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二十三章 月黑雁飞高

  越千玲的固执是源于对古啸天的忌惮,那日他单手举起千斤重的石狮已经把力拔山兮气盖世诠释的淋漓尽致,以古啸天的武力,我相信应该没有人会侥幸的相信,从他手中射出来的箭会偏移。

  萧连山见我坚持的答应古啸天的要求,刚想说什么就被闻卓拉了回去,看来还是闻卓明白其中道理,有古啸天在这如同他所说,这场比试胜负早就已定,就算我们历经千辛万苦登顶龙虎山,早晚也会和古啸天碰在一起,倘若他是有心想要帮魏雍,和他之间一战在所难免。

  古啸天今日若存心想要我的命,怎么我都躲不过这一劫,与其最后登顶龙虎山后再功亏一篑,还不如现在就和他做一个了结。

  而且事实上,这里除了越千玲之外,没有一个人能让古啸天有丝毫顾忌,更别说是他对手。

  我站到前面,闻卓把其他人带到我身后,倘若古啸天今日真想大开杀戒,这里的人结果都会一样,只不过是顺序早晚而已。

  “若是天要亡我,雁回败于楚霸王之手也不算遗憾,终究是我和魏雍两人之间的恩怨,和他人无关。”我仰头无所畏惧的对古啸天说。“要是今日躲不过你这金箭,雁回死而无憾,你霸王也有一世威名,持强凌弱传出去怕是被人不耻。”

  “这个不用你操心,我对其他人还不感兴趣。”

  古啸天知道我在断他斩尽杀绝的念头,想头没想肯定的回答,见我没有丝毫怯怕,把金箭扣于玄铁弓的弦上,若有所思的问。

  “你知道我是谁,也知道我今日没和你戏言,既然你不肯回头,那我也只能勉为其难,你到底是真不怕,还是认为我不敢杀你?”

  “楚霸王威烈,在世征战无数,从未有过不敢和怕。”我淡淡一笑不卑不亢的看着他。“你之前说的话,斗不过的终究是天,天命难欺,我为救天下苍生上龙虎山,若天不帮我,那说明我就是倒行逆施,既然是错的我又何必执着。”

  古啸天也没说话,和我对视一眼后手中的玄铁弓慢慢抬了起来,势大力沉的玄铁弓在他手里举重若轻,似乎没有费气力,我们能听见弓弦拉动的紧绷声。

  他距离我也不过百来米的距离,如今弓已满弦,那摇曳的篝火映照在他苍古刚毅和威霸的脸庞上,整个人浑身上下散发出与生俱来的霸气,就在我们周围的气息中流动。

  我能看见那箭尖刺眼的金光,胸膛挺的更直,至少我所作所为对的起天地,问心无愧若天要亡我于此,那我真无话可说。

  金箭破空。

  嗖的一声,那扣在满弦上的金箭离弦而出,犹如雷霆万钧之势无所能挡,直直向我射来,我听见身后越千玲的惊呼,和闻卓拉拽的声音,我从未想过要去躲,事实上有谁能躲的过楚霸王的一箭。

  金光稍纵即逝,宛如划破这寂黑夜空的流星,那点金光在黑暗中尤为的明亮和醒目,我已经没去想天意如何,只是忽然冒起一个很奇怪的念头,倘若天意要帮我,会是用什么办法和方式来阻止古啸天这力破千军的一箭呢。

  叮。

  一声干净利索而且短促的撞击声在我耳边响起,那醒目的金光消失在黑暗中,那不是金属刺穿身体应该发出的声音,到现在我依旧完好无损的站立在古啸天的面前,金箭没入在我身后的岩石中,半截箭身已经完全看不见。

  我听见身后的其他人松气的声音,我不害怕也不胆怯,我的腰和胸膛挺的很直,可我的手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抖动,不怕和不担心只不过是安慰越千玲的措辞,也是我不想在古啸天面前示弱的一种态度,也是我唯一能表现出强势的态度。

  有谁敢说在楚霸王的箭前能从容不迫的,可惜现在我不能慌张,否则我身后的其他人更不知道该怎么办。

  “这一箭我是告诉你,羽有金箭没石的能耐,石头都能穿透,何况是你血肉之躯,倘若你侥幸认为就算被我射中也能大难不死遇难成祥的话……”古啸天收弓一本正经的看着我不慌不忙的说。“你最好现在就打消这个念头,这一箭算是给你的警示,你现在回头下山,我就当是没见过你,我不想再沾血腥,不代表我怕沾。”

  古啸天居然会先放一箭提示我,看来这千年来他的霸气没有被磨灭,但杀戮之心却少了太多,倘若是千年前征战,我相信古啸天或许连话都不会和我说一句。

  古啸天并不是一定想要我的命,他是在逼我回头,说明到现在他也犹豫不定,帮魏雍到底是否正确,他越是这样我心里反而有些底气,若在此刻示弱的话,反倒是让古啸天无所顾忌。

  想到这里我深吸一口气,慢慢向前走了一步,很决绝和沉稳的一步,我离古啸天之间的距离又近了许多,火光照亮了他的迟疑和焦灼,我用行动告诉他我自己的选择。

  古啸天的诧异仅仅在他眼角停留了瞬间,一闪而过后我忽然从他眼神中读到杀意,我之所以站在他面前,即便他弯弓搭箭也在所不惜,一是为了身后的其他人,而另一点,今晚我见到古啸天时,自始至终都未感觉到他有动杀戮之心。

  可现在那溢于言表的杀意正渐渐从他眼神中,最后是他整个人身上四处的蔓延,古啸天手中有多少血腥恐怕连他自己都不清楚,这千年的时间让他变得内敛,可终究没有磨灭掉他与生俱来的杀意。

  我更感觉现在站在我对面的人才是真正的霸王,就如同没有杀戮之气的嬴政,怎么看似乎都不是真实和完整的,我那向前一步落在他眼中分明就是挑衅和不屑,所以古啸天现在已经不再和我说话。

  他抬起的手中又多了一支金箭,此刻的他更像是一块千年恒古不化的寒冰,我即便隔他那么远也能感觉到冷彻骨髓的寒凉。

  圆月当空,几层阴影掠过,古啸天的目光从我身上移开,慢慢抬起头,我随着他目光看去,一行飞鸟呈人字形南飞,此时正是秋季大雁南飞,那行大雁在头雁的带领下掠过夜空,在我们头顶遮挡住圆月,突然想起那句月黑雁飞高的名句。

  古啸天的玄铁弓张开,可这一次箭尖对着的不是我,直指苍穹,那一刻我忽然明白他要干什么。

  南北路何长,中间万弋张。不知云雾里,几双到衡阳。

  古啸天手中金箭离弦,利箭穿云霄划破天际呼啸而上,似金龙冲霄汉万般霸王之气大有破天裂地之势,我们只听见金箭划破空气的声音,仅仅是片刻的时间,金箭消失在我们视线所能触及的夜空,在那皎洁的明月下,领头的大雁一声痛苦悲鸣,翱翔于天际的身躯抽搐几下后从天上快速的坠落下来,群雁无首其余的大雁瞬间乱了方寸,人字雁阵乱成一团各处惊飞。

  被射中的大雁就掉落在我和古啸天的面前,金箭穿透了大雁的身体,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古啸天的目光再一次回到我身上,声音变的异常冰冷。

  “这一箭是告诉你,羽不杀人不代表忘记如何杀人,百步穿杨的本事羽从来没丢下过,事不过三,我让你两箭也算是仁至义尽,你若是再执迷不悟……羽之箭下无完人,你就形同此雁,是去是留,你自己好自为之。”

  古啸天张弓射大雁,虽然是想告诉我们他箭无虚发,可我能明白他这一箭的深意,我叫秦雁回,或许在古啸天眼中我就是这只穿心而亡的大雁,就如同古啸天说的那样,他想要我的命,远比射杀一只大雁要轻松,古啸天选择射杀头雁,我又何尝不是身后这些人的头雁,若是我不在了,其他人会无所适从,古啸天是在告诫我,不为自己想想,也为其他人想想。

  我身后异常的安静,或许都是被古啸天百步穿杨,一箭射落高飞大雁而吃惊,他本来就是一个做事比说话要多的人,今日似乎对我说的已经够多。

  事不过三。

  古啸天让了我两箭,我也明白他无心要我的命,他口中所仁至义尽其实一点都不夸张,识时务者为俊杰,我不是没有想过就这么离开,可若是我都放弃了,试问还有谁能阻止魏雍,秦一手冒险放我入世的目的就是为了阻止浩劫,我若是苟且偷生负了秦一手不说,倘若魏雍真开幽冥之路,这世间就是人间地狱,我还有什么地方可以躲。

  我回头看了看其他人,越千玲和其他每一个人的眼中都是担心和慌乱,闻卓一如既往的平静,他是学道之人更相信自有天数,倒是萧连山让我有些欣慰,他居然在对我点头,义无反顾的样子,他是我们之中最愚笨和憨直的,但大智若愚,到现在或许只有他能明白我的想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