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五章 雷影

  那二十五名女道士在等的人应该就是陆青眉,她就是五行三清乱四象剑阵的阵眼,也是操控全阵的人,从陆青眉拔剑的那一刻,她整个人就像变了一般。

  她以指弹剑,雷影作龙吟,竖起双指划过剑身,双目直视剑阵中的叶轻语,口中道咒清晰可闻。

  九天普化天尊敕,赐剑召雷神。上按九天气,后灿七星明。卓剑天地动,雷火电光生。急急如律令。

  剑随咒动,剑身吟吟作响,雷影之上无数电闪环护,电光四闪青冥煞人,果然是天界兵器非同凡响,若被此剑所伤神魂俱灭,我之前还说李藏风的阴阳斩魔剑威力惊人,现在看起来,在雷影面前,李藏风手中那把阴阳斩魔剑如同不堪一击的朽木。

  “你愣这干什么啊,既然是你送给她的,这剑你就不能收回来?”我急切的对旁边的闻卓说。

  “那个时候我还专制三十六天,掌管雷霆之政,收是没问题。”闻卓手一摊很无奈的回答。“我现在这样子,我认识雷影,问题是雷影不认识我啊。”

  我张着口不知道该对他说什么,陆青眉一进剑阵,站于阵眼之位,剑光灵动银色闪烁,剑走轻灵,意在剑先,陆青眉招招犹如轻歌曼舞,但剑气所至无不雷霆万钧。

  那二十五名女道士瞬间入阵立剑,剑光交织犹如天罗地网密不透风,再不是之前太极剑的柔和绵长,动作快速准确,漫天剑气银光乍现滴水不漏的把叶轻语笼罩在其中。

  “炎部攻之!”

  叶轻语令行禁止,操控全阵,话音一落,按照五行站立的火位五人,五剑其攻,剑身炙热如火,五人完全人剑合一,如同呼啸而至的炎龙势不可挡。

  叶轻语还没反应过来,突见五人手持火剑刺来,本能的向后一退,下意识拔出她手里的剑,李藏风的阴阳斩魔剑在这里或许也只能抵挡一时,就更别说是叶轻语手里这把长剑,就算是削铁如泥,可在这五行三清四象剑阵中犹如摆设的玩具,莫要说招架恐怕连一剑都挡不住。

  五剑袭来的瞬间,我和萧连山都同时打算冲进去救人,闻卓比我们还要快,闪身入剑阵在那五人攻袭来之前到了叶轻语身边,什么也没说,一只手搂住叶轻语的腰,一只手握住她手中的剑。

  玄剑出施,天丁卫随。天斗煞神,五斗助威。指天天昏,指地地裂。指山山崩,指鬼鬼灭。神剑一下,万鬼灭绝。急急如律令。

  闻卓咒完叶轻语手中长剑突发青冥之光,亦和陆青眉手中的雷影一样,电光闪动摧枯拉朽,我知道闻卓把自己的道法灌注在长剑之上,持剑刺来的五名女道士配合无间,五把炎剑在她们手中,因为阵法变化犹如五十把剑的威力,漫天剑光交织成网,闻卓和叶轻语犹如网中之鱼,怎么挣脱也无法逃脱。

  当!

  一声金属撞破的声音,闻卓带动叶轻语的身体,挥剑而出一剑挡五剑,我看见闻卓的手臂轻微往下一沉,这五剑借天地五行之力压下来,即便他道法了得也差点没支撑的住,那五剑上的炎热之气炙热逼人,和闻卓手中那把青冥剑光交会在一起火光四溅,闻卓哪儿会剑法,看他握剑的姿势就知道,完全是像他握金锏一样,毫无章法可言,能挡住那炎龙出击的五剑完全是因为他道法修为。

  闻卓此刻估计只想救叶轻语出剑阵,完全想不了那么多,环抱着叶轻语的腰,持剑的手用力向上一抬,震开五名女道士,可还没来得及喘息,虽然一击未中,但剑阵不乱,回手在结剑网,没给闻卓留喜欢喘息的机会,再次攻上来。

  五人剑招烂熟于心,信手拈来相互之间没有丝毫破绽,再次攻袭而至分别围住闻卓和叶轻语四方,五人好似心灵相通,攻摧枯拉朽,防坚如磐石,闻卓若是用金锏我相信他还能抗衡,可偏偏他手中是叶轻语的长剑,怎么用都难以得心应手,五把炎剑上下四方齐齐而攻,随之而来的炙热之气令人窒息难忍。

  闻卓因为一边要保护叶轻语不被炎剑所伤,因为五行三清乱四象剑阵中的炎部,剑身炎火为真炎,若被灼伤烧肉烬骨,仙神都为之忌惮何况是普通人。

  因为不能全力以赴要分心保护叶轻语,所以招架源源不断攻袭而来的五剑,闻卓虽不占下风但疲于奔命在剑阵中险象环生。

  那五名女道士手中炎剑越来越炙热发亮,因为五人相辅相成,互为护佑,所以能以逸待劳持续不断的持剑攻击,我忽然发现这炎部五人似乎和闻卓僵持的时间越长,她们所发挥的威力也就越大,从那炎剑光亮的程度看,她们好像在聚齐真炎等待时间发起致命一击,开始的时候,她们手中的炎剑舞动还是一道炎光,等到现在,没一剑刺出都犹如一条焚烧的炎龙,剑光闪动五条炎龙盘绕交错在一起,我们已经从这道滴水不漏的炎龙剑光中看不见闻卓。

  闻卓或许也是意识到危险,伺机打算想找到破绽脱离剑阵,可就算这五人有丝毫纰漏,很快就由外围的其余四行剑阵所弥补,我的目光落向一直在阵眼舞动雷影操控剑阵的陆青眉,她是五行三清乱四象的枢纽,一人操控五行剑阵,雷影在其手青冥之光笼罩其身,剑招精妙无与伦比,雷影上的寒冻萧杀之气四处漫溢,我们全被包裹其中不寒而栗。

  雷影上的青光映射在陆青眉的脸上,她整个人看上去面若冰霜,再不是一人倾人国的仙子,宛如杀伐四方的杀神,与其说闻卓是在和那五名炎剑女道士相斗,还不如说是闻卓在和陆青眉一决高下,虽然手里抱着叶轻语要分心顾及她的安危,但相持这么久也未见闻卓有分毫胆怯和退让之意,并不处于下风。

  那日在虚空子的茶碗中,我见昔年在泰山之巅领神兵拒嬴政于九天之外,身边神兵屠戮殆尽也未见闻卓半句言退之语,足见闻卓威勇无匹,就连最后嬴政都折服其人不忍弑杀,如今身陷五行三清乱四象剑阵闻卓更不会言败。

  想到这里我心里多少有些放松,可那围绕在闻卓和叶轻语四周的五条炎龙已经完全包裹住他们,陆青眉手中雷影越舞越快,那五名持炎剑女道士随之攻势更加凌厉,我们只能听见剑击的撞破声,可能是她们移动太快,恍惚间我们见到的已经不是五名女道士,围绕在外面不断攻袭的仅剩下一道流动的火焰,那五名女道士完全溶于真炎之中。

  等我们再次看清人影的时候,五人突然收剑整齐如一,剑尖所指正是炎龙捆缚中的闻卓和叶轻语,五人同时全力一剑刺入。

  真炎净世!

  五人齐声喊出,漫天龙吟,五条剑气所化炎龙顿时从四面八方向闻卓冲袭过去,这就是她们一直在酝酿的致命一击,剑气五行挡无可挡,我刚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手指不由自主在下面抖动一下,若是闻卓抵挡不住这五人的全力一击,真炎之下剩下的只会是一捧焦灰。

  五条炎龙攻袭我终于在漫天炎剑之气中见到闻卓,他也应该意识到此刻的险峻,不过我居然看到他翘着的嘴角,那一刻我心里淡淡凑笑,嬴政都不怕的男人,又何惧这炎龙剑气。

  闻卓反手将青冥长剑猛插下去,剑身硬生生没入青石板之中,凝视皱眉念咒出声。

  五雷神将,化身千真。驱役雷电,走火行云。五方降气,速驱雷霆。吾今召汝,直至坛庭。听令施行,急急如律令。

  一道青光由闻卓手中剑身上发出,迅速扩散开来把他和叶轻语护罩在中间,青光带电,雷闪鸣鸣,铺天盖地的五条炎龙被电闪青光所阻挡,虽有泰山压顶之势,可始终无法突破青光屏障前行分毫。

  外面五名女道士以剑驭炎龙全力以赴,估计是没想到闻卓居然还能抵挡分毫不伤,任凭她们如何起法也没任何作用,看见闻卓挡住这全力一击的致命攻击,我暗暗长松一口气,可抬头发现陆青梅并没迟疑,雷影光闪漫天萧杀之气更重,我能感觉到陆青眉的道法加持在五名女道士的身上,她们本来是对闻卓的青光雷罩无能为力,瞬间道法大增,那围绕在外面的五条炎龙越发膨胀,攻势不减气势如虹,势要冲破闻卓的青光雷罩。

  因为有陆青眉出手相助,明显感觉到炎龙剑气凌厉无比,劈在青光雷罩上火光四溢,我担心若是闻卓就一直这样坚守下去,早晚会被陆青眉破掉法罩,闻卓似乎也明白这一点,我见他持剑的手握的更紧,忽然拔剑而起。

  说实话我没像现在这样发现其实自己挺喜欢闻卓痞笑的表情,至少说明他到现在还能轻松自如的应付,我又看见他嘴角翘起的弧度似乎也在宣示着自己的张狂和桀骜。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