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十四章 同心同命

  崔甲三人端坐,虽面容威严但看上去没有丝毫怠慢,既然这里是三曲九洞第二关,我伸手请他三人先书字,由我先测,崔甲反倒是把笔墨纸张推到我面前,不苟言笑的说。

  “各位居士远道而来,来者是客,秦居士胸有成竹要一字断六命,我三人又岂能占这个便宜,先由秦居士先写,我三人先行斗胆卖弄,若是测不出定当放各位前行。”

  崔甲三人能坐镇三曲九洞第二关,单以相术考验过关之人,可见三人虽然口中客气,不过相术绝对非同凡响,能走到这里的人也不可能有滥竽充数之辈,道法修为也可想而知,高手过招斗法,占先机者胜面占多,崔甲三人居然让我先手,要么是托大,要么就是极其自信,当然我很确定他三人是后者。

  事实上当我听到崔甲告诉我比试的方法时,我忽然想到虚静子,那个至死也写不出黄爷名字的人,他的奇门之术堪称无双,到最后我相信他应该已经占出黄爷是谁,可惜天命难欺,他终究是被我逼死。

  我第一个想法是写一个字,直接问这三人黄爷何在,能算出来固然是好,看他三人如此胸有成竹,我估计他们多半能测出来,当局者迷我们被这个黄爷困扰这么久,早就难以平常心去测算,今日刚好借崔甲三人的相术帮我解决这件事。

  可想到虚静子在天师亭所剩的一捧焦灰,倘若崔甲三人真算出来,想必结果也不会好到什么地方去,若天雷再降这三人横尸当场,我们虽然能过第二关,到白白搭上三条性命,如此一来胜之不武赢了也不光彩,不过越千玲她们的魂魄已被崔甲三人借走,若真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或许这就是我最后的杀手锏。

  崔甲三人让我先写字测事,在离开清风庵后,除了黄爷之外,最让我好奇和疑惑的当然莫过于越雷霆,虎威难犯堪比项籍,若那画像中的人只是单单同名同姓长的像而已,也不足为奇,但是越雷霆若要真就是画像中的人,那所有关于我对他的了解和认识就都是错误的。

  想到这里,我持笔想了想,在纸上稳稳写出一个一字。

  “我以此字寻人,名越雷霆,因祸事横生我于此人失散已久,想以此字请三位道长测越雷霆如今何在。”

  越千玲听我以字问越雷霆下来,连忙紧张的抬起头,她心里也应该清楚,崔甲三人非滥竽充数之辈,既然敢让我先写他们来测,就一定有十足的把握,离开越雷霆这么久,生死未知,我看越千玲的表情极其矛盾,一边她当然想我能赢,另一边她又迫切想从崔甲三人口中得知关于越雷霆的消息。

  其他人或许心中的想法都和越千玲如出一辙,闻卓从叶轻语身边移到我旁边,在我耳边小声说。

  “你倒是早就算计好了,借他三人之力帮你解疑排惑,那日在天师亭虚静子怎么死的,你我都心知肚明,那人道法远在你我之上,你千万别重蹈覆辙,不然……”

  闻卓是在提醒我不要像虚静子那般,等到最后才追悔不已,我默默点点头,告诉他我自有分寸。

  等我把写好的字推回去,三人低头一看,这一次崔甲没有再说话,而是坐在最中间的崔乙抬头看了看我,想都没想脱口而出。

  “此人安好,秦居士不用为此人劳烦费心。”

  听到崔乙这个回复,最开心的当然莫过于越千玲,抿着嘴欣慰放松的笑起来,我虽然心里也暗暗松了口气,不过没露痕迹,很沉稳的继续问。

  “道长直言此人安好,不知这安从何来,好又如何?”

  “秦居士在纸上写一,你一人书一字,合在一起就是大字,亡者为大,一个已死的人又岂能不安好。”

  崔乙话一出口,我们都猛然一惊,越千玲目瞪口呆神情哀伤半天说不出话,我见她嘴角颤动眼角泪水满眶,萧连山和顾安琪听到这个结果也黯然神伤的低下头,我心里一阵寒凉,轻轻握住越千玲的手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去劝慰她。

  “道长的意思是说越雷霆已死?”闻卓见我们表情都很哀伤,多问了一句。

  “按照秦居士所书此字,所问之人必是亡者。”崔乙心平气和很肯定的回答,不过看了我一眼后又若有所思的说。“亡者有很多种,事实上我兄弟三人也算是亡者,不一样也安坐于此,秦居士书一字,居士有帝王之相,贵为天子,如今手中有女,合在一起是一个好字,所问之人虽亡亦非死,此人尚活于世。”

  越千玲听崔乙这么一说,一把抹去眼角的眼泪,完全忘记她自己命在旦夕的处境,急切的问。

  “请道长明示,我爸越雷霆如今在什么地方?”

  坐在最左边一直默不作声的崔丙忽然伸出手,指着我所写的一字,声音浑厚低沉的回答。

  “秦居士所书一字于纸上,放于几案,此几案为木所做,木上加一事本,各位在龙虎山寻人问事,本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你们所问之人就在龙虎山。”

  我一怔,越千玲和其他人也目光呆滞的愣了半天,我们之前一直认为越雷霆在古啸天的手中,怎么会在龙虎山?

  越千玲想了片刻极其不相信的说崔丙信口开河,越雷霆不可能在龙虎山,崔丙也不和越千玲争辩,正襟危坐的回答,若是我们能过三曲九洞,应该能有见到越雷霆的时候。

  我眉头微微皱起,又想到挂在清风庵偏殿里的那副画像,当然我不会像越千玲那样去质疑对面的三人,若真是信口开河那这龙虎山的三曲九洞未免也太过儿戏,就是这样儿戏的摆设怎么也不可能到最后只会有五人登顶龙虎山。

  一直安静半天的崔甲很冷静的把目光落在越千玲身上,看了一眼我后很肯定的回答。

  “越居士不用心急,我三人有无信口开河,倘若各位能过三曲九洞日后自会明白,几案是木,秦居士一人独坐几案前,人在木边是一个休,看来你们所问之人,早已经在龙虎山休整多时,以逸待劳静候各位。”

  越千玲见对面三人说的言词确凿,再抬头看看我,想从我这里得到确切的证实,我知道在越千玲心中比起崔甲三人,她当然只会相信我,一时间我也不知道如何判断,下意识点点头全因为不想看见她满脸的哀伤和担心。

  若是崔甲三人测算的没错,越雷霆已在龙虎山,我真的很期待和他重逢的那刻,若越雷霆真是画像中的那个人,千余年前的事其实已经不重要,我认识的人里似乎这样的年岁已经不足为奇,我只是好奇,越雷霆到底是谁,能被评价为虎威难犯堪比项籍,而且一己之力破三曲九洞最后还胜了掌教天师,殊不知这千余年来,历代前辈高人都没曾从龙虎山带走过玉圭。

  “秦居士一字已测完,可否准备妥当,若是没有异议,我三人斗胆向秦居士讨教。”

  崔丙的声如洪钟的声音打断我的思路,回过神见对面三人已经全神贯注看着我,让我先手已经礼让有加,我沉稳的点点头,心平气和的回答。

  “请三位道长赐教。”

  “秦居士客气,帝星入命难得一见,贵为天子已非凡人,我三人在秦居士面前赐教两字实在担不起,就请秦居士雅正。”崔丙的声音很客气,但表情却没丝毫客气的意思,从我们进到这里来,他脸上威严低沉的表情就没改变过。

  崔丙用笔在纸上工工整整写下一个人字,推到我面前,不慌不忙的说。

  “我以人字问事,请秦居士劳烦测一下,我旁边的崔乙会让秦居士测什么字?”

  我没有低头去看崔丙写在纸上的字,而是若有所思的重新看看面前的三人,所谓测字也离不开一个相,道家五术中的相博大精深,但万变不离其中,都离不开一个人,所谓相由心生,不管是天相、地相或者人相,都以人论之。

  可我忽然发现已经麻烦棘手的事,也意识到为什么这三人坐镇三曲九洞第二关,单以相术论高下的原因,这三人是孪生兄弟,又是棺材子,死过一次的人能通阴阳,被龙虎山掌教天师所救,若是顺产的话还有前后之分,时辰不同命亦不同,可这三人生母亡故七七四十九日,应该是被剖腹取出,三人生辰八字一样,长的也一样,同心同命,三人如同一人,可又各不相同。

  崔丙书人字让我测下一个人要我测什么,看似简单但实则就没那么容易了,秦一手教我相术以相心为上,可这三人同心,除了名字差别外,这三人可以说是同一人,我根本无法判别到底谁是谁,名字不过是给我们的符号而已,但对于他们三人,崔甲可以是其他两人中任意一人,其他两人亦是如此。

  所以崔丙所书的字,不管我怎么测,变化都在他三人之手。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