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十三章 鬼帝殿

  我们顿时沉寂下来,对面的三人还是同样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事实上若不是他们身上颜色各不相同,我真分不清谁是谁,崔甲那五个字一出口,我刚才还轻松的心情立马黯然下来。

  相一个字即便是错了,难不成这三人还打算要我们的命。

  “何谓一字断生死?”越千玲大为不解的在旁边问。

  “居士赢了过第二关继续前行,若是测字输给我三人,命归幽冥与人无尤。”崔甲苍古的声音让我们听的异常清楚。

  “说了半天还是要动手,何必搞这么麻烦,直接真刀真枪来还痛快点。”萧连山算是明白这一字断生死的意思,不耐烦的说。“你们又不是阎王,就算测错了,命归幽冥也不是你们一句话的事,多半我们也不会答应,到最后还不是要手里见输赢,就别文绉绉的,直接来吧。”

  萧连山虽然话说的直白,可他意思没有错,事实上我也是这样想的,就如同之前闯五行三清乱四象,若是技不如人被剑阵所亡,至少还能尽力一搏,这测字就算是输了,总也不可能他们一句话,我真一头撞死在这正殿上吧。

  崔甲没有回答萧连山的话,当着我们的面撕下之前我们写名字的那页纸,夹在两指之间口中默念法咒,那纸在他手中忽然烧热起来。

  “各位坐下来之前,我三位就劝告过各位居士,若是回头还来得及,一旦坐下就不论生死,如今各位已在第二关之中,测与不测都由不得各位,至于生死就更由不得各位了。”

  我刚想问什么,随着崔甲手中纸张一起燃烧明亮的还有这正殿里面的香烛,我抬头这才看见崔甲三人后面正殿中供奉的神像,那神像白净脸孔,头戴冠旒,两侧垂香袋护耳,身穿荷叶边翻领宽袖长袍,双足着靴,双手在胸前捧笏,正襟危坐。

  看到这神像我心里一惊,闻卓的反应和我一样,连忙从地上的蒲团上站起来,慢慢向后退,到正殿之外,两边各有一根漆黑的柱子,上面左右各一副对联。

  上联:虽天子必至。

  下联:是神仙不来。

  横批:鬼帝殿。

  等我看见这对联,心里更是发凉,连忙重新走回到正殿之中,仰头看那神像上的匾额,四个金漆大字在香烛火光中忽暗忽明。

  神目如电。

  人间私语,天闻若雷。暗室亏心,神目如电。

  这道观供奉的是北阴丰都大帝,难怪从一进来就感觉这道观如此阴森,北阴酆都大帝是道教正神,被供奉也不足为奇,很多地方都有其神位,可这道观阴寒之气远过于其他地方,就如同萧连山召阴兵时身上所散发的阴气,甚至比之更重。

  我想到崔甲之前勾画我们名字所用的笔,心里暗暗大吃一惊,想到什么,连忙走到几案前,把那本翻开的书薄合拢,上面三个字顿时让我和闻卓震惊不已。

  生死薄。

  若是这三个字在其他地方看见,我或许不会有这么大反应,但之前崔甲拿在手中的如果我没猜错分明是勾魂判官笔,我们名字被他从生死薄上勾画去,就代表阳寿已尽,他三人明明是修道中人,就算再厉害也不可能行神鬼之责,我和闻卓慢慢坐下,到现在我才意识到这比试恐怕比五行三清乱四象还要麻烦,因为还没开始,我们的命已经交到对面三人之手。

  崔甲应该是看出我们的疑惑和不解,也不隐晦开门见山的说。

  “我三人入玄门之前是孪生兄弟,生母怀胎十月遇难而亡,埋于地底七七四十九日,我兄弟三人侥幸存活被掌教天师所救,传我三人道法已相法为主,我三人因死过一次所以能通阴阳两界,因此供奉北阴酆都大帝,虽不能断人生死,但代鬼帝巡守,除了道法相术其他本事没有,唯独能借人魂魄!”

  崔甲话音一完,手中纸张也燃烧殆尽,我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除了我和闻卓之外,其他四人纷纷目光呆滞神情恍惚,像是只剩下一具躯壳眼神中没有丝毫生气,越千玲和顾安琪还有叶轻语以及萧连山并没有察觉到什么,发现我和闻卓吃惊的看着她们,很茫然的问怎么了。

  我暗暗忧心忡忡,崔甲说的并没有夸大其词,生死薄上的名字是我们自己写上去,在这北阴酆都大帝殿中形同于把三魂六魄都交了出去,他三人能通阴阳,收越千玲她们魂魄暂存于幽冥之中,我们就算道法再逆天,可也是在六道轮回,生老病死没有人能躲的过,何况面前有北阴酆都大帝神位在此。

  相当于现在越千玲她们的命已经在崔甲三人之手,我现在才明白一字断生死的含义,若是输了,已经被抽走的魂魄就永远回不来,就连现在仅存在她们身上的也会随之归于幽冥。

  现在和我表情一样吃惊的还有崔甲他们三人,抬头看看闻卓和我,掐指算了片刻,三人不约而同站起身,竟然毕恭毕敬对闻卓稽礼。

  “我三人虽无太大本事,但倘若在这生死薄上亲手写下名字的人,我三人定能借其魂魄,从未失手,没想到今日居然同时遇到两位居士都安然无恙。”

  我和闻卓对视一眼,到现在主动权已经不在我们手中,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此殿唯独是神仙不来,也是神仙不管,我三人借不走闻居士三魂六魄,修行道法多年有幸亲眼目睹正神尊位,无量寿福。”崔甲三人很恭敬的给闻卓行礼,想必是算出闻卓前世身份,因为一直有金甲护其元阳,虽没神力但神尊之位并没有失去,参道修行之人见神岂有不拜之礼。“既然闻居士非此殿中人,这第二关闻居士算是过了,请!”

  闻卓根本没有理会面前崔甲三人,很焦急的看了看叶轻语和其他已经被借走魂魄的人,心急如焚的说。

  “你们不是要测字吗,一字断生死,好,我帮他们测。”

  崔甲礼数一完同样也没理会闻卓,目光落在我身上。

  “秦居士居于右侧,又立于我三人之前,三同山,山前有右是个君,来人是君,我三人有眼不识君,还望秦居士见谅。”

  “此殿对联写的好,虽是天子必至,我是君又如何。”我淡淡一笑回答。

  “秦居士的三魂六魄非你一人所有,此人道法之高我三人终其一生也敌不过十之一二,秦居士的魂魄我三人亦借不手,相术切磋终究比的是道法,既然道法在秦居士之下,这第二关是守不住秦居士,请!”

  崔甲说完后,他们三人又重新坐回到几案之前,再也不去看我和闻卓,好像第二场比试在他们眼中只有对面的越千玲参加。

  “四位居士谁先来?”崔甲手一伸很威严的问。

  我和闻卓不用比,剩下的四个人里面没有一个人懂道法,更不用说博大精深的相术,越千玲她们都面面相觑的看着我和闻卓,我也重新坐回到蒲团上。

  “三位前辈,我和他们同进退,一字断生死,这里有四个人,每一个人挨着来一次麻烦的很,不如由我一人代替他们,一字断五命,我若是赢了,三位道长放我们过去,若是输了,我和他们一同赴黄泉,我的魂魄你们借不走,我自己断,既然你们说我是君,君无戏言!”

  “说错了,是六个,把我也算上。”闻卓也坐了下来,忽然嬉皮笑脸的对叶轻语说。“若是到了下面,我带你去望乡台,你就不会像现在这样讨厌我了,呵呵。”

  越千玲她们一听我这样说,才意识到严重性,或许都以为是简单的测字,现在听到我说一字断五命,现在加上闻卓的,输了就要命赴黄泉,都瞠目结舌的问我怎么回事。

  崔甲的目光先是去看闻卓,他想都没想不以为然的回答。

  “别看我,我答应过他永不相负,既然他都说了输了一同赴黄泉,他自己断三魂七魄,我跟着一起就是,多点的事还较真了。”

  崔甲三人像是极其有信心,也不推脱淡淡点点头。

  “闻居士和秦居士都是已过关之人,若是论道法修为,或许我三人未必是两位对手,但若是单论相术,我三人大言不惭还敢和两位切磋一番,但比试之前有言在先,秦居士要一字断六命,想必是胸有成竹,能赢我三人固然是可喜可贺,倘若是输了……就算我们借不走你二人魂魄,其他四人就立刻魂归幽冥,与人无尤,秦居士可考虑周全?”

  我回头看看越千玲她们,都极其相信的对我点头,闻卓好像一点也不担心的样子,似笑非笑的,似乎他比我还有把握会赢,我转过身,心平气和伸出手。

  “请!”

6条评论 to“第五卷 第十三章 鬼帝殿”

  1. 回复 2014/03/09

    战殇

    好吊人胃口啊,更的没几页,又得等到晚上看了

  2. 回复 2014/03/10

    比起点文笔强多少倍

    比起点文笔强多少倍

  3. 回复 2014/03/10

    求更

    故事有点玄,什么时候能登上龙虎山?

  4. 回复 2014/03/10

    Anonymous

    等的抓狂………

  5. 回复 2014/03/11

    Anonymous

    貌似越雷霆是黄爷,速度更啊。

  6. 回复 2014/03/14

    西风渭水

    各路大神是一个一个往外冒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