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二十一章 天师木盒

  叶轻语慢慢走上来,就蹲在凹陷的地板上,一脸单纯的看看崔甲三人,很好奇的伸出手去,几乎没用吹灰之力就一手传国玺,一手金锏的拿了起来,很意外的问,这东西有那么重吗,怎么会拿不起来。

  叶轻语的语气中没有挑衅的意思,她完全是出于好奇和不解,对崔甲他们三人也不是挖苦和嘲弄,可越是这样崔甲三人反而越是震惊。

  看他们三人表情,估计他们现在很诧异,论道法修为叶轻语简直不值一提,可三人合力拿不起的东西,如今却轻轻松松被叶轻语举在手中,而现在不光是叶轻语,或许都有些好奇,剩下的越千玲和萧连山还有顾安琪都把这两样东西拿了过去。

  崔甲他们更是大吃一惊,抬头看我和闻卓一脸的茫然和期盼,事实上从一开始他们三人就不是于我和闻卓斗法,最开始闻卓给鬼帝上香,我当时不明白他的用意,闻卓虽归六道为人,可他前世有神尊之位,举头三尺有神明,闻卓上香给鬼帝,殊不知他的神位远在酆都大帝之上,道理很简单,臣拜君理所当然,但哪个臣敢安坐高台等君来拜,闻卓上香是表明身份。

  而我上香鬼帝那伸位牌破裂,不是迁怒于人也不是心存不满的意思,我和嬴政同身同魂,昔年嬴政上斗神众,下令鬼魂无所不能,我拜鬼帝形同嬴政拜,鬼帝又岂敢受的起。

  在加上那金锏和传国玺都是举足轻重的法器,他三人以道法相斗又怎么能拿的起专制三十六天,执掌雷霆之政的金锏,就更不用说赦令三界的传国玺。

  闻卓把这些告诉崔甲三人,他们这才恍然大悟,不过看样子知道的并不清楚,毕竟不是虚静子能通三界,来人不用问,他看到我的时候就知道我是谁,嬴政算起来是他君师,所以关于嬴政的事虚静子当然知道的一清二楚,而崔甲三人虽然测算出我是君,但应该并不知道其他的事。

  三曲九洞第二关过的算是有惊无险,还借崔甲三人的相法测算了很多一直困扰我的事,虽然我了解一些但是怎么都感觉越是知道的多,反而越是迷糊。

  文牒已经拿到手,打算休息一晚后明天继续赶路,刚想转身就被崔丙叫住。

  “之前测字,知道秦居士是君,打算向秦居士讨奏赐命,所以我三人各书一个人字,合起来是众,可天意难为君王是万人之上,此字一出胜负已分,我三人也心知肚明,只是想知道秦居士是如何胜我三人而已,没想到是这样的结果,两位足智多谋审时度势,我三人输的心服口服。”

  “三位道长客气,论相法之术三位前辈出类拔萃,今日领教受益匪浅,虽胜三位可胜之不武,也是万般无奈的办法还望三位前辈不要计较。”我见崔丙话语诚恳,胜不骄败不馁颇有高人度量,稽礼回他。

  崔乙走过来对道童点头示意,道童心领神会的转身离去,然后抬头看我心平气和的说。

  “之前我书人字向秦居士讨寿,事先没明言不过也是不得已而为之,既然如今秦居士已过我三人镇守第二关,就把话说明了,我三人是棺材子,还未入世就埋入地底阴阳两隔,所以有能通阴阳的本事,但命该绝于此,幸的龙虎山掌教天师所救,天师厚德不忍我三人夭折遗腹,破腹续命传道授业才有我三人今日。”

  他们三人之前借测字在我这里谋算寿命,怎么看都非前辈高人所谓,可惜了他们一生道行,多少有些下作,可如今崔乙直言不讳的说出来,似乎另有原由。

  “秦居士测算的没错,我三人同心同命,可本事魂归幽冥之人,再临阳世阳寿已尽,阴不阴阳不阳,我三人此等遭遇实属罕见,阴阳两界都无我三人容身之所,天师续命于我三人,并安排于此。”崔甲接过崔乙的话诚恳的对我说。“并告之若是在此遇君赐命,可重得到阳寿,我三人并非贪图生死,如今一来我三人幸的秦居士赐名,再为阳世中人,寿终正寝之日方可再回六道轮回,秦居士对我三人有再造之恩,功德无量。”

  我听完恍然大悟,原来他三人在我这里谋算阳寿是因为这个原因,他们三人阴阳两界不收,所以供奉鬼帝,我是君就是阳世帝王,我开金口便能让他三人重入六道。

  想到这里我忽然意识到一件事,若有所思的问。

  “三位道长说是龙虎山掌教天师安排你们在此,这么说……天师知道你们一定会遇到赐名帝君?”

  “这个天师未说,冥冥之中自有天数,秦居士推算我三人春暖花开会寿终正寝,实际也没错,只不过幽冥生死薄上没我三人姓名,去幽冥走一遭还是要回来。”崔甲摇摇头不慌不忙的回答我。

  “又要回来?”萧连山重复崔甲刚才所说的话,大为不解的说。“这么说你们怎么也死不了,那还不好啊,多少人想长生不老呢。”

  “萧居士此言差矣,我三人阴阳两界不收,上不能见天,下不能沾地,此地供奉鬼帝刚好在阴阳两界之间,我三人从小便没离开过这里,好从何来?”

  “为什么不能离开这里?”顾安琪好奇的问。

  “我三人不属于阴阳两界,更谈不上修神化仙,若离开此地就会被天诛地灭!”崔丙一脸从容的回答。

  我和闻卓这才恍然大悟,难怪进到这里感觉阴森奇怪,原来此地是龙虎山两界结汇之所,听他们三人这么一说,我能明白和体会他们的苦衷,永世无法离开这道观,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这里就像是一座没有门锁的囚牢,周而复始的重复着相同的日子那才是生不如死。

  我给他们三人赐命算起来还是做了件善事,刚才出去的道童回来,手里多了一个陈旧的木盒,交到崔甲手中,他看了看又递给了我。

  “给我的?”我愣了一下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掌教天师法旨,若我三人遇到帝君赐命,便把这木盒交予赐命之人。”崔甲点点头很平静的对我说。“天师交到盒中之物定要此人亲自开启过目,我三人幸不辱命总算是等到秦居士。”

  留给我的木盒,这掌教天师还真是厉害,安排三人在此不但救了他们的命,也算到早晚有一天我会来这里,可我从未来过龙虎山,更没和玄门中人有过交集,怎么会留木盒给我。

  越千玲催着让我打开来看看,其他人也都很好奇木盒里面是什么,我也很想知道素未谋面的掌教天师会留什么给我,崔甲三人已经离去,正殿之内只剩下我们,我慢慢打开那木盒,从里面拿出来的只有一张字条。

  我缓缓展开纸条,闻卓在旁边读出上面的字。

  虎恋高山别有机,众人目下尚狐疑,雁来嘹呖黄花发,此际声名达帝畿。

  “这……这事一句相法中的签文。”顾安琪听闻卓念完很肯定的说。“留下一句签文是什么意思?”

  “这签文解释出来是,恋守高山的猛虎,看似无所事事其实是养精蓄锐,其他人还在懵懵懂懂质疑的时候已经做好准备伺机而动,雁来嘹呖黄花发的意思是,大雁南飞是秋季,而黄花也是秋季盛开,而帝畿指的是京城,泛指天下。”我想了想若有所思的回答。“这签文合在一起的意思是说,不鸣则已一鸣惊人,若是谋事不但会成功,而且还会誉满天下。”

  “这签文算不得好也算不得差,意思是说目前无人能识,日后必受众人赞颂,怀才不遇者得此签,日后必发达。”闻卓漫不经心的说。

  “怀才不遇?这儿……”萧连山看看我们大家一本正经的问。“那也不对啊,我们这儿谁怀才不遇啊?”

  越千玲从我手中接过签文看了看,重复我之前说的话,忽然兴高采烈的说。

  “这是好事啊,从签文上看,我们现在不正是打算去龙虎山拿玉圭吗,就是说我们不但会成功,而且还能名动天下。”

  若真是这么简单,掌教天师又何必留下这签文给我,既然知道我们所谋之事会成功,还不如直接把玉圭放在这盒子中,可见这四句签文还有其他深意,掌教天师和我素未谋面,却留下这几句话,我怎么看都像是在提醒我留意什么,或许是天机不可泄露,所以才用如此隐晦的办法。

  我的目光落在四句签文中的雁来嘹呖黄花发这句上,来回走了几步若有所思的自言自语。

  “我名字中有一个雁,而现在困扰我们扑朔迷离的黄爷的黄爷在这句里面,其他三句我一时半会想不出含义,但这一句我或许能解出来。”

  “这句是什么意思?”越千玲认真的问。

  “雁来嘹呖是指雁过留声,而黄花发是盛开卓越,这一句有雁有花,刚好让我想起一句话……”

  “雁过关山双翼倦,花开寒岭一枝鲜。”闻卓还没等我说完就知道了,现在他的面色和我一样焦灼。“这句还真应了我们现在的情况,雁过关山是指我们等龙虎山,双翼倦是指就算我们能上去也会历经千难,最后疲惫不堪,而花开寒岭一枝鲜,刚好和我们的处境截然相反,一枝独秀静待暗香来。”

  我深吸一口气和闻卓对视一眼,若有所思的低沉说。

  “看来在龙虎山顶我们会遇到黄爷!”

1条评论 to“第五卷 第二十一章 天师木盒”

  1. 回复 2014/03/14

    秦雁回

    签文说的是越雷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