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四章 五行三清乱四象

  从上了龙虎上之后似乎没有什么事是简单和轻松的,陆青眉虽说口中客气,或许是因为她的样貌确实出众,再加上她那一袭白袍,怎么看都像出淤泥而不染的仙子,就连萧连山那样本分老实的人都看的呆若木鸡,何况是我,终究也是一俗人,七情六欲一样不差,虽不至于看到像萧连山那样,但至少也目不转睛了。

  很快我和萧连山的这样子落在越千玲和顾安琪的眼中,就变成十恶不赦的大逆不道,越千玲已经很久没用她那娇蛮的眼神看过我,如今冷冰冰的盯过来,我才下意识低下头,其他事情上越千玲还能称的上豁达,唯独这方面她眼睛里容不下一颗沙。

  妖孽!越千玲对这位一人倾人国的陆青眉评价仅仅用了两个字,我低头不语,事实上我很想告诉她,对于一个女子的评价恐怕没有什么比的上妖孽这两个字,在男人心中越是妖孽的女子越有致命的诱惑,我估计这话要从我口中说出来,越千玲会瞬间恢复到狂暴的状态。

  萧连山老实,但越是老实的人就越不会伪装,所以此刻他的脸红的像熟透的苹果,做贼心虚这四个字就刻在他脸上,我看见顾安琪比起越千玲的冷眼相加要直接的多,我看见她的手掐着萧连山的胳膊,按顺时针方向在转动,拧动的弧度越大,萧连山的嘴角抽搐也快。

  我不懂女人,但至少比萧连山要好一点,在他心中自己仅看了陆青眉一眼就心猿意马,感觉对不住顾安琪,所以不管顾安琪怎么惩罚他,萧连山也逆来顺受,可殊不知他这样的反应落在顾安琪眼中就变成了默认,我猜想顾安琪恐怕宁愿萧连山大声和她争辩也远好于现在的默认,因为那是承认居然还有能让萧连山一眼乱了心神的女子,而且还不是顾安琪。

  表现最好的是闻卓,说到底叶轻语终究也是有七情六欲的女子,闻卓对她是什么心思又岂能不知道,何况前前后后发生的事,恐怕她也意识到和闻卓之间不会是偶遇那么简单,没有女子会不在乎喜欢自己的男人去多看别的女人一眼,特别是比自己还要漂亮的女人。

  闻卓做到了,头埋的很低,目不斜视大有柳下惠坐怀不乱的风度,桃花颜主风流,若是说到这里谁最该心猿意马,当数闻卓才对,如今看他的反应,我不得不佩服,果真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此等境界非我辈能敌,因此叶轻语对闻卓青眼有加,看的出就连叶轻语这样灵气四溢的女子如今脸上也写满了溢于言表的得意。

  我们六个人现在心中唯一没有纠结的估计也只剩下叶轻语,一时间似乎陆青眉加盖印鉴的文牒已经不再是最重要的,我和萧连山在她们眼中无疑背上了叛逃僭越的标签,就这样僵持着,聪明的人知道什么时候该说话和什么时候不该说话,更重要的是什么时候不说话,这个时候的任何言语都已经变成苍白的借口和措辞,所以我和萧连山一样选择了沉默。

  叶轻语是带着一丝得意和自信走向前的,都没有人注意到她走过去,每个人心中各有小九九,我还在盘算回头如何才能平息越千玲的娇蛮,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叶轻语已经走进广场的八卦图案之中。

  峥!

  剑破流空的声音,还远不止一把剑,我们猛然抬头,广场上原本一齐习剑的百名女道士已经退下,只剩下二十五人持剑,五人一组依旧按照八卦五行而立,如今叶轻语正好在五行之中,一脸茫然的看着四周,前面的通道已被阻断。

  剑阵。

  我立马反应过来,可已经太晚,叶轻语已入剑阵之中,不过一群习太极剑修身养性的女道士能摆出什么样的剑阵,玄门比试以道法高低论胜负,总不至于第一关比剑法,就算在厉害的普通剑阵,我们六个人随便一个,顾安琪的混元伞放出凶兽,越千玲的无极幡锁天困地招魂吸魄,萧连山阴将加身,我和闻卓就更不用说了,可偏偏进剑阵的是最不堪一击的叶轻语,若是普通剑阵我们任何一个人都能轻轻松松破去。

  五行三清乱四象。闻卓的头抬起来,在我身后说出这七个字时,我猛然一怔,回头才看见闻卓无奈而认真的目光,或许是他看出我的惊讶,很肯定的对我点点头,重复了前面说的那一句,我的眼睛快速的抽搐一下,再转头看看前面的那二十五名持剑女道士。

  五行三清乱四象,是道法剑阵,五人一组按照五行方位站阵,由阵眼一人发动,启阵请三清护阵,一行攻,其余四行守,攻守兼备,而且五行以风火雷电水赦令,每一行都威力惊人,剑阵以五行八卦天地干支随意组合,因此变化无穷除发动之人剑阵如何幻化无人能预判。

  五行三清乱四象是道家密宗剑阵,虽不及向五帝噬魂阵这样的先天杀阵,但是我在秦一手的古书里看见过,三界初定时此剑阵是人界克制天地两界为数不多的杀招,有诛神灭仙斩妖除魔的威力,可此剑阵因为杀戮太重,阵不嗜血阵不终,一旦发动进阵者要么破阵而出,要么就魂断剑阵,此阵操作过程极为复杂,操阵者皆必备极高修为,阵中仙神魔妖亡魂不计其数,何况是用来对付我们这群普通人。

  一入三曲九洞,生死不论。

  虚空子告诫我这话的时候我还有些侥幸,毕竟是道家祖庭以善修道为道家之本,参加玄门比试也算是道法切磋,点到即止的事,扯上生死未免有违道家善源,没想到三曲九洞第一关,竟然是足以灭神诛仙的杀阵。

  闻卓告诉我后,我的心提了起来,在秦一手的古籍上对此阵记载甚少,我唯独还清楚的记得五个字,入阵者皆亡。

  叶轻语已被困剑阵之中,如果现在还有什么让我不确定和侥幸的,就是要发动五行三清乱四象的人,也是站于阵眼牵动剑阵攻守变化的人,这需要极高的道法修为和剑法造诣,剩下这二十五名女道士应该是这清风庵的佼佼者,可我对她们的印象始终都停留在那飘逸空灵的太极剑上,她们真的可以发动灭神诛仙的剑阵?

  那二十五名女道士只是持剑而立,但并没有发动,似乎在等什么,我正想叫叶轻语回来,就看见对面的陆青眉向前一步,手一抬旁边的女道士把那柄古朴无华的剑送到她手中。

  “居士只身一人入剑阵,气魄可佳想必实力也不容小觑,陆青眉在此领教居士旷世道法神通,刀剑无眼还望居士好自为之。”

  叶轻语完全不明白怎么回事,还未来得及说话,陆青眉单手一反,长剑出鞘,剑身寒气四溢紫电凝霜,犹如一泓秋水泛泛而涌,那剑握于陆青眉手中好似三月梅雨细细柔寒断钢裂铁。

  陆青眉有一双干净白皙的手,每一处指甲都修磨的整齐平滑,我相信只有这样的手才能配的上她手中这柄剑,所有的细节都被陆青眉做到了极致,远远看过去她的双手象婴儿般细嫩,被这双手抚摩一定会很舒服,象少女耳边的低语或是江南酒家的小酒,惬意沉醉!

  可我相信没有人愿意去碰这双手,陆青眉手中无剑的时候一人倾人国,有另众生颠倒之美貌,可剑在她手,怎么看她更像一个嗜血杀神。

  我们和陆青梅相隔距离很远,可当那剑出鞘,咄咄寒意铺天盖地席卷而至,偌大的正殿广场原本祥和宁静之气瞬间荡然无存,一片萧杀笼罩天地,连流动的气息都充满渗骨的寒冷,我终于不再认为那剑有多少胭脂气,也终于明白为什么其他人的剑都没剑鞘,唯独她这把要藏于剑鞘之中,寒杀之气贯彻天地不祥之物何以显世。

  雷怒疑山破,影若扬白虹,故此剑名雷影,取寒冥之铁由三十六天神雷劈造而成,上驭九霄下令十方,为天界兵器不破不毁,诛神灭仙杀魔斩妖所向披靡。

  闻卓表情很尴尬的低声对我说,我一愣回头问他怎么会知道这把剑,闻卓支支吾吾了半天,揉着额头告诉我,此剑是他亲手所铸。

  “你铸的剑?!”我瞠目结舌的盯着闻卓半天没反应过来。“怎么……怎么会在陆青眉手中?”

  “我送给她的……”闻卓的声音到最后我已经完全听不见了。

  我已经不想知道他和陆青眉之间的交集,但若是此剑是闻卓昔年尊正神之位所锻造,就是天界神物,此剑有多厉害我不在意,可是陆青眉竟然能使用天界之剑可见此女的道法修为远比她的样子要老城深厚不知多少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