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九十一章 化为绕指柔

  叶轻语在天师亭和我们一起破了三才阵后就开始变的安静,所以我注意她的时间不多,但即便是我逼着虚静子咬断舌头,她好像也没太在意,或者说她压根都没看到,因为当时我瞟见,确切的说应该是从闻卓进三才阵开始,叶轻语的目光就没从他身上离开过。

  叶轻语从山间的树林中走出来时,闻卓顿时又变的不自然和拘谨,他现在的笨拙和叶轻语的灵秀完全是两种极端的对比,我发现叶轻语手中空荡,居然没有拿她那把不知道是用来干什么的剑。

  我拉着越千玲打算回去,看这架势至少今晚闻卓是安全的,而且叶轻语脸上的表情中再没看到对闻卓的怨恨,很明显她是来找闻卓的,至于是什么事我没打算知道,上次在药堂闻卓惊艳的表现让我至今记忆犹新,我都不确定他会做出什么事来,万一再惊艳一次,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还是躲远点的好。

  谁知道闻卓一把拉住我,死活不要我走,看他手足无措的样子,很难相信他对抗庞然大物的烛九阴时也能举重若轻谈笑风生,而在叶轻语面前反而这副表情。

  越千玲不想走一脸贼笑,或许是因为错过上次药堂发生的事,萧连山很厚道的一五一十把整个过程,甚至是细节都告诉她和顾安琪,越千玲很后悔没和我们一起去目睹闻卓惊天地泣鬼神的放荡,如今叶轻语又出现在闻卓面前,非但闻卓拉着我,就连她也拉着我。

  我很无奈的和越千玲退到一边,叶轻语的单纯和执着完全是无处不在,就好像她这次要上龙虎山去参加比试一样,完全是一种信念和目标,至于实力和道法我估计她根本没考虑过。

  就如同现在,她很主动的走到闻卓面前,也没在意旁边的我和越千玲,她总是这样目标明确的做一件事。

  “我有件事想麻烦你,不知道方不方便。”

  “不……不麻烦,想让我干什么?”

  闻卓的反应和智商明显在叶轻语出现后急剧下降,比起现在的他,我绝对还是那个放荡不羁的闻卓看着顺眼,不过越千玲却和我持相反意见,她反而感觉现在的闻卓才是真实的。

  “你在天师亭破阵的时候穿的那身金甲……”叶轻语迟疑了一下,有些难为情的说。“能不能再让我看看?”

  “看我穿的金甲……”

  闻卓忽然眼睛一亮,想都没想掐指决念咒,一点金光在黑暗中耀起特别的明显,然后慢慢放大像一个金罩围绕着闻卓,在漆黑的山顶格外醒目,等到金光消散闻卓身上已经多了一副金甲。

  叶轻语很吃惊的看着闻卓起指决念咒,等到闻卓金甲加身后,她再向前走了一步,和闻卓的距离很近,我估计在这安静的山间,这距离闻卓都能听见叶轻语的呼吸声。

  叶轻语缓缓抬起手,先是用指尖轻轻触碰一下闻卓金甲前面的护心镜,说实话闻卓的貔貅啸天金甲的确是威风,他穿在身上就如同换了一个人似的,再也看不见他玩世不恭的样子,多了一份沉稳和威严英气逼人。

  叶轻语慢慢手指都放在金甲之上,细细的摸索着,我看她的表情有些疑惑和好奇,闻卓此刻没有了刚才的拘谨和紧张,见叶轻语这个动作一直目不转睛的看着她,有些恍惚和隐痛的样子。

  “这金甲是你的?”

  闻卓点点头,半天才声音平静的说。

  “你是不是觉得眼熟?”

  “是……是的,今天在天师亭见你突然穿上这套铠甲,我忽然发现依稀间我在什么地方见到过。”叶轻语白皙的手掌完全覆盖在金甲之上,有种留恋和熟悉。“可我怎么也记不起来,但是很确定,你穿的这金甲我认得。”

  闻卓嘴角抖动一下,我看得出他分明是激动,他说一直在等的女人就是叶轻语,可了断前世牵盼的叶轻语是不会记起他是谁的,所以闻卓一直在等一个并不认识他的人,现在叶轻语虽然没认出他,可依稀还记得闻卓的金甲,世世相守就换来这一句并不确定的话,但足以让闻卓心潮澎湃难以自控。

  闻卓嘴角的笑再不是我之前熟知的放荡不羁,何意百炼刚,化为绕指柔,深情一片的注视着面前的叶轻语。

  “因为……你曾经也有过一套这样的金甲!”

  “我?!”叶轻语抬起头很惊讶的和闻卓对视,可很快又避开闻卓炙热的目光一脸羞红,声音和她的名字一样,细若蚊吟。“我怎么会有这金甲?”

  闻卓也没回答,深吸一口气慢慢把金甲脱下来。

  “你既然觉得眼熟,就穿上看看,或许你能记起来。”

  或许是那套貔貅啸天金甲对叶轻语实在太吸引和诱惑,当闻卓把金甲穿到她身上时,叶轻语完全是一种被动但很期盼的接受,闻卓一直没有再说话,认真仔细的帮她穿好金甲,然后把蛮狮金带系在叶轻语腰间,直到将自己头顶的蟠龙金盔戴在她头上的那刻,闻卓整个人呆立在原地。

  他双眼满是惆怅,然后向后退了一步,口中喃喃自语。

  “这才是你曾经的样子……”

  我们都听不懂他这话的意思,那套金甲穿在叶轻语的身上居然大小刚好合适,而闻卓明显要比她高大的多,可见这套金甲能收放自如,叶轻语现在完全处于好奇和疑惑当中,自己低头看着身上的金甲,脸上写满了熟悉和迷茫。

  “我记起来了,有时候我在梦中会见到这金甲,还有穿金甲的人,可是我醒来后就再也记不清那人长什么样,最后我就只记得这套金甲。”

  我看见闻卓的嘴角抖动一下,如果我没估计错,叶轻语在梦中看见的应该就是闻卓,经历世世轮回竟然还依稀记得之前的事,是多么刻骨铭心的过往,才会留下如此深刻的记忆,难怪叶轻语说出这话,闻卓会有如此大的反应。

  叶轻语穿戴很久,虽然有些依依不舍但是还是打算脱下来,却发现金甲在身根本脱不下来,这才疑惑的抬头问闻卓怎么回事,闻卓深吸一口气告诉她这金甲以法咒控制,要想脱下来先要学会道法咒语。

  闻卓很认真的教叶轻语手决和咒语,叶轻语天资果然不同凡响,闻卓那身金甲一看就知道绝非凡物,但叶轻语片刻功夫就掌握的十有八九,貔貅啸天金甲已经在她的咒法下随心所欲招之则来挥之则去,叶轻语完全沉浸在这神奇的咒法中。

  等到她完全学会金甲的使用咒法,才发现我们三人都看着她,叶轻语有些不好意思的浅笑,如果没记错这还是我第一次见到她笑,看闻卓的反应,估计他应该和我差不多。

  “好了,我今天来就是想再看看这金甲,现在如愿以偿,可你只教我使用的咒法,那我怎么才能把金甲还给你呢?”

  闻卓缓缓抬起手,如同之前叶轻语抚摸他身上的金甲一样,我看出他目光中有一丝留恋,但很快就被柔情所替代,他摸了摸金甲上的貔貅兽首,忽然语气很坚定的回答。

  “这套金甲从今以后就是你的了!”

  “闻卓……”闻卓话刚一出口,我大吃一惊,目瞪口呆的对他大声喊。

  “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后面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被闻卓决绝坚毅的打断。

  “送给我?这怎么行,我也就是想看看……”

  “我教你的是金甲的使用和传承咒法,不管你要不要,你现在已经是这套金甲的主人。”闻卓没让叶轻语把话说完,态度很诚恳的笑着。

  “为……为什么要送给我?”叶轻语大为不解的问。

  “……”闻卓一时无言以对,惨然一笑沉默半天才回答。“我欠你的。”

  声音很小可我能听见,虽然我们都不懂闻卓这话的意思,可看得出叶轻语此刻对他完全不像以前漠然,或许这是闻卓想要的结果,可我没有丝毫替他感到高兴,从他把金甲送给叶轻语那刻开始,我的面色就极其的凝重。

  天色已晚,闻卓让叶轻语先回去,并告诉她上龙虎山有三曲九洞,没她想的那么容易,从明天开始她和我们一起走,或许是因为经历了天师亭的事,叶轻语点头答应。

  我见叶轻语离开,让越千玲和她一起先回去,等她们走远我转头看闻卓大声质问。

  “我虽然不知道你是谁,但知道那金甲是你元阳所炼,你送给叶轻语你知不知道什么后果?”

  “我可以告诉你原因,不过……”闻卓不以为然的一笑很平静的回答。“在我告诉你这金甲来历之前,你是不是应该先告诉我,那日在感业寺,武则天单独见你对你说了什么?”

  “……”我一愣没想到闻卓会突然问起这个,迟疑了一下。“她让我放过秋诺。”

  “你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件事,你从感业寺回来就开始在变,所以武则天单独见你,除了让你放过秋诺外,一定还告诉你其他事。”

  ……

22条评论 to“第四卷 第九十一章 化为绕指柔”

  1. 回复 2014/03/03

    匿名

    更啊

  2. 回复 2014/03/03

    求更新

    求你更新吧!更新吧!更新吧……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