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三十五章 心想事成

  闻卓拿起放那没有名讳的神位牌,拔出叶轻语的雷影在上面刻画些什么,我忽然意识到这天王塔中的无主神位,若是请神也难入天王塔,因为是由李氏天王一族镇守的宝塔,若神尊之位低于镇守的神众即便请来也进不来。

  不过看见闻卓我才想起或许就如同他说的那样,闻卓应该是可以做到的,被刻好的神位牌重新放于神像前面,我没去看那上面的字,因为我应该能猜到是什么,叶轻语现在一直对闻卓充满了好奇,他做的每一件事都能吸引她的关注,所以当她念出神位牌上闻卓刻的字后,我淡淡一笑更加确定了我的想法。

  应元普化天尊。

  闻卓让萧连山再次敲响鱼鼓梵音再起,那三只香在闻卓手中被点燃,等安放于香炉之中的时候,闻卓念咒祭出金锏横放于神像之前,香烟缭绕而起,通往第九层的旋梯出现。

  一起逗是那样简单,以至于连越千玲她们都没有想到,每一层都险象环生,而最后一层闻卓三柱清香就开启了第九层的旋梯,大家都兴高采烈的问闻卓是怎么做到的,萧连山盯着那燃烧的香,琢磨着为什么他点不燃。

  而叶轻语关心的却是闻卓刻在神位牌上的名字,闻卓一直笑而不语,抬头发现我面色凝重的看着他,或许只有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我也很清楚闻卓能做到这一切意味着什么。

  很早之前从闻卓所做林林总总的事情中我多少能看出些端倪,他所涉及的道法无不和天罡雷部有关,就连顾安琪手中的混元伞,还有叶轻语手中拿着的雷影剑,以及闻卓所赦令的三十六天神雷,我知道他曾经有神尊之位,也知道能专制三十六天,掌管雷霆之政的人是谁,可是他已经放弃神位,如今只不过是一个普通人,按理说他也应该和萧连山一样,是点不燃那请神的香,可闻卓做到了,本应该是件值得人高兴的事,可如今我心里却没有丝毫欣喜。

  闻卓还能请神至此,他供奉的不是别人正是他自己,香能点燃说明神尊之位还在,我见闻卓对我在笑,表情很轻松好像一切都顺理成章,我避开他的目光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瞟了一眼那燃烧的香和威严肃穆不言不语的神像,心里很清楚,闻卓能做到只说明他早晚要重归神位,可嬴政已经告诉过我,闻卓归位的唯一办法是什么,那是我最不想见到的事。

  闻卓估计是猜到我在想什么,笑而不语的从我身边走过,在我肩头拍了一下,表情依旧一副玩世不恭的轻狂和无所谓,我愣在原地良久,或许其他人都没发现我和他们截然不同的反应,大家都跟着闻卓从旋梯上到第九层。

  我深吸一口气上去之前再看了一眼那神像,若是真有那一天,若是我阻止不了,只希望到来的时间晚一些。

  ……

  我上到天王塔的第九层,顿时整个身体僵硬的怔在那里,茫然的看着四周,没有文牒甚至之前先上去的其他人我也没看见,这是一个难以用言语描绘的地方,犹如恒河般广阔无垠,我站在其中只感觉自己的渺小,四周是看不到边际的空间,没有天地我站在一个硕大的平台上,前面是步步高起的台阶,除了我没看见其他任何一个人,我高喊着越千玲她们的名字,声音在这无垠的空间中传播,瞬间就消散的无影无踪,一切都是那样寂静,我回头发现来时的通道已经消失,我就如同被与世隔绝般困在这里面。

  我到处张望试图能找到她们,沿着台阶往上走,没有听到回应我的声音,就如同自始至终都是我一个人来的一般,等我茫然疑惑的走到台阶延伸的末端,耸立在我眼前的是一面巨大的镜子,青绿色刻有浮雕花纹的木底座承托住镜子。

  镜子的正面是玻璃宝,玻璃宝的边缘被青绿色的浮雕木花纹包围住,镜面清晰光滑,我向镜子走去,可在镜子中却没看见自己的身影,一时间也不明白这面镜子立在这里有什么用,四周的寂静让我有些无所适从,我已经忘记了来这里是为了拿文牒,只是想着早一点找到越千玲和其他的人。

  我再次大声喊着闻卓的名字,他们不可能就这样凭空的消失在天王塔第九层,我的声音穿透这漫无边际的空间一点回音都没有,忽然间我发现面前那巨大的镜面犹如水波般在波动。

  等波动缓缓平息,我终于再次看见了闻卓,只不过是在泛着青光的镜面中,我就站在他的面前,一切都是那样真实,他甚至在抬头和我对视,甚至熟悉的笑容就挂在嘴角。

  我问他为什么会在镜子中,可他没有回答我,一个背影挡在我和闻卓的前面,那一刻我才意识到闻卓的笑容并不是留给我的,我下意识挥手,我和闻卓就近在咫尺,对面的他没有丝毫反应,我忽然明白我只是在镜子中看见了闻卓,可他并不能看见我。

  那背影转过身来,是叶轻语,我皱着眉头有些疑惑的看着镜中的景象,那地方我有些眼熟,叶轻语忙碌的在很多小格子组成的柜子里拿东西,闻卓打扫着房间,有许多人在里面进进出出,我终于想起来,这是叶轻语的那间药堂,闻卓曾经带我和萧连山去过。

  在镜中叶轻语似乎已经知道闻卓是谁,她已经不在醉心道法,而是安于当一名悬壶济世的圣手,而那把能号令十万神兵的雷影就随意的挂在墙上,犹如一件装饰,闻卓帮叶轻语打理着一切,充实而忙碌两人相敬如宾如胶似漆。

  我淡淡一笑,只羡鸳鸯不羡仙,这不正是闻卓世世相守所期盼的结果吗,能看见他心愿达成我都替他感到高兴,如此祥和美好的画面实在值得流连忘返,我甚至都不敢发出声音,生怕惊扰了这片刻的宁静,若最后的结果真是这样的话,我宁愿这镜中的画面一直延续不断。

  我一直默不作声看着镜中的闻卓和叶轻语,平淡而真实,直到那影像缓缓在我眼前变的模糊,直至最后消失于镜中,我忽然意识到我之前大声叫喊闻卓的名字,就能在镜子里见到他,连忙再去喊萧连山,果然那镜面再起波澜。

  等到平息下来,萧连山和顾安琪出现在我眼前,两人携手而行游历山河,相互扶持共同进退,没有喧嚣和纷争,我所认识的萧连山其实很简单,没有太多的要求,或许他是最容易满足的一个人,而顾安琪又何尝不是一样,两人也算是情投意合,最后能走到一起算是可喜可贺的事。

  有时候我甚至有些感觉对不住萧连山,从他认识我开始一路艰辛就没安稳过,我知道他不会抱怨,越雷霆说他忠勇无二从未改变,事实上果真如此,我认识他的时候和现在根本没有丝毫的变化,依旧是愚笨和憨厚,还有他的信任和无畏,作为朋友我会永远在最危急的时候把后背交给他,对于我来说他是可托生死的兄弟。

  我很高兴能看见他会这样的结果,若是最后尘埃落定他和顾安琪牵手白头,我想那应该是我最希望看见的。

  画面在我眼中慢慢消失,我忽然发现这镜子的神奇,好像能从里面看见以后发生的一切,闻卓和萧连山都心想事成,我突然想到越千玲,此刻我很想看看她将来会是什么样的。

  我对着镜子喊着她的名字,波澜过后她熟悉而秀美的脸颊出现在我面前,那是一条清澈蜿蜒的溪河,越千玲坐在河边浣衣,很朴实的打扮看上去有些不像是她,看到她的样子我甚至有些想笑,认识她这么久记忆中她什么不会做这些事。

  那溪河看上去有些眼熟,画面在延伸,越千玲端着洗好的衣衫往回手,远处的山间木屋炊烟缭绕,我一愣,那是我从小长大的地方,难怪一切是如此的熟悉,细细回想出来多年,山里的一草一木如今再见依旧是那样熟悉和亲切。

  我曾经告诉过越千玲,若是一切平息,我似乎厌倦了这样的生活,若是可以我真想回到山里,虽然清苦但至少简单,越千玲靠在我肩头回我,随我一同归隐,她这话让我想起穆汐雪,她曾告诉我,若是在乎一个人,她会什么都不计较生死相随,为嬴政她做到了,可我知道越千玲何尝不是一样,所以我一直在心里期盼那天的到来。

  若这镜子能看见将来会发生的事,越千玲在河边浣衣,那木屋中炊烟缭绕,做饭的人就应该是我,我的嘴角翘起,很想看看将来的我是什么样。

3条评论 to“第五卷 第三十五章 心想事成”

  1. 回复 2014/07/31

    闻卓

    我乃闻仲闻太师也

  2. 回复 2016/03/07

    书虫

    闻太师都有了,看来黄爷是黄帝了

  3. 回复 2017/01/22

    密探

    皇爷九成是皇帝 太多坑没填 却把大部分篇幅给了无关紧要的 剧情越看越玄幻 越无聊 跳过3章来的这 不通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