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八十八章 讨伐檄文

  叶轻语从旁边的站了起来,张着嘴惊讶万分的看着那身金甲耀世的闻卓,或许在她心中一个风流成性的浪子不应该有等威严和气势,那一刻我竟然看出叶轻语的目光有些恍惚和迟疑,好像她在什么地方见过这样的闻卓。

  而且连虚静子奇门这样高深的人也一眼占出两人有不世姻缘,可见闻卓和叶轻语之前或许真如同他说的那样。

  虚静子的嘴角蠕动几下,见到闻卓金甲持锏握葫芦,一己之力抗天界众神兵竟然丝毫不退,震惊的一直说不出话来。

  我慢慢在沾染上新的朱砂,面色高傲气势逼人的开始写地三个字,加重声音对外面说。

  “叶轻语听令,你既为宗主,六道轮回居人道,授你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百万虎狼亡魂秦俑,攻城略地开疆扩土,镇守人界,若有负隅顽抗犯上作乱者,抗命不从者,神州焦土寸草不生。”

  我话音一落,在宣纸上写好第三个字。

  尽。

  叶轻语先是一愣,应该是没想到我会点她的名字,可前有萧连山和闻卓,一阴一金破地封天,后有我无上威严的口命,叶轻语反应过来持剑入奇门三才阵,迟疑了一下还是伸手握住代表人界的赤铁葫芦,顿时三个葫芦在他们三人手中震荡的更加厉害。

  虚静子开始有些坐立不安,神情紧张的看着亭外三人,开始他们三人还能紧紧握住奇门三才阵中代表天、地、人三界的葫芦,可毕竟是一己之力拼三界,紧紧他们三人都有些力不从心,特别是叶轻语好几次葫芦差点从她手中震脱出去。

  虚静子看到这里表情才慢慢有些平静,我并没有理会这些事,面色冰冷的在宣纸上写出最后一个字。

  破。

  三界尽破!

  我直起身的时候,发现虚静子意味深长的看着我,或许是因为外面三人已经快要坚持不住,虚静子声音变得有些清寡的说。

  “居士这四个字写的气势磅礴宛如游龙,特别是最后这个破字,笔断意连,翩若惊鸿,只可惜……破字写的好,可居士还是棋差一招,并没有破掉这奇门三才阵。”

  我冷冷一笑,一边从身上拿东西一边若有所思的反问虚静子。

  “道长刚才赠我一个魔字,当时我问过道长,我现在是否是魔,道长说我一念成魔,一念成佛,道长之前看见的是我成佛的样子,现在就让道长看看我真正入魔会是怎样。”

  虚静子听我这样一说,身体怔了一下,因为我的目光远比他要更加高傲和冷决,我相信那不是他之前见过的目光,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我手中已经多了一方传国玺。

  我依旧很沉稳不慌不忙的把朱砂均匀的涂抹在传国玺上,然后在那三界尽破的四个字后面稳稳的盖上玉玺,当我把传国玺拿起来的时候,虚静子明显是认出了玉玺上的字,身体抖动一下,不由自主向后退了一小步。

  “受命于天,既寿永昌……你……你怎么会有这方玉玺?你……你到底是谁?”

  “我是谁并不重要,道长既然想看我入魔,那我便成全你。”

  我说完放下玉玺,拿着加盖好玉玺的宣纸走出亭子,闻卓他们三人已经到了最后快要坚持不住的边缘,我没有丝毫担心甚至都没去看他们三人一眼,走到山崖边上,虚静子在后面跟了出来。

  我扬起手,单掌起真炎,点燃我手中的宣纸,威烈无匹的对着空旷的山间大声说。

  “昔年武则天一封诏书借春赏花,百花莫敢不从,今日我烧讨伐檄文以告三界!”

  “你……你要讨伐三界?!”身后的虚静子声音颤抖。

  “人界当为先,昔年扫六合平纵横,一匡天下,帝君之威莫敢仰视,万民臣服跪服稽首,今破奇门三才阵,帝威浩荡速降皆赦,若抗帝旨定再屠天下,江河血染,满城枯骨誓不罢休。”

  我话音刚落,狂风四起呼啸而至,像是无尽的怨愤和无助的抗争,在山间徐徐不断肆掠而来,我纹丝不动站在山崖边,风卷起我衣衫,手中的宣纸燃烧的更加明亮。

  嘣!

  一声清脆的破裂声,我没有回头知道那是叶轻语手中的赤铁葫芦碎裂的声音,叶轻语踉踉跄跄向后退出了三才阵,我没看她的样子,但我相信她现在一定很震惊,还包括我身后已经说不出话的虚静子。

  我在狂风中冷傲的扬起头,声音在风中被传送的更远更深。

  “十方鬼域,五方幽冥,帝曾驭冥界鬼众千万,东征西伐平定疆图,帝许还尔等无罪之身,允重归六道轮回,帝守诺千年不扰,今日破三才阵,速归幽冥既往不咎,若如汝等再借幽冥之力抗命不从,帝势必再入黄泉,以汝等残魂填平忘川,断其轮回道,地狱永世沉沦。”

  我说完脚下山崖雾气涌动,波涛汹涌犹如排山倒海在山崖下翻滚,像是忘川血海在咆哮张狂。

  嘣!

  随之又是一声清脆的破裂声,这一次是萧连山手中的赤铁葫芦裂开的声音,萧连山大口喘着气退了出来,三才阵已破其二,我没有回头去看他们,相信除了还在苦苦支撑的闻卓外,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我的身上。

  我手中的宣纸快要烧到尽头,我随手一扬,燃烧的宣纸在风中飞舞盘旋向天际冲去,我缓缓抬起头异常从容的说。

  “天界诸神,各路兵甲,泰山一战役,帝一己之力封退汝等于九天之外,泰山埋魂其下神兵甲魂灵数之不清,帝隐千年何曾怯过,帝今日破阵,汝等若重退九天,帝不究其事,若冥顽不灵,帝定再登泰山,挥剑相向让九天都无汝等安身之地。”

  在风中燃烧的宣纸全部化为灰烬,刚好我说完最后一个字,顿时头顶天雷阵阵,无数电闪照亮天际。

  嘣!

  最后一声破裂的声音传来,我转头的时候看见闻卓筋疲力尽的从三才阵中退出来,不过此刻他更加惊讶和焦作的看着我,脸上写满了担忧和慌乱。

  我没有和其他人说话,奇门三才阵一破,剩下的就是三个普普通通破碎的赤铁葫芦,在里面果然放着三壶酒,我拿在手中转头孤傲的看着虚静子。

  他脸上煞白,应该是对刚才发生的事还没想明白,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才能敢对三界下讨伐檄文,而且能令三界退出辖管的此地,我冷冷的盯着虚静子,慢慢拧开第一壶酒的盖子,仰头正想喝,这是溢于言表的骄傲,这酒在我手中犹如战利品般奢华。

  “三界镇封之地,居士你要喝这酒,需要先敬天地人三界。”虚静子蠕动着嘴角声音变得无力。“居士对三界下讨伐檄文,如今天雷不绝,下面风起云涌,三界不平会天怒人怨!”

  “笑话,要我给三界敬酒。”我冷冷一笑再此走到山崖边上,仰头喝了一口,不可一世的回答。“天无二日,我就是帝,地无二君,我亦为君,人世无二皇,我为人皇,帝、君、皇我独揽一身,又岂有敬自己的说法。”

  虚静子在我身后已经没有了声音,其他人更加安静,他们现在应该已经分不清我到底是谁了,我缓缓举起酒壶,冷冷的说。

  “人界群生,帝赐酒一杯以慰天下苍生福祉,汝等领酒离去,静候帝他日君临天下之日,再多纠缠定屠不赦。”

  说完我把壶中酒倒了一部分在地上,顷刻间在山间肆掠的狂风戛然而止,我的衣衫缓缓落下,头微微仰起,再倒一部分在地上,不慌不忙冷傲的说。

  “冥界鬼众,帝赐酒一杯以祭十方鬼蜮残魂亡灵,速归幽冥各安天命,帝不扰汝等好自为之,再恣意妄为灭魂荡魄永不超生。”

  话音一落,我脚下宛如血海波涛汹涌般涌动的雾气缓缓散去,山间一片清澈盎然,我再将壶中最后的一部分酒倒在地上,抬头对天大声说。

  “九天神众,帝赐酒一杯以告泰山战亡神兵神甲,疆场无对错,生死各有命,速退九天之外三界自会相安无事,若有不服帝在此等汝等穿金披甲来犯。”

  头顶声响不绝的天雷和电闪片刻间消失在天际,整个龙虎山又恢复了之前的安静和秀美,我转过身去,步伐稳健的向虚静子走过去,路过闻卓和萧连山身边时,我把一壶酒交给他们。

  然后把最后剩下的一瓶交到虚静子手中,声音决绝而冷淡的说。

  “你刚才可看的我入魔的样子?”

  “……”虚静子无言以对,拿着酒壶的手都在抖。

  我再往前走了一步,离他更进,不过表情也愈加轻松和愉快,靠在他耳边异常孤傲的说。

  “你看到的还是我成佛的样子,我真正入魔的样子你应该不会想看到!”

9条评论 to“第四卷 第八十八章 讨伐檄文”

  1. 回复 2014/03/01

    秦始皇

    朕誓要荡平三界!

  2. 回复 2014/03/01

    tai

    写得气势磅礴,好!

  3. 回复 2014/03/01

    小小居士

    求更…

  4. 回复 2014/03/01

    哈哈

    速度更新啊!

  5. 回复 2014/03/01

    读者

    好帅气。

  6. 回复 2014/03/01

    千淋

    喜欢

  7. 回复 2014/03/01

    匿名

    九联

  8. 回复 2014/03/01

    匿名

    快更啊

  9. 回复 2014/03/26

    全宇东

    震撼的场面!!

  10. 回复 2017/03/21

    观众

    太好看了,看的眼泪都快出来了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