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二十九章 出淤泥而不染

  在暗八仙中荷花的寓意是指的何仙姑,这是道家八宝之一,含义是一尘不染修心养性,犹如荷花一般出淤泥而不染,轮回在人世万般杂念于一身,又有几人能做到心静无尘,如果真的有的话,我们几个人中或许还真有一个人能做到。

  无量苦海是万恶之源,汇聚一切苦厄和恶行,但凡心中有丁点恶念的人也无法涉足,我就不用说了,虽算不上恶贯满盈但扪心自问莫要说恶念,恶行都能数出好几件,至于我身边其他人或许会比我好一点,可闻卓是排不上号的,万恶淫为首,他不淫可就他那桃花颜,这色字相信他没少沾。

  我的杀闻卓的色都是重恶之罪,至于其他人或许会比我们两个好一点,但扪心自问谁也都不敢说自己没有恶。

  可是……

  越千玲没有!

  能有七窍玲珑心的人,又怎么会有恶念,七窍玲珑心是至善至纯之心,沾染不得半点污杂,既然她能拥有这颗世间罕见的玲珑心,可见她才是真正心无恶念之人,原因很简单,玲珑心有七窍,通透善慧若此心被玷污丁点,堵一窍,七窍皆堵,越千玲还活着说明到现在她真没做过半点污秽之事。

  其他人听我这么一说都转头看我,越千玲发现我的目光落在她身上,表情有些茫然,我把越千玲叫到苦海边上,那黑如墨汁的污水沾染半点会化一切恶行,而承载恶行恶念之人也随之变成灰烬,理论上越千玲是可以过去的,可毕竟是我的猜想,让越千玲那命去冒险,对我来说是件极其难以抉择的事。

  “到底要怎么才能过这里?”越千玲见我一直默不作声好奇的问。

  闻卓看到我叫越千玲也明白我所说过苦海的办法,走到我身边有些担忧的说。

  “这事你可要想清楚,倘若你估计错了,是什么后果你我都心知肚明。”

  我明白闻卓的劝阻,心里有些拿不定主意,抬头看越千玲若有所思的问。

  “千玲,你好好想想你长这么大,你感觉做过最不好的事情,就是现在能让你忏悔的事情是什么?”

  “忏悔?!”越千玲听我问的这么奇怪,想了好半天摇着头忽然一本正经的问我。“我真没有什么后悔做过的事,如果非说有……我之前打你算不算?”

  “我如果告诉你,这苦海你是我们几个人里面唯一能过去的人,你敢过去吗?”我犹豫了半天还是把这句话说出来。

  越千玲一愣侧头看看旁边那滩污水,说不害怕是假的,可只停顿了半秒后对我很肯定的点头,我知道能不能过她和我一样心里没底,可她相信我,一种可托生死的相信。

  若是越千玲过苦海,我是帮不了她半点忙的,闻卓见我犹豫不决也摇头劝太过冒险,萧连山走过来直言就算过不去,要被困死大家也在一起,不让千玲一个人去冒险,旁边的叶轻语和顾安琪也点头称是。

  我本来都打算放弃这个念头,可越千玲对我淡淡一笑从容镇定,告诉我那日她在骊山追逐彩虹渡天谴不正和现在情况一样,若是不试一下所有人都会被困在天王塔,早晚横竖都是一死,既然还有一丝希望不如试试。

  “那日你能渡天堑是因为你心无旁骛,你眼中只有长虹近在眼前,所以万般皆为大道,所以你可以跨天堑如履平地,那是因为你七窍玲珑心至纯。”我忧心忡忡的对越千玲说。“可今日你知道面前时无量苦海,心有余悸难免有杂念,我担心你无法心如止水。”

  我去牵越千玲的手摇头示意不用她冒这个险,萧连山说的没错,若真是被困天王塔,我也希望最后陪在我身边的人是她。

  越千玲对我点头,我面色凝重的转头去看闻卓,若是实在不行,能破这天王塔的就只有赢政了,闻卓知道我看他眼神的意思,正在犹豫到底该不该去做的时候,我听见身后顾安琪的惊呼,她们喊着越千玲的名字,我心一沉,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脸色陡变,越千玲的固执我是知道的,何况为了我,她会固执到去做任何一件事。

  我惶恐的转身,越千玲只有一只脚站在无量苦海的边沿,另一只已经伸出去就悬停在那黑如墨汁的污水之上,不到半寸的距离,我大喊她回来,越千玲笑的很轻柔和无畏还透着倔强的执着。

  我惊慌失措的看着她的脚慢慢放下,现在想要拉她回来已经来不及了,我只感觉身体有些冰冷掌心瞬间渗透出冷汗,所有人都面色惊恐的注视着越千玲,直到她义无反顾的踩到浊世之海中。

  只有一只脚沾染在污水之中,没有燃烧和其他的变化,我们都屏住了呼吸,谁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样的事,越千玲竟然可以站在浊世之海上,她的另一只脚也慢慢踩了进去,整个人犹如当日渡天堑一般悬停在污水之上,现在越千玲反而不知所措的看着我,不知道接下来该干什么。

  浊世之海能吞噬一切恶行和恶念,只要在六道中轮回的就在所难免,可越千玲竟然能站立于万恶之源上,可见我的猜想是正确的,留下的那朵荷花也正是提醒如何过无量苦海的办法。

  难怪天机在我们面前一再强调他只修道不修法,修道之人心中有恶岂能得道,而荷花出淤泥而不染,正是说在尘世中万恶沾心不留痕的意思。

  “现在……现在该怎么办?”

  “走过去,走到对面的旋梯去!”我大声对越千玲喊。

  越千玲每一步都小心翼翼,如履薄冰的向不远处的对面走去,那污浊的苦海没有半点反应,到现在我心里渐渐有些放松,可双手依旧握的很紧,掌心里全都是汗水,越千玲每走一步我的心就往上提一点,其他人都纷纷围了过来,都是极其紧张担心的注视着在苦海之上的越千玲。

  等她走到这滩污水的中心处,我忽然发现那平静如镜的污水开始翻涌,动静越来越大,我们眼前那滩并不大的污水在我们视线中无限放大,完全看不见边际,越千玲瞬间离我们远去,只能看见她渺小的身躯惶恐的站立于茫茫苦海之中,排山倒海般的巨浪围绕着越千玲铺天盖地的袭来,无量苦海如今波涛汹涌,我们已经完全看不见越千玲,触目所及的只有漫天黑色的惊涛骇浪,伴随着巨大的海啸声惊天动地般像是要吞噬掉一切。

  我大声喊着越千玲可是已经无济于事,眼睁睁看着那铺天盖地的巨浪从她头顶压下来,浑浊的污水瞬间淹没越千玲,那一望无际的浊世之海上再也见不到越千玲的声音,等到她消失在污水之上,波涛汹涌的苦海刹那间又恢复了平静,又变回我们眼前的这滩污浊之水,只是再也看不见越千玲。

  我整个人呆立的原地,身体冰冷心更冷,嘴唇抽筋几下,知道我或许再也见不到越千玲,被万恶之源吞噬什么也不会剩下,那一刻我没感觉都哀伤,除了愤怒其他的什么也没剩下,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

  萧连山和闻卓看我这样子,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有叶轻语还目不转睛的盯着之前吞噬越千玲的无量苦海,忽然很诧异的说。

  “你们……你们有没有发现,这污水变清了一些?”

  我已经无法平静的去想其他的事,随意的瞟了一眼那滩污水,忽然再次愣了一下,就如同叶轻语说的那样,那污水果真没之前发黑,从无法穿透的深黑色变成如今的淡墨。

  我正在诧异这奇怪的变化,忽然看见一圈涟漪从苦海中心荡漾开来,如此污浊浓稠的苦海怎么会有涟漪,可随着涟漪的一圈圈波动,那污水变的越来越清澈。

  在中心的地方有东西缓缓升腾出水面,我们所有人嘴慢慢张大,越千玲完好无损的再一次出现在我眼前,那污秽的水没有丝毫沾染到她的身上,真犹如一朵出水荷花般,出淤泥而不染的慢慢升上水面,而她身边的污水渐渐变得清澈透明。

  直到越千玲整个人完全重新站立于水面的时候,那污秽不堪的苦海如今变成一潭清可见底的清水,很浅很清,我欣喜的想到越千玲的七窍玲珑心能净化魔障,同样也能净化万恶之源。

  我深吸一口气,慢慢把脚踩进那滩清水中,水抹过我的脚面轻柔惬意,我虽然不能向越千玲那样踏波而行,可眼前的已经不再是无法逾越的无量苦海,我涉水而入,让其他人都过去。

  等到我们到了对面的旋梯处,越千玲才踏波而至,等到她最后一只脚离开清澈的水面,瞬间一潭清水又黑如墨汁污秽不堪,变回原来的浊世之海。

  我让大家先上去,我上旋梯的时候回头再看了一眼那无量苦海,我们是有越千玲的七窍玲珑心才能过这里,我现在很好奇,越雷霆非奸恶之辈,可恶行恶念断然不会少,可他又是怎么过这浊世之海的呢?

5条评论 to“第五卷 第二十九章 出淤泥而不染”

  1. 回复 2014/03/17

    fluent

    让我家幂幂来演越千玲咋样?

    • 回复 2017/09/11

      很配 都是心机婊

  2. 回复 2014/03/26

    秦始皇

    去你妈逼地幂幂吧,她也配?!

    • 回复 2014/04/10

      匿名

      嗯嗯

  3. 回复 2014/04/23

    黄爷

    我是谁 怎么还没出现

    • 回复 2014/06/01

      匿名

      你说赢政

  4. 回复 2017/03/25

    幕幕

    我酒一装逼女,这活我干不了

  5. 回复 2018/06/09

    嬴政

    尼玛逼的你家幂幂那个逼木耳比这浊世之海还黑,还污,还臭!还你妈好意思提?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