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二十四章 石破天惊

  我对其他人淡淡一笑,回过头去看古啸天,表情慢慢变的从容,目光落在那只已经不动大大雁上,忽然深吸一口气再向前迈出一步,比之前的更要坚毅和决绝,然后目不转睛的和古啸天对视。

  我看见他在点头,似乎我这一步抵过千言万语,他亦然明白我最后的抉择,古啸天侧头去看岩石中那艳丽如血的野花,和我一样深吸一口气,我知道那花让他想起虞姬,魏雍给他的条件太让他难以抗拒,即便是换成我,或许也无法抵挡。

  古啸天让了我两箭,足见他并无置我于死地之心,可我在和虞姬之间真要选择一个,我相信这个问题对他来说没有难度,他从腰际的箭带中再次拿出一支金箭,这一次的动作比前两次要缓慢,他的表情冰冷凝重,好像这箭重若千斤。

  金箭扣在玄铁弓的箭弦上,久久没有张弓,低头迟疑了良久才慢慢抬起头,似乎还想对我说什么,但终究是没说出口,我估计他也很清楚,我要么从这条河过去,要么就是被人抬回去,别无其他的结果。

  那玄铁弓在他手中慢慢被拉开,再没多余的言语,箭尖再次对准我,金光闪烁的寒意和他身上的杀气交汇在一起,我知道这是最后一箭,能射落高飞的大雁,何况静止不动近在咫尺的我。

  我看见古啸天松开扣箭的手,离弦之箭势如破竹呼啸而至,更加响亮的金箭破空声划破这寂静的黑夜,这一箭远比之前两箭更加用力也更加决绝,我看那金箭向我射来,忽然听见身后龙角号响彻天际的声音。

  一团黑气从我身后笼罩过来,金箭离弦的瞬间萧连山已经一跃而出,挡在我身前此刻他已经召阴将上身,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霸王为人杰,而萧连山萧请冥界六将之首纣绝阴,血花香溢芬陀利,雄鬼欢呼纣绝阴,纣绝阴是鬼雄,也是十方鬼域的杀神。

  萧连山舞动手中血刹降魔尊枪,想替我挡下这雷霆万钧的一箭,血刹降魔尊枪被舞动的滴水不漏,迎着飞来的金箭而上,古啸天收弓面无表情的看着我们,我忽然有些侥幸的在想或许萧连山真能挑落这一箭。

  可直到那金箭没有遇到丝毫阻碍的穿透萧连山的身体,他整个人就像是空无的幻像,那一刻我所有的侥幸都荡然无存,对于所有道法都没办法的古啸天,即便是招阴将同样也是无济于事,在古啸天的金箭之下,萧连山请出的阴神不过是不存在的虚无幻像。

  幸好是虚无的幻象,否则这一箭就真穿透萧连山的身体,金箭穿过也破了萧连山的阴法,他惊恐的站在原地又恢复了正常,回头无能为力的看着那金箭向我飞射而去。

  我见萧连山安然无恙,心里松了一口气,忽然听见声后闻卓的惊呼声,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忽然被人从面前抱住,我低头看见是越千玲,猛然一惊,金箭就近在咫尺,她整个后背挡在我身前,古啸天这一箭不会再让我,我知道若是天不帮我,我今日命亡于此,连忙震惊的想要把越千玲推开,可她抱的实在是太紧,头就埋在我怀中,紧闭着眼睛,咬着牙关,我知道她害怕,可她更害怕我承受这一箭,或许是知道我会推开她,双手紧紧捆在我身后,我推让几下后发现无济于事。

  古啸天的金箭能没石,越千玲血肉之躯又如何抵挡的住,我刚想说什么,见越千玲抬头对我柔和淡笑,义无反顾从容不迫,那一刻我心都在融化,再也没去推让,若这真是天意,最后能和越千玲死在一起于愿足矣。

  我对她回以温柔的笑意,想推开她的手没再用力,将她抱在怀中,金箭袭来,我在等穿透我身体的那刻。

  “会很痛,忍着点很快就没事了。”我低头对越千玲轻柔的说。

  “我不怕,和你在一起,我什么都不怕。”越千玲淡笑面无惧色。

  等待死亡应该是最漫长的事,而且知道自己如何被了断也是件痛苦的事,如果可以我希望这个过程可以快点,但事实上比我想的时间要长,那金箭雷霆万钧,我们距离古啸天又近在咫尺,他射落大雁也不过是片刻功夫的事,可最后这一箭似乎怎么也射不过来,更没有穿透我和越千玲的身体。

  天若亡我,我无话可说,倘若天要帮我,这一箭古啸天射不死我。

  我和越千玲没有死,那个念头又重新跳了出来,我现在很想知道天若要帮我会是用什么办法。

  等我抬头的时候,我的嘴慢慢张大,比对古啸天射出的金箭还要震惊和诧异,但有一点我可以肯定,天没有帮我。

  因为我怎么看越雷霆都不是天。

  越雷霆老了,这一年多时间没见到他,两鬓斑白一下让他整个人苍老了许多,浑身肮脏不堪,像是刚从泥地里打过滚似的,浑身上下都是尘土,他现在的样子让我想起秦一手,除了比秦一手要高点,其他的地方如出一辙,油光的衣袖口和满是污迹的衣衫,蓬松的头发上全是灰尘,似乎他就如同肮脏的乞丐,再任何地方也不会被人多看一眼,甚至会嫌弃的避开。

  可如今比起越雷霆邋遢不堪的外貌来,让我们吃惊的并不于此。

  那金箭就悬停在越千玲后背半寸不到的地方,再无法前进分毫,因为越雷霆的手就握在金箭之上。

  古啸天力拔山兮气盖世,弯弓搭箭能没磐石,如此近的距离势大力沉的一箭竟然被越雷霆稳稳的接在手中。

  所有人都没说话,目光都落在越雷霆的身上,估计闻卓和叶轻语没见过越雷霆,或许是在清风庵的画像上看见过这人,突然出现在这里,毕竟是千余年前的人,都瞠目结舌愣在原地。

  我忽然有些难以判断这人到底是和越雷霆长的像还是就是我们认识的那个人,就算在鬼帝殿崔甲三人测算出是同一人,可我们所了解的越雷霆要和独创三曲九洞胜掌教天师的人划等号怎么想都有些牵强附会。

  越雷霆慢慢把金箭从越千玲后背移开,动作缓慢而沉稳,至少我记忆中的越雷霆没有这么沉重,他的目光落在金箭上,似乎在思索什么,到现在我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始终都未看过我们任何人一样,面容凝重沉静。

  我见他忽然把金箭举起,放在眼前看了良久,居然放在嘴边用力一咬,这奇怪的举动让我们所有人都面面相觑,等他把金箭拿出来的时候,箭尖留下清晰的牙印。

  然后他默默的点点头,居然笑了,抬头第一次正眼看我,说的第一句让我差点没把眼珠瞪出来。

  “这是金子,纯金的,这箭有些年头,值不少钱呢。”

  惜财如命,到现在惦记的居然是钱的人,除了越雷霆还会有谁,而且他的声音我们太熟悉,一晃有一年多没见到他,越雷霆大大咧咧的笑容依旧没变。

  越千玲在我怀中身体抖动一下,或许对于这个声音没有谁比她更为熟悉,一脸期盼和茫然的转过头去,月光下越雷霆那满脸横肉争强斗狠的样子忽然变得亲切。

  越千玲就看了一眼,热泪就夺眶而出似乎所有憋在心里的委屈和思念全都爆发出来,转身一把抱住越雷霆,好像一松开怕再也见不到他似的。

  “爸,你都去哪儿了,我好担心你。”越千玲的声音哽咽。

  “我不是好好的站在这儿嘛,哭的这么伤心干什么。”越雷霆之前拿越千玲没有办法,现在依然如此,声音变得柔和,本想去摸摸她头,发现自己满手肮脏,随意的在衣袖上蹭了几下,慈爱的拍了拍她的后背。

  “霆……霆哥。”我一时间都不知道该怎么称呼我面前这个极其熟悉但如今多少有些陌生的越雷霆。

  “雁回,让你找明十四陵,指望着靠你富可敌国的,哎,你是命不带财呵呵,找一座塌一座。”越雷霆和我对视笑了笑平和的说。

  我一脸苦笑,到如今他还惦记着明十四陵,越雷霆是性情中人,为人豪气干云,听他这么一说,我感觉他一点都没变过。

  萧连山愣了半天,现在也确定面前的人就是越雷霆,支支吾吾半天才叫了一声霆哥,越雷霆回头看他一眼,点头称赞。

  “连山,士别三日刮目相看,你人是长本事了,可性子还是和以前一样,我就喜欢你的忠勇,历尽千帆终不改,好!”

  萧连山一脸憨笑,挠着头高兴的。

  “霆哥,我们都好担心你和岚姨,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这个问题也是我想问的,顾安琪走上来乖巧的笑着。

  “越叔叔,你既然安然无恙,岚姨可安好?”

  “她……她有自己的事要做,我管不了她,她也管不了我。”越雷霆不以为然的回答,样子很轻松从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