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一百零二章 盘月食天

  三界独尊的嬴政最后也没能躲过芈子栖手里一把普普通通的匕首,更不用说秋诺,可事实上她在我们面前已经死过两次,如果再算上这一次救我……

  我再低头看看虚静子所写的那四个字,秋诺难道真有不死之身?!

  闻卓可能是和我想的一样,虽然秋诺救了我,但是这个女人怎么看我都相信她早晚都会变成棘手的对手和敌人,若她有不死之身,那这事就麻烦了,所以闻卓很认真的问虚静子。

  “不死之身……这么说她永生不死?”

  虚静子这才更犹豫,好像不知道该如何回答闻卓的问题,想了半天才在宣纸上写下一个字。

  生。

  然后把宣纸毕恭毕敬递到我手中,我和闻卓一看这个字,多少心里都有些冰冷发凉,很简单的道理,若秋诺是敌人,她最后还生还,那结果显而易见,作为对手的我们就必死无疑才对。

  我们一时无语,可我发现虚静子写完第一个字后,并没停歇下来,又在宣纸上写下第二个字。

  死。

  然后同样毕恭毕敬再次递到我手中,我微微一怔,看看手中两个截然相反的两个字,闻卓问虚静子秋诺将来生死定数,虚静子竟然占出这样的结果,若生是指秋诺到最后还是永生不死,那最后虚静子给我的这个死字又是什么意思。

  闻卓看看我拿在手中的两个字,慢慢若有所思的回头看了一眼虚静子,然后慢慢转头说。

  “你左手生,右手死,我问虚静子将来秋诺的生死天命……难道是说,秋诺的将来的生死都在你一人之手!”

  虚静子听完闻卓的话,肯定的点着头,我皱着眉头大为不解的再看看手中生死二字,三界独尊的嬴政杀不死的人,神勇无匹道法对其无效的古啸天杀不死的人,居然最后生死都操在我一人之人?!

  我记起在昏迷中我扶起地上受伤的秋诺,当时她给我说过一句很奇怪的话,让我好好活着,她的命留着等我去取,只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当时以为她是随口一说,现在想想,难道秋诺也知道她的生死最后会落在我手里。

  从虚静子占出来的结果看,他占不准秋诺最后到底生死天命结局如何,确切的说应该是我最后是杀还是放过秋诺,虚静子也占不出结果,这倒是让我想起武则天和上官婉儿,武则天好歹也是有帝命之人,不惜一跪来求我放过秋诺,单凭这一点可见武则天知道的事情远比我要多。

  我曾问过武则天关于秋诺的来历,当时她的回答模棱两可,现在细想其实当时她是在搪塞敷衍,事实上她是知道秋诺真正来历的,但她却没告诉我,武则天和上官婉儿是不懂道法,也是所有事中涉及最浅的人,我一直认为经历过这么多事,我应该能看的透彻和清晰,却没料到,原来我才是什么都没看通透的那个人。

  我深吸一口气,慢慢放下手中那两个字,我本想虚静子既然奇门之术了得,人世种种他都能占出结果,希望能从虚静子这儿得到我想要的答案,可这答案完全出于我意料之外。

  闻卓见我忧心忡忡,不时抬头看着天际,声音有些焦急的催促。

  “秋诺的事你暂时先放一放,既然她现在能救你,不管她想干什么或者有什么目的,我们走到最后自然会知道,便她真有不死之身,可她的生死都在你一人之手,你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我默默点点头,事到如今也只能是闻卓说的这个结果,我一直把注意力全放在虚静子的身上,也没留意到闻卓的神情明显和以前不太一样,他向来玩世不恭,对任何事都不以为然,可今天一到天师亭,他明显很紧张不安。

  “怎么了?”我警觉的问。

  “天象有异动,似乎要出事,这个地方不安生,你还有什么要问的抓紧时间,问完早点赶回去。”闻卓一本正经的回答。

  我想闻卓可能是太担心,有些草木皆兵的感觉,也没多理会他,转头看了看虚静子。

  “奇门之术来人不用问,只要你见过的人,你应该都能占出来。”

  虚静子听我这么说,头立马埋下去,脸上的表情又变的诚惶诚恐。

  “那日我身边有一女子,当时你给其他人占命,她见你未曾给我占,和你据理力争。”我很沉稳的注视虚静子严肃的问。“那女子你可曾还记得?”

  我要让虚静子想起来的人是越千玲,我今晚特意带闻卓回到天师亭来见虚静子,除了想知道关于秋诺的一切,另一个就是想知道越千玲。

  魏雍开幽冥之路最终目的是救回芈子栖,可她的魂魄在越千玲的七窍玲珑心中,昏迷的时候见到秋诺,她明明有机会杀掉越千玲,可却没有动作,当时她说过一句话,如果不是因为越千玲有芈子栖的魂魄,她早就了解越千玲了。

  就是秋诺这句话提醒了我,魏雍拿玉圭应该是开幽冥之路最后一步,他身边有秋诺暗中帮忙,玉圭十有八九会落入他手,一旦我们阻止不了他,幽冥之路一开芈子栖回来就意味着越千玲就再不复存在了,或许是因为经历过生死,我才更加意识到越千玲对我的重要,所以我必须知道越千玲的将来。

  虚静子想了想,对我点头示意他还记得越千玲。

  我把石桌上的笔递给虚静子,一本正经的对他说。

  “你就给此女算前世推将来,为其占命推前程。”

  虚静子见我如此在意和认真也不敢怠慢,占算半天后,接过我手中的笔,在宣纸上快笔直书,落笔之后安静的站到一旁,我走过去低头看宣纸上的字。

  “此女属龙,刑克父母,前二十年享乐太平,遇帝星而醒,身逢劫难百炼成钢,岐山凤鸣百鸟来朝,前世为帝后之尊,荣光万世可逐日月。”

  看见虚静子所写这些,我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和闻卓对视一眼淡淡一笑,虚静子果然非浪得虚名,仅仅看过越千玲一眼,竟然到现在也能记得,占出来的结果完全正确。

  “千玲将来可平平安安?可会遇到凶险之事?”

  虚静子刚占片刻,脸上骤变,当着我的面居然把酒壶拿了出来,自从他知道我是谁,在我面前一直毕恭毕敬,明显现在是占的入神,完全忘记我是谁,不过看他面色我比他还要紧张,加重语气再问一次。

  虚静子持笔半天不敢写下去,我见她额头有细细汗珠冒出,知道他有难言之隐,大声对他说。

  “按你所占直书,吉凶于你无关,恕你无罪,若有隐瞒天师亭前再多一坟丘而已!”

  虚静子深吸一口气,仰头再大口喝酒,把酒壶扔到一边奋笔直书,等他写完站到一旁,我看见他的额头全是汗水,因为手抖的厉害,写出来的字也扭曲变形。

  我和闻卓走上前一看,我的目光深陷在宣纸上,闻卓的口也微微张开。

  此女遇帝星而醒,再临人世定盘月食天,一人之辉能遮帝星光芒,撑天踏地无人能及。

  难怪虚静子不敢写,从他占出的结果看,越千玲的情况和秦一手说的一样,从越千玲认识我的那天开始,芈子栖也随之入世,嬴政再厉害无匹,可在芈子栖的面前终究是不敌,九鼎上的龙甲神章真正全部学会的只有芈子栖,所以一旦芈子栖聚集元阳,她本有帝后之命,若他日再凤鸣岐山,其光芒能遮帝星也不足为奇。

  我默默点了点头,转身看看虚静子,声音严峻的再问。

  “你再占千玲将来会如何?”

  虚静子一听想都没想噗通一桩直挺挺跪在我面前,头就贴在地上,整个人不断在发抖,看他这个样子我更加心烦意乱,抓起石头桌上的纸笔扔到他面前。

  “直言无罪,再要搪塞不语定罚不赦!”

  “有什么你就写出来,是吉是凶也和你没关系,他都说了恕你无罪。”闻卓生怕我真暴怒,毕竟是涉及到越千玲的事,连忙把地上的纸笔递到虚静子手中。

  虚静子跪在地上,用颤抖的手慌乱不堪的写了几个字后,整个人又埋下头,闻卓拾起地上的宣纸,看了一眼表情和虚静子差不多,抬头和我对视,有些不知所措。

  “拿来!”我伸手急切的说。

  闻卓慢慢把手中的宣纸拿起来,我仅看了一眼就呆在原地。

  此女必杀之!

  “我只让你占越千玲将来,没让你替我出主意,再胡言乱语半句这六道三界都无你容身之所!”我冲过去一把拧住虚静子的衣口,怒火中烧冷冷的盯着他,声音阴冷的说。“现在你就告诉我,越千玲将来会怎么样?”

  虚静子的手太抖,以至于他写的每一个字都极其扭曲,额头上的汗珠掉落在宣纸上,让本来就不规整的字更加变形,他颤巍巍的写完后双手把宣纸呈到我面前。

  我一把抓过他手中的宣纸,闻卓走到我身边,他看了一眼后,目光落在我脸上,因为我此刻的表情是溢于言表的震惊和慌乱。

  那宣纸上弯弯曲曲的写着。

  弑君灭主,盘月食天三界尽在其手。

3条评论 to“第四卷 第一百零二章 盘月食天”

  1. 回复 2014/03/11

    越千玲

    其实我才是黄爷,你们有猜到吗?

  2. 回复 2014/04/19

    小江哥

    三观尽毁啊!

  3. 回复 2016/07/12

    赢政

    雁儿,为什么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