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二十二章 天若亡我

  至于其他三句我们就不得而知,我和闻卓想了整整一晚也难明其意,就连那句雁来嘹呖黄花发,也是我按照自己意愿去解释,至于到底是不是先入为主牵强附会也很难知道。

  掌教天师不会无缘无故给我留这四句话,可到现在用意是什么我都不清楚,就更不用说解读这签文中的深意,但倘若我没理解错的话,在龙虎山顶黄爷会以逸待劳静候我们,记得当时秋诺在钟山也说过这样一句话。

  魏雍还没解决完,黄爷又出现在这龙虎山,一个玉圭能引出这么多人,闻卓一句话还点醒了我,之前这些人都干什么去了,若玉圭真是那么有用,早该去拿何必要等到现在。

  越想越烦心不过现在我似乎已经对于这些想不明白的事慢慢开始麻木,毕竟好像就没有一件是我能想透彻过的,既然一切都要登顶才能揭晓,现在还不如一步一步过三曲九洞。

  本想一大早等越千玲她们醒来就离开这里,没算到还要画像,萧连山说这是功成名就的事,再过百年后人看到他的画像也算是千古流芳,这三曲九洞唯一能吸引他的地方也就这个了。

  等我们离开道观的时候已经是黄昏,我拿出顾连城给我的地图,下一关距此还有些远,想必今天是赶不到了,原本打算再在道观留一夜的,越千玲和叶轻语还有顾安琪知道这里供奉的是鬼帝,说这里阴森的很,宁愿走夜路也不想再留在这里。

  拧不过她们,我们连夜赶路,好在今夜圆月当空,照亮整个山脊,崎岖的山路也变的好走,龙虎山的夜很沉寂和白天的第一仙境有截然不同的味道,夜风迎面令人心旷神怡,大约走了很久,前面一条银光闪闪的玉带慢慢出现在我们面前,龙虎山九九峰刚直,丹山碧水绕山而过尽取阴柔之美,月下这条波澜不惊蜿蜒流淌的河水也显得尤为安静。

  我们走进才发现山间路径断在河边,要继续前行必须渡过这条河,可现在是深夜渡河怕是要等到明天,我们向河边走去,走在最前面的萧连山忽然停住了脚步,手指着前面机警的没发出声音。

  看来赶夜路的并非只有我们,随着萧连山的手指,前面不远处有一堆篝火,一个人背对着我们,蹲在那堆篝火面前烧着什么东西,夜风吹过卷起火堆里燃烧的东西向我们飘来,闻卓伸手接住在月光下一看。

  冥钱。

  我们之前放松的心瞬间又紧绷起来,大半晚上遇到烧冥钱的人,刚过了鬼帝殿,那火光把那人拖出长长的影子,一直延伸到很远的黑暗中,在这空无一人的河边遇到这样的场景多少有些诡异。

  而且这是龙虎山的后山,三曲九洞的必经之路,能出现在这里的人,没几个是泛泛之辈,我走到前面和闻卓以及萧连山把越千玲她们挡在身后。

  慢慢向那人走去,因为是背对着我们,一时间看不见他样貌,那人手里拿着一壶酒,我们走的越近越是能闻到那浓烈的酒气,每当篝火羸弱那人便将酒倒在上面,瞬间腾起一团火光,他整个人就在这忽明忽暗的火光中一言不发的站立,时不时把冥钱丢在篝火中。

  这个人选的位置刚好在三块河边的岩石中间,岩石上放在被布包括着的两样东西,一簇野花就开在岩石之间,不知道是花本身红艳,还是被火光照射的原因,那簇野花红艳似血极其艳丽,等我们走近,在隐约听到这个人口中在说着什么。

  ……碧血化为江边草,花开更比杜鹃红。

  闻卓一听立马站在原地,忽然嘴角慢慢翘起,看了我一眼苦笑着说。

  “又是麻烦的人,不过是冲着你来的,想要你命的人挺多,但是算起来,应该没有谁比他更恨你的,呵呵。”

  前面两句我也知道,那人是谁我现在也清楚了,就如同闻卓说的那样,想要我命的人实在太多,不过即便是再强的对手我还能放手一搏,可对于这个人,我除了无能无力悉听尊便外,实在想不出其他任何一个办法。

  霸王意气尽江东,贱妾何堪入汉宫。

  这是前两句,那人依旧没有回头,把手中的酒倒在篝火上,腾起的火光照亮了他刚毅霸气的侧面,声音穿透这寂静的夜。

  “等你很久了。”

  “我最不想看见的人就是你,能在这里等我不会是什么好事。”我惨然一笑无奈的问。“虎头盘龙戟和玄铁弓都带来……等我什么事?”

  “山高路远,何必劳烦费神,就此返回我就当你没来过,我已经很久没杀人了,不过不代表我忘记如何杀人,何况杀你我一点都不愧悔。”

  “羽之神勇,天下无匹,我和嬴政同身同魂,楚虽三户亡秦必楚,你想杀我,我一点都不意外,只是之前你三番五次救我,可等我走到这里,你却要劝我回去。”我淡淡一笑没有丝毫惧怕的问。“给我一个回去的理由。”

  古啸天慢慢转过身,迟暮而苍老,可惜那副躯体下是力拔山兮气盖世的霸王,火光映照在他冷傲威裂的脸上,有一股说不出的威严。

  “我帮魏雍上龙虎山取玉圭,各为其主,这个理由够不够。”

  这个理由够了,至少我相信古啸天说的已经很明白,若真是这样,这场比试胜负已分,所有道法对古啸天无用,论神勇他堪称天下第一人,若是古啸天帮魏雍,这龙虎山的三曲九洞就形同虚设,他身上有四方结界,就连嬴政亲临也那他没有丝毫办法。

  我一直在担心魏雍和黄爷,却单单漏了古啸天,有他在试问应该没有谁是他的对手,我深吸一口气目光落在那堆篝火上。

  “魏雍开幽冥之路是为了找回芈子栖,你一直留在他身边,让我和魏雍帮你做一件事,你虽然一直没说,不过我现在知道了。”

  “你知道?我要你帮的是什么事?”

  “魏雍开幽冥之路也好,还是我找回四件神器学会九天隐龙决也好,我和他都能开阴阳,你昔年兵败垓下提剑自刎,可见你并非贪生怕死之人,霸王气概吞山河,能忍辱偷生至今,唯一让你放不下的。”我慢慢看向岩石中那簇盛开的野花。“是虞姬!你要我和魏雍帮你做的事,就是救回虞姬。”

  “你早晚也会知道,就算你知道又有何妨。”古啸天声音还是威霸,可神情变得多少有些黯然。“千年前我兵败垓下,叹一声儿女情长、英雄气短,我让虞姬降汉可保性命,谁知她怆然拔剑起舞,大王意气尽,贱妾何聊生……虞姬是想断我后顾之私情,激羽奋战之斗志,希冀胜利突围他日卷土重来,此情重于生死,我救她回来何错之有。”

  “你救虞姬重情重义没有错,可你帮魏雍就是错。”越千玲走到我身边义正言辞的说。“魏雍不论对错,为了目的不惜牺牲枉死那么多人,虞姬自刎是想你安然脱困,你先误八千江东子弟,如今再助纣为虐,再误天下苍生,魏雍恶贯满盈,你是帮凶也罪大恶极,就算你救回虞姬,我想她看到的也不过是一个遗祸天下的罪人。”

  古啸天在越千玲面前态度截然不一样,毕竟越千玲的七窍玲珑心中有芈子栖的魂魄,对于古啸天来说在安平公主面前,他早就是罪无可恕之人。

  “羽有万死之罪,不敢答殿下,羽之对错待到公主入世,定送上项上人头以谢千古难辞死罪。”

  “我前些日子遇到一个人,告诉我对错怕是没那么好分,现在慢慢有些体会,你要救虞姬无可厚非,可她是自刎,永世不得转世,阴魂困于幽冥受无尽炼狱之苦。”我抬头和古啸天对视很冷静的说。“你若是为了她帮魏雍荼毒苍生,如此重的恶行加在她身上,你不杀伯仁,可伯仁因你而死,你不是救虞姬,你是在害她。”

  古啸天并未理会我,转身去拿放在岩石上的布袋,等他转身的时候手里已经多了一把玄铁弓,挂在他腰间的箭袋中是金光闪闪的金箭。

  “你无非是想再见虞姬一面,魏雍发动五帝嗜魂阵,单是祭阵就埋血万古山天怒人怨,再让他拿到玉圭这世间就会变成惨绝人寰的人间地狱。”我仰着头脸上没有惧怕和胆怯,加重声音说。“我本已打算好了却龙虎山的事后,会下幽冥取回大悲金锡杖超度亡魂,我答应你,到时候一定带虞姬上来与你相聚,也算是了却你一桩心事。”

  “不用那么麻烦,我之前说过谁能帮我,我就帮谁,现在看起来,魏雍似乎走在你前面。”

  古啸天一边说一边拿出一支金箭,扣在玄铁弓上,冷冷看着我。

  “你既然说是为了救苍生,昔年我起兵抗秦又何尝不是这个理由,好!我就给你一次机会,羽自问无所可怕,无敌能挡,可唯独斗不过天,昔年不是羽兵败如山倒,是天要亡羽,你既然要救天下苍生,相信天一定会帮你。”

  古啸天举起玄铁弓,手很稳的搭箭拉弓,声音冰冷的说。

  “我射你一箭,你若不死就是天要帮你,说明你说的是对的,可敢?”

  越千玲一步挡在我前面,张开双手护着我,或许她也发现古啸天敢杀也能杀这里所有人,唯独不敢也不会对她动手,她保护在我前面一副临危不惧的表情。

  我抬头看看漆黑的天际,淡淡一笑推开面前的越千玲,虽然她依旧很固执,可我此刻的表情让她无法抗拒,抬头高傲的对古啸天说。

  “天若亡我,雁回无话可说,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