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三十一章 风沙埋骨

  萧连山是人,但和我们唯一不同的地方在于,从我在拜将台封他为天下兵马大元帅,统领阴兵开始,他还多了一个身份,萧连山本身就是阴将。

  九狱是护佑人道,可十方鬼狱不在其中,我们所有人拿九狱没办法,但萧连山却有,我一边往后退一边大声对萧连山说。

  “连山,你统领阴兵,这些恶灵也在你管辖范围,你吹龙角号召阴兵出来,这些恶灵邪魂乱世刚好是你的职责。”

  萧连山恍然大悟,连忙拿出龙角号,对着九狱低沉威严的号角声响彻在整个九狱之中,所有不断向上爬的恶灵听到这号声都不约而同停了下来,惊恐的四处张望。

  一团黑气弥漫在萧连山的四周,越来越浓密,直到我们完全看不见他,然后看见那只血刹降魔尊枪慢慢从黑雾中透了出来,杀意四溢阴寒之气钻心刺骨,枪尖所到之地一片白霜,甚至比那九狱中万年恒古不化的寒冰还要凛冽。

  血花香溢芬陀利,雄鬼欢呼纣绝阴。

  从黑雾中六将之首纣绝阴加身的萧连山走了出来,纣绝阴是鬼雄也是十方鬼域的杀神,嗜杀好战,生性狂暴顽戾,手中血刹降魔尊枪能荡六道鬼众,枪下诛杀恶魂邪灵千万,枪破之下绝无完魂,独尊冥界六宫之首莫敢不从。

  萧连山挥枪纵身一跃跳入九狱之中,论道法或许比萧连山厉害的大有人在,可在幽冥之地萧连山如今如鱼得水,威风凛凛悬停在九狱之上,那漫天哀嚎的嘶鸣声戛然而止,一圈白霜由上之下慢慢侵袭,之前还勇往直前的恶灵纷纷开始往九狱深处退去,好像生怕沾染上那白霜,可人鬼都一样大多都逃不了一个贪字,我们就在那些恶灵近在咫尺的地方,只要附身就能重入轮回,这些恶灵也不知道受了多久的煎熬,脱离九狱的机会就在眼前,即便在纣绝阴加身的萧连山面前也跃跃欲试,虽然没有再向上爬,但退了几步后都停了下来。

  毕竟这些恶灵太多,或许都心存侥幸,即便在纣绝阴面前不敢造次,可如果一拥而上,一个纣绝阴又岂能面面俱到的对付所有恶灵,总有想当漏网之鱼的。

  多以当其中有一个恶灵向前再爬动一下后,所有的怨魂顿时再次肆无忌惮的蜂拥而至,萧连山悬空在九狱似乎并不担心,转身一枪穿透最靠前的恶灵,单手举起血刹降魔尊枪,那恶灵高高被穿透身体挑在肩头,萧连山威风凛凛的对着九狱大喊一声。

  “吾代五方鬼帝巡猎天守,汝等堕九狱万劫不复受永世之苦,意欲擅逃罪不可赦,六道再无汝等容身之地!”

  萧连山话音一落,手中血刹降魔尊枪凌空一挥,枪尖上的恶灵顿时灰飞烟灭,随之而立是漫天喊杀之声,由深不见底的九狱最深处传来,一团阴黑之气呼啸而至,片刻功夫把整个九狱笼罩在其中,我们在上面什么都看不见,只能听见漫天回响的呐喊和战鼓声。

  “十方鬼众听令,杀无赦!”

  随着萧连山一声令下,那弥漫在九狱的黑雾顿时散去,我们从上面俯视,吃惊的看见九狱之中在萧连山的脚下,由上之下站满了阴兵,手持残破的兵刃,等那些恶灵反应过来,九狱已经变成萧连山的屠场,一场没有丝毫抵挡的杀戮就发生在我们眼前,阴兵挥舞着手中兵刃砍杀着那些试图逃脱的恶灵,纷纷从由尸体堆积而成的九狱跌落下去,我们只看见无数哀嚎掉落的恶灵重新堕入九狱深处,然后再灰飞烟灭。

  仅仅是片刻的功夫那数之不尽的恶灵本屠戮一空,九狱除了阴兵嗜血成性的暴戾之气再无其他声音,萧连山慢慢飞升而起,悬停在敞开的九狱上方,手中血刹降魔尊枪一挥,大喊一声。

  “十方鬼众退回幽冥各安其职,九狱罚恶人勿扰阳世,听汝号命速关九狱。”

  萧连山话音一落,我们脚下还在慢慢消息的地面忽然停止,然后迅速的合拢,那九狱在我们眼前一点点消失,到最后在萧连山脚下完全闭合,围绕在他身上的黑雾也随之散去,天王塔二层平平整整,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我长长松了一口气,若不是萧连山,此刻怕是我们已经堕入九狱之中,顾安琪一脸佩服的朝萧连山笑,能在顾安琪面前长脸,或许是萧连山最开心的事,之前的惊心动魄的那一刻早忘得干干净净。

  我们上到天王塔第三层,上去之前我还是皱着眉头,萧连山有阴将加身才能赦令九狱,越雷霆再厉害也是入人道轮回的,他是用什么办法过的这九狱。

  第三层没有之前的凶险,至少在我看来是这样,不过非要形容这里,我能想到的也是最准确的,应该是荒芜。

  所有的一切没有丝毫生机,残破的塔身里面,任何一样东西都枯败不堪,阻挡在我们中间的是一条鸿沟,让我想起越千玲追逐长虹时候的天堑,只不过这里要荒凉太多,我们站在边沿往下看,虽不是九狱但下面是深不见底的悬崖,对面的山壁犹如斧劈,两边的山壁都寸草不生,一条枯朽的原木连接着两边,可惜中间断裂开来,应该是过去的通道,闻卓走过去仅仅用手一碰,粗大的原木纷纷松动掉落,根本不能承受丝毫重量。

  天王塔麻烦的地方在于,除非一直到塔顶拿回文牒,否则要么停留在原地,回去是不可能,不到塔门我们打不开,就连每上一层后,我发现旋梯就闭合起来,根本没有回去的道路。

  之前的浊世之海和刚才经历的九狱都险象环生,或许是因为这个原因,等我们到了这里,虽然暂时过不去,但一时也没发现有什么凶险的地方,心惊动魄过了两层,大家都有些疲惫,查看了半天也没发现这第三层有什么异样,都放松下来休息。

  第三层的和之前两层不同的地方除了拿到无法逾越的天堑外,就是我们发现地面有一层细细的白灰,我靠着塔柱坐在越千玲的身边,随手捏起一些,细细一撮发现这些白灰并不细腻,一时间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越千玲居然能在这荒芜的天王塔里找到一朵盛开的野花,在这了无生机的三层上,这野花层了唯一亮丽的色彩,越千玲把野花摘下来放在鼻尖细闻,苦中作乐的对我笑。

  一阵风沙从那深不见底的鸿沟深处呼啸而至,吹袭过整个三层,也不知道这里怎么还会有风吹过,我刚想说什么,忽然发现越千玲手中那朵刚才还盛开的野花在风中刹那间枯萎凋零,我眉头一皱,用指尖轻轻一碰,一抹灰烬随着风沙消失在越千玲的手中。

  我正在惊讶这离奇的变故,抬头看见越千玲震惊的表情,嘴角蠕动着惊恐的看着我,而我如今的反应也和她一样,猛然去看其他人,大家都面面相觑的对视,一时间恐慌在我们之前流动。

  苍老,真正的苍老,我看见越千玲还有每一个人的脸都在枯败,那不应该是他们的脸,那是衰老临死的脸,松脱的皮肤没有丝毫的弹性,我慢慢抬起手,干枯无肉只有一层皮肤包裹在上面。

  闻卓抬头看我,声音如今也变得紧张。

  “前秦的山海经中曾提到一个地方,叫尸胡山,蕴藏多种金属和玉石,堪称上古宝山,可山上之物无人能取,因为无时无刻风沙不断,风沙一起犹如一甲子光阴,人还未上山已经衰老之死……难道这里……”

  我再次捏起地上的那些白灰,细细搓捏后大吃一惊的说。

  “这些是人的骨灰,是之前贸然进入第三层的道家前辈,因为过不了这里,老死于第三层,风沙一过一甲子……”

  我慌忙的站起身,看看都已经苍老的大家,顾安琪说一甲子就是六十年,我们已经苍老了六十年,就是说等下一次风沙到来的时候,我们都会衰老而亡,最终变成这地上厚厚一层骨灰中的一捧。

  叶轻语连忙问闻卓,下一次风沙什么时候到,闻卓看我没有回答,不是他答不上来,而是记载中尸胡山有一种叫妴胡的上古野兽长得像麋鹿却长着鱼一样的眼睛。

  每逢妴胡啼鸣风沙必至,若传闻是真的,我相信下一次风沙来袭会是很快的事,闻卓说除非离开这里,否则我们大家只有坐以待毙,我走到悬崖边上看着深不见底的深渊,头也没回焦急的说。

  “第三层应该也留有暗八仙的图案,分开找,图案的寓意就是离开这里的办法,时间已经不多了。”

9条评论 to“第五卷 第三十一章 风沙埋骨”

  1. 回复 2014/03/16

    服了

    作者难道真正是道士?
    佩服就一个字
    速速更新!!!!!

  2. 回复 2014/03/17

    暗八仙

    都TM过六十年了才想起来找我!

  3. 回复 2014/03/17

    我爱春天

    怎么不更新呢!谢谢

  4. 回复 2014/03/17

    尼玛!

    又没了!!

  5. 回复 2014/03/17

    匿名

    能不能更新快点,别吊人胃口

  6. 回复 2014/03/17

    秦雁回

    快更新吧,等的花都谢了

  7. 回复 2014/03/17

    秦雁回

    快更新吧,等的不行了都

  8. 回复 2014/03/17

    愚蠢的人类

    这个塔我造了这么久,你们居然才几个人破过,真是不给力。

  9. 回复 2014/03/18

    蔺美丞

    快更吧

  10. 回复 2018/08/25

    ALEX

    作者其实就是嬴政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