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九章 针锋相对

  我们没有谁回答闻卓,就连幸灾乐祸的萧连山现在也不敢说话,闻卓太荡漾,以至于口无遮拦什么都说出来,我已经尽力在给他递眼色,以闻卓的聪明,换作平时他早应该反应过来。

  “你身上后衣领的破裂就是那晚见陆青梅留下的?”

  “是我没守中秋相陪之约,她生气也在情在理,拿着雷影满屋追,我都给她解释清楚了,拉扯中还是被撕破了。”闻卓轻描淡写的回答。

  “那后来发生了什么事?”

  “后来……后来就简单啊,我把她推到墙上动弹不得,再后来……”

  闻卓忽然不再说下去,我的头埋的很低,眼神东张西望一副心神不宁的样子,到现在我什么都不想,如果可以我只想早点离开这房间,估计萧连山现在的想法和我一样。

  闻卓的身体和表情都很僵硬,嘴角抽搐几下,太得意所以有些忘记了防备,问他的一直都是叶轻语,他居然没发现,我看见他喉结蠕动一下,忽然发现闻卓可以不怕嬴政,却似乎只怕女子,他现在脸上就写着两个字。

  恐慌。

  闻卓努力让嘴角上翘,吃力的挤出一丝极其不自然的笑意,慢慢转过身去,叶轻语冷眼相加,手都在颤抖,看样子是气的不行,千年道行毁于一旦,闻卓做了那么多事我估计叶轻语已经从反感排斥变成到现在的接受和迷恋。

  事实上若是给闻卓开口的机会,估计很少有女子能抵挡住他的甜言蜜语,何况他本身英俊不凡,天生讨喜,只要闻卓进攻,叶轻语陷落是早晚的事,可他等了这么久,世世默默相守想必是在等叶轻语记起他那天,闻卓对每个女人也许都用同样的方式,唯独对叶轻语除外,只可惜,这天下应该没有那位女子能忍受当着自己的面和其他女人花前月下的男人。

  叶轻语即便在有灵气,归根结底她也是女人,所以当叶轻语重重一巴掌把闻卓的脸打回来的时候,对于这个结果我丝毫不惊讶。

  “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对你和对她不一样。”闻卓捂着脸从床上跳下去。

  “滚!”

  叶轻语扔掉手中的药和纱布扬长而去,其实我在替闻卓庆幸,幸好叶轻语今天手里拿着的是药,若是剑……

  闻卓揉着脸转头很悲壮和茫然的看着我和萧连山,我摊着手说已经提醒过他,是他自己没意识到,萧连山笑嘻嘻的说。

  “风花雪月的事还是留着你慢慢懂,一天被打两次,呵呵,而且还是不同的女人,闻卓,你这本事我还是不学的好。”

  我站起身忍住没笑,重重拍着闻卓肩膀意味深长的说。

  “你好好休息,有时间就好好想想怎么给叶轻语解释,哦,你最好想怎么先给越千玲解释,铜镜拿不回来的话麻烦就大了,你见过我狂暴的样子,可你还没见过她狂暴……”

  出了门我和萧连山勾肩搭背那才笑的欢畅,事实上我现在极其期待第二天的到来,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闻卓,我真想看看被沾身后的他该如何笑谈风雨。

  第二天一大早闻卓把自己用纱布包裹的像个白粽子,反正我是看不见他的脸,越千玲如期而至,见到我一把将我拖过去。

  “以后没事别和他黏糊在一起,和他呆时间长了早晚要学坏。”

  顾安琪对萧连山的警告如出一辙,瞬间闻卓变成被孤立的孤家寡人,不过一点都不在意,张望了半天问。

  “怎么没看见轻语,是不是她还在生气?”

  “一大早陆青眉就让人请叶轻语过去了。”顾安琪回答。

  闻卓一听目瞪口呆,一把扯掉身上胡乱包裹的纱布,惊慌失措的边走边说。

  “你们居然敢让叶轻语单独去见陆青眉?!

  按照昨天叶轻语的反应,以及陆青眉和闻卓之间的瓜葛,我忽然想起当闻卓一身护叶轻语的时候,陆青眉眼中溢于言表的妒火,这两个女子单独相见……

  我也意识到这问题麻烦大了,叶轻语和陆青眉两个都是提剑刺过闻卓的人,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话不投机一旦翻脸,指不定会闹出什么事。

  我连忙跟着闻卓去,其他人见我们如此紧张,连越千玲都不在咄咄逼人计较铜镜的事,陆青眉好歹也是主持,按理说要见她没那么容易,可我们一路畅通无阻,闻卓对陆青眉住的地方当然了如指掌,在前面带路居然没遇到一个女道士。

  房门大开,等我和闻卓冲进去的时候,屋里的气氛尚算融洽,至少没有我之前担心的那样你死我活,叶轻语一人矗立在前,陆青眉端茶品茗,见闻卓进去连头都未曾抬一下。

  一名女道士伏案作画,不时看着前面的叶轻语,想必画的正是她。

  “你让她来就是为了画画?”

  “那你以为是什么?”陆青眉轻言淡语瞟了闻卓一眼。“这是龙虎山的规矩,但凡过三曲九洞者都会留画于内堂,能走到这里的都是玄门高人,算是一种尊崇。”

  那就好,那就好,闻卓有些虚脱的笑了笑,马上意识到自己的表情在这里似乎不合时宜,连忙收起来拘谨的站在两个女子中间。

  等我们去的时候,叶轻语的画像刚画好,女道士拿过来给陆青眉过目,陆青眉冷冷一笑端着茶杯示意把画像送到闻卓面前。

  “你看看画的像不像。”

  那完全是一种趾高气扬的挑衅,我们都把目光落在上面,不可否认这画像神形兼备,叶轻语的灵秀之气跃然于纸上活灵活现,只是现在闻卓不敢说话,默默点了点头。

  “闻居士道法出众,丹青更是了得,笔力传神不输他人。”陆青眉拿起桌边的一副卷轴,让女道士也送到闻卓面前展开。“闻居士给看看,这两幅画哪一幅画的更好。”

  陆青眉送上来的画中女子分明就是陆青眉,一笔一画完全把陆青眉倾国之貌丝毫不差的勾画出来,见画如见人,没想到闻卓还有这本事,想必这画也应该是他和陆青眉“论道”的杰作。

  陆青眉让闻卓毕竟两幅画,其实就连我们这些不懂画的人也能看出来,女道士画的叶轻语虽然形神兼备但是为画而画,人物传神但却无意,而闻卓画的陆青眉笔笔有情,大有以画传情之意,画纸上陆青眉眉目传情仪态万千。

  两幅画高下立判一目了然,可我知道闻卓是不敢说的,他评的哪儿是画,陆青眉是让他评价她和叶轻语,闻卓头上汗水都冒出来手足无措。

  陆青眉用这样的方式在挑战叶轻语,房间里虽然杀气不过我们都能感觉到暗涌翻腾,叶轻语今天的反应和昨天截然不同,我想应该是在陆青眉的面前,她怎么也不愿意落下风,到现在甚至还能笑的出来,而且极其从容和自信。

  走过来把僵硬的闻卓拉到椅子上,表情轻柔,就连动作也温柔至极,当着陆青眉的面轻轻解开闻卓自己胡乱包扎的伤口,毕竟是悬壶济世的人,比起道法,医术对叶轻语更得心应手。

  “瞧你昨天不管不顾的保护我,身上伤了这么多,这些剑再刺深一点,命都快没了,以后别这么傻了。”

  叶轻语一边说一边浅笑着重新帮闻卓包扎伤口,我看闻卓就像一个木偶,机械的点头全身僵硬如坐针毡。

  “还好,都没伤到筋骨没什么大碍,以后别为了救我连性命都不顾,你若是不在了,还怎么画画啊。”

  我突然发现叶轻语似乎比我想的要厉害,至少在和陆青眉针锋相对的暗战中不落丝毫下风,她一语双关轻描淡写就把陆青眉拿出来的画挡了回去。

  简简单单几句话看似无关痛痒,实则是在告诉陆青眉,闻卓只不过替她画画,而对于自己,闻卓能连性命都放弃,比起一副画来说,即便画的再用情,又岂能抵过以命相护的人。

  陆青眉是明白人,听出叶轻语言外之意,放下茶杯淡淡一笑。

  “拿剑来!”

  闻卓头立马抬了起来,我们也随之紧张起来,话不投机难道陆青眉想动手,女道士把雷影送到陆青眉手中,她看了看慢慢站起身,闻卓立刻挡在叶轻语前面,目光落在陆青眉手中雷影之上心惊胆战。

  “她有金甲我伤不了她,你不用这么担心,何况三曲九洞第一关你已过,闻居士何必如此介意。”陆青眉冷冷看了面前的闻卓一眼。“让开。”

  闻卓迟疑了片刻还是听话的闪开,这里是清风庵,陆青眉又是主持,若真要动杀机昨日在五行三清乱四象剑阵中就能了结叶轻语,根本不用等到现在。

  陆青眉走到叶轻语面前,抬手持剑不慌不忙的说。

  “叶居士也是用剑之人,我手中此剑名雷影,昨日见叶居士金甲加身,非凡品之物,此剑亦不寻常,取寒冥之铁由三十六天神雷劈造而成,上驭九霄下令十方,为天界兵器不破不毁,诛神灭仙杀魔斩妖所向披靡,想请叶居士习剑一舞,若是没这本事,我也不强求。”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