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十章 画像中的人

  雷影是闻卓所锻造天界神兵,在陆青眉之手就是无坚不摧的法器,要叶轻语习剑实在是难为了她,不过这个情况下任何的退让都能决定这场暗战的输赢。

  所以叶轻语没有丝毫犹豫的从陆青眉手中拔剑而出。

  一声龙吟。

  雷影寒光乍现满屋萧杀之意呼之欲出,叶轻语没有道法,不过好在练过剑,都是些寻常道家剑法招式,有形而无神,完全是照本宣科一板一眼比划出来,这方神剑在她手完全没有丝毫威力可言。

  输阵不输人,叶轻语知道陆青眉用这个方式难为她,可在气势上并不服输,陆青眉的房间宽大,叶轻语一人习剑绰绰有余,等到她收剑而立,明显气喘吁吁。

  “素问闻居士道法高深,以为身边之人都非泛泛之辈,想不到叶居士道家剑法烂熟于心,假以时日定能习的更顺畅。”

  陆青眉针锋相对,同样是一语双关,看似在夸叶轻语,实在是说她不过如此,连道家剑法都习的不全,我听的出,陆青眉另一层言外之意是说给闻卓在听,想不到他可以以命相护的人竟然一无是处。

  以闻卓的聪慧又岂能听不出来,憋了半天忽然低着头声音很小的说。

  “轻语,你把金甲召出来,再舞一次雷影试试。”

  叶轻语论道法修为在陆青眉面前当然无法相比,听闻卓这么说也不犹豫,按照闻卓教她的指决和道咒,顷刻间貔貅啸世金甲加身,头戴蟠龙金盔,腰系蛮狮金带,浑身金光四射她整个人像变了一般,英姿飒爽气势非凡。

  我看见叶轻语手中雷影吟吟直响,就犹如我和九天隐龙决的共鸣声一样,剑在她手中震荡,雷影识主,想必是认得叶轻语这身金甲也产生了共鸣。

  还是同样寻常无奇的剑招,可这一次从叶轻语手中舞出来,雷影在其手得心应手,每一剑挥出大有破天裂地的威力,宽敞的房间骤然显得的狭小,因为那漫天青冥剑气无所不在,除了闻卓我们都没想到叶轻语居然还能用雷影挥出这样的效果。

  每一剑犹如雷霆万钧势不可挡,就连陆青眉看着多少也有些惊讶,雷影在叶轻语之手好似极其熟悉,之前生涩的剑法套路也变得连贯娴熟,我们看见的好像完全是另一个人,叶轻语手中雷影越舞越快,比起昨日见到的陆青眉大有过之而无不及之势。

  峥!

  一声清脆的剑鸣声,雷影剑身上那青冥之光化作两道,犹如电闪白光刺眼,或许是叶轻语剑招太快,我们只能恍惚看见,那两道白光飞舞盘旋交织好似两条白虹挂天。

  雷影所发挥出来的威力更加惊人,这房间也随之在轻微的摇晃,似乎完全承受不起道法剑气的冲击,等叶轻语收剑而立的时候,不光是我们,就连她自己也目瞪口呆的发现。

  她手中雷影变成两把。

  “雷怒疑山破,影若扬白虹……”陆青眉淡淡叹了口气目光落在闻卓的身上。“你把雷影送给我,到最后我也只能领悟到雷怒疑山破,我问过你,后面一句影若扬白虹是什么意思,你一直没说。”

  “雷影识主,不是我不告诉你,即便你知道也无法做到。”闻卓埋着头难堪的回答。

  “你送雷影给我的时候,恐怕也没想到,有一天雷影会遇到真正的主人吧。”陆青眉声音黯然。

  “没……没有,我以为她再也不会拿起这把剑。”闻卓慢慢抬头看了叶轻语一眼。“雷影实则是两把,和我的金锏一样,合在一起雷怒疑山破,若是两剑分开,影若扬白虹,天界神兵威力惊人,但只有雷影真正的主人才能分的开。”

  “我……?!”叶轻语一愣,目光从闻卓身上移动到手中两把剑上,迟疑了半天。“我是雷影的主人?”

  “昔年你银袍金甲,节制雷部十万神兵,手持雷影双剑镇守天罡雷部三十六天。”闻卓深吸一口喃喃自语的小声说。“现在想想就好像是昨天的事……”

  叶轻语应该是听不懂闻卓所说之话,估计和那金甲一样,雷影双剑在她手中也有似曾相识的感觉,可毕竟是陆青眉之物,叶轻语留恋的看了半天,双剑合一送还给陆青眉。

  “你送雷影给我,是不想睹物思人,原来我手中之剑早有主人。”陆青眉掂量手中雷影黯然神伤,随手递给叶轻语。“看来是时候物归原主了。”

  “给……给我?”叶轻语很诧异的问。

  “既然不是我之物,要来何用,叶居士和雷影再续前缘可喜可贺。”陆青眉从雷影上收回留恋的目光,看了看闻卓继续说。“闻居士为苍生上龙虎山,三曲九洞不论生死,此去山路崎岖,往叶居士一路相随,雷影在你手顾闻居士周全。”

  闻卓一怔,抬头和陆青眉对视,连我都没想到,陆青眉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这场暗战以陆青眉的退却而告终,在叶轻语接剑的一刹那,我看见闻卓柔情似水的目光,是感激也是情意,陆青眉输给了叶轻语,但我相信在闻卓心中永远她从未输过。

  陆青眉和闻卓对视片刻,平淡而真切个中情分或许只有闻卓和她才清楚,等陆青眉手再抬起来时,手中多了一把铜镜。

  “闻居士放荡不羁玩世不恭,一生随性,这铜镜厚重,江山看不尽,最美镜中人,这几个字怎么看都不像是闻居士的个性,青眉怕是担不起这份礼,闻居士心意青眉收下,这铜镜……”

  陆青眉把铜镜递到闻卓面前,此刻闻卓尴尬的痞笑。

  “回头……要是我还在,一定给你补上。”

  “不用以后,若闻居士有心想赠物予青眉,倒是有一件青眉想要。”

  “你说,只要我能做到,什么都答应。”

  “到时候你就知道。”

  陆青眉意味深长淡淡一笑,闻卓的脸色骤变,估计他太了解陆青眉,她能开口要的东西没那么简单,看闻卓的表情就知道,可话已经说到这里,闻卓也只能点头答应。

  越千玲见闻卓接过铜镜,连忙一把抢过去,客气的给陆青眉道谢,回头瞟了闻卓一眼,依旧不依不饶的说。

  “这铜镜你都敢乱送,江山看不尽……你有江山看吗?”

  我在旁边看越千玲像收宝贝一样抱着铜镜,和闻卓对视摇头苦笑,总算是皆大欢喜,来之前真担心若是这铜镜拿不回来,我再送越千玲一个当时没问题,可这铜镜对她意义非凡,经过这么多波折她都完好无损的带在身边可想其重要,若是败在闻卓手里,真不知道这一路下去他的日子怎么过。

  等我们说完,旁边的女道士送上五幅画,分别画的是我们,这么短的时间竟然能画出来,我们都有些吃惊,陆青眉说三曲九洞每过一关,画像都会挂于内堂,忽然我很好奇到底有多少高人前辈能走到这里,刚好陆青眉要安排人去悬挂画像,我们跟随一同前去。

  内堂在正殿的后面,是一个单独的偏殿,房间挺大宽敞明亮,里里外外都打扫的干干净净,给人庄严肃穆的感觉,走到这里我们多少也有些恭敬,每二十年一次的玄门比试,能来的都是玄门高人,能走到这里都非泛泛之辈,能过五行三清乱四象的前辈实在令人仰视。

  偏殿大门被打开,我们跟随陆青眉鱼贯而入,等我们走进去后才发现,这偌大的偏殿仅仅只悬挂了不到二十副画像,玄门比试传承已经有千年,能过第一关的人竟然只有二十位前辈。

  陆青眉进殿极其庄重,焚香礼拜后两名女道士把我们的画像也悬挂在上面,萧连山在我耳边笑着说这也算是能流芳千古了,站在这里多少有些感慨,我认真看着每一幅画像,目光中都充满了崇敬,越千玲和顾安琪她们也好奇的到处张望,除了闻卓还老实的低着头,我们都被这不为人知的偏殿画像所吸引。

  “你……你们过来看看……”顾安琪在一副画前停了下来,声音充满不自信的迟疑,表情极其的疑惑。

  我们都走过去,顾安琪指着一幅画像上的人疑惑的问。

  “你们看看这人像谁?”

  能挂在这里的人我们应该都不认识才对,即便是最早的也是二十年前,那个时候我们这些人都刚刚牙牙学语,所以我们都不以为然的随着顾安琪手指的方向看过去。

  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人说话,叶轻语见除了闻卓之外,我们其他人口慢慢张大,表情震惊不已。

  “怎么了?你们……你们认识?”

  闻卓见我们突然安静下来,也抬头看来看画像,又恢复了他习惯的邪笑。

  “他们要认识那就真有鬼了。”

  一般这个时候萧连山会和他抬杠的,可如今萧连山保持着一动不动的姿势,只是口张的比之前更大。

  我们所有的目光都落在越千玲的脸上,若是我们看不准,相信她应该不会看错,因为那画像上的人太像一个我们熟知的人,只不过这个人怎么也不可能也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画像上没有名字,越千玲满脸的慌乱,指着画像急切的问旁边的陆青眉。

  “主持,请问这画像上的人叫什么?”

  人有相识是极其正常的是,只不过这画像画的实在太像,连越千玲也无法肯定,现在把所有的疑惑都寄托在陆青眉的身上。

  陆青眉让旁边的女道士查阅卷宗,女道士抬头心平气和的说出三个字。

  越雷霆!

  我们顿时震惊的呆立在原地,那副画中人和我们认识的越雷霆一模一样,我之前给越雷霆看过面相,他的命我断过,过六十逢大凶,到最后也应验了,越雷霆爱财如命虽豪气干云,不过并非道家中人,看画像上的人和我认识越雷霆时候一样。

  “我爸来过龙虎山!?”越千玲瞠目结舌的看看我们很惊讶的说。“就他那样子还过了五行三清乱四象剑阵?难道是二十年前我爸参加过玄门比试?”

  越千玲一连问了三个问题,可惜没有人能回答的出来。

  “女居士此言差矣,应该不是你们认识的人。”女道士对我们说。

  “我爸我能不认识。”

  “按照卷宗记载,越居士登顶龙虎山……”

  “等会!”萧连山打断了女道士的话,吃惊的问。“你刚才说登顶?登顶的意思是不是过了所有的三曲九洞,上了龙虎山?”

  女道士很平静的点点头。

  “霆哥……霆哥过了三曲……九洞,上来龙虎……山?!”萧连山瞠目结舌的看着我,到现在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是谁啊,你们反应这么大?”闻卓和叶轻语见到我们的样子好奇的问。

  “我爸。”越千玲说到一半连自己也有些不确定。“看着的确像我爸,连名字都一样,他个性我了解坐不改姓站不更名。”

  “曾经有人告诉过我,能登上龙虎山的只有五人,画像上这人也在五人之中?”我忽然想起顾连城的话,连忙走到陆青眉身边问。

  陆青眉没有回答,示意旁边的女道士都退出去,看她如此慎重的样子,我们都有些大为不解。

  “的确不错,历届玄门比试传承千年,最后能登顶的只有五人,可越居士并没在其中。”

  “……”我眉头微微一皱迟疑的问。“没……没有?之前不是说此人登顶了吗?”

  “那是因为登顶五人皆输给掌教天师。”陆青眉心平气和的回答。

  “不对啊,不是说必须赢了掌教天师才能持有玄门信物玉圭,既然玉圭还在,说明此人也输给掌教天师,那和其他五人有什么区别?”萧连山一脸茫然的问。

  “越居士之所以没在这五人之中,是因为……”陆青眉说到这里停顿了片刻,似乎是鲜为人知的秘密,她犹豫了半天还是说了出来。“越居士没有输!”

  ……

  我们再一次震惊的僵硬在原地,一时间完全不知道该如何接受这件事。

  “玄门比试传承千年,唯一胜过掌教天师的就是越居士,之所以玉圭还在龙虎山,是因为越居士只求一胜,别无他求,在龙虎山赢下掌教天师后扬长而去。“

  越雷霆上过龙虎山,而且还赢了掌教天师,这完全是匪夷所思不可能的事,跟了越雷霆三年,他有多大本事我和萧连山一清二楚,连沈江川都奈何不了的人,竟然可以过三曲九洞!

  陆青眉的目光落在越千玲的身上,很奇怪的看着她。

  “之前你说越居士是你父亲?”

  越千玲点点头。

  陆青眉淡淡一怔,把卷宗放在一边很肯定的回答。

  “越居士不可能是你父亲。”

  “为什么?”

  “按照卷宗记载,越居士一己之力独闯三曲九洞登龙虎山胜掌教天师是……”陆青眉的目光很坚定的看着越千玲。“是千余年前的事了!”

10条评论 to“第五卷 第十章 画像中的人”

  1. 回复 2014/03/08

    天真

    啊啊啊啊啊啊啊怎么没了。。

  2. 回复 2014/03/09

    黄爷

    黄爷要出来了

  3. 回复 2014/03/09

    。。。。

    这才是黄爷啊!

  4. 回复 2014/03/09

    。。。。

    越雷霆这才是黄爷啊!

  5. 回复 2014/03/09

    黄爷是秦一手?

    是吗?

  6. 回复 2014/03/09

    Anonymous

    好看,过瘾

  7. 回复 2014/03/09

    老大快更吧

    一直刷新着追呢

  8. 回复 2014/03/09

    Anonymous

    莫非黄爷就是越雷霆

  9. 回复 2014/03/10

    古辰颜@

    黄爷是黄帝好么?看这么多章都没看明白!龙甲神章是黄帝的,除了他谁能比赢政牛逼

  10. 回复 2016/07/12

    越雷霆

    呵呵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