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七章 破阵

  如此重的阴气弥漫在广场之上,连一时出神的陆青眉也意识到不对,可等她反应过来,萧连山已经让叶轻语扶着闻卓出了剑阵,我从叶轻语手中接扶过闻卓,还想说什么发现他居然还能冲我笑,没心没肺的样子害的旁边担心想哭的越千玲和顾安琪都破涕为笑。

  叶轻语一时也不知道该对闻卓说什么,只是摸着他身上的伤口问疼吗,闻卓笑着把头转到一边,看着远处的陆青眉,若有所思的惨然笑着。

  “我是痛在身上,若要痛在心上麻烦就大了……”

  看样子闻卓的伤并不重,叶轻语的医术远比她道术令人信服的多,检查完后告诉我们,剑伤都很浅,未伤及筋骨。

  闻卓默默叹了口气,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懊悔和歉意,一直望着陆青眉那边,我还诧异,一个险些要了他命的女人,闻卓对陆青眉的眼神中非但没有丝毫恨意,竟然还透着亏欠。

  陆青眉的目光从闻卓身上收回来,我看得出此刻她是愤怒和心有不甘的,目光落在阴将附身的萧连山身上,眼神凌厉冰冷,似乎是把所有的怨愤都发泄到萧连山的身上。

  雷影挥起,直指萧连山,声音决绝哀伤。

  “进阵者皆亡!”

  陆青眉对萧连山一出手就如此孤绝,之前我还试想毕竟是清风庵的主持,能放过闻卓和叶轻语是不想妄动杀机,如今看来我是错的,一入三曲九洞,生死无论,看样子陆青眉绝对不打算让萧连山活着出去。

  她对付闻卓也不过只用了三部剑阵,如今陆青眉手中的雷影青冥光现,杀意和寒意比起六阴加身的萧连山甚至还要过之而无不及,雷影再舞之前停滞的五行三清乱四象剑阵重新发动,这一次五行剑部二十五人同时出手,陆青眉没打算给萧连山留下任何机会。

  风、火、雷、电、水五部在陆青眉的驱使操控下,威力惊人无坚不摧的向萧连山压过去,萧连山因为不像闻卓要顾忌叶轻语,手持血刹降魔尊枪刚勇无匹,六阴加身冥界之力全是他枪尖之下,萧连山枪舞龙蛇漫天黑气随枪而动,宛如一条破缚黑龙气势惊人,五部剑阵在他面前竟然没占到丝毫便宜。

  同时发动的剑阵果然威力惊人,虽然一时间无法降服萧连山,但即便是萧连山的血刹降魔尊枪舞的密不透风,剑光所到无不挑退,可阵法没有丝毫松动,二十五人的剑尖就在萧连山方寸之间闪动,五部各有不同道法之力,风火雷电水聚齐一阵四面八方严丝合缝的没给萧连山半点喘息时间。

  萧连山越战越猛,手中血刹降魔尊枪横扫乾坤,攻守兼备,一时间五部二十五人无一能进其身,陆青眉或许是没想到萧连山竟然有借鬼神之力,而且六阴加身实力不容小觑,不过也不在意,手中雷影不停阵法变化无常,攻势不减五部剑阵相互交织连接,连绵不断有进无退。

  萧连山虽然在剑阵中不落下风,可僵持良久也未处上风,四面八方全是剑光,稍有差池就万劫不复,萧连山也不敢怠慢,再跺脚狂喊一声,血刹降魔尊枪围绕身体舞动快速旋转,我们在外面只能看见无数兵器相撞击的声音和火光四溅。

  一团黑雾再次从地底腾起把萧连山包裹在中间,慢慢我们发现那黑雾中竟然有三把血刹降魔尊枪在舞动,而且是不同方向,忽然萧连山从黑雾中腾空跃起,我们这次看清楚,完全魔化的萧连山身生三头,出六肢,耳听八方眼观六路,手持三把血刹降魔尊枪能抵四方来袭剑气,如此一来萧连山明显占据上风,那五部剑阵开始有些张架不住。

  萧连山凌空跃下,三把血刹降魔尊枪同时猛打在地上,青石板广场顿时出现三道深深的裂痕,地动山摇阵中二十五人好多险些没站稳,手中剑一停,剑阵也随之停滞,没有剑阵带动这二十五女道士又岂能是六阴加身的萧连山对手。

  血刹降魔尊枪横扫八荒,剑阵松动阵法已乱,萧连山破阵也不过是时间早晚的问题,我长长松了口气,心里暗暗想这五行三清乱四象号称足以制约和天地两界的剑阵也不过如此。

  还没想完,忽然发现剑阵重新闭合又恢复到之前的紧密,萧连山再次被逼退回去,我抬头才看见陆青眉手舞雷影有条不紊,很快就把快要崩破的剑阵整合在一起,她是五行三清乱四象的枢纽和关键,看来要破阵法必须先破陆青眉。

  想必萧连山也发现陆青眉的重要性,她若不破,这剑阵会依托五行变化源源不断不灭不熄,二十五人会一直这样轮番持续密不透风的攻袭,僵持下去早晚会坚持不住,一旦有破绽,哪怕只有一个被抓住都是万劫不复,所以萧连山收枪,再不与其他女道士缠斗,转身持枪一路摧枯拉朽势如破竹向陆青眉攻过去。

  我本以为陆青眉会重新组织剑阵抵挡住只进不退的萧连山,毕竟若是要让萧连山近身,她即便道法在高也未必能挡的住六阴于一人的萧连山。

  谁知道陆青眉不但没躲,反而挥雷影单剑相向,萧连上振臂一呼,再次凌空跃起,三把血刹降魔尊枪用尽全力向陆青眉砸下去,我忽然都有些不忍心看,这三枪有幽冥之力,犹如万千冥鬼亡神压身,若陆青眉硬接不住会当场毙命。

  闻卓忽然站起来,身上的血基本都止住,衣衫血染很惨烈的样子,不过我发现他竟然没有去关心萧连山这三枪的结果,好像他知道会发生什么事一样,一脸苦笑的摇头。

  嘣!

  一声天崩地裂的巨响,萧连山那用尽全力的三枪全准确无误的砸在陆青眉的头顶,等声响消退我惊讶的看见,陆青眉单手举雷影,没有丝毫抖动的稳稳接住落下来的血刹降魔尊枪,她脚下青石板全都碎裂凹陷,即便如此陆青眉也纹丝不动。

  一剑能接下六阴之力,我的口慢慢张大,突然意识到陆青眉恐怕远不止我想的那样不堪一击。

  “五行三清乱四象剑阵之中还轮不到你放肆!”

  陆青眉持剑的手一曲再反手轻轻一推,萧连山整个人竟然被逼退几步,陆青眉飞身上去,雷影挥出直刺萧连山,他好不容易才站稳,见青冥剑光来袭,舞起血刹降魔尊枪横于身前,电光火石之间,以枪身挡住陆青眉的剑尖,可陆青眉的道法令我瞠目结舌,萧连山挡住了她手中雷影,却没挡住她的人。

  萧连山整个人被陆青眉的雷影推的不由自主向后退,萧连山用力想要站稳,可他越用力,脚下在青石板上退出一道深破的凹槽,我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幕,陆青眉居然能逼退六阴加身的萧连山!

  陆青眉已经重新把萧连山推回到剑阵之中,凌空反转雷影横扫,她犹如仙子散花般凌空念咒。

  嗜魔大将,部领神兵,诛斩魔灵。若亲若疏,尽底收擒。不得违令,火急奉行。

  凭空蛮雷惊现乍然落地,那雷影是闻卓所锻造,当然有赦令三十六天雷部之力,道道蛮雷从天而降,萧连山舞枪而避节节后退,很明显萧连山还不是陆青眉的对手。

  若不是他有六将加身恐怕早成雷下亡魂,因为有三头六臂左突右顶还是被陆青眉逼出剑阵,幸好有惊无险全身而退。

  等到萧连山退出剑阵,他身上幽黑之气散去,他有恢复常人,站起声喘气对我说。

  “哥,这女道士也太厉害了,我不是她对手。”

  我深吸一口气,看来要过这五行三清乱四象还是要我来才行,也不想再和陆青眉浪费时间,我手里已经把传国玺拿了出来,刚向前走了一步,就被闻卓拉住。

  “我去吧。”

  “你?!”我一愣大为不解的看着闻卓。“你都伤成这样,还是好好休息,这剑阵交给我就行了。”

  其他人也这样劝闻卓,他苦笑着摇摇头执意的走到我前面。

  “第一,你什么时候狂暴什么时候正常我也不清楚,这剑阵凶险万一把你激怒了,你一狂暴起来没人挡得住,你看看都是二八女子,你一出手估计她们都会香消玉殒,呵呵,你说你怎么下得了手,第二……这剑阵恐怕只有我能破!”

  闻卓话说到这程度,我即便想阻挡也知道没用,他的固执和坚持想想在泰山之巅和嬴政那一战就知道,宁死不退的人,他决定的事恐怕和我一样,没人能更改,而且我看的出闻卓极其有信心。

  我点点头,让他过去,叶轻语让他小心点,虽然没有阻挡,但我看的出她现在比谁都要紧张闻卓。

  闻卓缓步走到剑阵之前,陆青眉又回到阵眼,两人对视片刻,闻卓心平气和很沉稳的向剑阵中走去,他道法和我不相上下,若是没有顾忌我能破阵,闻卓同样也能,我在等他拿出金锏。

  可我发现闻卓走的太轻松,我完全感觉不到他的道法,而且他拿出的也不是金锏,闻卓一边走一边从衣服上撕下一条布巾。

  “闻卓辅佐朋友上龙虎山取玉圭,为天才苍生不惜生死,今日过剑阵不敢于主持刀兵相向,常和主持论道受益匪浅,大道于心莫过一个善,闻卓救苍生是善是恶主持心中自有定数。”

  闻卓说完竟然用布巾蒙住双眼绑在脑后,人入剑阵他居然就打算这样走过去拿文牒,我惊讶的看着闻卓,手里传国玺握的更紧,倘若陆青眉稍有动作,我会立刻入阵。

  闻卓走的很从容,每一步都很稳健,我看见陆青眉的表情很复杂,始终都有些犹豫不决,手里的雷影只要一挥闻卓就是剑下亡魂,可直到闻卓走到陆青眉身边取下布巾,她也没有丝毫动作,只是冷冷盯着闻卓怒不可遏。

  闻卓一脸不羁的邪笑,忽然把头向前一探,我们听不见他对陆青眉说了什么,只看见他把一样东西交给了陆青眉,瞬间陆轻眉身体一抖,萧连山六阴加身也未能让陆青眉移动半步,闻卓居然一句话让她反应这么大。

  然后我看见闻卓笑着慢慢伸出手,竟然真的把加盖好陆青眉的文牒拿到手。

  “主持深明大义,闻卓代天下苍……”

  啪!

  闻卓还没说完,很明显他的语气有些得意和高兴,可只说到一半,就被陆青眉一巴掌打在脸上。

  “滚!”

  陆青眉虽然口中这样说,但明显我发现她现在整个人远比之前要平和的多,至少没有了对闻卓那种非死不可的怨念,转身再没看闻卓一眼,带着广场上百名女道士退出。

  我们都对这个突如其来和意想不到的结果搞懵了,等其他人都离开连忙围了上去。

  闻卓把文牒交给我,笑嘻嘻的说。

  “怎么样,我就说只有我能破阵吧。”

  “你到底给陆青眉说了什么?”

  “江山看不尽,最美镜中人。”闻卓一脸邪笑的回答。

  “哦……”我一愣马上反应过来,慌乱的问。“你把什么送给陆青眉了?”

  “我找越千玲要的铜镜啊,就是你送给她那个,昨天我想起来了,就找越千玲要过来!”

  “闻卓!”越千玲一听整个人跳起来,气急败坏的大声喊。“那铜镜你马上给我要回来。”

  “你去!你去找陆青眉要去,五行三清乱四象你们就看见了五行剑阵,三清呢四象呢?你们还没见识到,你们真以为这剑阵那么容易过。”闻卓比越千玲声音还要大。“我不是为大家嘛,他好歹是帝王,送你一个仿品多没诚意,让他回头给你送真的,我也是为你好。”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