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十一章 虎威难犯堪比项籍

  别人我或许还不了解,越雷霆跟了他三年,性情中人为人豪气爱财如命,大恶没有善也少为,若是说他年轻的时候提刀砍人我还相信,这九死一生的龙虎山,就连我们每走一步都如履薄冰,越雷霆一己之力能上去,而且还是唯一胜了掌教天师的人,不光是我不相信,就连越千玲听完也在摇头。

  我们记忆中的越雷霆和这个传闻中的越居士除了长的像,名字一样之外,没有丁点可以相提并论的地方,世间之大无奇不有,同名同姓长的一样也不足为奇。

  就更不用说陆青眉翻阅卷宗后最后告诉我们的那句话,这还是千余年前的事,越雷霆的面相我到现在都记忆犹新,根本不可能是修道会法术之人,越千玲很肯定的告诉我们,从她记事起越雷霆就一直如同正常人一样,在慢慢衰老,所以和画像中千余年前的越居士更沾不上边。

  而且还有一个我很肯定的事,从我认识越雷霆到现在,前前后后也救过他无数次,能上龙虎山能不能赢掌教天师先不说,能过完三曲九洞的人足以见得道法有多厉害,就这清风庵的第一关,若不是陆青眉存心想让,指不定我们都过不去。

  越雷霆能一人破三曲九洞的话,还需要我救他?

  我重新看了看画像中的人,问陆青眉为什么此人是唯一赢过掌教天师的人,在玄门应该很有名在对,为什么却从来没听人提及过。

  陆青眉告诉我们,毕竟是千余年前的事,她也没经历过,只是这是龙虎山不传之秘,我想或许是因为掌教天师都败于此人之手,秘而不宣也合情合理。

  闻卓忽然想到什么,问陆青眉既然现在由她在镇守五行三清乱四象剑阵,能过第一关的人寥寥无几只有偏殿里面这些,那每一个是如何过去的应该有记载才对。

  陆青眉点头,回答的确是有,清风庵的卷宗里有关于这些人如何破阵的详细描绘,我也好奇这个能赢掌教天师的人是如何破掉五行三清乱四象,请陆青眉帮忙翻阅卷宗,果然每一个人如何破阵都记录的巨细无遗,可翻到越雷霆的章页下面,竟然只有一句话。

  虎威难犯堪比项籍。

  项籍是谁,萧连山大为不解的问。

  我看见这句话眉头皱了起来,项籍当然说的是力拔山兮气盖世的西楚霸王项羽,也就是现在我们认识的古啸天,羽之神勇,天下无二,事实上古啸天也让我们亲眼领略到了一代霸王的气概。

  虎威难犯堪比项籍,是说越雷霆勇猛能和项羽一决高下,想到这里我忽然笑了,一个劲的摇头对其他人说,画像上的人绝对不可能是我们认识的越雷霆,就他在古啸天面前唯唯诺诺的样子,居然还敢说堪比项籍,试问当今论道法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就算是嬴政亲临,对于一个道法完全不起作用的古啸天也只能束手无策,若不论道法,又有谁能和古啸天一决高下。

  就算有,我笑着摇头,怎么算也轮不到越雷霆的头上。

  陆青眉见我们对画像中这个人如此好奇,想了想告诉我们。

  “历代清风庵主持口授相传,画像中的越居士一人破阵,从入剑阵到扬长而去不过半杯茶的功夫,五行三清乱四象再不济也是堪比诛仙阵的大阵,据说当时二十五名布阵前辈以及发动阵法的主持,无一能近其身,越居士仅用了一招破阵。”

  我看越千玲的目光一直落在画像上,不管这个人是不是越雷霆,实在是太像,这么久没见到他,估计如今越千玲睹物思人一定是想起下落不明的越雷霆。

  我淡淡一笑宽慰的对她说,若画像上的不是越雷霆,现在落在古啸天的手中,至少魏雍和秋诺无法伤其毫毛,如果此人真是我们认识的越雷霆,那就更不用担心了,能一招破掉五行三清乱四象的人,其他不说,就卷宗上留下的那几个字,虎威难犯堪比项籍,能和项羽相提并论一决高下的人还需要我们去担心吗。

  越千玲想想也对,默默点点头,神情还是有些黯然,离开偏殿的时候,在关门的刹那我还是回头再看了一眼那画像,我宁愿这只是一个巧合,虽然我一直在宽慰越千玲,但是经历过这么多的事,又有几件能称得上巧合,如今在偏殿见到越雷霆的画像,评价是堪比项籍,而巧合的是,我们认识越雷霆的时候,他正巧就在古啸天的身边。

  难道这也是巧合……

  从古啸天对越雷霆的态度上看,似乎他并不知道越雷霆是谁,若这一切不是巧合,那越雷霆又是谁,为什么要隐名埋姓,林林总总还有很多是我想不明白也想不通的。

  我默默叹了口气,或许只有等再次见到越雷霆的时候,这些疑惑才能解的开,可根据他的面相,六十之后遇大凶之劫,凶多吉少我一直没对越千玲提及过,按照面相上看越雷霆怕是活不到现在。

  可是如今见到这画像,我慢慢又开始怀疑之前我的判断,我断古啸天的相也没断出他是谁,若越雷霆真是高人,有心隐瞒的话,那我算出来的或许都是错的。

  第二天清早,陆青眉送我们上路,三曲九洞果然非比寻常,第一关我们算是胜之不武侥幸过去,出清风庵向西三里,陆青眉停下来,双手抱一。

  “送君千里终须一别,在下就送各位于此,山路难行望各位一路珍重,比试之日青眉在山顶静候,不过三曲九洞,一关比一关凶险,各位切莫掉以轻心,到了这里要么回头,要么就不论生死,后面镇守的都是得道高人,青眉也不便多说,各位好自为之。”

  “主持客气,手下留情我们才能侥幸过清风庵,就此别过青山不改绿水长流,若能登顶龙虎山定再向主持讨教大道之理。”我感谢的稽礼回答。

  等我们转身正打算离去,我看见闻卓一直默不作声,转头的时候见他长松了一口气,估计是陆青眉没找他麻烦就这样放他走,闻卓这几天夹在叶轻语和她两人之间,整天提心吊胆惶惶不可终日,如今总算是离开犹如脱困之鸟。

  “闻居士请留步。”

  我看见闻卓听到身后陆青梅的声音,顿时脸色的变了,喉结蠕动一下胆战心惊的慢慢转过身,自作孽不可活,看他这样子我都有些啼笑皆非,叶轻语如今的反应也好不到什么地方去,不过至少要比陆青眉得意一些,至少昨日房间中那场暗战最终还是她赢了。

  “前面三曲九洞险象环生,想起一些事或许对闻居士有帮助,身在其职多言不便,闻居士过来我告诉你一人。”

  闻卓的嘴角不由自主的抽动,陆青眉话说到这份上也容不得他还能说什么,我见他深吸一口气,大有慷慨赴义的悲壮,怯生生的向陆青眉走过去。

  陆青眉身体往前依靠,距离闻卓很近,几乎是贴在闻卓的身上,闻卓背对着我们,他现在看不见叶轻语嫉恶如仇紧握雷影想要杀人泄愤的表情,我之前还想着陆青眉就算和闻卓有纠葛,但陆青眉好歹也是主持,能坐到这个位置可见其人不管是道法还是悟道的程度都出类拔萃,应该是很豁达淡泊的人,怎么都不会为了丁点儿女情长去针锋相对,争个你死我活才对。

  可如今我见到陆青眉对叶轻语的笑容,头忽然间就大了,那笑容太狡黠和得意,我终究还是忽略了陆青眉说到底再厉害也是女子,在情爱方面她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

  那笑容完全是挑衅,目不转睛的看着叶轻语,然后双唇慢慢靠近闻卓的耳旁,轻轻一吹,闻卓顿时把持不住浑身不由自主一抖,耳根和脖子瞬间红起来,在闻卓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陆青梅居然一口咬在闻卓的肩膀上。

  我目瞪口呆的看着这场面,怎么都难把陆青眉和主持的身份联系起来,怎么看都像无理取闹和情郎卿卿我我的女子,那一口估计咬的不轻,闻卓呲牙咧嘴的捂着肩膀退了好几步,一模上面竟然还有血,语无伦次的大声喊。

  “你怎么老是喜欢咬我啊,身上其他地方还没好呢,又咬……”

  陆青眉已经不需要再说什么,她要说的话全被闻卓给说了,抹着嘴角淡淡的血渍,心满意足的笑着。

  “昨天你答应过我送礼物,这一口就当是了,不管你和谁在一起,每当你看见这伤口都会想起我的,呵呵。”

  陆青眉说完转身愉快的离开,闻卓这才意识到自己又说错了话,回头的时候,我已经把目光避开,在越千玲的面前我是不敢帮他说话的,否则就是狼狈为奸,所以我选择了和其他人一起孤立他,萧连山也变的识时务,跟着顾安琪头也不回的往前走。

  越千玲拉着我不再理闻卓,身后留下叶轻语一个人,我很担心,因为她手中拿着雷影,不管是什么结果,我只相信此去一路闻卓不会太平。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