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九十七章 天地不仁

  我点头,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这样问,更多的是,我现在完全分不清自己的角色和处境。

  “你以帝血为凭许闻卓和叶轻语两人再尊神位,还妄言若是日后疆场再见赦其罪!”嬴政负手慢步走到我面前,那一刻我居然把目光避开。“你要立地成佛,朕不阻止你,可你以朕之命许下诺言,还不惜搭上一条性命,你可知道朕与你同身同魂,你还真当自己可以下檄文告三界,举玉玺平万千怨念,你既然不耻朕所作所为,又何必借用朕的威名。”

  嬴政的面容威严冷峻双目睿智孤傲,我有些迟疑的回答。

  “各为其主何罪之有,叶轻语死于你手,闻卓为守承诺,世世相陪以过千年,闻卓心有执念,我替你还他难道有错?”

  “还?你还的起吗?”嬴政冷冷一笑高傲的瞟我一样,“朕手手下亡魂何止万千,你赦免一人,那泰山之下无数阴灵该当何论,秦一手还真是用心良苦,什么没用的就教你什么,你现在对错不分,连善恶也分不清,若不是朕要借你帝星入世,你就是死万次朕都不嫌多。”

  “雁回从未想过和你相提并论,只是见闻卓情深意重,穆汐雪为你以命相守千年,到最后你也幡然醒悟,封妃立誓,你都知道对于穆汐雪你有愧天地,那闻卓何尝又不是,心结既由你起,我替你了解,若是你想要雁回一命,绝无半句怨言!”我抬起头不卑不亢的回答。

  “汐雪是你唯一替朕做对的事,念在汐雪的份上,朕不于你计较。”赢朕已经转过身去不再看我。“你以为做了一件好事,你可知道,闻卓和叶轻语各有天命,两人即便永世无法相认,但至少能相安无事,你一知半解对闻卓轻许诺言,许他二人神尊之位,君无戏言,既然你帮朕许诺,朕今日就告诉你,朕一定兑现!”

  我一怔忽然意识到嬴政说的话比我想的要深奥,我借嬴政帝血封闻卓和叶轻语,是怕闻卓为了成全叶轻语真羽化三界外,可现在我有些不是那么肯定。

  “你此话是什么意思?”

  “闻卓要重为天将只有一个办法,他没告诉你,是不想让你知道。”嬴政冷冷看着城楼之外对我说。“闻卓不说,朕帮他说!”

  我想起那日过了天师亭,我的确问过闻卓,当时他闪烁其词,我也没太在意,如今听到嬴政提起,很茫然的看着他背影等他下面的话。

  “闻卓有神尊之位,为叶轻语放弃正神,他和叶轻语两人若是要再归天界,唯一的办法就是……”嬴政转过身目光更加冰冷。“他们两人被朕亲手处死!”

  我一怔,不由自主向后退一步,喉结蠕动几下,神情慌乱的看着嬴政,或许这个表情正是他所期望看见的,冷冷一笑落在我眼中完全是一种嘲弄和不屑。

  “怎么,你现在知道后果了,闻卓昔年对朕苦苦相逼,朕都未起杀他之心,你倒是好,一语许下神尊之位,你是逼朕要亲手屠戮他和叶轻语二人你才满意。”

  “我……我不是那意思,我……我也不知道……”

  “你不知道的事还多,对于朕你向来不耻,秦一手导你向善,他都是凡夫俗子,善恶不分之辈,你学的那些有何用?”赢朕冷眼相向极其威严的问。

  “雁回就是再不懂也知道分善恶,你灭六国沙场斩兵杀将无可厚非,可你驱使亡魂满城屠戮,在秦王眼中可算善还是恶?”我平视嬴政没有丝毫惧怕的问。

  “好!朕从来不屑和他人解释,今日就告诉你什么是善恶。”嬴政冷冷一笑心平气和的回答。“六国年年征战死伤无数,朕扫六合平天下终战乱是善还是恶?”

  “帝王之言无非是贪图权力,你怎么说都有理,那你驱使亡魂屠城又如何解释?”

  “朕屠一城,一国归降,满城枯骨却换来一国城民性命,秦一手教你善恶,朕问你,死万人和死百万人,你如何抉择?”

  “……”我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秦一手从小教我敬畏生灵,不妄动杀念,我所认识的所有人对于我面前这位王者的定义都脱离不了暴戾二字,可他如此冷血残暴的问题我居然不知道该如何回复,事实上我的选择应该和他一样。

  “你说朕贪图权势,简直荒谬!”嬴政负手转身而去,对身后的我冷冷的说。“随朕而来!”

  我不由自主的跟在他后面,耳边还是那些震耳欲聋的呐喊声和响彻云霄的鼓号声,只不过我站在城楼之上,这些声音从何传来,我并不知道,随着嬴政往前走,是一个偌大的平台,当一直阻挡我视线的城楼消失,我侧头才看清楚这里。

  这是一座宽大而壮观的宫殿,我站着的位置正是这座宫殿的正中,下面是一个一望无际的广场,高耸入云的平台之下,数以万计的人膜拜,呐喊声就是从他们口中传出来,两边巨大的鼓号被敲响,气势如虹令人震撼。

  嬴政停在平台前方,挥袖抬手指着他旁边金光闪闪的金銮龙椅。

  “坐上去!”

  我有些迟疑,似乎这位王者的任何一句话能很难令人违背,我走到龙椅前转身坐下,平台之下所有人瞬间跪拜,整齐如一传颂之声震天撼地,我虽然不明白嬴政此举的目的,但还是被这气势所震撼,试问有几人不想坐在这个位置上,又有几人能抵挡住万人膜拜高高在上的权利。

  “魏雍站在山巅告诉你他看见江山如画,如今你高坐龙椅天下尽在你手,你也告诉朕你看见什么?”嬴政仰头看我浑身是莫名的霸气和威严。

  我再一次哑口无言,不过有一点我很肯定,我并没有看见魏雍所说的江山如画,或许当时我还对魏雍的眼界所震惊,但经历过这么多事,这天下又算的了什么,还抵不过越千玲缠绕在手中的烛九阴,那上古神物一旦狂暴,毁天灭地不过是时间问题。

  “你现在还认为朕是贪图权势之辈?”嬴政看我沉默的表情,应该也知道我现在明白他让我坐到这位置上的意义。“魏雍的境界也只能如此,现在你都比他要看的远,何况是朕,三界尽在朕之手,区区天下朕会看在眼中?”

  “既然你对权势不屑一顾,你扫六合平天下说是结束年年征战,那既然天下太平,你为什么又等泰山斗天,惹天怒人怨?”我声音多少有些没底气。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世间皆为平定,为何天界要高高在上,朕斗天不过是要三界皆平,朕封退神众于九天之外,何错之有?”嬴政冷傲的看我不慌不忙的反问。

  我忽然发现我并不了解眼前这位王者,即便我拥有他的命格和魂魄,我对他所有的印象和评价都是先入为主的,如今和嬴政争论不过片言只语,却处处被他反驳的哑口无言,一时间我很难用我一贯的善恶去衡量他。

  “朕今日见你,只是想告诉你,朕自始至终都不是你的敌人,至少现在不是。”嬴政拂袖而立慢慢向我走来。“你不耻为朕,殊不知你有朕的命格,朕借你帝星入世,你找回来的那四件神器越多,你永远朕元阳也就越多,看来你还是不明白,朕就告诉你,不是你把朕放出来,而是早晚有一天你会变成朕,事实上,你就是朕!”

  “不是!”我猛然从龙椅上站起来,极力的摇着头。“我是秦雁回,你才是嬴政,我们是两个不同的人,我不会变成你,我也不是你。”

  “朕不和你争辩,你前面的路还长着,要经历的事也还有很多,你有很多时间去想明白这个问题。”嬴政冷冷一笑很自信的对我说。

  我正想去反驳,不过慢慢淡淡一笑,不以为然的回答。

  “看来你要失望了,你能在这里见到我,说明我已经是亡故之人,事间种种与我都无关系,我是不是你也不重要了。”

  嬴政居然笑了,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他笑,很高傲也很从容。

  “看来你还是不懂!你想死朕没办法阻止你,可是还有很多人未必会想看着你这样死去,你即便在否认,但在所有人眼中,你就是朕,朕亦就是你,你想死……”

  我看不懂他的笑容,还想问什么,见嬴政对我抬手,他脸上的表情又恢复了冰冷,我只感觉身体被强大的冲击力震飞出去,猛然间我又感觉到胸口的剧痛,好像有一只手按在我的伤口上,眼前是耀眼的白光,那庞大的宫殿和高高在上的嬴政消失在我眼中。

  我的意思慢慢在清晰,身体上的剑伤剧痛难忍,我虚弱的睁开眼睛,面前的女人面无表情的看着我,她的手按在我的伤口上,她稍微一用力那痛楚撕心裂肺。

  我今天见到太多意料之外的人,之前那些我分不清真假,但现在的痛感让我异常的清醒,我能确定我还没有死,不过也应该不会太远了,至少在这个女人的面前是这样。

  我居然在恍惚中看清了那女人的脸,秋诺面无表情的看着我。

  ……

5条评论 to“第四卷 第九十七章 天地不仁”

  1. 回复 2014/03/05

    秋诺

    好看,快更!!!

  2. 回复 2014/03/05

    又没了

  3. 回复 2014/03/05

    匿名

    好期待更新,越来越好看了,支持作者!

  4. 回复 2014/03/05

    yc

    是我喜欢看的类型!

  5. 回复 2014/03/05

    雁回哥

    快更啊!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