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八十九章 一念之间

  虚静子身体一怔,面容苍白抬头看我,我转头冷面相向,波澜不惊的和他对视,虚静子似乎反应过来,丢到手中的酒壶,快步走到亭子里,拿起我之前放在石桌上的玉玺,重新盖在宣纸上。

  等他走出来的时候,手里拿着那张该印的宣纸,嘴角蠕动几下,再抬头看我,此时我再也从他眼神中看不到清高和张狂。

  “大周后主武则天烧诏借春赏花,因为其天命所归紫薇星佑,真龙天子之命,才能令百花莫敢不从。”虚静子声音有些颤抖和疑惑。“居士凡身肉胎,竟一纸破三界,这玉玺是……是秦王嬴政所物,若非帝君所持,否则不过是寻常玉石一块,居士……”

  “见帝君不跪,该当何罪。”我冷眼瞟去气势如虹。

  虚静子手中的宣纸抖落于地,想必他精通奇门之术,来人不用问,之前或许他还算不出我是谁,可现在我下檄文讨伐三界,再加之那传国玺上八个字,他即便再是惊讶也应该会想到。

  虚静子双膝一曲,俯身跪于我面前,头埋在地上声音有些疑惑但很慌乱。

  “贫道眼拙空学奇门之术,见君不识君还大言不惭妄自菲薄,天威所至遮隐天蔽日,虚静子有眼不辨,有心难察,请帝君赎罪。”

  虚静子双手送上过山令牌,头埋的太低,我已经看不清他诚惶诚恐的脸。

  “道长是学道之人,方外之士,已经超凡脱俗才对,就算他知道面前的是谁,也……也不用跪拜啊?”顾安琪在旁边大感疑惑的自言自语。

  “他若是潜心修道当然不用理会这些世俗礼节,可其他学道之人可以不跪他,但是虚静子见他必须要跪。”闻卓给顾安琪解释。

  “为什么?”萧连山很好奇的追问。

  “奇门之术号称是帝王之学,并非是帝王才能学的意思。”闻卓在我身后平静的说。“奇门遁甲一共十八局,阳遁九局和阴遁九局,由九天玄女所传龙甲神章演化而来。”

  “龙甲神章?!”越千玲一听这四个字恍然大悟。“秦叔说龙甲神章在华夏九鼎之上,后来被……被芈子栖参悟其中神奥,再传给秦王嬴政,难道……”

  “对,嬴政将龙甲神章融会贯通,将其中通天彻地的法术总结出后撰写九天隐龙决,并精练其中兵法创奇门遁甲之术。”我听闻卓的声音心平气和。“这也是为什么奇门之术被称为帝王之术的原因,虚静子学的用的是奇门法术,见他不但是见帝君,亦是见君师,岂有不跪之礼。”

  顾安琪和萧连山这才明白为什么虚静子在得知我是谁后,反应会如此之大,他甚至都没问过我为什么会是那个人,就已经彻底臣服于我脚下,因为能赦令传国玺破三界的人,估计除了我他实在也想不出第二个人。

  越千玲可能是见虚静子一把年纪,竟然就这样跪在我面前,而且这么说也是得道之人,总有些不适应,连忙走上来。

  “道长,有什么话你起来说,我们不过是想要过山令牌去参加比试,你既然给我们了,也没事了。”

  虚静子纹丝不动,任凭越千玲去搀扶他也无济于事,我转过身走到山崖边上,放眼龙虎山黄昏之景,越千玲见拉不动虚静子,估计是知道除非我点头,否则他是不会起来,走到我身边小声说。

  “雁回哥,你今天怎么了,平时你不会这样的,他都这岁数了,你让他这样跪着不合适吧,你倒是说句话啊,让他起来。”

  “就让他跪着,站着心气也高,早晚会不知道天高地厚,大道自然空忘,他心不空,执念不忘,跪着心静,让他好好想想这道他是如何学的。”

  “可……”

  “退下!”越千玲还想说什么,被我严词喝退。

  越千玲一愣,应该是没想到我会这样和她说话,迟疑了一下,从后面握住我的手,她的手心很温暖,可依旧难以融化我手掌的寒冷,我缓缓转过头。

  “怎么?你认为我是嬴政?不用担心,我还能克制的住。”

  越千轻听我这么一说,在我面前长长松了一口气,嘴角也露出松缓的微笑,不过我的余光瞟见闻卓,此刻他的面色比任何时候都要凝重,我没去看他下意识松开越千玲的手,目光落在虚静子的身上,慢慢走过去。

  “你让我赎你罪,你可知道你罪在何处?”

  “见君不识其罪之一,君师面前妄断天机其罪之二,借三界之力阻帝君前行其罪之三。”虚静子想都没想脱口而出。

  “一派胡言!”我拂袖而立冷冷看着身下的虚静子。“抬起头来,我来告诉你罪在何处。”

  虚静子诚惶诚恐立刻抬起头,面色慌乱无助。

  “你学奇门之术是为帮人趋吉避凶,殊不知天机不可测,你倒好,自持懂点奇门法术,居然大言不惭在此卖弄,还信誓旦旦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我高高在上声音冷冰直视他双眼。“你可知道,你一人之言泄露天机的后果是什么?”

  “……”虚静子一时哑口无言,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头又微微低下去一点避开我目光。“虚静子愚钝,恳请君师明示。”

  “你说我亦正亦邪,成佛入魔全在我一念之间。”我围着跪在地上的虚静子走了一圈,威严的说。“我现在问你,姑且不谈我一念之间作何抉择,你扪心自问是想我成佛还是入魔?”

  “君师独得大道之法,创奇门传后世旷世神通,又岂会是邪魔之辈,君师道法正统百邪难侵,定不入魔。”

  “还是一派胡言!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看来你并不知道你错在何处。”我停在虚静子面前声音更加冷冰。“你说我难入魔道,好!事实上我也非想入魔,可我成佛就要被你这天地人三才阵所阻,我原意宅心仁厚与人为善,可结果你告诉我,再等二十年。”

  我说到这里拿过虚静子手中的过山令牌,看了一眼扔在他面前。

  “为了这令牌,我下讨伐檄文以告三界,导致天怒人怨险些天谴于世,我不怕,你可曾想过如若不是我赐酒告慰三界,到时候有多少人会因天谴而被牵连。”

  虚静子完全无言以对,头再次往下低垂,我又看不见他的脸,不过他额头渗出的细细汗珠一目了然。

  “你说我成佛入魔全在一念之间。”我冷冷一笑威目冷对于地上的他。“你现在好好想想,到底是我一念之间,还是你一念之间,就是因为你这样的人,我本意为佛,你却偏偏逼我入魔。”

  虚静子身体一颤,头重重的磕在地上,声音诚恳懊悔。

  “君师之言醍醐灌顶,虚静子知罪任凭君师发落。”

  “你空有道法,却未悟道宗,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你道法或许比你师弟虚灵子要高,但修为差他何止十万里,你既然学奇门之术,又知道尊我为君师,奇门之术在你手只会遗祸尘世,你算自己还有十年阳寿,我看都是多的,活一天就多害一天人,留着命有何用。”

  虚静子跪着地上的身子不住颤抖,或许这话别人也就只是说说而已,但越千玲已经再次站在我面前牵着我的手,应该是那晚处决掉霍谦的事让她记忆犹新,何况我既然说出来的话很少食言。

  “你……你该不会真打算……”越千玲很吃惊的看着我。

  “哥,算了,他也是不知道,你就别难为他了。”

  “是啊,他都这么大岁数,就算有错,也罪不至死啊。”顾安琪走上来怯生生的说。

  我没有理会越千玲她们,很好奇闻卓一直默不作声的站在一边,看了他一眼。

  “你不打算劝我?”

  “一念之间!成佛入魔都是你决定好的,试问我们说什么有用吗?”闻卓不慌不忙的回答。

  我面无表情的转过身,事实上闻卓说的是对的,我决定的事没有人能改变的了,我缓缓走到山崖边,双手背负在身后。

  “这天师亭灵气十足,你就留在这里用你剩下的十年阳寿好好悟道。”

  身后的越千玲她们听我这样一说,都松了口气,地上的虚静子叩谢。

  “谨记君师教诲,从此往后我定在天师亭潜心悟道,再不妄言多语。”

  “再不妄言多语……你能明白这个道理很好,不过……”我慢慢转过头声音稍微停顿片刻意味深长的说。“你既然是悟道,多说无益,你既然尊我君师,我要你永远也别再说话了。”

  越千玲看了我一眼,或许是我这个要求太苛刻,她都感觉有些难以让虚静子接受,不过应该是想到霍谦的下场,比起不说话,远比没命要强的多。

  “道长,你答应他啊。”越千玲对着一动不动的虚静子急切的说。

  旁边的顾安琪和萧连山也让他点头答应,可虚静子现在的脸上比之前更加难看,一片煞白,嘴角蠕动几下,声音断断续续的说。

  “谨遵君师教诲。”

  越千玲她们见虚静子点头答应,都不约而同长出一口气,但很快发现虚静子嘴角又一丝鲜血流淌出来,扭曲的脸上是痛苦的表情,面色片刻没有了血色,然后虚静子张开口,一滩血水吐了出来。

  半截舌头还在鲜红的血渍中,赫然出现在我们眼前。

  越千玲和顾安琪惊叫一声,就连萧连山也惊慌失措,不明白虚静子为什么突然活生生咬断自己舌头。

  除了闻卓几乎所有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呆,我心满意足的转身向锁天链走去,再也没有看过虚静子一眼。

  看来虚静子并不笨,永远不会说话的只有两种人,第一种是死人,我真想要他的命,不会和他说那么多。

  另一种就是哑巴,所以他咬断舌头我一点都不吃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