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九十五章 人死灯灭

  山顶那殷殷血渍都是从我身上伤口流出,掉落在山岩上变成刺眼的红,可能是前后太快我从拔剑刺入身体到闻卓端碗饮水也不过片刻功夫,等越千玲冲上来时候,她的手能捂着我的伤口,却怎么也捂不住涌出的鲜血。

  我让闻卓放下了执念,可代价是要还他当年那一剑,就算有九天隐龙决,可我终究也不过是一个凡人,昔年嬴政都能被芈子栖击杀封印于祭宫何况是我,越千玲见我脸色越发苍白,她的眼泪忍不住一直在流问我为什么要这样做。

  包括叶轻语当时她离我最近,送剑上来的时候见我和闻卓都看着地上那碗水,后来我还提到她的名字,追问我和闻卓为什么会突然这样,我已经没有气力再说任何一句话,如果不是在虚空子面前,恐怕我早就倒下,而且我还答应过闻卓,在叶轻语面前只字不提。

  虚空子的表情在闻卓端起那碗水的时候已经变的僵硬和震惊,目光落在我不断涌出的伤口上,我终于没坚持住,身体一软倒了下去,越千玲把我抱在怀中,她的身体是温暖的可眼泪落在我脸上很冰冷,我知道她现在或许比我还心痛。

  叶轻语蹲在我旁边,扶手搭脉我虚弱的看见她表情黯然,抬头去看闻卓,隐约能听见她在告诉闻卓,我心脉已伤恐怕大罗金仙无力回天,叶轻语的道法实在不敢恭维,不过她的医术倒是比道法要高深的多,至少我自己很清楚那一剑刺的太深,什么后果当时我没想,可我现在明显感觉到某些东西正在慢慢一丝一丝从我身体中抽离而去。

  我抬手去抹越千玲脸上的泪水,就如同她无法捂住我伤口的鲜血,我同样也擦不干她的眼泪,本想对她说些什么,可实在没气力,咬牙坚持的蠕动嘴角,就听见越千玲泪如雨下的拼命点头,一个劲对我说。

  什么都别说,我懂!我都懂!

  闻卓反应过来的时候我神智已经快不清醒了,他冲到我面前看看我的伤口问叶轻语到底有多严重,我恍惚间看见叶轻语低着头默不作声的摇头,闻卓想都没想,单手起三清指口念咒法,在他指决向我伸过来的瞬间,我用最后仅剩的气力抓住他的手腕。

  “我的伤自己……最清楚,咳,咳……”我稍微一用劲就剧烈的咳嗽,不但是伤口,咳出来的也是满口血。“你要用所有道法护我心脉……你就没道法了,这龙虎山我怕是……怕是上不了,拿玉圭就全靠你了。”

  闻卓还想坚持,手一直在用劲,但见我咳出来的血越来越多,也知道就算暂时护住我心脉也无济于事,嘴角一直在蠕动被我握住的手抖的不行。

  顾安琪一直在帮越千玲捂我伤口想止血,萧连山是唯一没有过来的人,我瞟见他茫然的看着我,有些不敢相信这个事实,直到那满地刺眼的腥红和我苍白游离虚弱的样子,他的脸色从呆滞变成了愤恨,我看见他手中的龙角号,仇恨的目光全落在虚空子的身上。

  “王八蛋,我哥上山是为了救人,救和他无关的人,你们这群道士满口空谈善恶,逼死我哥你就先下去给他垫背!”

  “连……连山,够了!”我的眼睛快要睁不开,声音细弱无力。“不关他的事,林林总总是我自己的选择。”

  虚空子是被刚才那一幕所震惊,看看地上的碎碗,再和我对视惋惜的叹口气。

  “居士这是何苦,一碗执念搭上性命……是贫道的罪过,居士伤的不轻,贫道无力回天,山下有道观一处,你们速送居士前去,能否救治就看居士造化,但至少能保居士过了今晚!”

  萧连山听完二话没说,收起龙角号把我从地上抱起来,快步向山下走去,我在他怀着颠簸着意识越来越模糊,低垂的头看见萧连山身后一路都是我身上滴落的血渍,忽然想起第一次认识他的时候,他也是这样抱着我去医院的,没想到最后一次也是他。

  “连山……哥怕是要走了!”我努力在嘴角挤出一丝笑意。

  “别瞎说,你去哪儿我都跟着,你要走了,我咋办?”萧连山始终没去看我,我猜他是怕低头,一直强忍的眼泪会掉下来。

  我终于是闭上了眼睛,手缓缓的低垂下去,所有的意识都变成一片空白,像是在睡觉而且很漫长的一个觉,好久没这样平静的酣睡过了,什么也不用去想,我甚至也感觉不到身体的疼痛,这种宁静和舒适让我有些不想再醒过来。

  至到伤口剧烈的疼痛再一次让我清醒,我软弱无力的睁开眼睛,看见的是越千玲,她一直握着我的手,脸上的泪痕就没干涸过,见我醒来手握的更紧,我的伤口已经被包扎过,不过看见只有越千玲一人的时候,我心里或多或少也明白是什么意思。

  “还有……还有多久时间?”我努力的冲着她笑了笑。

  其他人不在是因为想要把我最后的时间留给她,说明真的如同叶轻语说的那样,那一剑断了心脉大罗金仙也无力回天,报应也好,宿命也好,到现在这一剑我无怨无悔,闻卓欠叶轻语的,我何尝又不是欠闻卓的,虽然我代表不了那个人,但我身体中流淌的血和魂魄都是那人的,我只不过替嬴政解开闻卓的心结而已。

  越千玲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我,听我这么一问嚎啕大哭起来,本来经历过这么多事后,她已经变的坚持,可现在,我眼中她依旧是那个任性娇蛮和柔弱的女子。

  我的目光看见床边的七星灯,里面的火光羸弱,昔年诸葛孔明曾经在五丈原观天象知道命不久矣,曾摆下七星灯续命,不用说这应该是闻卓为我做的最后一件事,不过看来他也很清楚,孔明是寿终正寝靠这办法只要七星灯七七四十九天不灭还能延寿,但我是心脉已断这盏七星灯仅仅只能帮我熬过今晚。

  闻卓是想留点时间给越千玲,我惨然一笑,吃力的抬起手去抹她脸上的泪水。

  “闻卓有金甲护体,所以轮回元神不灭,因此他才会有前世的记忆,可惜我没有,看样子今晚我是要走了……”

  “不会,你会好起来的,还有那么多事等着你做呢。”越千玲一个劲的摇头。

  “生死有命,来世轮回……只希望是一个普通人。”我声音弱若游丝淡淡一笑回答。“千玲,我想来……想起,鬼市那地方我挺……喜欢的,转世轮回我会去……鬼市摆个相摊,每日在茶……馆等你,若是你见到相摊……前有放铜镜的人便是我。”

  我的话断断续续,但越千玲听的真切,居然从身上把铜镜那了出来,那是我在鬼市买来送她的。

  “我一直都带着,一直!”

  我慢慢伸手拿起那面铜镜,指着上面铭刻的字,用尽最后一丝气力笑着说。

  “本想等尘埃落定,看你对镜梳红妆,为你朱笔点绛唇,我怕是等不到这一天了,别哭了……你这样我走也走的不安心。”

  越千玲并没听我的话,哭的更厉害,整个身体在抽搐,我把铜镜和她的手一同握在手中,只希望走的时候,陪我到最后的那人是她。

  “我若是不在……不在了,你去……去秦始皇陵找秦一手……告诉……告诉他,我不会去了,让……让他别再守护那地方,他知道把我……埋在什么地方。”

  “我不说!要说你自己对秦叔说。”越千玲固执的摇头,目光中充满侥幸的希望。“闻卓说了,如果这七星灯不灭,你就不会有事,他会想办法救你回来的。”

  我无力的笑着,闻卓那话分明是宽慰越千玲,穆汐雪被我断了心脉,连嬴政都救不了她,何况是闻卓,而且就算我能保住这条命,但伤的实在太重,道法修为也难复原,我本来就不是魏雍对手,现在更不可能事,顾连城之前告诫过我,上龙虎山三曲九洞凶险,当时我没当回事,想不到我连三曲九洞什么样都没见识过,山门未入就要命归黄泉。

  我本有很多话想要对越千玲说,以前以为有机会,现在即便我想说也没时间了,七星灯里的火光越发微弱,我的气息随之慢慢涣散,人死灯灭估计闻卓也告诉过越千玲,她慌乱的拨动灯芯,可一切都是徒劳,那灯火忽明忽暗的闪动随时都会明灭。

  我想再去抚摸她的脸,想再认真看她一次,想要把她的样子铭刻于心,这样以后再见到她的时候不会擦肩而过,我努力的抬起手,越千玲还在旁边护着七星灯,等她转过头见我吃力的伸着手时,似乎也明白了什么,正想要把我的手捧在脸上。

  触碰的瞬间我的手无力的低垂下去,什么都再听不到,什么都再看不到,有东西慢慢的从我身体中彻底的抽离而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