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十二章 口诀

  三天后,是和顾安琪约好见面的日子,一大早我就发现萧连山从起床到现在你就心不在焉,来来回回在我门口走了十几次了,笑着问他。

  “连山,你……你该不会是急着想见顾安琪吧?”

  “谁……谁想见她。”萧连山尴尬的憋着嘴,一脸无所谓的样子。“我看见那丫头就没好事,我不是看你天天没日没夜的研究这两件东西,那丫头不是说知道关于龙龟的事嘛,她或许能帮你忙,哥你就不用这么累了。”

  我穿好衣服苦笑着摇摇头。

  “你明明是想见人家,还非要说为我好,走吧,我现在就带你去。”

  车停在锦江宾馆楼下,这是蓉城最好的涉外酒店,除了老外从里面进进出出的人非富则贵。

  敲开302的房门,顾安琪一脸明媚的笑容站在门口,今天顾安琪穿了一件米黄色的连衣裙,看上去清新可人。

  我坐在沙发上,萧连山从进屋就开始低着头,完全不像来的时候,一路上兴奋的不行,坐在我旁边手脚无措。

  “安琪,我把洛玄神策和黄金龙龟都带来了,看你能不能看出什么端倪。”我把两件东西放在茶几上。

  顾安琪小心翼翼的把洛玄神策捧在手心,惊叹的说。

  “还真有这两件东西,我爸告诉我关于明十四陵传闻的时候,我一直以为是假的,这么说九天隐龙决这本书也真的存在!”

  “之前我和你的想法一样,当我看见洛玄神策以后,就很肯定,关于明十四陵的传闻并非空穴来风,而九天隐龙决很可能就在明十四陵里。”我也点头说。

  “哥,明十四陵都还没半点线索,你们咋知道什么九天玄什么的书就在里面?”萧连山好奇的问。

  “朱元璋得到江山之后,刘伯温就告诉他,有九天隐龙决,只要得到这本书不但可以长生不老,而且还能千秋万代国运不衰,哪儿有当皇帝不希望这些的,所以朱元璋派刘伯温秘密找寻。”顾安琪如数家珍的说。

  “没想到刘伯温还真到了九天隐龙决,献给朱元璋,但他却怎么也不能参透书中奥秘,终日郁郁寡欢。”我说。

  “朱重八身边不是还有一个刘伯温嘛,他不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难道他也看不懂?”萧连山偏着头问。

  我摇摇头说:“其实九天隐龙决一直都在刘伯温的手里!”

  “啊,这本书一直在他手里?”

  “刘伯温是朱元璋的开国谋臣、明初的一代奇人,《明史》称其“博通经史,于书无不窥,尤精象纬之学”,象纬之学就是观星之数,刘伯温是一个能通过星象变化预知祸福的高人,一直流传刘伯温比张良、诸葛亮还要神通广大,甚至能未卜先知,洞察今古,呼风唤雨,乃神仙一般的人物,被称为“帝师”、“王佐”,有“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年”之誉。”

  “哦,我明白了,刘伯温也能预知后世,原来是他从九天隐龙决里面学来的。”萧连山恍然大悟的说。

  “刘伯温应该是被神话的人物,关于他的传闻也不能尽信,如果他真参悟九天隐龙决,也不会死的不明不白。”我依旧摇着头说。

  “那也不对啊,既然他知道九天隐龙决这么稀罕,为什么要给朱重八?”

  “你怎么就这么笨呢?”顾安琪听萧连山问的问题,没好气的说。“他真要都学会了,还能轮到朱元璋当皇帝?当时流传一句话,三分天下诸葛亮,一统天下刘伯温,你想想,你是朱元璋听到这些话会怎么想?”

  “哦,我明白了……”

  “你又明白了,你就是什么都不明白!”顾安琪白了他一眼。

  “我真明白了,明哲保身对吧……。”萧连山皱着眉头理直气壮地说。“我踩你尾巴了,你这丫头片子咋见谁咬谁啊。”

  我无奈的呵呵一笑,见不到顾安琪又魂不守舍,见到面两人就开始抬杠。

  “连山说的对,刘伯温献上九天隐龙决的确是为了避嫌,一则表面忠心,二则不想给其他人留话柄。”

  “那为什么还是死的不明不白?”

  “哟!你不是什么都明白了嘛,怎么又不明白了?”顾安琪见缝插针抓住一切机会发起攻击。

  “你……懒的给你说。”

  “朱元璋本身就身性多疑,你想想,九天隐龙决他自己无法参透,可这本书也不能给其他人看,唯一知道的就只有刘伯温,不管他有没有学,但至少以刘伯温的才能,朱元璋相信他死后,无人能驾驭得了,所以除之而后快,免得祸及儿孙。”

  萧连山点点头不敢再说话。

  “朱元璋直到病重也对九天隐龙决牵肠挂肚,又舍不得毁掉,就命人将此书藏于明十四陵,希望后世子孙有人能参悟,延续大明江山千秋万代。”我心平气和的继续说。“负责这次护送的兵卒之中,有一位醉心于道法的护军,深知此书的精妙,偷偷告诉了自己修道的师傅,从此这个秘密就一直延续下来,不过知道的人凤毛麟角,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传闻也慢慢被人淡忘,甚至怀疑世间根本没有九天隐龙决这本书的存在。”

  顾安琪慢慢放下手里的洛玄神策摇着头说。

  “雁回哥,这本书我也看不出有什么玄机,不过关于这黄金龙龟我爸告诉过我一些事,不知道对你有没有帮助。”

  “什么事?”我急切的问。

  “我爸说黄金龙龟和洛玄神策,这两件东西一定是在一起的,要找到明十四陵,这两件东西缺一不可。”

  “黄金龙龟我已经反复研究过很久,也没看出有什么奇特的地方。”

  “这黄金龙龟还有一个名字,叫赤火汲水兽。”

  “赤火汲水兽?!”我口里小声念着,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有些茫然。

  顾安琪点点头认真的说:“这是明代东厂发明的一种传送机密的东西。”

  “东厂?!”我若有所悟。“难怪做工天衣无缝,原来是专门用来保存秘密的。”

  “这种东西里面是空心的,连接机关,如果强行打开,里面装的东西会自动毁灭,东厂为了传递消息,又不想被外人知道,根据上古十大妖兽制作了十个这样的物件,而这件黄金龙龟,也就是赤火汲水兽便是其中一件,每一件都有独特的打开方式,同时也有一句口诀。”

  “口诀?!安琪,你知不知道这件赤火汲水兽打开的口诀?”

  顾安琪确定的点点头平静的说。

  “神龙金身赤远古,伏龟托海献天数。”

  我口里不断细声念着顾安琪说出的口诀,一时也不知道其中的意思。

  “安琪,口诀只有这两句吗?”

  “是的,只有这两句,我爸说赤火汲水兽打开的办法就隐藏在这两句口诀里面,只要能解开这两句口诀,就能打开赤火汲水兽。”

  我默不作声的想了半天才说。

  “既然是这样,一时也急不来,如果口诀真的那么容易解开,这个赤火汲水兽也没有秘密可言了,袁崇焕用这个赤火汲水兽来保存和明十四陵的线索,如此谨慎可见里面的东西非比寻常。”

  “雁回哥,我知道你是好人,又有本事,既然你得到洛玄神策,说明你和明十四陵有缘,你要是真找到九天隐龙决,可千万不能学啊,我爸说凡是逆天而行必遭天谴。”顾安琪看着我很认真的说。

  “安琪,你放心,我想找这本书并不是想看上面有记载的道法,只是我相信这本书如果落入坏人之手,必起祸端。”我说到这里一愣,忽然笑了笑。“安琪,我和你只有见过两次面,你……你怎么这么肯定我是好人,还把赤火汲水兽的口诀告诉我,你就不怕,我拿到书以后把持不住,毕竟里面有长生不老和预知未来之术,我本来就是研习命理天数的人,按道理讲,这本书对我的诱惑远比别人大啊。”

  “雁回哥你不会,真的!”顾安琪很确信的眨着眼睛。

  我更加诧异的问:“为什么你这么肯定?”

  “因为我给……我给你算过……。”顾安琪低头抿着嘴小声说。

  “你给我算过面相?!”我一听乐了。

  顾安琪点点头羞涩的说:“你面相是忠义之人,不是背信弃义之辈。”

  “哦,有意思,医者不自医。”我不由自主的笑着,很好奇的问。“从来都是我给别人看相算命,从来也没给自己看过,安琪你既然也会命理相术,你给我说说我是什么面相。”

  “不……不能说!”顾安琪为难的摇摇头。

  “什么不能说?”

  “你的命是天定,我爸说过,你这样的命格,没人敢算,算了也不能说,谁算都会折损自己阴德。”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