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十二章 一字断生死

  闻卓很知趣的一个人落在后面,若不是萧连山偷偷晚上给他送干粮,估计不知道要饿到什么时候去,他如今就像是千古罪人,就差脸上没写众叛亲离了。

  萧连山居然也有教训人的时候,说闻卓亲者痛仇者快的事也敢做,而且做的如此明目张胆,够爷们像个男人,不过就是代价大了点,闻卓狼吞虎咽吃着干粮,白了萧连山一眼,只回了一句,这事闹大了,以后更麻烦。

  我笑着问闻卓,都当着叶轻语的面肌肤相亲了,还能有什么更麻烦的,闻卓抹着嘴角的干粮屑看看四周,压低声音回答,我招惹的不止这一个,后面估计都要遇上。

  我和萧连山一愣,几乎同时转头去看他,眼神的意思闻卓懂,我们在问他到底还有多少桃花,闻卓居然一口回答不出来,见我们不依不饶的看着他,一本正经的回答,我真不知道,谁记这个干嘛,太多了。

  听到他这回答,我和萧连山都选择了离开,按照这情况发展下去,和闻卓保持距离绝对是正确的,叶轻语早晚要剁了他。

  离开清风庵我们一直沿着山路而行,第三天黄昏的时候,我们停在一处道观的前面,比起清风庵这道观实在太小,上面也没匾额,道观叫什么名字也不清楚,我拿出顾连城给我的地图,按照地图的标示,这不大的道观就是第二处三曲九洞。

  不知道是因为天色渐晚的原因,还是我自己的感觉,这道观我怎么看都有些阴森,应声前来开门的是一个眉清目秀看上去挺聪慧的道童,从门里探出头看看我们,伸出手在等什么,我连忙让越千玲把文牒交给他,道童翻看后估计是应该见到陆青眉的印鉴,这才打开门让我们进去。

  道观的采光并不好,里面更加阴暗,进来这么久也没发现除了道童之外的其他道士,道观安静的有些让人不适应,道童把我们安排去休息,告诉我们明天去拿文牒便是,我本想再多问他几句,道童说完也没停留的意思,稽礼告辞离去。

  生死不论的三曲九洞,陆青眉说过越往后走越凶险,所以我们都没掉以轻心,也不知道明天等着我们的是什么,第一关就是灭神诛仙的杀阵,看这道观这么小,至少阵仗不会比清风庵的大。

  我让大家好好休息一晚,不管明天遇到什么,至少现在是安全的,虽然我口中这样说,可一晚上也没睡踏实,第二天一大早,昨晚带我们进来的道童就等在门口,我们整理完毕后跟随他往道观里面的正殿走去,这道观比起清风庵要小太多,最主要的建筑就是道观后面的正殿,可是即便是白天,或许是道观两边的参天梧桐几乎把光线都遮挡,这里依旧阴森幽暗,越往里面走越黑,若不是点燃的香油灯,恍惚间会感觉是深夜。

  道童带我们进正殿,三名道长盘膝而坐,面前是一方几案,正殿里面烛光多一些,所以这里远比外面看的清楚,等我们进去的时候面前三名道长多少让我们有些恍惚。

  三个人并排而坐,由左至右分别穿在不同颜色的道袍。

  最左边的道长,身着紫袍,怒目圆睁,双唇紧闭面无表情,看上去刚直不阿挺有威严之势。

  中间的道长,一袭绿袍,双目如电,大有能辨忠奸黑白之量,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

  最右边的道长红袍加身,面前放着一本书薄,眉如铁剑不怒自威。

  这三人的样子让本来就阴森的正殿变得更加诡异,我都感觉后背有些发冷,不过让我们更加吃惊的是,这三个道长居然长的一模一样,除了身上的道袍颜色不同,他们五官即便是再细微的地方都如出一辙。

  “我三人奉龙虎山掌教天师之命,静候各位居士多时,我叫崔甲,旁边的是崔乙,另一位是崔丙。”

  甲乙丙……

  这名字也不知道是谁给他们取的,我都有些想笑,不过看的出,这三人应该是孪生兄弟,也不知道有什么本事。

  “我三人负责镇守三曲九洞第二关,各位居士能到这里想必也非凡了得,其他的话就不多说了,若现在回头还来得及,若是坐下生死有命各位好自为之。”

  崔甲开门见山也没太多客套,他这性子我倒是喜欢,免得磨叽半天也不知道他们想干什么,这正殿不大,三人也未起身,几案对面有蒲垫,按照崔甲的意思一旦坐下去就算是闯关了,我也有些好奇,这方寸之间这三人如何镇守。

  我还没坐下,闻卓已经不以为然的坐了下去,被陆青眉当着叶轻语那一口,让他死的心估计都有了,这一路被叶轻语冷眼相加,正找不到发泄的地方,多半是打算拿着三名道士出气。

  等我们所有人都坐下去,一直说话的始终都是崔甲,崔乙和崔丙默不作声和这道观一样阴森的很,崔甲把面前的书薄推到我们面前。

  “请各位居士把名字写在上面。”

  也不知道这第二关到底是考验什么,居然还要写名字这么麻烦,萧连山离书薄最近,抓起旁边的笔在上面写下他的名字,正打算帮我们写,被崔甲阻止。

  “此事别人无法代劳,若想要拿到我们三人加盖印鉴的文牒,还是自己写自己的。”

  萧连山把书薄递给我们,都各自把名字写在上面,最后交还到崔甲的手中,崔甲接过去一一念出名字,我们分别点头答应,他叫我们名字的时候,我发现崔甲手里多了一支笔,笔身漆黑上有虎头纹饰,笔身山铭刻的居然是百鬼图。

  崔甲叫一个人,等我们答应一声,他便用手中笔沾朱砂在书薄上写着名字的地方画一把叉,朱红色的叉看上去有些刺目诡异,一时间不明白他在做什么。

  等到崔甲把书薄上所有的名字都勾画完,抬头面无表情的说。

  “我三人就不给各位居士客套,话不多说言归正传,我三人研习道法专修五术之中的相术,各位能到这里想必道法了得,我三人就斗胆和各位居士切磋相术,胜我三人者可继续前行,输了……”

  “那不行,我们是一起来的,赢了一起走,输了也一起回。”萧连山一本正经的到底崔甲的话。

  “各位能众志成城同心相向固然是好事,不过输了的人定是无法继续前行,至于回去……”崔甲的目光落在萧连山身上严肃的回答。“从各位坐下来那刻起,输了恐怕也回不去了。”

  崔甲说的很透彻,来的路上我想过很多可能,但没想到第二关居然是比相术,论道法我现在还不敢说一览众山小,但相术倒还是有些把握。

  “敢问道长,不知道这相术比什么,是天相、地相还是人相?”

  在相术中,所谓的相就是观其形而知其义之法,一般大的分为三大类:一为相天也叫星相,二为相地就是堪舆风水之术,三为相人,就是寻常可见的观面断命。

  “道观狭窄,观星断事太过繁琐,地相所需时日太长,难一时分高下。”崔甲不慌不忙目光从萧连山身上移动到我这边。“今日比相术,我三人和各位比相人。”

  我心里暗暗高兴,若是比相人依面断命,有我和闻卓在相信应该不是什么难事,第二关竟然远比我想的要简单轻松。

  “既然比相人,是比面相还是手相或者是骨相?”闻卓应该和我想的一样,和我对视一眼笑着问。

  “相字!”

  “测字,那好啊……”萧连山都知道这是我的强项,一时口快说了出来,发现有些不合时宜连忙憨笑。

  事实上我听到崔甲说测字的时候,心里也轻松了很多,还担心若是遇到斗法什么的,又要险象环生拼的你死我活,这测字文雅也不……

  我只想到一半就停下来,之前崔甲说第二个凶险,可测字能有多凶险,慢慢意识到或许我把问题想的太简单,第一关就是五行三清乱四象,既然这三人守第二关,按理说应该比陆青眉的剑阵厉害才对。

  我抬头看看面前坐着的三人,若有所思的问。

  “测字如何相比?”

  “很简单,居士写一字,我们给你测,若是测错或者测不出,算我们输,我们若是测对,我三人分别各写一个字让居士测,若是测错或者测不出,算居士输。”

  “就这么简单?”顾安琪在旁边欣喜的问,估计是她也很相信我的相术。

  崔甲默不作声的点头,我迟疑了一下,忽然若有所思的问。

  “之前道长说赢了可以过去,还未说输了会怎么样?”

  “一字断生死!”

1条评论 to“第五卷 第十二章 一字断生死”

  1. 回复 2014/06/04

    闻卓

    轻语迟早是要多了我的。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