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九十八章 一心求死

  秋诺看着我,手按在我伤口上,我明显感觉到她在用尽,即便是再轻微的触碰也能让我痛彻心扉,就是这种剧烈的疼痛让我无法去思考秋诺为什么会在这里,但很奇怪的事,她注视我伤口的时间远多于她看我。

  伤口上有包扎好的纱布,血应该是止住了,可秋诺按在伤口上,我轻微的动弹伤口再次撕裂,白色的纱布上瞬间染成一片血红,秋诺自始至终都没和我说一句话,我虚弱的睁着眼睛,看见她手中拿着一把刀,向我胸口刺过来,我没有丝毫感觉的向她冷笑,到了现在生死对我来说已经毫无意义,我甚至都不愿意去看秋诺,更不想关心她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吃力的侧头,最后一丝清晰的记忆中,越千玲应该在这房间中,我相信她会一直陪着我,特别是现在这样的情况下,可我睁开眼睛看见的是秋诺,我现在唯一关心的是,既然秋诺能进来,那越千玲去什么地方了。

  我终于看见地上躺着的越千玲,我不知道之前发生了什么事,但有一点我很肯定,越千玲无论如何也不会让秋诺靠近我,即便她根本不是秋诺的对手,结果显而易见,虽然经过钟山的虚空幻境后,我对秋诺从之前的熟知变成现在的一无所知,特别是再次和武则天重逢后,秋诺更加让我感觉扑朔迷离

  但对秋诺唯独我还能确定的就是她没有怜悯和仁慈,以前没有,现在她那充满愤恨和阴毒的眼神中更加没有。

  房间里有争斗的痕迹,不过不是太明显,毕竟秋诺要解决越千玲还不用大费周章,越千玲躺着地上,可手还紧紧扶着床前木台的支架,上面有闻卓为我点来续命的七星灯,看着地上的越千玲,我顿时心如刀绞到最后她还在尽全力为我守护,即便是倒下也要替我支撑着七星灯。

  我想知道她现在到底怎么样了,秋诺的手在我伤口上更加用力,那疼痛让我模糊的意识开始变得清晰,但即便是那痛彻骨髓的疼痛也未曾让我去看她一眼,豆大的汗珠从我额头流落下来,我咬牙努力的想抬头去看越千玲,直到我发现地上的她身体微微动了一下,我才在心里长长松口气。

  但那只是极其短暂的欣慰,我忽然意识到这恐怕不是我所期望见到的结果,若是可以我宁愿越千玲被秋诺重伤昏迷不醒,至少在秋诺解决完我之前千万别站起来。

  可我却看见越千玲吃力的在地上挣扎几下,缓缓用手把身体支撑起来,那一刻我心中极其的感动,但很快又被恐慌和害怕所代替,我知道越千玲会做什么,当然,我更清楚秋诺会如何应对。

  越千玲站起身应该是见我清晰过来,脸上有欢喜的哀伤,但见到秋诺就坐在床边,手按在我伤口上,另一只手中的刀明晃晃的刺眼,越千玲完全是没有任何章法,完全是一种想保护我的本能,我见她想都没想随手端起身旁的凳子,我虚弱的已经说不出话,无力的对她摇头,几乎是用尽全力才小声从口中挤出一个字。

  走……

  我不知道是我那细弱蚊吟的声音越千玲根本听不见,还是不管我说什么,她都不会在现在离开我,举起的凳子向秋诺后背砸去,我慌乱的看见秋诺抬手,她的道法修为我见过,我知道她全力一击对越千玲意外着什么,在秋诺手抬起来那一瞬间,我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气力,一把抓住秋诺的手,我太过用力以至于身上的伤口完全撕裂,大量的鲜血不断涌出。

  秋诺估计是没想到我居然还有气力抓住她的手,片刻的迟疑已足以让越千玲有逃出去的机会,可她手中举起的凳子却结结实实砸在秋诺后背上。

  被我抓住手的秋诺居然没有挣脱,事实上不管秋诺有没有道法,以我现在的身体和气力,她完全可以很轻松的挣脱,可秋诺一动不动,目光从我身体上的伤口移动到我脸上。

  那目光更加阴冷和怨恨,我能看懂前者,但看不懂后者,我不明白秋诺的眼神为什么会对我充满如此难平的恨意。

  越千玲手中的凳子落下,我有些迟疑并没听见撞击在秋诺身上的声音,等我的目光再次看向秋诺身后的越千玲时,嘴角抽动抓住秋诺的手不住的在抖,秋诺没有丝毫的挣脱,我已经慢慢松开。

  秋诺手中那九条黑气软鞭在钟山我见识过威力,我和闻卓两人合力不过才能抗住秋诺五鞭,当时若不是道法不侵的古啸天帮忙,真不知道如何抵挡,而如今那九条黑色软鞭像是通灵性般,宛如九条佑护秋诺的黑蛟,游动盘旋在秋诺身体四周,其中两条缠绕在越千玲的左右手腕上,虽然秋诺就近在咫尺,可越千玲砸下去的凳子停在秋诺身体半寸的地方再难靠近丝毫。

  秋诺一直保持不变的眼神看着我,到现在她都未对我说一句话,甚至根本没有去管身后的越千玲,好像在她眼中这房间里只有我一个人能让她在意。

  我避开秋诺那怨毒的双眼,惊恐的看见,其中一条黑色软鞭向越千玲的脖子慢慢游去,然后向毒蛇般缠绕几圈,越收越紧越千玲的脸完全憋红,已经无法呼吸,秋诺的身体依旧一动不动,那九条软鞭向是懂她心意般被控制着,我看见越千玲整个人慢慢离开地面,被那软鞭吊着脖子悬空而起。

  她甚至都无法去挣扎,双手已被捆缚只能徒劳的扭动身体,越千玲身体离地面越高,她挣扎的动作就越迟缓,看得出她已经快要窒息,秋诺站起身这是她第一眼去看越千玲,剩下的几条黑色软鞭都直立起来,像伺机而动的毒蛇对着越千玲的身体。

  “若不是看你七窍玲珑心中有芈子栖魂魄,我早就杀了你,既然你自己都不想活了,我有何必还留你这条命。”秋诺的声音比她的人还要冷。

  我知道或许对于秋诺来说,越千玲并无关紧要,如今当着我的面说这番话应该是说给我听,毕竟眼睁睁看着越千玲死在我面前,恐怕比让我死还要难忍,而实际上现在秋诺至少有两种办法让越千玲香消玉损在我面前,要么活活就这样用软鞭勒死她,要么剩下的黑色软鞭穿透越千玲身体,可不管是哪种都不是我宁愿见到的。

  我发誓会倾尽一生保护她,可如今我连抬手的气力都没有,越千玲身体挣扎的弧度越来越小,手有些无力的在开始下垂,我紧咬牙关用尽所有的气力,忍住伤口钻心的剧痛向床边移动,身体重重的甩在地上,声响让秋诺回过头,先是看了我一眼,目光依旧是恶毒和愤怒,但很快随着我的手目光开始下移。

  秋诺的左脚轻微抖动一下,她之前留在床边的那把匕首被我刺入她的左腿中,可惜我真已经没有力气,刀刃刺入的并不深,但这已经是我唯一能做到的事。

  我扶着床沿坐起来,失血太多脸上早无血色,很苍白的看着秋诺,大口喘着气,气若游丝的说。

  “不管她……的事,你……想要我命,用不着这么麻……烦,你放过她。”

  说完我艰难的想要抬手,可已经实在无能为力,吃力的转头看着我旁边的那盏七星灯,断断续续的说。

  “雁回只求一死,与人无尤……能活到……活到现在全靠……全靠这七星灯续命,灯灭人死……我……我自己了断,只求你放过千……千玲!”

  我用身体去撞那放七星灯的木台,很微弱的力量,也是我仅存的气力,可居然撞不动那小小的木台,即便上面的七星灯也纹丝不动,伤口中涌出的鲜血就没停止过,我只感觉生命正一点点从我身体中消失,其实即便我不灭了七星灯,秋诺再多等片刻,我也会命归黄泉,但我生怕秋诺不泄愤会迁怒到越千玲的身上。

  我把整个身体向木台倒过去,以全身的重量去推倒木台,当我身体斜斜的偏倒下去,我看见木台上面的七星灯从上面滑落下来。

  我看了一眼越千玲,那应该是最后一眼了,我很清楚只有七星灯落地熄灭的瞬间,我也会随之气绝身亡,秋诺捆缚越千玲的黑色软鞭抖动,把越千玲整个人抛出去摔在地上昏厥过去。

  那七星灯掉落的好像很漫长,以至于我能回想起认识她的点滴,我在等最后灯灭的那一刻,但我只听见木台摔落在地上的声音,但我却依旧还活着,我有些疑惑的转头。

  秋诺的那黑色软鞭像九条黑蛟盘绕在一起,那盏七星灯在落地的瞬间被秋诺接住,灯火虽然羸弱,可还是在继续燃烧光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