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二十六章 天王塔

  我们没有人再去提及越雷霆,因为都能看出来越千玲就写在脸上的伤感,越雷霆最后对我笑而不语,没有肯定也没有否定,可我到现在也不明白他和秦一手的关系,可有一点我是确定的,从某种程度上说,他和秦一手是一样的,都是不想让我再进秦始皇陵的人。

  或许是经历太多事和见过各种各样的人,就如果武则天说我对错不分,嬴政在虚空中告诉我善恶不明一样,我已经很难用常理和感觉去推断一个人的好坏,可是越雷霆没有变,丁点都没有,即便有那张匪夷所思的画像,忽略掉他有意不想告诉我的秘密,在我心中他依旧是那个惜财如命大大咧咧的越雷霆,忽然发现我挺喜欢他的贪婪和铜臭,反而让我感觉他挺真实的存在。

  越雷霆说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我没问估计他也没打算说,不过听昨天他对古啸天说话的口气,我一直在担心的一件事算是放下了。

  我不是没有想过最后可能会遇到的棘手事,就是古啸天,若是他帮魏雍拿玉圭,这龙虎山上即便道法再高深的人恐怕在他手下也接不了一招,可越雷霆却单手接住了古啸天势不可挡的一箭,虎威难犯堪比项籍,至于虎威我倒是丁点都没看出来,至少昨天的越雷霆身上并没有那种气吞山河的气势,可堪比项籍……这话倒是一点都不为过,就连最后古啸天也知道势均力敌这四个字,既然有越雷霆和古啸天抗衡,那我现在就没有后顾之忧,不管结果如何,至少我可以放手一搏去和魏雍一决高下。

  越雷霆走的很匆忙,如同他的出现一样,如果不是我肩膀上越雷霆留下的指印,清晰的泥土痕迹,我甚至都有些怀疑他到底有没有出现过,萧连山最后憨直的问他去干什么,越雷霆就连回答的语气也和以前一模一样,老子是发死人财,无宝不落,来了这龙虎山当然是挖宝,难道还游山玩水不成,就是记性不好,忘记埋什么地方了。

  看着越雷霆蓬头垢面离开的背影,越千玲在背后叫了一声爸,越雷霆僵硬的愣在原地,让我又想起那个在越千玲面前永远无能为力的他,最后终究是没有回头,抬手摆了摆,回了越千玲一句,看着你安好,我就心满意足了,越千玲泪如雨下那一刻我想起秦一手走的时候,我过去搂住她肩头,事实上我并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因为她此刻的心情或许只有我能体会,秦一手走的时候我虽然没表现出来,可我心里和她现在一样伤痛。

  我告诉越千玲都走到现在,凡事往好的方面看,至少越雷霆和岚清是安全的,这比什么都重要,越雷霆说过尘埃落定会有父女重逢之日,我相信那一天不会太远。

  越千玲靠在我怀中轻泣,泪水浸透我衣衫冰冷的感觉,我虽然是在劝慰她,可心里却想着那个猥琐佝偻和肮脏的秦一手,不知道他现在可否安好。

  一夜的惊心动魄后,晨曦破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落在我们不远处的河面色轻柔沉静,一排竹筏靠在河边,越千玲一步一回头看着越雷霆背影消失的山林,随着竹筏的远去,直到那地方在我们视线中模糊,越千玲才从思绪中回过神来。

  渡过这条河后闻卓拿出顾连城交给我们的地图,默不作声的递给我,按照标示三曲九洞第三关的位置距离我们已经不远了,一路马不停蹄的奔波,想想似乎都没有喘息的机会,前面两关算是有惊无险,也不知道接下来等着我们的又会是什么。

  龙虎山是道家祖庭,不但被誉为第一仙境也是名副其实的仙都,先后建有十大道观,八十一座道观,五十座道院,十个道庵,其繁荣景象可见一斑,由古至今,桑海靡常,虽多数宫观早已废圮,保存者大有其在。

  就如同我们面前的这一座,殿宇背山面水依山势而建,高低错落,屋顶脊兽皆备,筒板布瓦装修,通间格扇菱花装饰,图案考究,台基高峙,踏道整齐。

  整座道观前檐用大额枋,斗拱疏朗,用材硕大,梁架规整,结构紧俏,单檐九脊顶,举折平缓,形制古朴,殿宇雄伟壮观,富丽堂皇。

  观前数丈石岸托起,高峻雄伟,十分壮观,比起清风庵多了几分雄厚之气,和鬼帝殿比明亮高远,我们抬头观上匾额横书三个苍古大字。

  无量观。

  若是游山玩水这处道观倒是不可多得的好去处,毕竟我也算是道家中人,能在这处庄严肃穆的道观中参禅悟道定有别样境界,只是如今抬头看着这三个大字,我们没有谁有舒缓的心情,因为按照地图的指示这里应该就是第三处关隘所在之地。

  走近道观里面的道士井然有序,并没有因为我们的到来而大张旗鼓,和这道观的祥和宁静一眼,除了迎客的道士之外,其他道士各自修行似乎对我们一点都不好奇。

  有了前面两关的经验,我们反倒是轻车熟路,将三曲九洞的文牒拿出来交给迎客道士表面身份后,道士稽首从容镇定波澜不惊的安排我们食宿,让第二天去无量观正殿取文牒,听到道士这话我只感觉头都大了,不用说明天这文牒怕是没那么轻松的让我们拿走,几乎每一个劝告我的人都说三曲九洞越往后越凶险,也不知道这第三关会凶到何种程度,险到何等地步。

  休息一晚,第二天一大早道士就静候在门口,带我们去无量观的正殿,从里面走出来的道长应该是道观主持,鹤发童颜颇有仙风道骨的样子。

  “贫道天机,奉龙虎山掌教天师之命,静候各位居士多日。”天机和这道观其他道士一样,话少的可怜,也没有过多的客套。

  我们还礼,既然是主持又坐镇第三关,实力应该不容小觑,我们也不敢以貌取人,全力以赴的样子,我平静的问。

  “道长直接,我们也不寒暄,既然到了这里无非是想过三曲九洞,登顶龙虎山参加玄门比试,这第三关不知道是道长赐教还是其他高人相考?”

  “居士太看得起贫道,道法道法,先有道才有法,这无量观上下百余名学道之士都是重道不重法,天机只悟道不修法又怎能和各位居士一决高下。”

  “那……那怎么比?”萧连山一听还高兴了,挠着头笑着对天机说。“既然这无量观不比道法,难不成就直接把文牒给我们?”

  “文牒上的印鉴天机已经加盖好,入观烧香,遇神礼拜,毕竟是玄门盛事,天机也不敢怠慢。”天机说到这里抬手指着身后不慌不忙的说。“贫道已把文牒供奉于身后塔顶,就劳烦各位居士登塔取走便是。”

  坐镇第三关的天机居然不懂道法,事实上他说的是实话,至少我倒现在没察觉到他道法有多高深,而且学道之人忌妄言,绝对不会口是心非,若真不会道法那这第三关岂不是就太过儿戏,放于塔顶自行取走,当然我也只是迟疑了片刻,三曲九洞又怎么可能会有儿戏的事。

  等天机说完,我的目光从他身上慢慢移到天机所指的那栋道塔,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塔基下黑色的基石,光滑平整很少见到用这样道塔基石。

  “道长,为什么这塔基会是黑色的?”我很认真的问。

  “这块巨石平台相传昔时常有仙人羽客栖集于此,因称聚仙台。”天机波澜不惊的回答。“此石有仙气建塔于此有借仙灵之气的意思。”

  我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目光慢慢抬起注视着这巍峨的道塔,

  塔身由六根木柱支撑,每根柱上都绘有盘龙,道塔高耸入云在这无量观中有鹤立鸡群的感觉,塔楼一共九层,为天地至阳之数,整体合道教太极、两仪、三才、四相、五行、六合、七星、八卦、九宫之理,合于天地十方自然之数。

  塔身为金色琉璃筒式瓦,木质结构,凛椽外露,椽头绘有花鸟虫鱼图案,起脊翘角,结顶饰铁制舞凤,六角制铜制响铃。

  道塔很少见,更不用说像这样气势磅礴威严耸立的塔,就连闻卓也叹为观止,在我耳边小声说,道塔他见过不少,但和这一座比起来就不值一提,堪称玄门第一塔。

  塔身入口上的匾额刻着三个陈旧的大字,看上去和这塔一样年代久远,依稀可以辨认出来。

  天王塔。

  加盖好印鉴的文牒就放在这天王塔的顶部,塔门打开阳光照射不到里面,我们只能看见漆黑的塔内,天机已经让开路一脸淡静从容的伸出手。

  “请。”

6条评论 to“第五卷 第二十六章 天王塔”

  1. 回复 2014/03/16

    青火

    能与西楚霸王项羽一较高下的估计只有西府赵王李元霸了

  2. 回复 2014/03/17

    秦雁回

    千铃么么哒

  3. 回复 2014/03/26

    叶子

    莫不是刘邦?一样都有些痞气,嬴政都能修道,没准刘邦也是

  4. 回复 2014/06/01

    荆轲

    我是越雷霆

  5. 回复 2016/07/13

    越雷霆

    我记起来了,当年埋的是随候珠

  6. 回复 2017/01/12

    越雷霆

    吕布,荆轲

  7. 回复 2017/05/13

    越雷霆

    吾乃曹阿瞒

  8. 回复 2017/06/22

    嬴政

    朕教了荆轲这么多九天隐龙决 荆轲还不能用道法一招秒魏雍那就是丢朕的脸了

  9. 回复 2018/07/07

    吕布

    我当年埋的啥?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