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二十七章 浊世之海

  我知道即便天机只悟道不修法,他没什么可让我们担心的,但这天王塔绝对没有他说的那样简单,看着阳光照射不到的塔内和天机波澜不惊的表情,我深吸一口气带着大家走了进去。

  等我们全部人都走进塔内,忽然听到身后关门的声音,仅有的光线被单薄的木门所阻隔,一时间不明白天机为什么会让人把门关上,到站在这里我第一个感觉是。

  实在是太臭,整个塔内恶臭扑鼻令人窒息,闻卓说这里是玄门第一塔,如今他的表情看上去有些后悔,道家祖庭仙境之地,如此雄壮的一座宝塔竟然奇臭无比,真是有些大煞风景。

  一团火光腾起,在这暗黑的塔内各位的明亮,我们都侧头,看见越千玲手指尖上的烛九阴趾高气昂的喷着火,我们找到烛台的位置,点燃后这天王塔第一层被照亮。

  那一刻我们所有人几乎都同时目瞪口呆的僵直在原地,道家清净之地竟然有如此污秽肮脏的地方实在没另我们想到,我们站在石台边缘,而到第二层的旋梯被中间一潭污水所阻隔,天王塔本身就大,这潭污水在我们面前根本无法跳过去。

  说是污水那还是客气的,烛光中的水面黑入墨汁,那扑鼻而来的恶臭就是从这污水中散发出来,祖庭仙都居然有如此不堪之地,实在让我们没有想到。

  “这帮道士也太懒了吧,这污水不知道有多少年没清理过,还修道呢,就这样子再修百年也无济于事,真不知道天机是怎么当主持的。”萧连山一边说一边卷起裤腿对我说。“哥,我先过去,如果没啥事你们就过来,这里太臭了,不能就这样耗着。”

  萧连山刚想迈步,就被我一把拉了回来,三曲九洞哪儿会有简单的事,越是离奇就越有问题。

  “不用担心,顶多就是脏了点,我还相信这污水能淹死人不成。”萧连山见我忧心忡忡不以为然的笑着说。

  我默不作声没有回答,在旁边拾起一颗小石子,扔到污水中。

  噗通。

  石子没入污水,萧连山眉头一皱,再扔一颗石子下去,传来的声音让我们有些诧异。

  “奇怪了,这天王塔建在地基之上,按理说这滩污水是久未清理的积水才对,怎么石头掉进去的声音显示这污水好像挺深的?”萧连山大为不解的自言自语。

  天王塔已经被关闭,也找不到合适的东西测量这污水的深度,顾安琪拿出一张纸,蹲下身子把纸放在污水里,刚一触碰到污水纸忽然就燃烧起来,很快烧成灰烬,那些轻如鸿毛的灰烬仅仅在污水上漂浮了一瞬间后就沉入污水之中。

  我一愣,水能燃纸简直匪夷所思,不过我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连忙到处寻找,在角落找到一块枯木,小心翼翼的丢在污水之中,按理说不管是再肮脏的污水,枯木也应该可以漂浮在上面,可和顾安琪放入的纸一样,一触碰到污水枯木里面燃烧起来,刹那就化为焦木,在我们的注视下缓缓沉入污水之中。

  那滩黑如墨汁的污水就好似可以吞噬一切的凶兽,任何东西掉入其中也会被化为灰烬,甚至连一点涟漪都不会荡起,萧连山喉结蠕动一下,若是刚才贸然先去想必此刻也只是污水之下的一抹骨灰而已。

  闻卓良久没有说话,一向不羁的他此刻表情尤为的严峻,想了想拿出一张道符,折成船形放于掌心,竖两指一边画符一边念破劫咒。

  天地自然,秽气分散,八方威神,使我自然。灵宝符命,度人万千。按行五岳,八海知闻,凶秽消散,道炁常存。急急如律令。

  等咒符画好,闻卓全神贯注把道符折成的船放入污水之中,这一次还好,没有燃烧起来在闻卓的道法驱使下,纸船慢慢向对岸游过去,一圈金光环护在纸船周围,我们的目光都落在纸船上,等游到污水的中心处,忽然停了下来,我看见闻卓在加持道法,可那纸船纹丝不动的停在污水中,突然平静的污水波涛四起,在我们眼前犹如排山倒海般巨浪滔天,那渺小的纸船周围金光瞬间就被破去,掀翻吞噬进污水之中,水面很快又恢复了之前的平静,连一点声响都没有。

  闻卓的眉头皱的更紧,回头看了我一眼,样子极其震惊,我深吸一口气摇头很无力的说。

  “这塔……我们上不了!”

  “啊!为……为什么?”其他人听我这话都很惊讶和不解的问。

  闻卓看着那黑如墨汁的污水,任何时候都挂着他嘴角不以为然的邪笑如今荡然无存,声音很低沉的帮我回答。

  “劫风火起烧荒宅,苦海波生荡破船……”

  “你们常听一句话,叫苦海无边回头是岸,或许你们以为是劝告世人的话,其实苦海是有的。”我的面色凝重看着那滩奇臭无比的污水低声说。“我们面前的就是苦海,也叫浊世之海。”

  “浊世……这个我知道,我听我爸提起过。”顾安琪听我这么一说想了起来。“我爸说在佛教中,苦海又被称为五浊恶世,五浊分别是劫浊、见浊、烦恼浊、众生浊、命浊中。”

  “安琪说的不错,在道家中这叫浊世之海,是一切罪恶和苦难以及怨念交汇而成的世间污浊,也是世人心中恶行所化。”我点点头无可奈何的对其他人说。“浊世之海是万恶之源,能净一切恶行恶念,三界初定之时,为惩罚世间罪恶,取浊世之海一滴放于幽冥,便化为血海黄泉,作恶之人若陷落血海之中永世受无尽煎熬,仅仅一滴就如此,何况我们面前的浊世之海。”

  “这……这么说我们过不去?”萧连山心有不甘的问。

  闻卓摇头有心无力的看看萧连山回答。

  “不是过不去,心若无恶念,手无恶行者方可渡,试问六道论文转世为人,又有谁敢说自己从未生恶,所谓孽镜前台无好人,哪怕是稍纵即逝丁点的恶念,也无法渡这浊世之海。”

  没有人说话,因为心里都很清楚,恶分大小,大奸大恶我们或许是没有过,但谁敢说自己一生从未有过恶念呢,反正我是肯定过不了,死在我手上的人不少,杀戮这么重已经不是恶念那么简单的事了。

  “先退回去,我们再从长计议。”

  我重重的叹了口气无力的说,可等我转身去开塔门的时候,忽然发现那扇单薄的木门我怎么也拉不开,好像是外面被锁着,我眉头一皱,这天机做的也太过分,事先也不提示清楚就放我们进来,难怪他只悟道不修法也能坐镇第三关,有这浊世之海在,有没有他都一样,有几人难渡过去,如今还把塔门给锁上,难道非逼我们过去不可,越想越是气,我重重一拳打在木门上。

  萧连山说我没劲让他来,用力拉了几下后木门纹丝不动,或许是被这里扑面的恶臭逼的发气,萧连山彻底发火,退了两步冲上去就是狠狠一脚踹在木门上,门没被踢烂萧连山捂着脚一脸痛苦的表情,若不是我扶着他险些没站稳。

  我一愣这单薄的木门以萧连山的气力应该是抵挡不住的,怎么可能门没事,萧连山反疼成这样,叶轻语见我们都弄不开这门,想了想拔出她手中的雷影,我和闻卓也没阻止她,到现在离开这里才是最好的结果。

  叶轻语没有道法,雷影在她手就如同一把寻常的剑,只不过削铁如泥更加锋利而已,但我相信就是再牢实的门既然是木头做的,也经不起雷影一剑,何况叶轻语口念闻卓教她的道咒,刹那间金光从她身前闪耀,一抹刺眼的金光过后,那身威风凛凛的金甲披覆在她身上,刚才还寻常的雷影,立刻青冥之光涌现上面电闪不断。

  闻卓在神尊之位时用三十六天神雷锻造而出的神兵,用来劈一道木门怎么看都有些大材小用,我看见叶轻语舞着在普通不过的道家剑招,到金甲加身雷影在手,威力势不可挡,一剑刺出有裂土开天之力。

  当。

  一声沉重的撞击声,在我惊讶和彷徨的目光中,叶轻语整个人如同断了线的风筝般飞了出去,若不是闻卓眼疾手快一把拉住她,叶轻语就差一点就掉落进浊世之海中,她的脚有一半就悬停在那黑如墨汁的污水上面。

  雷影就掉落在我的面前,我迟疑的从地上拾起来,这把剑的威力我见识过,那日在五行三清乱四象的剑阵之中,陆青眉以此剑逼退萧六阴加身的萧连山,陆青眉还不是雷影的主人,叶轻语穿上貔貅耀世金甲就如同拥有闻卓的道法,而雷影在她手有雷怒疑山破,影若扬白虹的威力,可是……

  天界神兵破不了一扇木门!

2条评论 to“第五卷 第二十七章 浊世之海”

  1. 回复 2014/03/29

    123

    盼盼防盗门。。。好门!

  2. 回复 2014/12/22

    木门

    我什么砍我,推不开你不会拉吗?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