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八章 祸从口出

  闻卓风流不羁看他面相我就知道,到现在我终于是算明白论道二字何解,难怪他昨日问起我关于铜镜的事,越千玲说一大早闻卓去找她,死活要看看铜镜,我知道越千玲视铜镜为宝,从不离身,闻卓死要活磨,最后越千玲也没抗住,一再叮嘱要好好保管。

  谁想到闻卓一转身就借花献佛送给陆青梅,若不是我拦住越千玲现在就差没放出烛九阴了,指着闻卓的鼻子就在广场没有半点矜持的大喊,若是不把铜镜拿回来,这龙虎山也别上,三曲九洞算不了什么,先过了她的烛九阴再说。

  我在旁边看着越千玲摊开的手,丁点大的烛九阴居然耀武扬威的低吼,怎么看都感觉想笑,好歹也是能毁天灭地的上古神物,如今被我们变成越千玲的宠物,问题是没有谁知道如何再让这神物高大威猛起来,越千玲就拿着突然变可爱的烛九阴威胁着闻卓,这也是她现在唯一能想到的办法。

  “你为什么要送陆青眉铜镜?”

  这话的分量似乎远比越千玲手里的烛九阴管用,就连在旁边一直看热闹没心没肺的萧连山和顾安琪也默默不敢再笑出声,顾安琪吐着舌头拉萧连山走,很明显这样的事很容易殃及池鱼,萧连山极不情愿的被拉走。

  我现在完全是一种幸灾乐祸的心情,事实上我也很想知道闻卓如何回答叶轻语的问题。

  闻卓刚才的得意劲顿时荡然无存,世世不计回报的默默相守,送金甲,挡炎剑,堪称情深意重的典范,摆上台面绝对算的上有情有义好男儿,可居然当着叶轻语的面送另一个女子铜镜,再陪着江山看不尽,最美镜中人这话,分量可想而知,叶轻语面若冰霜,抬头冷冷的看着闻卓。

  “对啊,你为什么要送陆青眉铜镜?”我似笑非笑不合时宜的再问一次。

  闻卓看看我们三人,选择了最好的回答。

  闻卓昏厥过去,表情和倒地的姿势堪称完美,我相信一个连陆青眉都不能自拔的男人,要糊弄叶轻语和越千玲似乎就变的简单多了,在这方面比起闻卓,我空有万世天命,但和闻卓的境界实在相差甚远,简直不值一提。

  闻卓到底的瞬间,越千玲先是惊讶很快表情变成担心,似乎是以为自己的话说的太重,而叶轻语片刻就忘了什么陆清眉和铜镜,多半是想起之前闻卓那奋不顾身不惜舍命相拥的那一刻,连忙心痛的去搀扶地上的闻卓,最后的结论是,闻卓失血过多。

  我揉着头无言以对,倒不是闻卓装的有多像,而是叶轻语守了他多久,闻卓就昏睡了多久,而且居然还是一动不动,这等定力我也自叹不如,入夜后我让叶轻语和其他人都去休息,留下我和萧连山照顾闻卓就行,叶轻语走的时候还忧心忡忡的恋恋不舍。

  直到萧连山关上门,我就看见那邪笑挂在闻卓嘴角,从床上坐起来活动筋骨,开口第一句居然是给我道谢。

  “够意思,不亏我答应你永不相负。”

  “呵呵,你今天能睡一天,以后呢?天天这样装死?”我一脸苦笑。

  “我担心你一整天了,你居然是装的?”萧连山是本分人,闻卓这些花花肠子他永远学不会,也理解不了,看见闻卓什么事都没有的说笑,愣了半天还是反应过来。

  闻卓感觉的冲我们笑了笑,见我意味深长的看着他,估计是知道躲不过去了,喝了一口水一本正经的说。

  “你也别怪我把铜镜送给陆青眉,说到底还是怪你。”

  “怪我?!”我连笑都笑不出来无力的问。“你连清风庵的主持都敢招惹,到头来你居然推到我身上?”

  “我和陆青眉之前有些渊源……”

  “得了吧,说重点的。”萧连山打断闻卓的话。

  “我本来是答应陆青眉中秋陪她论道……”闻卓说到一半见我和萧连山一脸麻木的看着他,不羁的笑了笑。“真是论道,你们千万别想歪了。”

  “你论道也好还是只谈风月也罢,都不关我们的事。”我白了闻卓一眼无奈的问。“然后呢?”

  “我去金陵见叶轻语,随便想买金陵苏绣送给陆青梅……”

  “行啊!你去见叶轻语的时候还能惦记陆主持,我说你怎么做到的,能同时惦记两个女人?”萧连山忽然笑了,事实上我也想笑。“敢情到你这儿论道还要送苏绣的。”

  “还听不听?”闻卓被抢白一本正经的问。

  我和萧连山点头苦笑,让闻卓接着说下去。

  “本来行程是安排好的,结果我在金陵见紫气东来,断了千年的王气再现,知道帝星入世。”闻卓说到这里看看我认真的说。“你也知道咱们可是千年交情,你都到了金陵,我不去找你就太说不过去。”

  “明白了,你因为寻王气找我,后面的事我们都知道了,所以没有及时赴你和陆青眉的约,所以你到这里后会害怕……”我若有所思的笑了笑。“这么说起来一切还是我的错了?”

  “差不多就这意思!”闻卓不以为然的点头,表情中甚至还有委屈的意思。“哎哟!你轻点,别用这么大的劲。”

  萧连山在给闻卓换药,闻卓是背对着门口,我看见门被推开,叶轻语应该是还是放心不下,半路又折了回来,刚一进来就听见说起和陆青眉相约的事,可惜闻卓看不见,事实上我是打算提醒他的,可叶轻语那冷若冰霜的脸盯着我,像是一种警告,我变了一个姿势连试图给闻卓提示,可他完全没明白我的意思。

  叶轻语从萧连山手中接过药和纱布的时候,指头就放在两唇之间,萧连山心领神会,看他样子压根就没打算帮闻卓,见到叶轻语回来反而是乐了。

  “你之前说五行三清乱四象剑阵我们还未见识完,到底是什么意思?”我生怕闻卓说错话,连忙把话题岔开。

  “五行三清乱四象其实由三个部分组成,今天我们看见的五行剑阵是其中一部分,单是五行剑阵就够呛,连山六阴加身也抵挡不住,若不是陆青眉念及我和她的情分,恐怕现在我躺的地方就不是床上了。”

  “其他两部分呢?”我听见闻卓居然又提及陆青眉,连忙加重语气,换来是对面叶轻语秀美一皱,凶神恶煞的瞪我一眼。

  “此阵是道家第一道阵,相传通天教主布下诛仙阵,诛仙利,戮仙亡,陷仙四处起红光,绝仙变化无穷妙,大罗神仙血染裳,老君和通天教主斗法,一气化三清,创此剑阵,因为太过威烈大有诛杀四方之意,入阵者皆亡,因此取名五行三清乱四象,五行剑部只不过是剑阵的形,此阵若是全部发动,阵中请三清法身相守,外有四象相助,法力无边又岂是能轻易破去,九天神众遇此阵都退避三舍,堪比诛仙杀阵。”

  “原来是这样,第一关就这么凶险,如果按照你所说,很少有人能闯过此阵啊?”

  “那也未必,五行三清乱四象的枢纽和关键在于操控此阵的人,道法越是高深阵法发挥的威力就越大,陆青眉毕竟是凡人,若此阵是嬴政操控那威力就不可同日而语。”

  “那你为什么要阻止我破阵?”

  我问出这个问题后,突然意识到自己问错了,想要纠正已经来不及,闻卓想都没想回答。

  “陆青眉对我手下留情那是念在我和她的情分上,你没见连山入阵的时候,陆青眉已经完全不一样,入阵者皆灭,若不是连山有六阴加身,后果不用我说你们也能想到,你进去……你破了阵法固然是好,可问题是,你若被剑阵所伤,一旦狂暴起来,你还好说或许还能克制,若是你把嬴政放出来,莫说这五行三清乱四象剑阵,指不定这清风庵都会付之一炬。”

  “等会,你是担心这清风庵呢还是担心其他呢?”萧连山很平静的问,我很无语的看他,完全是火上浇油的意思,他这话实际上是帮闻卓身后叶轻语问的。

  “你就是不解风情,陆青眉和我花前月下算是有情,剑阵之中手下留情算对我有意,她心思我岂能不懂,最难消受美人恩,她对我有情有义,我若是负了她一番心意岂不是大煞风景。”闻卓说的这里呲牙咧嘴对身后大声说。“你倒是轻点,刚才力道刚好,怎么说重就重。”

  叶轻语安静的在身后给闻卓换药,此刻她的表情和动作可想而知,我避开她快要喷火的目光,若不是闻卓还没说完,我相信叶轻语早有把闻卓大卸八块的心。

  “所以你不让我哥去,因为你算准了,陆青眉对你下不了手。”萧连山心无伎俩更见不得别人有,或许是之前担心闻卓,结果被骗现在刚好借人之手出去。“你还故意蒙上眼睛……你这是耍无赖啊。”

  “呵呵,这你就不懂了,女人对无赖的男人向来无力,与其让我选择,还不如让她纠结。”闻卓得意洋洋的说。

  “你就那么确定陆青眉不会对你下手?”

  “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同枕眠,风花雪月之事说了你们也不会懂。”闻卓意味深长的笑了笑。“说实话你们见过比青眉貌美的女子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