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十五章 你就是我的人了

  从上次黄金龙龟的事以后,越千玲似乎像换了一个人,我明显感觉到自己不再是她横眉冷对千夫指的对象,至少越千玲做的糕点里不知不觉有了我的一份。

  手里的伤口也好的差不多,不过一想到越雷霆上次说的话,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辗转难眠,越雷霆的样子不像是开玩笑,何况他也不是会开玩笑的说,更不用说那他自己宝贝女儿开玩笑。

  越雷霆想撮合我和越千玲在一起,我想着头皮就发麻,即便现在越千玲已经没有变本加厉迫害自己,但往日种种劣迹斑斑的恶行依旧让我记忆犹新,现在想起来都感觉后怕。

  门外敲门的声音很轻,我可以肯定不是萧连山,因为他没有敲门的习惯。

  这别墅里面除了萧连山,剩下的一个人……

  我想到这里嗖一下从床上坐起来,动作太快,房间本来就小,头重重磕在门梁上疼的撕心裂肺。

  越千玲嘟着嘴推开门左顾右盼的站在门口,似乎在犹豫到底进不进去。

  “越……越小姐,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我捂着头镇定的说。

  越千玲咬了咬牙鼓起勇气还是走了进来,房间里很小,摆不下椅子,越千玲想了想就坐在我的床边。

  “那个啥……你的手好些了吗?”

  “哦,乡下人,皮糙肉厚的没什么大不了。”

  我下意识的像后靠了靠,每次见越千玲都没好事,如今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又是大半晚上的,万一不小心碰到越千玲,她又尖叫起来,说我非礼她,到时候我就是跳到黄河也洗不清。

  “我今天看你手上的纱布上都有血渍,你一定好几天没换药了。”越千玲的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瓶碘酒和一卷纱布。“我帮你换药吧。”

  我紧张的把手抱在胸前,直摇头。

  “越小姐,真没事,明天天亮了我让连山给我换。”

  “连山哥毛手毛脚的,这是细致活。”越千玲也不等我点头,就把我手拖了过来。“何况你要不是为了救我,也不至于这样,就当你给我一个机会感激你。”

  “越小……。”

  “你别开口闭口越小姐,你就向连山哥一样,叫我千玲吧。”

  我吞着口水大气不敢出,真不明白为什么女人的脸说变就变,而且好像以前的事完全没有发生。

  “越……千玲……我一直想找个机会给你解释。”我看越千玲今天和气的很,鼓起勇气说。“那天我进浴室,不知道你在里面……。”

  “哎呦!”

  越千玲刚才还很温柔的动作忽然变得用力,刚好按在我的伤口上,脸上的表情瞬间凶神恶煞,前一刻还是三月春风,如今却是寒冬腊月。

  “这事从今以后都别再提了,你最好给我烂在肚子里,如果再有其他人知道你看过我洗澡,我要你这辈子都永无宁日!”

  我一个劲的点头,越来越感觉女人这种生物我这一辈子也永远摸不透。

  越千玲的手的确很巧,一点也不像萧连山笨手笨脚的样子,每次给我换药,都疼的死去活来,片刻功夫,除了伤口轻微的酥痒,半点疼痛也没感觉到,越千玲已经给我换好药,我低头一看居然还在纱布上面打了一个蝴蝶结。

  房间本来就不,床也很窄,即便我尽力贴着墙,可越千玲还是靠的很近,这么近的距离,可以清楚的听见她的鼻息声,从她身上散发的体香在狭小的房间里弥漫,我努力控制着自己不要胡思乱想,可还是面红耳赤。

  “你怎么知道黄金龙龟里面有暗器?”

  “黄金龙龟是明代东厂所做,既然是为了传送机密消息,当然也会防备有人想要打开。”我心神未定的回答。

  “这么说……真有明十四陵?”越千玲低着头认认真真给我包扎伤口,完全没看见我脸上的变化。

  “传闻中明十四陵是存在的,现在洛玄神策和黄金龙龟的出土,更加证实了这个传闻,存在的可能性十有八九。”

  “如果真有明十四陵,那里面一定有很多奇珍异宝?”

  “数之不尽,明代历朝历代都往里面运送金银珠宝,这个宝藏谁要得到谁就能富可敌国。”我肯定的说。

  “如果找到明十四陵以后会怎么办?”

  “这个……这个我怎么知道,宝藏是霆哥的,他想怎么处置是霆哥的事,我对明十四陵里面的东西不感兴趣。”我笑了笑回答。

  越千玲忽然抬起头,看见我满脸通红好奇的问。

  “你脸怎么这么红?”

  “没……没什么,太……太热了。”我一脸慌乱,心不在焉的回答。

  “热吗?我怎么没觉得?”越千玲一脸正经样子,然后慢慢意味深长的看着我。“我爸说你是唯一可以找到明十四陵的人?”

  “呵呵,霆哥说笑了,我只是帮帮忙。”我难为情的避开越千玲清澈的眼睛。

  “我爸从来不抬举人,他说你是你就一定是,虽然到现在我不知道你有什么办事,不过看我爸这么在意你,你应该不会只是会招摇撞骗这么简单。”

  我干笑两声,感觉自己越来越热。

  “真没霆哥说的那么厉害,只是运气好而已。”

  “我爸说你精通风水命理道法,五行数术无一不精,这些没有科学根据的事我不在意。”越千玲一边全神贯注换药一边说。“我爸还说你对古玩鉴赏一看一个准,真的假的只要摆在你面前,你就能区分出来。”

  “古玩鉴赏吃的是眼力饭,我就是会看两眼,霆哥说的夸张了。”

  “还在给我装,豪哥从渝州带回来的西汉青铜兵符,就是你一眼认出来的,这件文物极其罕见,应该算国家二级文物,现在已经被我爸出手卖给台湾那边了,这是偷运文物,你帮我爸就是助纣为虐,是赤裸裸的卖国行为。”越千玲已经处理好伤口,义正言辞的说。

  “呵呵,听你这口气,难道你还想大义灭亲,把你爸给举报了?”我看她一本正经的样子有些想笑。

  “以前的事我不管,现在我回来了,就不能再让我爸泥足深陷,他不是让你找明十四陵吗?”

  我点点头。

  “如果你真找到了,里面的所有东西都是文物,是属于国家的,必须上缴,如果私自占有就是违法乱纪,你知道倒卖国家二级以上文物是什么罪吗?”

  我茫然的笑着摇摇头。

  越千玲用手比了一把手枪的样子在我面前晃了晃。

  “你说你有几个脑袋够掉的!”

  我忽然笑起来打断了越千玲的话。

  “你等会,我怎么听着今天你不是来给我换药的,你到底想说什么啊?”

  “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线人!”

  “线人?!”我越听越想笑。

  越千玲依旧一本正经的说:“你必须第一时间把明十四陵的所有消息先告诉我,要确保明十四陵不被损坏的情况下,采取科学的考古方法进行挖掘,让明十四陵成为公认的世界第九大奇迹,呵呵,当然,如果真有明十四陵的话。”

  “那……那你怎么给你爸交代呢?”我笑着问。

  “这个就不是你操心的事了,你只需要听我的就行。”越千玲胸有成竹的说。

  “可……可我为什么要听你的啊?”我缩在墙角,抱着双膝笑着问。

  越千玲淡淡一笑后忽然面无表情的盯着我。

  “因为你欠我的!你偷看了我两次,你真当是白看的啊!”

  “天地良心,我真没看!”

  “我不管,反正都让你看干净了,现在我不和你计较,不过这个便宜你也不能白占,就这么说定了,从今以后你是我的人了!”

  越千玲也不等我答不答应,拿起碘酒和纱布扬长而去,我半天也没想明白,怎么换一个药后,自己就变成越千玲的人了。

  萧连山像幽灵一样出现在门口,呲牙咧嘴的笑着。

  “哟,我这是错过啥好戏了,一转眼就以身相许了啊,哥,你行啊,哈哈哈哈。”

  我抓起枕头就向萧连山砸过去,重重倒在床上,终于知道,我的噩梦才刚刚开始。

3条评论 to“第一卷 第二十五章 你就是我的人了”

  1. 回复 2014/08/25

    明十四陵

    我招谁惹谁了你们都要来找我??

  2. 回复 2014/10/25

    ……

    这个时候怎么能没有我大FFF的怒火?!

  3. 回复 2016/08/04

    Anonymous

    虐主文没意思

发表评论