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九十章 惺惺相惜

  等到越千玲她们明白这个道理时,我们已经过了锁天链,越千玲和萧连山甚至还有顾安琪看我的眼神中多了一丝陌生,我猜想对于越千玲来说,她现在反而不担心我入魔,因为只要有她在,能帮我化解心魔,但是我现在是秦雁回,这才是让她最担心的地方。

  她说我当时在天师亭的山崖边时候,举手投足甚至是眼神都和那个人如出一辙,我已经不需要召唤出潜藏在我身体中的嬴政,潜移默化之间我正在开始慢慢变成他。

  我没有给越千玲解释,事实上见到武则天的时候,她就告诉过我这样的结果,越千玲还说如果是以前的我,不管发生什么事,绝对不会伤害任何人,更不可能逼着虚静子咬断自己舌头,她很担心我再这样被影响下去,早晚我会迷失本性的。

  我不置可否的一笑而过,算是给越千玲的解释,我知道这样可能让她不会放心,但当时在山崖边上烧檄文时那莫名的兴奋,很难让我自己分辨出,当时那个人到底是我自己还是那位王者。

  我们在天师亭耽误了太长时间,以至于过了锁天链后已是晚上,那边有迎客小道安排我们食宿,说是龙虎山夜路难走,要等到明天才能入山了。

  萧连山和顾安琪一直想和我说话,可见我默不作声看着窗外,好半天萧连山还是没忍住,坐到我旁边。

  “哥,咋感觉你最近变了很多。”

  萧连山性子直,说话不会拐弯抹角,很直白的问我,看着他坦荡无痕的眼神,我忽然淡淡一笑,答非所问。

  “连山,你有没有想过解决完魏雍的事以后,你有什么打算?”

  “以后的打算?我想这个干嘛啊。”萧连山憨憨一笑很快忘记了刚才的问题。“当然是你去哪儿我也去哪儿啊。”

  “那……那如果我去的地方你去不了呢?”

  “去不了?呵呵,海底我都跟你去过了,还有什么地方你能去我不能去的。”萧连山不以为然的回答。

  “比如……比如我要进秦始皇陵呢?”

  萧连山一愣,整个人目光呆滞和震惊的看着我,喉结蠕动一下。

  “哥……你说认真的还是和我开玩笑?秦叔交代过,你是不能进秦始皇陵的,他……他还在里面守着呢,到时候你真要去了……”

  “呵呵,我就和你说这玩,你还当真了。”我拍着萧连山的肩膀打断他的话。

  萧连山见我是说笑,松了口气刚才打算要问我的事,看样子也忘的差不多,想了半天憨直的回答。

  “认识你以后就是各种各样的事,一路走到现在我好像还真没想过以后有什么打算,不过还早着呢,真等到一切处理完了,你去什么地方我还是跟着你。”

  我深吸一口气,笑着点点头示意他早点去休息,明天还要赶路,等他离开后我脸上的笑容慢慢收敛起来,重重叹口气起身出去,心事难平毫无睡意,龙虎山入夜后异常安静祥和,不愧是道家第一仙境,我走到山边极目远眺,虽然四下漆黑一片,但山风袭过令人心旷神怡,心中阴霾也少去许多。

  在天师亭我烧檄文的时候,说过的那些话到现在我都不知道是如何而来,好像一切都是顺其自然脱口而出,我并没经历过那些事,但说那些话的时候我却犹如身临其境,那一刻我真分不出我是谁。

  “虚静子虽然妄言天机,不过奇门法术倒是算的上精通,他所算之事无一不准,叶轻语是宗主我不好奇,萧连山是地煞也不足为奇。”我没有回头,站在山边平静的问。“可你这个天将……闻卓,认识你这么久,你是不是有事要对我说。”

  “我真没事和你说,当然,要看你是谁。”

  闻卓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有时候对于他我有种很特别的感觉,似曾相识可却想不起来,第一次见他的时候有种惺惺相惜的感觉,到现在他和萧连山一样,我竟然发现,对于这个人我可托生死,但是我居然对闻卓一无所知。

  “这有什么区别吗?”我淡淡的反问。

  闻卓站到我身边,也眺望远方不慌不忙的回答。

  “你说是嬴政,我和你无话可说,你若是秦雁回,我拿你当朋友,我和虚静子一样,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呵呵,只要你问,我一定告诉你。”

  闻卓的回答然我不由自主的笑了笑,他实在是太了解我,像是多年的莫逆之交,他拿我当朋友,我何尝又不是,对于朋友我从来不问过往,除非是他自己想告诉我,之前的萧连山是这样,现在对于闻卓亦是如此,他这话说出来,我反而不能再问下去。

  “和你这样的人,我宁愿当朋友,如果你是我敌人,那还真是件棘手头疼的事。”

  “虚静子再错可他那句话没错,你成佛入魔都在你一念之间,而我是你朋友和敌人同样也是。”闻卓也跟着淡淡一笑不羁的回答。“当然我绝对不会想有你这样的敌人。”

  我侧头看他一眼,闻卓那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或许落在别人眼中是轻浮,但在我看来他活的比谁都要透彻和通透。

  “山高夜凉,我是睡意全无才出来走走,你不要给我说你也一样。”

  “帝王,难道你就没什么想告诉我的?”闻卓意味深长的反问。

  “我有什么能告诉你的?”

  “比如虚静子……”

  “对了,说起他我还想问你,我让虚静子永远也别说话,意思很简单,要么自行了断要么是断舌不言。”我一本正经的看着闻卓好奇的问。“千玲她们听不出我话中意思,可虚静子和你一定能明白,为什么你当时没阻止我。”

  “你要救他,我阻止你干什么。”闻卓翘着嘴角脱口而出。

  我没有回答,淡淡一笑转过头去,默不作声的沉默片刻。

  “你为什么会认为我是想救他?”

  “你要真入魔,以你的性格虚静子死一万次都不嫌多,你断不会和他说那些话,可见当时你并不想要他的命,何况我很肯定当时你是秦雁回,我认识的和可以交心做朋友的秦雁回绝对不会妄开杀戒。”闻卓从容不迫的回答。

  “可事实上我真是想让他断舌,就算他自己不咬断,我也会帮他割断。”我收起笑容很认真的看着他。

  “虚静子奇门之术堪称旷世,来人不用问,这五个字看似简单,但却包含奇门精要,以他的奇门造诣,当前人和当前事就没有他算不出来的。”闻卓心平气和的对我说。“可此人太过清高张狂,事实上有他这样造诣也难免会目空一切,他以为自己能断天下事,可殊不知言多必失的道理。”

  我没有打断闻卓的话,安静的听他继续说下去。

  “他能断天下事固然是好,可要是断了不该断的人……还好,今天断的是你,如若断的是嬴政,估计虚静子早就灰飞烟灭,他在你手上算是捡回一条命,可你很快意识到,他这样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很快会给他招惹杀身之祸。”

  “看来你什么都知道,难怪你一直没问过我,也没阻止我。”

  “虚静子能算出我们,同样也能占出魏雍和秋诺,你可以放过虚静子,这两个人断不会留下一个什么都知道的人在世,魏雍想要遗祸天下,秋诺又扑朔迷离,恐怕只要虚静子说对半点就会立马横尸当场。”

  “他自持奇门之术天下无双,目空一切,来人不用问,这是奇门的精要,可在他心中反而变成显摆的方式,悟道这么多年,连自己阳寿所剩多少都能占出来,却不明白祸从口出这么简单的道理。”我不置可否的点点头很冷静的说。“我若不让他断舌,遇到魏雍和秋诺他就必死无疑,就算没有魏雍和秋诺,他这张嘴早晚会要他的命。”

  “哈哈,我就知道你没变,你吓死我了。”

  声音从我们身后传来,我和闻卓太专注都没意识到身后有人,我还没反应过来,一双软绵的手从我腰际环绕过来,我回头才看见越千玲一脸开心轻松的贴在我后背,双手紧紧抱住我。

  “你……你怎么会在这儿?”

  “我看你心事重重的样子,哪儿还睡的着,见你出来就跟在后面。”越千玲抿着嘴笑了笑。“我都担心你一整天了,原来你不是有意要逼道长,是想救他啊,你早点说也不至于我替你着急。”

  我刚想回答越千玲,忽然眉头微微一皱,瞟了闻卓一眼,笑意斐然的说。

  “今晚还真有意思,我以为就我一个人睡不着,想不到除了我们,还有人也睡意全无,不过好在不是找我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