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二十八章 暗八仙

  闻卓搀扶好叶轻语,虽然被震开庆幸没受伤,如今他的表情和我一样严峻,我知道他在想什么,能抵挡住雷影全力一击的绝对不是普通木门,这塔被道法加持过,而且还不是一般的道法,否则没道理能震飞天界神兵。

  我皱着眉头若有所思的想了想,忽然想起进来之前刻在塔门上那三个不起眼又模糊的字。

  天王塔。

  “天王又怎么样,我不一样有白虎玲珑塔,也没见有这么大威力。”萧连山听我口中喃喃自语念出这三个字,不以为然的说。“这破塔难道真还是什么天王留下的?”

  “之前进来一心想拿文牒,对这天王塔没太留意,恐怕我们是来错了地方。”闻卓深吸一口气忧心忡忡的小声说。

  “来错了地方?这塔有问题?”顾安琪大为不解的问。

  “塔没问题,但护佑天王塔的人我们招惹不起,至少我没这本事。”闻卓点头很认真的回答。

  “是……是谁在护佑天王塔?”叶轻语一脸茫然的问。

  听闻卓这么一说我也反应过来,眉头皱的更深,声音低沉的回答。

  “有宝塔的道观,必是天王星的弟子,镇压十方妖魔,看来天机是供奉天王星的道士,难怪他会坐镇第三关。”

  “天王星和这塔又有什么关系?”越千玲问。

  “天界的李氏天王,主管宝塔,如有庙观修供,必得其保佑。”闻卓不假思索的说。

  “天王到底是谁啊,李氏天王我倒是知道一个,托塔李天王王。”萧连山接过话不以为然的说。“以前在村口听说书的人讲过,哪吒的爹,我说的没错吧。”

  “天王者,即天王星也,李氏天王一族诸位都是混元初祖,是开天辟地第一代祖师。”我摇头,再看看面前那浊世之海一本正经的回答。“看来闻卓说的一点都没错,这里真是玄门第一塔,能留浊世之海护塔,可见此塔有天王法相护佑,我们真是来错地方了。”

  我和闻卓对视一眼,或许其他人不明白如今我们的处境,但我和他心知肚明,天机修道不修法,却把文牒放在天王塔顶,我们要么拿到文牒全身而退,要么就被困在这天王塔中,这塔门已关有李氏天王一族法相护佑,连闻卓锻造的天界神兵都难伤分毫,可见这结界有多高深。

  可要登塔就必须先过这浊世之海,我等既然入六道轮回为人,就不可能渡过去。

  “那……那也不对啊?!”越千玲听我这么一说若有所思的想了想说。“就我爸那样子,不要说恶了,他干那些事罄竹难书,他都能登顶龙虎山,就说明我爸过了这里,你们既然说心存丁点恶念都难渡浊世之海,那你们告诉我,我爸是怎么过去的?”

  “……”我被越千玲问的哑口无言,她这么一说还提醒了我,顾连城说一共有五个人最后登顶龙虎山,可能渡浊世之海的要么是大贤之士要么就是能羽化成仙之辈,可越雷霆似乎和这两者都扯不上关系,他既然能过这里就一定应该有办法才对。

  萧连山走到浊世之海边,小心翼翼的看了半天后,用手丈量几下认真的说。

  “只要不沾到这污水不就没事了,如果是这样那也不是没有办法,这塔内我看有很多散落的木块,我们拼接起来搭一座桥架到对面,这污水就是在厉害,不也没多宽,想想办法还是能过去的。”

  闻卓没说话,从地上拾起一块石头交给萧连山,漫不经心的说。

  “你试试把这石头扔到对面的悬梯处看看。”

  那黑如墨汁的污水事实上真如同萧连山说的那样,虽然我们一步不可能跨过去,可幸好不是很宽,这塔横贯东西也不过就二十多米,估计萧连山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才会这样说。

  见闻卓把石头递过来,也没在意随手接过来用力一抛,我猜萧连山多半在想自己再不济也不至于把一块石头扔不出二十米的距离,他的自信只在脸上持续了片刻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除了我和闻卓之外,其他人都被面前的变化惊呆了,萧连山扔出去的石头划过浊世之海,向对面飞起,可终究没有到达对面的旋梯,石头下面黑如墨汁的污水随着石头飞行的方向在延伸,石头被萧连山扔出去有多远,那浊世之海就有多宽,直到最后石头犹如强弩之末掉落下来,瞬间被吞噬在里面。

  然后一切又恢复到之前的样子,那滩没有丝毫涟漪浑浊不堪的污水散发着恶心的恶臭安静的挡在我们面前。

  “为……为什么会这样?”

  “这里是天王塔,而道观叫无量观,是我们太不小心,没留意到,现在反应过来怎么看都有些晚了。”我搓着额头有心无力的回答。“功德无量也好,无量寿福也好,所谓的无量就是无穷止境的意思,而这浊世之海是万恶之源,由世间歹念恶行交汇而成,才有那句苦海无边,我们都是普通的凡人,又怎么可能跨越无量苦海。”

  三曲九洞,生死不论,之所以进来之前会先有虚灵子三位迎客道长劝阻,就是不想太多的人罔顾性命,既然执意向前那生死就与人无尤,我虽然并不后悔有现在的处境,但是面对着无量苦海,心有余而力不足多少有些失望,更麻烦的事如今已无回头之路,我们破不了这塔也出不去。

  大家都默默看着面前的无量苦海,估计现在的心情和我差不多,僵持了很久各自靠着塔柱慢慢坐下,没有一个人说话,颓然的表情写在每一个人的脸上。

  “你杀我!”

  “啊?!”

  闻卓看着我目瞪口呆,我突然说出来的话让他有些无所适从,但很快有反应过来我的意思,表情有些迟疑。

  “你……你想放他出来?”

  “不然还有什么办法。”我面色凝重深思熟虑的对闻卓说。“估计靠我们几个是破不了这天王塔的,若是还有谁可以,我想除了他我实在想不出还有其他人。”

  按理说最应该阻止我的人应该是越千玲,可此刻她居然没说话,我看见她又把烛九阴放在指尖,丁大点的上古神物极其听话的张开喷火,然后越千玲把头埋的很低,专心致志的看着什么。

  “你们来看看这里刻的是什么?”

  我们寻声望去,越千玲还全神贯注的借助烛九阴喷出的火光看着塔基上一处地方,样子很专心,我们都围了上去,在火光之中顺着越千玲手指的方向,一处图案出现在我们面前。

  荷花。

  从刻印看这图案应该和天王塔一样久远,这塔非同小可绝对不会随随便便乱刻东西上去,而且我们在其他地方也没见到再有任何图案,因此唯一这一处荷花就显得特别让人留意。

  “天王塔里怎么会刻一朵荷花的图案呢?”顾安琪大为不解想了想说。“难道是有什么提示?”

  “荷花,佛家称之为莲花,是圣洁、清净的象征,在佛教中荷花是圣物,可以说莲就是佛的象征。”越千玲用手摸着那荷花图案若有所思的说。“莲花代表圣洁的事物,佛祖降生时,出现了八种瑞相,其中最主要的一种瑞相,便是池中突然长出大如车轮的白莲花,佛祖降生时,在他的舌根上放射出千道金光,每一道金光化作一朵千叶白莲,每朵莲花之中坐着一位盘足交叉,足心向上的小菩萨。”

  “这是天王塔,是道塔,你说的也是佛教中的典故,和道家扯不上关系。”萧连山瘪嘴摇头否定越千玲的说法。“道家里面好像没有什么和荷花有关的吧。”

  “荷花……”闻卓慢慢抬起头迟疑了一下后淡淡的说。“道家里面非但有荷花,而且还家喻户晓,你怎么能说没荷花呢?”

  “有吗?是什么?”叶轻语问。

  “八仙中的何仙姑手中拿的就是荷花。”

  “这……这也太牵强了吧,这儿刻一朵荷花你就说是何仙姑的,既然如此何必刻荷花,还不如直接刻一个何仙姑的图案更省事。”萧连山有些不相信的说。

  “荷花……何仙姑……”我慢慢站起身细细回味着他们之前的对话。“只有荷花没有刻何仙姑……我明白了!”

  闻卓的嘴角也翘起来,站起身欣喜的说。

  “这是暗八仙!”

  “八仙我们听过,什么是暗八仙?”

  “暗八仙又可称为道家八宝,因只采用仙人所执器物,不直接出现仙人,故称暗八仙。”闻卓心平气和的回答。

  顾安琪抬头茫然的看着闻卓和我,一脸疑惑的问。

  “既然这里出现的是荷花,那代表的就是何仙姑……该不会要找何仙姑来破天王塔吧?”

  “当然不会,暗八仙是寓意,荷花是何仙姑所持宝物,手执荷花不染尘。”闻卓摇了摇翘着嘴角耐性的解释。“这里出现荷花图案不是要找何仙姑帮忙破塔,而是要破天王塔应该和暗八仙的寓意有关。”

  我听完淡淡一笑,喜悦之情溢于言表,不慌不忙的说。

  “我想我应该知道怎么过无量苦海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