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二十章 测不出的字

  我以为闻卓会写出虚静子那日没写完的起笔一字,再问对面三人黄爷是谁,可到最后我也没看见闻卓写的是什么,在他从几案上拿过纸笔之前,先是起身去三人后面供奉的鬼帝神像前,一边点香一边回头漫不经心的对我们说。

  “进庙烧香,见神礼拜,你虽为帝君规矩也不能坏,既然来了你也上柱香,就当是保佑我们这一路平安。”

  都到这节骨眼上,他居然还想着这不着边际的事,不过上香拜神无非是求一个心安,一路艰辛险象环生,我没有动萧连山先站起来,他向来虔诚不管领不灵验,他说礼多人不怪何况是神,搞不明白闻卓又在想什么,其他人也都纷纷站起来,给鬼帝上了一炷香,闻卓在等我,看他一脸邪笑的样子,似乎非要我上这炷香不可。

  坐在对面的三人也有些大为不解的看着闻卓,之前他信誓旦旦一字定输赢,到了现在好像他完全都把这事给忘了,唯一还在的是他脸上依旧信心十足的自信。

  我走过去无奈的苦笑,什么不还拜居然拜鬼帝,也亏闻卓想的出来,我随手拿起三只香在旁边的烛火中点燃,用手扇灭后看见闻卓若有所思的一笑,他把自己手中的香插在香炉中,其他人都是跪拜,而闻卓只是站着什么也没说,仰头和鬼帝神像对视后退到一边。

  比起萧连山的虔诚,闻卓这上香拜神就显得太过随意和敷衍,也不知道他搞这么多事意欲何为,我也把香插到香炉中,刚想跪地腿曲到一半忽然鬼帝神像前的神位牌摇晃几下。

  咔嚓。

  那神位牌竟然裂成两半,还坐着的三人惊讶的站起身,神位牌破裂是神尊迁怒于人或者大为不满的征兆,让掌管生死的鬼帝不满,那三人一时间也有些不知所措,我们只是上香其他的并没有坐,崔甲扶起裂成两半的神位看看我和闻卓面色迟疑。

  闻卓似乎一点也不好奇,就如同这个结果早在他意料之中,嘴角微微上翘,坐回到蒲团上,心平气和的说。

  “神我们也拜了,言归正传,我书一字劳烦三位测算。”

  现在的闻卓看上去比之前还要有信心,拿着笔在纸上写着什么,我探头过去看,他居然捂的严严实实,直到他写完我也压根没看见他写的是什么,闻卓把写好的字折叠起来,不慌不忙放回到几案上。

  “就请三位测算这纸上所写之字。”

  崔甲他们现在的表情和我一样,闻卓的举动让我们都有些茫然,崔甲三人相互对视一眼,我估计或许是之前神位破裂一事,让他三人有些分心,不过论及相法他们并不担心,闻卓此举或许在他们眼中更像是哗众取宠。

  对面的三人表情很快恢复了平静的威严,坐在中间的崔乙看看闻卓后,气定神闲的伸出手去拿桌上折叠的纸张。

  “等一下。”在崔乙快要触碰到的时候闻卓忽然若有所思的打断他的动作。

  “闻居士还有话说?”或许是对面三人对闻卓的举动都归于拖延时间,所以对于闻卓的做法怎么看都是多此一举,但字条早晚都会被打开,拖的了一时也拖不了一世,因此并不介意闻卓再玩什么花样。

  闻卓也没回话,抬起双手,左手竖起两指头,右手握拳,两指紧靠右拳虎口,忽然表情变得严肃,甚至比对面三人还要威严,我听见他口中细念的道咒。

  五雷神将,化身千真。驱役雷电,走火行云。五方降气,速驱雷霆。吾今召汝,直至坛庭。听令施行,急急如律令。

  闻卓一边念咒,左手双指一边慢慢随着道咒向左边平滑而去,一道金光随着他双指闪现,等到双指移动到一半的地方,我们看见他那把金锏已经握于右手之中,金锏在他指尖慢慢显露出来金光耀眼,等到闻卓口中咒完,金锏光芒万丈照亮了这幽暗阴森的鬼帝殿,慢慢那金光都隐回到金锏上。

  我看见萧连山在摸他的龙角号,我估计他是看见闻卓拿兵器,以为要动手,心里暗暗苦笑,这里是鬼帝殿,供奉的是酆都大帝,是幽冥圣主,就连五方鬼帝都听其号令,何况是幽冥六将,在这里招阴兵请阴将那才真是班门弄斧。

  何况其他四人魂魄已被对面三人借走,我相信闻卓就是再大胆也不敢拿他们性命开玩笑,而且里面还有一个叶轻语,所以我绝对相信闻卓不会是萧连山想那样的打算。

  果然闻卓右手横握金锏,慢慢放在几案上,不偏不倚就压在之前他折叠好的纸上,回头看了我一眼,意味深长的笑着说。

  “我这金锏若是以前怕分量是够了,现在我入六道为人,这金锏有道法可惜没神力,帝王,你不打算再放点什么?”

  我仅仅是迟疑了刹那,忽然嘴角也随之瞧了起来,难怪闻卓会如此自信,原来他早就想好了对策,我之前还在犹豫若是问黄爷会伤及无辜,很显然闻卓的办法要比我的好很多。

  笑了笑连忙拿出传国玺,口中喃喃自语小声念咒。

  紫微敕命,号令万神。云飞霄汉,雷电相从。伏魔四将,统摄雷公。龙虎骑吏,煞鬼无踪。三五吏兵,大布威雄。随吾符命,速立神功。急急如律令。

  念完后也不慌不忙把传国玺一同压在几案上闻卓写的纸上。

  闻卓心满意足的一脸邪笑,转头看对面三人,心平气和的伸出手。

  “要测的字就在这纸上,三位道长,请。”

  崔乙的手就悬停在半空中,看看多出来的金锏和传国玺,也不明白闻卓和我是什么意思,或许是被闻卓耽误太多时间,也不想再和我们周旋下去,可那折叠好的纸张如今被金锏和玉玺所压,他若想知道闻卓所写是何字,就必须先移开上面的两样东西。

  崔乙不以为然的把手放到玉玺上,仅试了一下脸色立马就变了,开始还是一只手,上面那两样东西纹丝不动,崔乙多少有些惊讶的抬头看看我和闻卓,然后另一只手用放了上去,金锏和传国玺并不重,就连手无缚鸡之力的越千玲都能拿的起,可是如今崔乙却怎么也拿不动。

  旁边的崔丙和崔甲见崔乙脸色越来越震惊,两样东西如此用力也是徒劳,纹丝不动的压在纸条上,他二人同时把手伸了出来,三人合力握住传国玺和剑锏,他三人虽然一直说以相法论胜负,道法修为不足挂齿,可能有这等相术,道法修为又能差到什么地方去,何况能坐镇三曲九洞第二关的人就不会有等闲之辈。

  对面三人知道我和闻卓用道法加持金锏和传国玺两件法器,三人也不敢怠慢,合力起法三人同时念咒打算托起那两样东西,越千玲她们只是看这崔甲他们用很奇怪的表情吃力的在拿桌上的传国玺和金锏,都搞不明白为什么简简单单的事他们居然做的这么费力。

  事实上如今是崔甲三人在和桌上两件法器斗法,只不过对手并不是我和闻卓而已……

  崔甲三人越是发力,桌上的玉玺渐渐透出白莹之光和金锏的耀眼金光相互辉映交织在一起,越来越明亮,而他们三人的表情却越发吃力和惊讶。

  忽然身后的鬼帝神像在开始轻微的抖动,供奉在前的香果祭品洒落一地,之前我们插香的香炉震荡剧烈。

  哐当。

  香炉掉落在地上四分五裂,随之破裂的还有我们面前的几案,应声断成两截,放在中间的纸条落于地上,金锏和传国玺依旧不偏不倚的压在上面,只是犹如万斤重物般深深陷入青石大殿的地板中,四周都是数到细细的石裂横路。

  崔甲三人有些惊讶和惶恐的看看地上那深深的破裂,再回头看已经停止晃动的鬼帝神像,最后目光落在我和闻卓的身上,崔甲重重叹了口气。

  “我三人看不了闻居士写的字,自然也测算不出来,我们输了。”

  崔甲话音一落重新掐指用他的判官笔在生死薄上再书四字,阳寿未尽,念咒烧于我们面前,我连忙回头看越千玲她们四人,眼神中又恢复生气,被借走的三魂六魄又回来,我和闻卓都长长松了一口气。

  对面三人或许是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即便输也输的有些心不甘情不愿,但这三人还算是言出必行大有得道高人的气量,规则是他们定的,胜负已分也无话可说。

  崔甲示意旁边的道童把文牒拿过来,递到我手中,表情多少有些遗憾,皱着眉头迟疑了半天疑惑的问。

  “我三人技不如人,按理说不该多问,可即便是输也想输的明明白白,敢问两位居士是用何道法能另我三人合力都举不起这两样东西?

1条评论 to“第五卷 第二十章 测不出的字”

  1. 回复 2014/03/18

    无白起梦

    你们猜到黄爷是谁了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