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十八章 见龙在田

  越雷霆除了名字霸气点,为人豪气干云,但若是论及雷霆万钧之势未免有些言过其实,就连旁边的越千玲听见崔丙这话也默默摇头,口里小声嘀咕应该不像是同一人。

  崔乙接过话去不慌不忙的继续对我们说。

  “以雷字断事测人,唯霸者非羽莫属,而雷字是上雨下田,雨润禾田有兴旺之相,所谓王不过霸,意思是说,论王者霸都敌不过项羽,王者为真龙,雨下有田,是见龙在田的意思,利见大人……”

  萧连山憨直,听到这里也忍不住笑了笑,小声对我们说,霆哥为人豪气重情重义是没的话说,可说到霸气,之前还认为他有一些,可后里经历过那么多事,见过那么多人,这个霸字怕是霆哥怎么都担不起。

  我心里也暗暗赞同萧连山的话,越雷霆惜财如命也算是性情中人,对越千玲和岚清还有我们那真是没话说,可要配得上见龙在田,利见大人这几个字,越雷霆似乎还差的远。

  “见龙在田,利见大人……可见此人非比寻常,不知道道长所说的是登顶龙虎山的人,还是我们所问之人?”闻卓一本正经的问。

  “不知道!”崔丙想都没想脱口而出,很疑惑的回答。“这也是我三人想不明白的地方,若是按照各位居士所言,这两人同名同姓,而且长相一模一样,但能力气势又判若两人,单以雷字断事测人,这个结果还真不知道说的是谁。”

  我眉头再次微微皱起,居然连他们三人都无法确定,难怪之前说出来的话也模棱两可,一时更加好奇。

  “这雷字还未测完,请道长再说下去。”

  “秦居士书雷字,我三人测出来结果一样,雷字是霸头田尾,霸字拆开是雨下革尸孤月伴,尤战沙场何须还,看来你们所问之人是沙场征战的战将。”

  “那绝对不可能!”萧连山一听完就摇头肯定的说。“霆哥没当过兵更没上过战场,说他砍人我还相信,说他征战沙场……那绝对不可能。”

  “非但是战将,而且还是孤寡之人,单以雷字断此人有万夫莫敌之勇,可惜时不利己最终马革裹尸还,倒是和西楚霸王项羽经历相似。”崔乙没有和萧连山辩驳,反而更加确信的说。

  他们三人越说下去,我越感觉他们说的绝对不会是越雷霆,淡淡一笑也不再坚持,只是随意的问了一句。

  “看来应该不是同一个人,可三位道长为什么之前不能确定呢?”

  崔乙没有回答我沉默不语,旁边的崔甲用他手中的判官勾魂笔指着我所写雷字若有所思的说。

  “刚才给秦居士只说了一半,雷字怎么断事测人,似乎都在隐射千古无二的霸王项羽,秦居士用雷字问之前登顶龙虎山和所寻之人是否是同一人,道家有事不过三的原则,秦居士一再问及此人,想必对此人极其用心。”

  我点点头不置可否,回头看看紧张的越千玲。

  “此人遭逢横祸是因我而且,我有愧于他所以想知道此人吉凶安危。”

  “既然秦居士有心问此人,雷字是雨下有田,田字加心是一个思,雨是霸头,项羽自刎断头于乌江,这雷字合在一起就是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崔甲抬头看我心平气和的回答。“秦居士问两人是否是同一个人,我三人之所以迟疑不答是因为……测出来的结果是,若霸王项羽还在,秦居士所问两人必是同一人!”

  崔甲话音一落,除了不知情的叶轻语,我们所有人都目瞪口呆,越千玲的反应最大,对面三人犹豫不决是不明白测雷字为什么会和项羽扯到一起,一个自刎乌江的人又怎么会健在,难怪他们之前是那样的反应和表情。

  若是霸王项羽还在,登顶龙虎山的人和我们认识的越雷霆就是同一个人!

  对面三人不明白和不理解的事,项羽怎么可能还在,但是我们都心知肚明,从古啸天单手在我们面前举起千斤重的石狮的时候,就再没人怀疑过这个力拔山兮气盖世的西楚霸王。

  “我爸……有……有这么大本事?!”越千玲瞠目结舌的问我。

  一时间我都不知道该如何回复,按照陆青眉给我们所看的卷宗,对画像中的评价是虎威难犯堪比项籍,之前还没和越雷霆连续在一起,如今想想依旧感觉不可思议,越雷霆居然能有和神勇无匹项羽一决高下的本事。

  我们认识越雷霆的时候,他在帮古啸天做事,现在细想恐怕这也不是巧合,至于原因估计也只有等到见到越雷霆后才能弄清楚,但至少有一点,从古啸天对越雷霆的态度上开,他并不清楚越雷霆到底是谁。

  “霆哥也太……太能装了吧。”萧连山挠着头大为不解的说。“就他那本事还需要我保护,成天替他提心吊胆的,他……他也太不厚道了。”

  我认识越雷霆是因为钟卫国要害他而设下的阎王招婿局,一个能登顶龙虎山的人道法之高可想而知,怎么会连一个风水局都看不出来,而且他的面相我当时就看过,何来见龙在田利见大人之说。

  难道……

  难道从一开始阎王招婿局是给我准备的,越雷霆是以此局诱我入出手,再到最后我留在他身边也变成顺理成章的事,可越雷霆其他我现在不敢说,但他算的上可以肝胆相照可托生死之人,绝非奸恶之辈,他若是有意留我在身边到底是什么原因。

  我忽然想起一件事,越千玲有刑克之命,当时秦一手得知她戴过八龙抱珠项链,就断言她会刑克至亲,亲生父母注定早亡,她是被越雷霆和岚清养大,为什么他们两人到现在会相安无事呢,越千玲的七窍玲珑心中有芈子栖的魂魄,身份非同小可,难道越雷霆从一开始也是知道的。

  我越想头绪越混乱,直到崔乙的声音打断我的思绪。

  “秦居士,还有三字,请!”

  我这才回过神来,看其他人和我反应都差不多,除了不了解越雷霆的闻卓和叶轻语,其他人都一脸茫然各有想不明白的地方,或许这些疑惑只有等到再见越雷霆的时候才能一清二楚。

  我调整好情绪,见那纸笔又放在了我的面前,我接过笔,想了想在纸上写下一个魏字后,再交还到对面三人面前。

  崔乙看了一眼我写的字不慌不忙的问。

  “秦居士想以此字测何时?”

  “测一人结局。”

  我想测的是魏雍,他是所有事的始作俑者,抛开陆陆续续那些离奇的事和匪夷所思的人,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他开始,我一直相信也会因他而结束,上龙虎山是为了阻止他拿玉圭,与其说我是心系天下苍生,直白点还不如说是我为了救越千玲,所以此人的结局也关系到越千玲的生死。

  “乱世之人!”崔乙一出口便一语中的,我都不得不佩服其相术果真是出类拔萃,单凭一字就断出魏雍这个人。

  “为什么说他是乱世之人?”叶轻语好奇的问,看样子不明白为什么一个字就能断一个人,或许是因为她认识我们时间不长,对魏雍并不了解,看其他人听到我提魏雍的名字都咬牙切齿。

  “魏字拆开是八千女鬼乱朝纲,可见此人非正统之人。”崔乙不慌不忙的回答。

  我点点头,崔乙所说一点不错,我心悦诚服的再问。

  “那此人最后结局该当如何?”

  “此人如今何在?”崔乙一本正经的问。

  “魏雍现在……”我想了想抬头很确定的回答。“此人应该也是上龙虎山参加玄门比试来了,如果不出意外,此人应该在山上。”

  “那此人必死无疑!”

  “啊?!”我一愣,就连身后其他人也听闻这个结果后都大吃一惊,说实话能不能最后登顶龙虎山我心里没底气,论道法虽然我现在不忌惮魏雍,但真正要说十拿九稳赢他,也没这把握,更不用说断其性命。

  “要此人命的人并非是秦居士。”崔甲听我这么一说,看了看纸上的魏字摇头回答。

  我更是吃惊,恐怕没有人谁比我们这几个人更仇视魏雍,特别是我,他一心开幽冥之路救芈子栖,就意味着要罔顾越千玲性命,对此我绝对会和他以命相拼,或许魏雍若真必死无疑,多半也应该是死在我手中才对,可崔甲却如此肯定的否定,我很诧异的问。

  “道长为什么说此人不是亡于我之手?”

  “此人亡于女子之手,秦居士一介男儿又岂能要此人性命。”

  “亡于女子之手……”我若有所思的想了想,秦一手告诉过我关于魏雍后两句签文,最后一句是七尺高台愁断肠,秦一手一直没肯告诉魏雍,想必这最后一句应该就是魏雍的结局,不过我一直都无法参悟其中的意思。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