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八十六章 地煞

  闻卓忽然咧着嘴笑了,刚才的烦闷一扫而空。

  “你终于说了一句该说的。”

  “他?!”叶轻语一脸震惊和慌乱,迟疑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再看看闻卓,或许是因为虚静子算她算的太准,对于这个结果她完全无法接受。

  “我就告诉过你,你真的是认识我的,只不过你想不起来了,等你想起来的时候,就知道我是谁,我一直在等……”

  “够了,你什么都不要说,反正我是不会相信的,你是也好,不是也好,我都不可能相信一个风流成性的人。”叶轻语立刻打断闻卓的话冷艳的转过头。“我这次是来参加玄门比试,其他的事我一概没兴趣。”

  叶轻语说完向石碑走去,看她的执意的表情,我就知道不管是我们还是闻卓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的,以叶轻语那点道行莫要说她不会奇门,就算她真会,在虚静子面前她又岂是对手,这玉女反闭局虚静子占尽地利人和,叶轻语只要一触碰石碑势必入局难出。

  叶轻语似模似样单手起局后,手缓缓向石碑伸去,忽然晴空响霹雳,残阳如血的天际雷声滚滚,在叶轻语摸到石碑的那一刻,三道雷电划破天际从天而降,不偏不倚劈在石碑上。

  叶轻语吓了一条,身子向后退了几步躲开,才看见面前那三块石碑支离破碎四分五裂的被雷霆劈成碎片。

  虚静子站在一边本来是漫不经心的喝酒,见这三道闪电,脸色微微有些改变,仰头看天皱着眉头喃喃自语。

  “太乙轰天雷?九霄三十六天神雷而至,我用地利人和设下玉女反闭局,唯独缺了天时……”

  “道长,这石碑被劈成这样,还怎么搬动啊?”叶轻语似乎并没在意为什么突然有天雷降地,还在纠结怎么完成虚静子交代的事。

  “天时在女居士这边,天都要帮女居士,贫道又岂敢逆天而行。”虚静子从身上掏出一块木牌递给叶轻语。“这就是见我师弟虚空子的凭证,女居士已在此证道圆满,可以过锁天链。”

  叶轻语见就这样拿到过山令牌,都有些不敢相信,连忙接到手中给虚静子稽礼道谢。

  “你何必偷偷摸摸的帮她,你看看,到现在她谢的是虚静子,你在后面劳心劳力半天,也不见有人记得你。”我回头瞟了一眼已经退到我身后的闻卓,他手中还掐着太乙雷指决。

  “让她知道是我在帮她,以她的个性一定不会接受,指不定她会让虚静子给她安排其他事做。”闻卓收起指决不以为然的笑了笑。

  “你早该听我的劝,在下面虚灵子那儿你就不该帮她,前面两个已经这样了得,后面遇到的恐怕只会更加厉害。”我揉了揉额头忧心忡忡的回答。“你现在帮她过了这锁天链,真不知道你是在帮她还是害她。”

  “这个不怕,反正她和我们进度差不多,有我在就还能保护她,我们能走多远,我就能让她走多远。”闻卓在我耳边小声说。

  “你这又何苦,就算你一手把她送到山顶,叶轻语也不会记得你丝毫的好。”越千玲都听不下去在旁边替闻卓委屈的说。

  “等了她这么久,我也不在乎再多等她一段时间了,既然上龙虎山参加比试是她的心愿,我就成全她,她知不知道是我在帮她并不重要,能看见她高兴就成。”

  我们都没说话,萧连山重重拍着闻卓肩膀憨直的说。

  “以后我尽量不把你的事告诉她们。”

  闻卓一脸苦笑重重一肘击在萧连山肚子上,我转头才看见叶轻语居然没有过锁天链,旁边的虚静子以为自己没说明白,加重语气重复一次。

  “女居士,贫道不敢逆天而行,你既然已有过山令牌,由此过锁天链自然有道长安排接待女居士休息,女居士趁早过去,免得天黑锁天链难行,耽误你后面行程。”

  叶轻语对虚静子客气的点点,把过山令牌收好后,不慌不忙找了一处地方坐下,然后一脸平静的看着我们身后的闻卓。

  “道长说你悟得大道,神尊之位庙堂之中,既然这么厉害,我就看看你怎么拿到道长的过山令牌。”

  叶轻语的语气中明显有些将信将疑,我估计她倒不是相信闻卓真有多大本事,而是虚静子说的太言词确凿,她是想留下来证明一下,当然我猜叶轻语宁愿虚静子说错的期盼远大于说对的。

  我倒是有些幸灾乐祸,那三块石碑估计是虚静子专门在这里布置的奇门遁甲之术,如今被闻卓神雷所毁,这山崖上已经别无他物,我想知道虚静子会拿什么来考验我们。

  萧连山走过去,学着叶轻语的样子给虚静子稽礼。

  “道长,我们也是要上山参加比试的,你都给了她令牌,不如再行个方便,把令牌也给我们吧,你看这时候也不早了,再不过去怕是要等明天了。”

  “忠勇无匹,仁义两全,心无伎俩光明坦荡,居士也是后福载德之人,居士一生戎马沙场扬威所向披靡。”

  萧连山看虚静子对着他在说话,迟疑了半天,先是回头看看我们,再转过身去,指着自己茫然的问。

  “道长你刚才是在说我?”

  “居士行伍之人,辅佐君王一生重杀戮,前世如此,今世亦是如此,居士身上煞气无匹,神鬼难阻,好在居士正气凛然虽屠戮四方,但无分毫邪念。”虚静子点点头心平气和的看着萧连山说。

  萧连山越听越诧异,挠着头大为不解的憨笑。

  “道长前面说那句是夸我,可后面说我重杀戮,屠戮四方,那不对啊,我就打仗那会杀过敌人,我不喜欢打仗,那不是没办法嘛,谁喜欢枪林弹雨的啊。”

  “居士说的是过去发生的事,可贫道断的是居士前世和将来的事,不过居士不用担心,你虽煞气无匹,但心无邪念又后幅载德,将来福禄不亏一生享平。”虚静子不慌不忙的回答。

  “那……道长,你给他们都算了将来,你给我也看看,我将来是啥?”

  虚静子转身持笔沾墨,起笔行书一气呵成,拿宣纸于手递到萧连山面前。

  地煞。

  萧连山不太明白的回头看我们,我心中若有所思的默认,既然萧连山被我拜将统领阴兵,他身上煞气重是很正常的事,因为他有三不杀所以这些煞气聚集在他身上非但没事,反而让他神鬼难欺,至于前世……

  我现在没打算告诉他,或许有些事他不知道会更好。

  萧连山见我很从容无所谓的点头,他即便是不相信虚静子,但绝对会相信我,转头憨笑的说。

  “道长,你都说了我是好人,呵呵,那你把过山令牌给我们吧。”

  “居士是不是好人,贫道并不关心,十世善人也好,十恶不赦的凶徒也罢,到了这里在贫道眼中只有可以过锁天链和不可以过的两种人。”虚静子仰头再喝一口酒平淡的回答。

  我也猜到虚静子不会轻轻松松的放我们过去,慢慢走向前面无表情的问。

  “石碑已碎,我们不可能再帮你转动石碑,道长还需要我们做什么?”

  虚静子好像没有听到我的问话,摇晃着手中的酒壶,已经没有了声响,他一身酒气的抬头看我。

  “贫道之前就贪杯好书法这两件事,既然石碑碎了,想必贫道心愿难成亦是天意,不巧的是,贫道这壶酒也喝完了……居士如果能给贫道三壶美酒佳酿,贫道定当将过山令牌拱手相让。”

  “你现在要喝酒?”顾安琪看看天色很为难的说。“这里离山下至少半天路程,来回也要一天,何况马上天黑,上哪儿去给你买酒啊?”

  “算了,多说无益,我跑的快,不就三壶酒嘛。”萧连山走过来一本正经的对我们说。“你们在这儿先等着,我下山去给道长买。”

  萧连山刚想走被我拉了回来,我目不转睛的看着虚静子,淡淡的问。

  “道长闲云野鹤超凡脱俗之人,既然是道长能看上眼的美酒佳酿,恐怕不会是山下那些凡夫俗子喝的,不知道什么样的酒才能入道长法眼?”

  “居士言重,贫道好酒贪杯向来来者不拒,美酒也好浊酒也罢,只要能解酒隐就成,可是现在下山去买一来一回,贫道怕是酒瘾难忍,倒是知道一处地方,有陈年佳酿,各位居士如若取来予我,贫道今晚醉卧天师亭,过山令牌定双手奉上。”

  “不知道长所说陈年佳酿在何处?”我淡淡的问。

  虚静子在凉亭之中抬头,顺手一指,我们向他所指方向看去,虚静子指着的地方正是我们上到山顶时看见的那颗参天大树,而虚静子的指头指着上面那三个赤铁葫芦。

  “这……这里面有酒?”萧连山茫然的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