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三章 青眉如黛

  很少见闻卓这样的反应,我当然也知道明天不会轻松,几乎所有知道我要去龙虎山的人都这样提醒过我,这清风庵是三曲九洞第一个关,闻卓单独去见主持回来也狼狈不堪,可见文牒上的印鉴不会轻轻松松的盖上去,但现在我更好奇的是这清风庵的主持。

  能让闻卓都顾忌和担心的人不会是寻常之辈,想必这位前辈不管是道法还是修为也都应该登峰造极才对,前面三位迎客的虚字辈道士都是六七十的人,能坐镇三曲九洞第一关的人,估计也是仙风道骨的高人,既然是清风庵的主持一定是女的,能有这样道行的女主持甚是少见,我多少对此人有些好奇。

  第二天一大早,就有女道长来引领我们去正殿,叶轻语应该是一夜没睡,看她双眼潮红就知道,估计是担心闻卓安危,见到闻卓安然无恙站在她面前,叶轻语笑靥如花。

  闻卓的不羁似乎无时无刻都存在,昨日回来衣冠不整,睡了一觉起来也没见他整理好,衣领都还是歪着的,叶轻语伸出手完全是无心的帮他整理,还笑言就他这个样子也能是天将。

  若是以前我猜闻卓一定会满心欢喜,可当叶轻语的手伸到他面前帮他整理衣衫的时候,我明显发现闻卓表情极其紧张和慌乱,时不时瞟着其他地方,心思好像完全没在叶轻语身上,我怎么看似乎他都是在防备着什么,更像是生怕被什么人看见。

  “你衣服什么时候破了?”叶轻语指着闻卓后背一处裂开的地方问。

  “破了?”闻卓回过神,明显避开叶轻语的目光,语无伦次的回答。“应该是山路上的树枝划破的……”

  “别听他瞎说,之前都是好的,昨天回来之前绝对没破。”萧连山一本正经的打断闻卓的话,他心无伎俩什么都不会隐瞒,更见不得其他人隐瞒,完全是习惯性无心的说。“昨晚回来的时候衣冠不整的,而且我还在他身上……”

  “萧连山!”闻卓一把捂住萧连山的嘴,看他这如此机敏快速的动作,我都有些想笑,闻卓一边把萧连山往前推一边回头对叶轻语说。“没事,你别担心,回头你要有时间帮我补补就成。”

  闻卓把萧连山推到我身边,知道自己是管不住他的,一脸乞求的看着我。

  “当我求你们了,明明没事的,让你们说出来那还了得,我和轻语好不容易在一起了,你们非要看劳燕分飞才满意?”

  “你去论道正大光明,君子坦荡荡无事不可对人言,有什么好担心让叶轻语知道的?”我很认真的问。

  闻卓一时语塞,面面相觑不知所措的看着我,嘴角蠕动几下也没能回答出来,越千玲和顾安琪在前面的惊呼算是解救了闻卓的困境,我们跟着引路的女道士不知不觉已经来到正殿。

  这清风庵看似不大,昨晚我们一直住在山门外面,等进了山门才发现这里别有洞天,我们现在站立的位置是正殿前的广场,极其宽敞的青石前殿,全用整条大小如一的青石板铺成,在中间用不同颜色的石块拼接出一个偌大的八卦图案。

  但这并不是让越千玲她们惊讶的地方,等我们走进去后也被眼前的场景多少有些震惊,正殿前的青石广场上清一水的百来位青衣女道士以五行八卦方位而立,个个眉清目秀超凡脱俗,手持单剑动作划一的在广场习剑。

  道家剑法以修身养性为主,看的出她们所练的是传统的太极剑,剑招轻灵柔和,绵绵不断,重意不重力,又全是女道士演绎出来,优美潇洒,形神兼备。

  虽然是寻常太极剑,可看她们一招一式都了然于心,足见这套太极剑她们早已剑为己身,以身驭剑,与剑诀衬,相随成势,每一招神、意、气、力完美相融,身躯各处神妙相随,吐纳精准自然,动作刚柔并置,活跃不轻浮,厚重不呆滞。

  之前我在钟山见过李藏风的阴阳斩魔剑,他的道剑刚劲霸气,以气驭剑所向披靡,萧连山召唤幽冥六将上身也仅仅能逼退其半步而已,可眼前这百名女道士的太极剑却刚好和李藏风的道剑相反,形意绵绵没有丝毫杀生之气,剑招游动全凭心念,随心所欲剑法自然。

  不过这百人习剑虽是整齐如一,而且神形兼备修养之道全泛在这缓缓剑招之中,可是不但没丝毫杀气,就连道法之力我也未曾感应到,若真是修身养性以剑悟道还算叹为观止,可若是以此御敌未免就太过儿戏。

  我忽然想起什么,其他人都目不转睛看着眼前这百人习剑的壮观,我默默走到闻卓身后,用指头挑开刚才叶轻语所说的那处破裂,闻卓衣服上的裂开有半截指头大小,断面干净利索。

  “干……干什么?”闻卓见我在他身后看那处破裂紧张的问。

  “你昨晚是论道还是论剑?”我若有所思的皱着眉头问他。“这破裂之处由上至下,快速准确,这分明是剑尖所破……”

  “以剑论道行了吧。”闻卓压低声音好像生怕其他人听见。

  “你会用剑吗?”我一本正经的反问。

  “……”闻卓又被我问的哑口无言,想了半天回答。“随便比划比划还是会的。”

  “你这也敢说是随便比划,这破裂之处在你后颈,能在这个地方伤你衣衫,就是完全有把握要你的命,你这哪儿是论道,你这是被追杀啊!”我很严肃的看着闻卓极其认真的说。“这里的主持和你有多大的仇,若不是收放自如,恐怕伤的就不是你衣衫,这一剑完全能穿透你后颈的!”

  闻卓下意识摸摸脖子,不羁的痞笑又挂在嘴角。

  “哪儿有你说的这么严重,我不是好好的站在这儿嘛,都说了论道,点到即止又不是以命相搏,何况……”

  闻卓刚说到一半,忽然广场前方道鼓齐鸣,有声音从正殿前面传来,迎主持法驾,闻卓之前的轻笑瞬间消失在脸上,头一低身子开始向后缩,整个身子闪在我后面。

  从来到这清风庵闻卓就没正常过,如今要来三曲九洞第一关的印鉴,还指望他能帮上忙,看他这个样子估计是指望不上了,我很无奈的白了他一眼,抬头向广场前面望去,事实上到现在我也很想看看这位清风庵的主持前辈是什么样的。

  广场上之前那百名习剑的女道士听闻迎主持法驾,顿时收剑单手负于身后,迅速左右退开让出一条通道,一切都井然有序有条不紊。

  宣道号的女道士年岁五十开外,看穿着按照道家礼节应该在清风庵道职不低,面容庄严凝神让人莫名敬服,我心暗暗提起,三曲九洞绝非是摆设,能镇守第一关的人也不可能是泛泛之辈,我带着大家向前走了几步,前面就是百名持剑女道士分开的路。

  看见从正殿出来两位女道士,走在最前面的一袭直领白袍道衣,大有包藏乾坤无极于心的风采,脚下踏白色云履犹如蹬天踏雾般灵动飘逸,跟在身后的女道士手中捧着一柄长剑,剑鞘朱红犹如血色,剑身古朴无华,轻灵质朴。

  单论这把剑比起李藏风的阴阳斩魔剑怎么说都差强人意,或许是女子所用之物,胭脂气太重,若是以此剑对敌未免太过儿戏,既无杀气更无杀意,用剑的同道中人我就见过李藏风,可怎么看这主持未必会在李藏风的道法之上,若这样的人镇守三曲九洞第一个关,那这被其他人三番五次提醒我要留意的三曲九洞未免就是一个笑话。

  可等到那白衣主持走近,我瞠目结舌的愣在原地,不光是我,旁边每一个人都是我脸上的表情,除了我身后的闻卓,或许是因为他低着头的原因,我不清楚他是不愿意去看还是不敢去看。

  在我的想象中清风庵的女主持也应该是仙风道骨上了年纪,道行高深莫测的前辈高人,可站在我们面前的女主持却和我设想的截然不同,道家忌讳问寿,所以我只能完全猜测女主持的年纪,绝对和我们差不多。

  女子冰肌玉骨,眉目如画双瞳剪水,一头青丝高高攀髻,和她那身白衣相得益彰颇有下凡仙子出水芙蓉的味道,这女子若是在红尘俗世堪称一人倾人国,既在玄门之中没有尘世之俗更显得仙凡气质独具,宛如昆仑美玉落于凡尘一隅。

  我回头去看闻卓,其实我很想问他,昨晚和这女子一夜可曾真是在论道还是论其他,不过闻卓的头埋的太低,明明知道我在看他,也没抬头的意思。

  “清风庵主持陆青眉静候各位上山比试居士,三曲九洞文牒第一处印鉴我已加盖其上。”陆青眉声音空灵淡泊,随手一抬指着旁边女道士手中文牒说。“上山路途遥远,陆青眉就不耽误各位居士行程,取走文牒过清风庵,恭祝各位一路安平,无量寿福。”

2条评论 to“第五卷 第三章 青眉如黛”

  1. 回复 2014/03/10

    馨百合

    写的真是太好了!环环相扣,险象丛生,叫人欲罢不能!一口气看到这是夸张了,但确实是除了必要的工作和休息外,这就是第一要务了。感谢作者写的这么精彩,再接再厉!

  2. 回复 2014/04/01

    匿名

    同感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