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九十三章 道空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继续入山,再次见到闻卓他又恢复了玩世不恭的痞子样,叶轻语总算是没有辜负他一片好心,和我们走在一起,闻卓和我对视一眼,眼神平静淡然,对我笑了笑然后和叶轻语走在前面。

  可能是闻卓给她的惊讶太大,我不知道叶轻语是开始慢慢相信虚静子告诉过她那些话,还是被闻卓的诚恳所打动,她对闻卓的态度从冷漠慢慢变成现在的好奇,不过依旧有些羞涩,闻卓在教她道法,从指决开始到咒法,叶轻语很有兴趣的学着,我在后面看着心里很黯然。

  道法又岂是一朝一夕能学会的,闻卓就好像想要一夜之间把自己所有会的都交给她,他越是这样我越是感觉心里不踏实,旁边的越千玲见闻卓这样,非拉着我让我也教她,我忽然一怔,回头看看她,闻卓的今天会不会就是我的明天。

  上山的路崎岖不平,我一路无语心里有些压抑,越千玲见我不说话问我怎么了,我忽然饶有兴致的问她,如果我轮回什么都不记得,可每世轮回都记得我,她是选择每世都陪着我,还是赌上灰飞烟灭和我相认。

  越千玲想都没想选择了后者,她说与其世世咫尺天涯,还不如和我最后相认片刻,至少站在她对面的人,知道她是谁。

  我深吸一口气,原来这个问题的答案如此简单,一直没看透彻的那个人是我,就向现在走在我前面的闻卓,虽然到现在叶轻语还是没记起他是谁,但如今能和她并肩而行谈笑风生,或许对闻卓来说已经是莫大的开心。

  艳阳高照入山的路虽是崎岖,不过龙虎山秀丽的风光让一路疲惫消散了许多,萧连山和顾安琪跟在最后说笑,我的思绪从闻卓的身上慢慢收回来,临来之前顾连城特意告诫我三曲九洞险象环生,让我切莫掉以轻心,可入山这么久我们才过了虚灵子和虚静子两人。

  仅仅是迎客道士已见不凡,何况后面还有一个虚空子,要过了此人我们才算真正有资格过三曲九洞,虚灵子的参道已入化境,而虚静子张狂但奇门之术堪称无双,我开始琢磨最后一个虚空子,不知道他会安排什么等着我们。

  我们沿山间小径而上,一路上并没有遇到一个人,直到最后登上一处山顶,叶轻语和闻卓停了下来,闻卓回头看我。

  “估计今天这儿要耽误点时间了。”

  听见闻卓说的话,我们才看见山顶处坐在凳子上的一位道士,比起虚灵子和虚静子,此人给我们的唯一感觉是随便,没有仙风道骨的洒脱也没有修道之人的淡泊,随便的坐着,随便的笑容,就连招呼我们的语气也是很随便。

  “贫道虚空子,奉龙虎山掌教天师之命,再次恭迎各位上山参加比试的道友。”

  虚空子的直接让我多少有些不适应,我原以为等在最后的一个人应该比起之前两位虚字辈的道士更胜一筹才对,可眼前的虚空子除了让我感觉到随和之外,我再看不出其他东西。

  在这山顶上,虚空子面前摆着一挑茶水,几个陈旧破损的粗瓷碗就放在他旁边的岩石上,装茶水的铜壶放在虚空子手边。

  见我们到来,连忙招呼我们坐着休息,事实上爬到这里我们还真累的不行,早就口干舌燥,萧连山还在我耳边小声嘀咕,看来这龙虎山掌教还挺心细,知道走到这里会口渴,连茶水都提前准备好了。

  经历过前面的虚灵子和虚静子,我相信这个虚灵子恐怕没那么简单,能是他二人的师兄,想必也非泛泛之辈,叶轻语挺大方的向前稽礼。

  “道长,听前面两位前辈说,要进龙虎山,先要过你们三位迎客道士的考验,我们已经过了虚灵子和虚静子两位前辈,请问道长你这儿该怎么过?”

  叶轻语总算是知道轻重了,想必闻卓已经把三曲九洞的事告诉过她,到了这里也知道不会任何人都可以随随便便的上山。

  “女居士客气,贫道虚长我两位师弟几岁,入门早几年才有这个师兄的称谓,我师兄三人修道对占卜情有独钟,可惜贫道鲁钝,论天资不及虚灵子师弟,论造诣不如虚静子师弟,学艺不精空有一把年纪。”虚空子笑容可掬平易近人,依旧是很随意的笑着回答。“能过他二人也不是寻常之辈,各位道友都是深藏不露的高人,到了这儿就简单了,坐下来歇息歇息,不累了就往前走便是,贫道即便是想考验各位,也是有心无力。”

  若是换了之前,我想叶轻语现在应该什么也不想,道谢之后便转身而去,现在听到虚空子回答的如此简单,一时不知所措回头看我们。

  越千玲抿着嘴小心翼翼的问。

  “道长,你这儿真没什么考验?”

  “没有,真……”虚空子说到一半一拍脑门笑了。“瞧我这记性,真是老糊涂了,过贫道这里需要有我师弟虚静子的过山令牌,不知各位是否带来。”

  越千玲连忙把过山令牌拿出来,送到虚空子手中。

  “那就成了,这令牌是掌教天师所颁,反持令牌到此者算是过了山门的有能之士,凭此令牌在贫道这里换一碗茶水喝,沿山而下就算进龙虎山了。”

  “啊……这令牌就是为了换茶水用的啊?”顾安琪瞠目结舌的问。

  “女居士有所不知道,龙虎山九十九峰,山高路远,贫道旁边这壶茶水名道空,有道法空忘之理,此茶水是正一真人所创,教导道家弟子空灵忘我之意,既然各位都是习道之人,有缘喝此茶堪称幸事。”虚空子笑着回答。

  萧连山看样子早就口干舌燥,也不管是空还是忘,有茶水喝比什么都重要,听虚空子说没什么考验,也松了一口气,快步走到山岩面前。

  “道长,就先给我倒一碗水吧,渴的不行了。”

  虚空子连忙点头,数了数我们人数,从旁边的山岩上拿下六个碗放在地上,挨着倒满茶水,随意的冲萧连山笑着。

  “请。”

  顾安琪忽然有些紧张的在我耳边问。

  “雁回哥,这茶水太……会不会有问题啊,该不会喝下去会出事吧。”

  “这个不用担心,此处号称道家第一仙境,又是道教祖庭所在,道法正统导入向善,又岂会干出投毒害人的下三滥事。”我淡淡一笑平静的回答。

  萧连山心无伎俩为人坦荡,更不会多想,端起茶水一饮而尽,然后皱着眉头问。

  “道长,这……这就是碗清水啊,一点茶味都没有。”

  “道空道空,万物皆为空,喝下去的是什么全看居士如何体会,居士喝出来是清水,可见居士心净如水,无尘无垢,试问世间有居士这心境的少之又少,贫道折服。”虚空子反给萧连山稽礼,单手一伸。“居士已饮道空茶,歇息好了便可下山。”

  我虽然口中对顾安琪说的轻松,但心里暗暗在想,这虚空子恐怕没那么简单,但是萧连山就这么轻轻松松喝完茶,而且虚空子还指路让他过去,我多少有些大为不解,和闻卓对视一眼,他脸上的表情和我如出一辙。

  虚灵子说要过了他们三位迎客道士才算有资格入龙虎山开始三曲九洞的考验,虽然前面两人有惊无险,但都是手下有真章的修道高人,各有所长,可是眼前这位虚空子却形同摆设,真有点像他说的那样是在此奉茶指路的。

  顾安琪听我说茶水不可能有问题,又见萧连山现在舒舒服服坐在一边向我们招手,估计这山路也让她口渴难忍,走过去随便端起一碗喝下。

  虚空子虽然面色随意可见顾安琪喝完碗中茶,表情有些赞许,我在旁边一时半会完全看不透这个虚空子,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越千玲还有叶轻语都喝完茶,在山岩上就剩下两碗。

  我和闻卓还没喝,或许是我们想太多,可能这个虚空子真是在此奉茶指路,看看时间也不早了,再不下山入夜后山路会很难走。

  闻卓走过去,蹲在地上先给虚空子道谢,然后伸手去端地上的茶碗,手放在上面却半天没端起来,我看见闻卓的眉头微微皱起,把手缩了回来,先是看看自己的手,然后在一脸疑惑的看看地上那茶碗。

  然后再次伸手去端,手就放在茶碗上,可那粗瓷茶碗怎么也没被他端起来,我发现闻卓的表情从吃惊慢慢变成诧异和凝重。

  “怎么了?”萧连山见闻卓半天没起来好奇的问。

  闻卓迟疑了半天,抬头看看我们很意外的回答。

  “这碗我端不起来!”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