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一百零三章 黄爷的名字

  我喉结不由自主蠕动一下,慢慢向后退了几步,盘月食天时乱象,预示天下大乱混沌再现之兆,嬴政能三界独尊,何况是芈子栖,在弦台宫芈子栖击退嬴政没用吹灰之力,至于弑君灭主我倒是并不惊讶,对于宿命很早以前我就开始慢慢相信,倘若嬴政真再君临天下,想必再次诛杀封印他的人亦会是芈子栖。

  可是对于后面一句盘月食天,到底是嬴政乱世还是芈子栖为了平定嬴政而不得已为之,我就不得而知了,但有一点我很清楚,不管最后谁输谁赢,若是芈子栖再现人世,那就意味着世间再无越千玲。

  我大口喘气,只感觉嘴唇有些干涸,连忙蹲在虚静子的面前,声音还是急促的问。

  “其他的我不想知道,你就回答我越千玲最后是生还是死?”

  虚静子这次没有执笔,而是跪行向前,把我之前放下的那两张纸重新拿起来恭恭敬敬的递到我手中。

  左手生,右手死!

  我茫然的慢慢站起身,手里两张宣纸犹如千斤之重,和秋诺一样,越千玲最后的生死居然也在我一人之手,以虚静子的奇门之术,应该不会占错,何况我在他面前,借他天大的胆子,他也断不敢乱说一句。

  按照这个结果,有朝一日,秋诺的生死会在我一念之间,所以武则天才会求我,不惜一命抵一命让我放过秋诺,这我还能理解和接受。

  可是越千玲……

  我很难想象会出现让我抉择她生死的那一天,我可以不惜一切顾她周全,又怎么可能会面临这样的抉择。

  还有嬴政在宫殿之上对我说过的那句话,自始至终他都不是我的敌人,魏雍手里的昊穹剑早晚会被我拿回来,他所拥有的九天隐龙决我也会传承学会,真等到那个时候,我所要做的事也该到此为止才对。

  嬴政不是我敌人,魏雍很快就不再是我敌人,那我剩下的敌人是谁。

  黄爷?

  魏雍开启幽冥之路救芈子栖,背后推波助澜的与其说是秋诺,还不如说是至今我都不认识的黄爷,古啸天曾经在钟山告诉过我,即便没有魏雍还会有第二个人开幽冥之路,可见魏雍在黄爷眼中也不过是一个棋子。

  真正的目的……

  我身体猛然一怔,突然发现我一直忽略的一件事,秦一手放我帝星入世是因为芈子栖昔年告诉他的那两句签文,紫薇显世破贪狼。

  要阻止魏雍唯一的办法只有拥有嬴政元阳和命格的我,这个理由一直支撑着我到处寻找失落的四件神器,可现在我才发现,曾经我无法企及和战胜的魏雍,也不过和我一样仅仅是别人手中摆布的棋子。

  不管这个人是谁,但现在有一点我慢慢想明白,或许摆布我和魏雍真正的目的并不是要嬴政君临天下。

  黄爷在等的人应该如同虚静子占出的结果一样,盘月食天,而真正可以做到三界独尊无人能匹的人,自始至终都不是嬴政,而是芈子栖!

  我再次踉踉跄跄的向后退几步,撞在天师亭的柱子上,闻卓见我如此慌乱,很诧异的看着我,我缓缓抬起手,目光落在那被秦一手切断的断指上。

  脑子里回荡着嬴政那些到现在我还是不太明白的话。

  如今你对错不分,善恶亦不分!

  我突然有一种很奇怪的想法,之前重来都没曾有过的想法。

  秦一手不断我指,我就不会离开大山,我不离开大山就不会有后面的事……

  忽然间我真的分不清对错和善恶,我唯一能肯定仅仅是我是秦雁回,我要不惜一切保护越千玲,不管谁救回芈子栖最后都必须拿回越千玲七窍玲珑心中的魂魄,那会要了越千玲的命,所以!无论如何我也不会让谁伤害到她。

  我深吸一口气,让自己的情绪平复下来,快步走到虚静子的面前,大声让他从地上站起来,目光如炬的看着他,极其严肃的说。

  “最后一件事,我命中注定有一宿敌,是谁我也不知道,奇门通三界,此人无论鬼神都在三界之内,我要你给我占出此人的名字!”

  虚静子见我表情如此凝重,不敢怠慢,以我的命格反推,我要他占出黄爷真正的名字,不然我处处掣肘于人永远都是被动的被支配和摆布,虚静子以奇门法术和奇门术数同时起局推演,这一次他用的时间和精力明显比之前要久和吃力。

  闻卓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到亭子外面,我看见他又在抬头看天,之前还明月当空,现在滚滚黑云袭涌而至,遮天蔽月整个山顶一片漆黑,山风四起呼啸而过,我也抬头看天突如其来的风起云涌似乎真如同闻卓所说,不是太对劲。

  虚静子收手抬头,我心里暗暗提了起来,有些兴奋和紧张,看他样子已经占出结果,我让他马上在纸上写出来,可虚静子刚一执笔,忽然间狂风大作,天际传来滚滚雷声,道道闪电划破漆黑的夜空。

  我看见闻卓在外面掐指算着什么,然后很诧异的抬头张望,我也没太留意,催促虚静子快点写出来。

  虚静子的笔落在宣纸上,墨汁透进渲染恣意的四处扩散,我一直目不转睛的看着他手中的笔,下笔这么久可虚静子始终没有写下去,我发现他的手轻微的抖动,连握笔的姿势都不太一样。

  抬头看他发现虚静子满脸通红,手臂上青筋暴露,似乎是用尽全身所有的气力,可也未曾让那笔移动分毫。

  咔嚓。

  一声断响,虚静子手中毛笔应声而断,我惊讶的看着他手中剩下的半截毛笔,若是别人还能说天机不可泄,虚静子用奇门通三界占出黄爷的名字,三界之力让虚静子不能写出这个名字,可我在此烧檄文讨伐三界,当日三界平息而归,断不会再敢阻碍我所问之事。

  我让虚静子再拿另一支笔继续写,可结果依旧是再次断成两半,外面风声凛冽,天际雷光电闪越来越密集,我快步走到亭子外面,闻卓见我出来很诧异的说。

  “果然是天象有异,刚才我算过,居然有人节制九霄三十六天,掌雷霆之政,借三界之力在困锁此地。”

  “你前世是雷部正神,有你在此,九霄三十六天会听令其他人?”我大为不解的问。

  “那也未必,事实上几天前你就在这里下檄文讨伐三界,莫说九霄三十六天,三界都平息而归……”闻卓眉头皱的很深,吐掉叼在嘴角的草根疑惑的说。“居然除了你之外,还有人能赦令三界?!”

  “装神弄鬼,我倒要看看到底谁这么大本事。”

  我说完转身回到亭子里,随手拿起一支笔,咬破中指抹血于笔身之上,递给虚静子。

  “你安安心心把名字给我写出来,今日若有人敢阻拦,神挡诛神,佛挡杀佛。”

  我回到亭子外面,从身上拿出五张符箓,分别把指头的血抹在符箓上,再各自贴在天师亭的四方,手持最后一道符箓站在闻卓旁边,双指夹符,大声口念道咒。

  九天阳阳,飞剑神王,破禄三台,威摄四方,黄神勾天,翼德亡神,天摧倒地,裂海随文。汝等速退,奔雷奉行。

  咒完符燃我扬符而起,亭子四周的符箓顿时一道金光连城一片把天师亭包裹其中,九霄之上滚滚电闪雷鸣顿时销声敛迹,四起的狂风也顷刻间停了下来。

  我刚想说话,忽然天际狂雷万倾,无数道雷电划破天际而降,我已经封推雷部神君,没想到还敢降下天雷,而且是万雷齐发,虽然不敢劈我和闻卓,但全部不偏不倚劈在天师亭上。

  虽然有道法金光所阻挡,但我贴在天师亭四周的符箓明显抵挡不住万雷所袭,纷纷燃烧起来等符箓烧烬,金光一灭无数雷霆齐齐劈在亭中虚静子的身上,瞬间化为一抹焦灰。

  我大吃一惊,身边的闻卓也震惊的呆立,很明显有人不想虚静子写出黄爷的名字,最让我震惊的是,这个人的道法修为高我不知道多少倍,否则不可能连我用帝血所启的道符发咒都能破去。

  我连忙回到亭子中,虚静子已经是一抹焦灰,那石桌上的宣纸散落一地,我蹲在地上到处找寻,终于找到虚静子写出的名字,看了一眼后,表情说不出的疑惑,整个人无力的站起来,靠着柱子坐在亭子里。

  闻卓走进来,我抬头看他,把手里的宣纸递过去,然后和他对视一眼,闻卓拿着宣纸看了半天,重重叹了口气,沉默不语的和我相对而坐,宣纸被他放在石桌上,我们默不作声的看着上面,表情很混乱。

21条评论 to“第四卷 第一百零三章 黄爷的名字”

  1. 回复 2014/03/08

    涛涛

    怎么还不更新啊、都等了两天了。求更新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