卓,我知道闻卓是有故事的人,到一直没有问过他,不过隐约能感觉他身份非同小可,以他的年纪不可能有如此高深的道术,但怎么也没想到他会和天将扯上关系,可他又在六道轮回,分明是普通人,一时间我都有些诧异,不知道是虚静子算错了,还是我有什么地方没想明白。

  这一次撕掉宣纸的不是虚静子,而是闻卓,他一把抢过来,撕成粉碎,不过竟然没和虚静子争辩。

  反应最大的还不是我们,是旁边口一直没闭合上的叶轻语。

  “天……天将?神尊之位?就他这个样子也能……道长,你再好好看看,他怎么配得上天将啊?”

  “贫道是以奇门之术而言,对不对个人心中自然有数,看到这位居士我突然想到一件关于你的事。”虚静子把头转了过去,看着叶轻语不慌不忙的说。“女居士,我之前说你有若能再牵红线必定风云际会,再遇前世郎,女居士亦成大道,这位居士就是你的前世郎。”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