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九十二章 羽化三界

  闻卓的问题让我不知道如何回答他,闻卓应该是看出我的迟疑,也没继续追问下去,看着叶轻语和越千玲消失的背影,闻卓一个人坐到山崖边上。

  “从感业寺回来我就发现你变了很多,当时我没在意,可今天虚静子以奇门断我将来,结果是天将,我就猜到一二,虽然不敢确定,但应该八九不离十,我只有在一种情况下会重登正神之位,可……那是我最不愿发生的事。”

  “我命由我不由天,武则天给我说什么并不重要,我只知道命在我手,一切我自己说了算。”我转身站在闻卓旁边眺望远方,沉默了半天后声音变的有些缓和。“我今天问连山,所有的事都完结后有什么样的打算,他无欲无求说是我去哪儿他还是跟随……我也想问问你,将来你有何打算?”

  闻卓一只膝盖弯曲撑着手臂洒脱的一笑。

  “若是命中注定,恐怕我陪轻语的时间不会太多了,安安静静陪她走完这一世,后面的事……就不是我能决定的。”

  我看闻卓的样子很坦然,很难相信他那一副玩世不恭的外貌下竟然隐藏着如此重的情分,或许是被他这句话所打动,我有些惆怅的喃喃自语。

  “我曾认识一女子,名穆汐雪,为等一人以命相守千年,我或许体会不到她那份执着,但是莫说千年,一生若得有这样的人相伴身边已是足矣。”

  “后来呢?后来穆汐雪怎么样了?”闻卓侧头很好奇的问。

  “……”我默默叹了口气,想起弦台宫发生的一切,那血染的嫁衣和最后的誓言,我声音有些黯然。“最后香魂归黄泉。”

  “她可曾后悔过?”

  “无怨无悔!”

  “谁这么好的命,能得到此女相守千年。”闻卓迟疑了一下很感慨的问。

  “我说的不是汐雪,是你!比起她你闻卓何尝不是过之而无不及。”我转头和他对视很无力的说。“你把金甲送给叶轻语,你可知道后果?”

  闻卓随手拔起野草不羁的叼在嘴角,一脸的平静从容,笑着反问我。

  “虚静子尊你为君师,其人清高张狂,可你认为他奇门之术你认为如何?”

  “奇门之术分奇门法术和奇门术数,虚静子虽狂妄可能设下奇门三才阵可见法术不浅,能定你和叶轻语还有萧连山过去、现在以及将来,可见术数也非浪得虚名,此人道性奇差但单论奇门可算登峰造极之辈。”我想都没想脱口而出。

  “你既然是他君师,能对他评价这么高,足以见此人非信口开河,他说连山是地煞,我知道连山有号令阴兵之力所言非虚,他说我为天将,有神尊之为庙堂之中,这我也不否认,可他说叶轻语是宗主……”闻卓抬头看我一样心平气和的问。“你认为轻语现在这个样子像是道宗之主吗?”

  “……”闻卓这样一问我有些恍惚,一时间无言以对。

  “奇门之术为你创,来人不用问,既然虚静子非信口开河,可见轻语命中注定此世要为宗主。”

  我听到这里恍然大悟,不过很快面容黯然的惨然一笑。

  “她现在这个样子,莫要说当宗主,连入门都算不上,这龙虎山的三曲九洞没有你,估计她在山门就被挡回去……闻卓,你说你后悔吃我螃蟹,事实上,呵呵,应该是我后悔让你吃才对。”

  “帝王,你这话就伤人了,哈哈哈,别忘了,你可是答应过我,要保轻语周全,送她过三曲九洞上龙虎山的。”闻卓不以为然一脸痞笑。

  “你早就知道叶轻语会为宗主,所以你才带我去见她,从一开始你就打定注意,无论如何要送她上龙虎山的。”我深吸一口气一时间不知道该是什么表情,只是看了他一眼淡淡的说。“闻卓,你为了她做这么多,真的值得吗?”

  “没什么值不值得,为了她我愿意做任何事。”

  我一时哑口无言,现在的闻卓让我想起穆汐雪在琴房告诉过我那句话,或许之前还没完全领悟,现在算是真懂了。

  如果是我在意的人,他要杀伐万千名垂千古,我就当他手里的刀刃。即便万世唾弃我也会对他不离不弃,如若他是贩夫走卒一无是处,我也会为他浣衣蒸食相伴身边无怨无悔。

  ……

  我慢慢坐到闻卓身边,默默叹口气后平静的说。

  “你现在拥有的道法应该是你前世的,你能留到现在而且一直都记得叶轻语,可见你世世轮回都保留这记忆和道法,如果我没猜错,是因为你有貔貅啸天金甲护体,所以轮回不灭。”

  “我没想瞒你,是你没问过,那金甲是天界之物,我确有神尊之物,有天界金甲不足为奇,我并非是贪念道法高低,只是怕过忘川会忘了她,我答应过她一件事,可惜我一直都没做到……”闻卓仰头长叹一声,很凄然的淡笑。

  “你把金甲送给叶轻语,你若再重回六道轮回,就会是一个真正的普通人,前世种种都再和你没关系,你将不再有道法,更再记不起叶轻语……”我侧头看他一眼很惋惜的问。“为了成全她你真什么都愿意放弃?”

  “虚静子说轻语是宗主,她今世早晚要一统大道,事实上她有这个能力的,能看见她登宗主之位,我也替她高兴。”闻卓叼着草根淡淡一笑很柔情的回答。“帝王,你也是有万世天命的人,你知道一个人活太久最痛苦的事是什么吗?”

  “是什么?”

  “记忆!太多的记忆,所有的记忆里面点点滴滴都写满她一个人。”闻卓用指头指着自己的头很平和的回答。“她每一世做过的任何一件事,我都清楚的记得,我一直都在她身边,看她生老病死看她喜怒哀乐,咫尺天涯……我记得的事太多,忘不掉,也不想忘……”

  “没有结果的事!难道你不明白吗?”我都不知道该怎样去对他说,很无助的搂住闻卓肩膀。“叶轻语若成宗主,就要学会道法,你把金甲送给她,那是你元阳所炼化而成,你送的哪儿是金甲,你是打算把自己的道法送给她!”

  “有没有道法没什么关系啊。”闻卓很轻松的笑着。

  “你这又何况……你明明知道,你元阳不散她就无法拥有你的道法,叶轻语若要拥有你的道法,唯一的条件……”我无力的叹口气很失落的说。“你再不入轮回,烟消云散于三界之外,这世间将再没你闻卓,你世世相伴于她身边,等她记起你是谁的时候,你已经不在了……真的有意义吗?”

  “很多事都不可能用值不值得去衡量,你说的这些我懂,也知道。”闻卓笑了笑不以为然的看着我。“羽化三界灰飞烟灭若能换回轻语今世回眸一笑,即便是最后她才记起我是谁,我也在所不惜。”

  “……”我无言以对,看的出闻卓从把金甲送给叶轻语的那刻已经做了决定。

  “帝王,怎么?不舍得我就这么魂飞魄散啊,呵呵。”闻卓冲我痞笑很从容淡定的样子。“没事啊,你有万世天命,真当我是朋友,每年清明记得来看我,陪我说说话,告诉我你都见过什么人,做过什么事……哦!忘给你说了,记忆太多是件很痛苦的事,你现在不能体会,但慢慢你会发现,能找一个人倾述是件多开心的事,可惜我认识你太晚,否则也不会这样孤寂,不过你以后也会和我一样,等你记忆慢慢变多的时候,或许你就能懂我了。”

  我用力揉了揉额头,默不作声的沉默良久,慢慢苦笑。

  “看来你真是猜到武则天告诉我什么了。”

  闻卓笑而不语,过来片刻转头一本正经的看着我说。

  “我主意已定,你当我是朋友就成全我,千万别把这些告诉叶轻语,你就让我安安心心陪她走完最后一程。”

  “那也未必。”我想了想很认真的回答。“虚静子说你将来是天将,叶轻语要拥有你金甲上的道法,除了你羽化三界灰飞烟灭之外,还有一个办法,你重登神尊之位。”

  闻卓听到这里站起身,很沉稳的对我摇头,脸色凝重。

  “我宁愿羽化三界,也不愿意再享神尊之号,我要当天将只有一个办法,但这个结果我宁愿永远不会有。”

  “什么办法?总比你灰飞烟灭要好啊,你说出来,我一定帮你做到。”我连忙站起身很急切的追问。

  闻卓摇头不说,我知道他不愿意说的事我怎么也问不出来,看他的样子决绝坚定,没有丝毫回旋的余地,他对我笑,可我心里在隐痛,我不愿意我身边的人就这样离去,特别在完全无能为力的情况下,眼睁睁看着朋友消失在我面前。

  闻卓明明有办法阻止的,可他宁愿选择羽化三界也不愿意告诉我,他有些方面和我挺像,一旦决定的事再也不会更改,如果真有那一天,我希望永远不要到来。

1条评论 to“第四卷 第九十二章 羽化三界”

  1. 回复 2014/04/06

    燕飞飞

    一本让人爱不释手的书!

  2. 回复 2017/06/20

    闻卓

    还有办法 就是雁回你亲手杀了我啊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