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九十六章 亡故之人

  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周围一片漆黑,我最后的记忆停留在和越千玲失之交臂的那一刻,这是什么地方我不知道,只看见前面有微弱的光亮,我本能的向光亮走去,越来越刺眼我下意识用手去遮挡。

  然后我听见熟悉的琴声,空灵而苍劲声声入心,等到那刺眼的亮光消失,我抬头很吃惊的看着对面的宫殿,这里我来过,异常的熟悉,只是没想到为什么我会出现在这里。

  秦时于归化明月,遥守弦台为君悦。

  站在弦台宫下我仰头分明听见琴台上传来丝丝入扣的琴音,像是一种召唤亦是一种牵引,我有些茫然诧异的登上弦台宫。

  在琴台边那女子盘膝而坐,古琴横于双膝之上,指尖轻盈一动,缕缕琴声徐徐在屋中响起,悠悠扬扬,一种情韵却令人回肠荡气。

  事实上我真想过再见到穆汐雪,但是却没想到是这样的时间和场景,见我到来穆汐雪对嫣然一笑,她一袭红衣,红的艳丽红的惨然,那是嬴政为她用血染红的嫁衣,如今穿在她身上,让穆汐雪看上去更加美艳动人无与伦比。

  记忆中她是活在思恋和等待中的女子,不过现在我从她目光中看不到惆怅和哀伤,至少她的笑容是满足和欣慰。

  “弦台宫一别时日已久,如今再见你还是别来无恙。”

  别来无恙……

  我细细回味着穆汐雪的话,我突然发现我没感觉到身体伤口的疼痛,那一剑断我心脉,如同当时我断穆汐雪的一样,又怎么可能别来无恙,我似乎想到了什么,拉开衣衫身体完好无损,根本没有什么剑伤,再抬头看看对面的穆汐雪,有些明白的苦笑。

  “你是死在我手中的人,虽然当时汐雪你一心求死,但雁回当时不懂你一片苦笑,出手相伤难辞其咎,我亲眼见你香魂归黄泉,也是我把你埋于桃林之中,你是已死的人,我能来此,说明……我也是死去的人了!”

  穆汐雪白皙纤长的手指覆盖在君悦琴上,旁边的香炉中飘散的是熟悉的沉龙香,她笑而不语示意我坐下。

  本打算处理完龙虎山的事后就去冥界的,如果我和穆汐雪都是已故之人,那此处就应该是幽冥之地,只是和我想的有些出入,既然魂归黄泉还有什么好留恋,我淡笑坐到穆汐雪对面。

  一杯香茗还是当日在那间弦哥琴房中的味道,不浓不寡茶香余味恰到好处,穆汐雪给我斟茶。

  我本想问她为什么我会在这里,或者是问为什么她还留在这里,可转念一想这些世俗之语问出来恐怕污了此地的祥和宁静,我没说话,细细品着穆汐雪送来的茶。

  悔吗?穆汐雪宛然一笑问。

  我迟疑了一下,茶杯停在嘴边,然后回以浅笑,品酌一口淡淡摇头,谈不上后不后悔,算是前尘往事已无太多留恋,或许是虚空子那碗水点悟了我,自始至终我端不起的或许并非是嬴政的怨念,恰好是我自己的执念而,我想的太多也估计的太多,从我离开秦一手开始不知不觉就陷入这无休止的磨难之中。

  等我现在坐在穆汐雪的对面,品茗听琴才忽然间发现这种久违的宁静我似乎已经很久没得到过了。

  “你一直都在这个地方?”

  穆汐雪摇头,表情让我有些看不懂,当她给我倒第二杯茶的时候,我听见穆汐雪空灵淡泊的声音。

  “雁回你是太累了,好好在此歇息,你要走的路还很长,等你休息好了,我送你回去。”

  “回去?”我眉头皱起有些诧异的看着她。“回什么地方去?”

  “你该去的地方。”穆汐雪很平静的回答。

  我若有所思的想着穆汐雪的话,我和她都是已故之人,除了幽冥之地还能回什么地方去,不过现在我也不再去想这些事,很从容的说。

  “若是可以,我什么地方都不想去,留在这里倒是也不错。”

  “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穆汐雪的君悦琴边放着的是嬴政送她相认的信物,她的手慢慢抚摸黄金卧虎兵符,意味深长的说。“他日我们还会相见,但不是现在,你有很多事要做,还有很多事你要知道,今日你到我这里来,我只是想谢谢你。”

  “谢我?”我饮尽杯中茶笑着反问。“你有什么好谢我的?”

  “当日雁回把我葬于弦台宫的桃林中,秦时于归化明月,遥守弦台为君悦,这是汐雪遗愿,得雁回成全,汐雪于愿足矣。”

  “汐雪你千年执着无怨无悔令人折服,能为你做这点事,雁回心甘情愿。”我很诚恳的回答。

  外面的门被拉开,我回头看见进来的人温文儒雅,对于他我依旧不陌生,言西月和之前没多少变化,至少见到我时还是习惯性的低着头,按理说这个人我应该不喜欢才对,至少当初是他逼我沾血腥导致心魔难平,可是到最后我才看明白,他对穆汐雪的那份情谊似乎同样撼天动地,从那个时候起我就没恨过这个人,就如同武则天告诉过我那句话,对错没有那么容易分,站的角度不一样对和错的理解也不一样。

  言西月居然见我第一句话也是谢我,我没问多少也猜到,是因为我把他埋在穆汐雪的旁边,这是他千年的夙愿,虽然生前没有实现,但死后我成全了他。

  “你来的时候已经差不多了,休息好了该回去了。”言西月在我面前声音依旧很恭谦。

  我杯中已无茶,穆汐雪也未再给我续的意思,她和言西月都说着同样的话,我一时间不明白他们要我去的地方在哪里。

  我见穆汐雪起身,也跟着站起来,言西月忽然在旁边平静的说。

  “前路崎岖,望你保证,你对我有恩,我没齿难忘,但是各为其主,下次再见时你我将会生死相对。”

  “下一次?再见?”我越来越听不明白他的话。

  可言西月言尽于此,并没有再说下去的意思,我忽然反应出什么,有些疑惑的问。

  “当日你自决于此琴台之上,你我都是亡故之人,此去过忘川入轮回,前世已经斗的你死我活,难道来世你还不肯罢休?”

  “雁回,你今世都未走完,何言来世之事。”

  “……”我猛然转过身目瞪口呆的看着穆汐雪,很吃惊的问。“今世未完?不可能!我和你一样断了心脉无力回天。”

  我在等着穆汐雪和言西月的解释,但很显然没有人打算告诉我原因,穆汐雪只是让开一步,指着闭合的门外。

  “雁回,有人在等你!”

  我看不懂穆汐雪和言西月脸上的表情,更是好奇这里还会有谁等我,随着穆汐雪的手所指的方向走过去,我迟疑了一下拉开那道门,又是刺眼的白光,我整个人完全迷失在其中,我下意识伸手去阻挡,光亮透过指缝让我睁不开眼睛。

  我隐约听到震荡天地的呐喊声和响彻云霄的鼓号声,等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我已经身在另一处地方,同样的高殿但远比弦台宫还要巍峨壮观,金碧辉煌的宫殿似乎我在什么地方见过,可怎么也想不起来。

  宫殿中空无一人,对面的金门开启,声音就是从外面传来,我若有所思的向金门走去,耳边的呐喊和鼓号声震耳欲聋,等我迈出金门的那刻,我看见一双手负于背后,腰脊直挺的男子,头戴黑色冕冠,前后各有珠帘,因旒垂直,玄衣纁裳上黑下红,系黄赤大佩,我看不见男子的面容,可即便我离他这么远也能感觉到他身上散发的威严和霸气。

  他整个人就像是一把剑,一把能毁天灭地令一切折服的剑,寒杀之气四溢,这种感觉让我似曾相识,我慢慢向他走去。

  他应该都是穆汐雪说等我的人,等我离他只有不到五步距离的时候,男子缓缓转过身,举手投足都透着令人莫敢仰视的威烈,等我看到他的脸时,我整个人怔在原地,我想过各种可能,但绝对不会想到等我的人会是他。

  这张脸应该没有谁比我更熟悉,我突然意识到,那无上的威严和霸气或许只有这个人才能拥有。

  嬴政的冷傲和不可一世,我面见识过,大多时候是由我这身躯来承载这份令人窒息的寒意,此刻我就站在他面前,一时间我有些恍惚,分不清我看见的是嬴政,还是我自己!

  “你可知道君无戏言的含义?”嬴政很冷漠的看着我。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