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九十九章 再续心脉

  我第一个反应是秋诺没打算让我死的这么轻松,她是想折磨我的,至于她想要什么办法,是挫骨扬灰还是让我魂飞魄散对我来说已经不重要了,我的意识已经变的模糊,身下是一大滩从我身体里流出来的血渍。

  秋诺的软鞭像是懂她的意思,把七星灯放在我距离不到的地方,看秋诺的样子,似乎对于这盏七星灯她比我还要重视,然后她拔出我插在她腿上的匕首向我走来,就蹲在我面前。

  重重一巴掌打在我脸上,打的实在是很重以至于我整个头都拧到一边,但是很奇怪秋诺在打我的时候,我居然从她眼中没看见杀戮,竟然透着一丝痛楚,事实上秋诺这巴掌把我都打迷惑,以我对她的了解,虽然我不清楚她会用什么办法来折磨我,但绝对不会用现在这个方式,完全和她的性格格格不入。

  秋诺一把拧起我的衣领,我整个人被她拖到眼前,反手又是一巴掌,声音透着很奇怪的痛楚。

  “你想死还不容易,这龙虎山说低不低,你有心求死从山顶跳下去一了百了,你可知道要等多久才能等到一个可以承载帝王之格万世天命的人,你居然一心求死。”

  我听不懂秋诺的话,到现在也分辨不出她到底想要干什么,只是剧烈的咳嗽,从口中喷出的鲜血溅落在她的身体上宛如朵朵艳丽的桃花。

  秋诺抬手对着我身体上的纱布就是一刀,我终于看清楚我的伤口,深可见骨洞穿前后,秋诺一掌按在我伤口上,比之前更要用力,钻心剧痛游走全身,可我连喊叫的力气都没有,如果这就是秋诺要折磨我的办法,我想她算是做到了,我只能抽搐着嘴角眼睛无力的快要闭上,但是忽然间我看见秋诺按在我伤口上的手中有光亮在闪动。

  越发刺眼明亮,围着她的手心在扩散直到完全覆盖在我整个伤口上,很奇妙的感觉,似乎那些游走离去的生命正在慢慢回到我身体中,就连剧痛也在缓缓减轻,我的意识开始由模糊变的清晰,只不过很奇怪的事对面的秋诺脸色越来越差,就好像我之前一般,看不出丝毫血色。

  等到那光亮慢慢消散而去,秋诺站起身向后退了几步,她胸口起伏很大,样子犹如我之前虚弱和苍白,我低头看见身体上依旧全是血渍,可已经感觉不到疼痛,我诧异的摸向伤口,眉头立刻皱起来,开始还缓慢迟疑的动作变成快速而惊讶。

  等我抹去身上的血渍,我的口慢慢张大,原先那处足以要我命的伤口不见了,如果不是这满身的鲜血,我甚至都怀疑到底我有没有受过伤,我又恢复了气力,很轻松的从地上站起来,第一个反应是扶起地上的越千玲,她撞击在地昏厥不醒,好在气息平和没什么大碍。

  我把越千玲安顿好,用很疑惑的眼神去看秋诺,我心脉已断,大罗金仙都无力回天,当日我在弦台宫误伤穆汐雪,即便最后三界独尊的嬴政亲临也只能眼睁睁看着穆汐雪在他怀着弦断人亡。

  我虽然伤的没有穆汐雪重,但绝对不可能有生还的可能,我忽然想起冥冥之中我见到的穆汐雪和言西月,她们见到我时都说着同样的话,让我好好歇息,休息好了再回去,还有很多事等着我去做,当时没有明白是什么意思,现在猛然间恍然大悟,我是命不该绝,有人能救我回去,可是救我的人竟然是秋诺!

  我皱着眉头看着面前面无表情但冷艳虚弱的秋诺,离开那庞大而巍峨的宫殿时,嬴政曾经意味深长的告诉过我,前面的路还长着,我要经历的事也还有很多,似乎他早知道我死不了。

  而秋诺在钟山已经告诉过我,她是黄爷手下走卒,她是替黄爷做事,而最不想我死的人,当然莫过于和我同身同魂的嬴政……

  我一愣,有些惊讶的看着秋诺,若有所思的说。

  “黄爷……黄爷就是嬴政!”

  我的问话落在秋诺的耳中变成冰冷的嘲笑。

  “你本就拥有帝王之命,如今你帝星入世,你拥有和学会的九天隐龙决越多,找回来秦王的元阳就越多,自始至终你就是嬴政,按照你的意思,你就是黄爷?”

  我再一次哑口无言,我当然不可能是黄爷,秋诺在钟山说过她并不想要我们的命,至少现在不想,而事实上如果她真是替黄爷做事,想要谋害我们用不着等到现在。

  “为……为什么要救我?”我大为不解的问,事实上我更想问的是,她怎么能救回一个心脉已断的人。

  秋诺转身,看样子她没打算回答我的问题,脚上的伤口还在流血,她每走一步都是一条细红的血路。

  “好好活着,从现在开始你这条命就是我的,什么时候我想收回去,也是我说了算,别……别再做这样的事。”

  秋诺的语气像是警告,但我已经听不出她声音中的冰冷和戾气,按照我的理解,她留着我的命还有其他用处,秋诺是在利用我,或者说在利用我所承载的万世帝命,事实上除了这个理由我实在想不出秋诺救我的目的。

  我挡在门口,不管她是出于何种目的,但毕竟是救了我,武则天让我日后见到秋诺生死相搏的时候放过她,可结果居然是秋诺来救我,一时间我很难把这种反常转变过来去适应,如果可以我原本打算给她至少说声谢谢。

  可等我的余光瞟见还昏厥不醒的越千玲,还有记起我亲手送上路的刘豪以及其他枉死在秋诺手中的那些人时,浅淡的感觉瞬间化为乌有。

  “你我早晚有一战,既然今天你来了,也不用等上龙虎山了,告诉我黄爷是谁,我答应过李姨和清姑姑,放你一条生路,我不为难你。”

  “她们给你说过什么?”秋诺忽然很紧张的向前走一步,脚上的伤让她险些没站稳,抬头看我一本正经的问。

  我不明白秋诺为什么会有这么大反应,事实上她们除了让我放其一马之外还真没告诉过我其他的,我平静的对秋诺摇头。

  在得到我肯定的回答后,她毕竟认识我时间也不短,知道我不会谎言搪塞,紧张的表情消失在脸上,声音冰冷的回答。

  “黄爷是谁都和你没关系,就算你知道也改变不了任何事,做好你该做的,时间到了不用我,你自然会知道。”

  黄爷这两个字已经让我纠结了太长时间,我感觉自己就像一个傻子般被人设计牵引,每一次明明以为自己看透彻的时候,总是发现明明简单清晰的事情变的更复杂,我已经厌倦了猜测和揣摩,确切的说,我已决定要么秋诺告诉我结果,要么我永远不知道结果,总之这个房间中我和她今日只能有一个人活着走出去。

  秋诺见我抬手估计也知道我的意思,慢慢抬头看我,目光依旧冷艳,不过她距离我太近以至于她的呼吸声我都能听见,这么近的距离她居然没有闪躲后退的意思。

  我见识过她的道法修为,知道深不可测,但就这样没有丝毫防备的站在我面前未免太过托大,我就是再不济全力一击秋诺也抵挡不住,当然还有一种可能,秋诺到现在还是没把我放在眼中。

  用她的话说,她是黄爷走卒,我连当走卒的资格都没有,但有一点我从她眼神中的得到了确认,她没打算回答我的问题,我下意识的去留下她那九条黑色软鞭,再加重语气问了一次,得到的答复是秋诺再向我面前走了一步。

  她的冷艳落在我眼中完全变成了挑衅,我单手起破军印,我抬手出掌印秋诺不避不躲,我一直在防备她的九条软鞭,可最后的结果完全出乎意料。

  呯。

  我的手印结结实实按在秋诺的身上,她整个人像断了线的风筝飞出去,重重倒在地上半膝而跪,对于这样的结果我半天都没反应过来,以秋诺的道法修为完全应该可以避开,即便我解开海底九天隐龙决的法力封印,也不至于让秋诺毫无还手的能力。

  秋诺用手撑着膝盖,头埋的很低,我看不清她的脸,不过她手中拿九条软鞭似乎是失去了灵气,就如同普普通通的软鞭,没有丝毫生气的拖在地上。

  我听见秋诺咳嗽一声,从低埋的嘴中一口鲜血涌出,我甚至有想过秋诺是在试探我的实力,但看得她如今的反应,知道她是被我伤的不轻,她居然没有躲避硬生生让我击中,我眉头皱的更紧,收起掌印有些手足无措的看着面前的秋诺。

  “你现在可满意?”秋诺的声音低沉而吃力,身体有些轻微的抖动,好像整个身体的重量都是靠那条弯曲的膝盖在支撑,她似乎还在坚持什么。

  我即便是再恨眼前这个女人,但她这样毫无抵抗的样子,让我无所适从,我进退两难的看着她,一时间不知道该干什么。

  直到秋诺缓缓从地上站起来,动作很吃力和缓慢,我感觉自己是彻底的激怒了这个她,低垂的手下意识掐起指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