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十三章 浴室里的女人

  从锦江宾馆回来以后,萧连山就整天魂不守舍,我和顾安琪商量好,每周三会去找她碰碰头,相互综合一下各自的进展,萧连山就每天死死的盯着日历,翻来覆去的看,分明有一种度日如年的感觉。

  以前那个雷厉风行的萧连山已不复存在,回来后他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终日在越雷霆偌大的房间里心神不定的游荡,萧连山很肯定自己是病了,我给他的总结是被顾安琪一声哥把魂叫散了。

  越雷霆很少回来,请来的两个佣人,被我想方设法的打发走了,毕竟是劳苦命,天天有人侍候着浑身不自在,宽敞的房间里就剩下我和萧连山。

  我一直口里念着顾安琪说的两句口诀,从楼下走到楼上,然后再原路返回,好几个晚上萧连山出来上厕所,都被我吓的半死。

  又是一夜没睡,我顶着一头凌乱的头发和发红的眼睛,像一副僵尸般缓慢向浴室游离过去,口里仍久反复念着那两句口诀。

  要说越雷霆这房子有什么好,唯一能让我看上眼的就要算这浴室,水龙头一拧就有热气腾腾的热水。

  能随时随地洗上热水澡是一件很惬意的事,至少以前我想要这样洗澡,先要漫山遍野去捡柴火,等到水烧开还要一盆一盆的勾兑冷水,遇到大冬天,基本上洗一次病一次。

  走进浴室雾气腾腾,满地的水渍,我差一点就滑倒在地,心里还在抱怨,萧连山每次洗完澡都不记得拖干地上的水。

  我脑子里一片浆糊,想了这几天,那两句口诀也毫无进展,脱光身上的衣服,一把拉开帘子。

  我目瞪口呆的站在原地,视线被朦胧的水蒸气所模糊,我努力控制着自己的呼吸,不过手依旧抖的厉害,唯一保持安静的是我的眼睛,从拉开帘子到现在自始至终没有眨一下……

  当火辣辣的耳光伴随这女人清脆刺耳的尖叫划破浴室,我依旧没有动。

  比起一个赤身裸体的女孩,就这样和我一样,一丝不挂的站在我面前,其他的外界刺激似乎已经不算什么。

  我居然笑了,然后摇着头很确定的告诉自己,这是幻觉,这是幻觉!

  好好的怎么会胡思乱想这些事。

  当我脸上的笑落在对面惊慌失色的女孩眼中,我估计在她眼里就变成了极其猥琐邪恶的笑。

  又是重重一巴掌打在我的脸上。

  “死变态!滚出去,快来人啊!”女孩撕心裂肺的大声喊。

  我猛然一下清醒过来,这不是幻觉,自己的面前的的确确站着一个一丝不挂的女孩子。

  对面的女孩子长什么样子,说真的我完全没看清楚,从我进来脱光衣服到拉开帘子,仅仅只有短暂的十几秒时间,浴室里面一片朦胧,唯一能看清楚的就是对面女孩子模糊的线条。

  “滚出去!快来人啊。”

  女孩子本能的双手护胸蹲在地上,随手捡起滑落在地上的香皂狠狠的砸在我的脸上。

  我终于被彻底打清醒,下意识的转过头,胡乱抓起一张浴巾裹住自己一丝不挂的身体。

  “哥,咋来?”萧连山紧张的往浴室里冲。

  “别进来!”

  我冲出浴室把萧连山挡在外面,面红耳赤的大口喘气,手依旧心神未定的在抖。

  越雷霆刚好从外面回来,看见我慌慌张张的样子,茫然问萧连山发生了什么事。

  “我也不知道啊,从浴室出来就像中了邪。”萧连山挠着头好奇的说。“刚才也不知道是不是听错了,浴室里好像有女人在喊叫。”

  越雷霆猛然一惊,拍着脑门大惊失色,连忙堵在浴室门口。

  “谁进去过?”

  我指着自己埋着头不说话。

  “坏事了!”

  越雷霆急着一跺脚,紧紧抓着浴室的门堵在前面。

  这个场面很久以后,萧连山告诉我,他见过原版的,不过越雷霆的动作更标准,表情更传神,他指导员上爱国课的时候讲过,黄继光就是这样堵抢眼的,越雷霆的动作和图片上的黄继光一模一样,甚至还要义无反顾。

  “千玲!我是爸爸,你是不是在里面?”越雷霆大声对浴室里喊。

  “爸,你跑哪儿去了,刚才……刚才……。”

  浴室里穿出女孩子焦急而羞涩的声音,萧连山乐呵乐呵的笑着。

  “霆哥,你听,真有女人的声音,我还以为……。”

  萧连山猛然反应过来,想起刚才我从浴室里出来的样子,才回过神。

  “浴室里咋会有女人啊!”

  “哎!连山,你别添乱了,你和雁回下楼去等着。”

  我换好衣服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越雷霆正背着手来回在客厅里走来走去。

  “爸,就是这个死变态!”

  刚才浴室里一丝不挂的女孩子已经穿好衣服,我一直心惊胆战的低着头,大气也不敢出。

  越雷霆无可奈何的两边看看,重重坐在沙发上。

  “千玲,都是误会,这事怪我,这两位是爸的好兄弟,站着的是萧连山,刚才进浴……是秦雁回,是我不知道你会提前回来,忘记了给他们说。”

  “我不管,爸,把他眼睛给我挖了!”越千玲凶神恶煞的瞪着我。

  “千玲,你消消气,这真是误会,雁回不是你想的那样的人,何况他们还救过你爸的命,都是忠义老实的人,真是误会。”

  “越……越小姐,我真不知道你在里面,要知道我咋可能进去,而且里面全是水蒸气,我真的什么也没看见,就别你吓出来了。”我低着头战战兢兢的解释。

  “你看,我就知道雁回不会那样的人,都说了不知道你在里面。”越雷霆在旁边打着圆场。

  “哥,你刚才去浴室偷看越小姐洗澡了?!”萧连山目瞪口呆的看着我。“难怪我看你脸都红成那样。”

  我无力的抬起头看着一脸憨厚无辜的萧连山,忽然有一种想撞墙的感觉。

  “你还敢说你没看。”

  越千玲抓起沙发上的靠垫就砸过来,我也不躲,不偏不倚砸在脸上。

  “啪!”

  越雷霆重重一巴掌拍在茶几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不要胡闹了!都是我把你宠成这样的,没大没小!我拿雁回当兄弟,按辈分是你叔,何况雁回为了救我差点连命都搭上,像他这样忠义两全的人,打死我也不相信他会干下三滥的事。”

  “爸,你是相信一个外人,也不相信你自己亲身女儿说的话?”越千玲娇蛮的不依不饶。

  “谁是外人?你说这屋里谁是外人,能住到我越雷霆这间房里的,就没他娘的外人。”

  “爸?!”

  越千玲的表情有些吃惊,我猜她没想到从小对自己言听计从的越雷霆,今天却一直帮着我说话,以我现在对越雷霆的了解,不要说偷看他女儿洗澡,即便是在外面谁和他说话声音大了一点,越雷霆也会把对方打到外科再转内科。

  越千玲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转头回到自己房里,门重重一声关上,像是一种无声的抗议。

  我看了看旁边的萧连山示意他也回房去,萧连山的头晃的像拨浪鼓。

  “霆哥,我……我真不是有心的,要不我和连山搬出去住……。”

  “你这是什么话,你和连山的人品,我心里还没数了,换了别人,我不敢说,里面两个绝对不会是这样的人,这事从今以后就不要提了,我这个女儿我知道,都是我惯坏了。”越雷霆手一挥打断了我的话。

  我长松了一口气,刚抬起头就看见越雷霆欲言又止的看着我。

  “……你……你真什么也没看见?”

  “霆哥!我真没看见!”

  越雷霆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心有余悸的说。

  “以后有什么事,当哥的先在这儿给你赔不是了,你别往心里去。”

  “霆哥,以后……以后会发生什么事?”我胆战心惊的问。

  越雷霆已经站起来,一边摇头一边往外走,口里小声说着。

  “哎,你啥人不好惹,偏偏惹了千玲……。”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